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65 新出爐的王子 02
下了心,徐錚笑眯眯的看著禮儀官用華貴的盤子盛著劍上來.呃……不得不說,這把劍華麗得接近于奢侈,與其說是把武器,不如說是把裝飾品更來得恰當.徐錚忍不住小聲道:"奢侈,*!你是不是打算把它送給我?嘿嘿嘿,老頭兒,你真夠意思!不枉我當眾出丑,教你孫女唱歌."

"閉嘴!好好跪著!"雷克斯低聲吼道.

徐錚撇撇嘴,道:"小氣,自私!不送就不送,你吼什麼?我送了你生日禮物呢,你沒打算來點回禮啥的?"一聲邊,一邊還在做動作,斜眼看著老雷克斯,贈送大大的一個白果眼.少見的純黑瞳孔使得整雙眼睛黑白分明,這個翻白眼的動作因此特別的顯眼和效果十足.戴恩看在眼里,終于忍不住的低聲笑了起來,咳了一聲,補充道:"孩子,那是王之劍.和權杖差不多一個意思,代表著王權."

哦,這樣啊.早說是權杖不就得了?害得自己看到把這麼華麗的劍,第一想法就是據為已有.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個居民證,干嘛還得用到權杖這種東西?還有,他干嘛叫自己孩子?

正一頭霧水間,突然感覺脖子一陣冰涼,心中打了個突,拼命斜眼睛去看,才現那把看上去很華麗的劍實際上相當鋒利,而且正好死不死的橫放在自己的頸子上,鋒利的劍刃就緊著自己的肌膚,森森的寒意直襲過來,讓自己尾椎骨都一陣涼.自己只要稍微動彈一下,保證能夠很輕松的人頭落地,一點都不帶商量的.

"呃?!死老頭,你要做什麼?這個玩笑可不好笑!"徐錚大驚失色.

雷克斯一臉奸詐地笑起來.道:"誰和你開玩笑了?只不過接下來的內容你肯定不會喜歡,所以當然要先用劍比著你的脖子免得你跟我亂來."

"你想干嘛?"

"不想干嘛,就是想再找個孫子來玩玩."

"你!"徐錚大驚,就要掙紮.剛一動,頓時感覺脖子上一涼,那劍如附骨之蛆一樣不緊不慢的貼了過來,一股威壓隨之當頭壓下.徐錚這才意識到一個問題,敢情這死老頭竟然沒有說假說,當真至少有劍聖的修為.這股威壓,可比當初與吉米對陣時大得多了.這死老對頭兒.不會真的要把自己抓去當壓寨孫子吧?

真荒謬,還有強認孫子的?!

耳邊,聽得雷克斯肅聲莊嚴的道:"徐錚-班得端禦前聽封!我以塞繆斯三世的名義封徐錚-班得端為塞繆斯皇家二王子,賜號平民王子!"

乖乖的不得了啦!徐錚大急,也顧不得頸上地寶劍,大聲叫道:"我不干!"

"不干也得干!"

"我反對!"

"反對無效.我說了算!"

"我不想當王子!"

"不想當也得當!"

在場的一干貴族聽得面面相覷.現在是什麼情況?禦前封將封爵倒是常事,可封個王子出來,這還是頭一回.而且更誇張的是.被封的壓根兒一點當王子的興趣都沒有,堂堂的塞繆斯前任帝君還非得逼著人當,甚至連武力都用上了,搞得跟**似的……偏偏這個少年也頗有個性,說不當就不當.脖子梗得跟小公雞似的.一點都沒把雷克斯放在眼里.看那情況.只怕寶劍一離開要害,就會沖上去跟老陛下大干一架.

雷克斯怒了.臭小子.真不識抬舉.大吼道:"當我孫子有什麼不好?"

徐錚也惱了,大聲吼回去:"有什麼好?天天關在這個破城堡里.一點自由都沒有!"

"破城堡?!"雷克斯臉都氣青了.

"本來就是.你沒見布魯斯天天往外溜,就是讓關怕了."

"你……你……"

"你什麼你?像個籠子似地.我才不想當王子,當個平民自由自在多了!你問布魯,他更喜歡這個城堡,還是我的螢火蟲?"

雷克斯轉向布魯斯,怒氣沖沖的吼:"布魯斯!"

"是!爺爺."布魯斯一陣苦笑,怎麼戰火就燒到自己身上來了?

"你說!塞繆斯城堡更好,還是他的螢火蟲更好?"

汗……這是什麼弱智問題?一個小吃店能和百年曆史的古堡比麼?不過,自己倒確實覺得在螢火蟲里呆著比在塞繆斯城堡里呆著有趣.當然,這只能想想,卻是不能說地.布魯斯干笑道:"當然是塞繆斯城堡."

雷克斯立即就得意了,轉怒為笑,道:"臭小子,你服不服?"

"不服!"

"不服也得服!兒子,孫子,給我捉住他.我還就不信了,認個孫子會這麼難?!"

戴恩和布魯斯笑嘻嘻地上前來,一人捉住徐錚地左肩,一人捉住徐錚的右肩,把徐錚強行壓在地上.雷克斯這才抽回劍,按照加冕古禮繼續宣讀,然後在徐錚額頭一拍,笑道:"現在,吻我地手背."

把右手伸在徐錚面

錚瞪著那只手,心里直毛.不是感覺不到雷克斯:維護之間.可是,當王子呢……這個身份只意味著一件事,那就是麻煩!

下意識的就道:"我不親你地臭雞爪!"

眾貴族又是一陣倒吸涼氣,敢說雷克斯陛下的手是臭雞爪,這少年真是彪悍,想不服都不行……

"你……你……"雷克斯握劍的手一陣顫抖.布魯斯生怕他惱羞成怒之下,一劍就劈了下去,忙對徐錚軟聲道:"做我弟弟,做個王子,你就這麼不甘願?"微微一扭頭,沖著塞迪和瑪雅使了個眼色.

徐錚一怔,立即就軟化了下來.倒不是因為這個,問題是,感覺很麻煩啊……

塞迪和瑪雅走了上來,塞迪楞楞的看著徐錚.道:"你不喜歡我們麼?"瑪雅眼圈一紅,低聲叫道:"哥哥."

徐錚一向對孩子沒辦法,聽得這兩句,一顆心迅軟得跟水似的.低歎了一聲,認命的閉上眼,在雷克斯手背上吻了一下.

"禮成!"雷克斯高興的叫道:"去拿王冠."

王冠拿過來,雷克斯親手替徐錚小心戴上,滿意的看了幾眼,笑道:"我孫子生得真俊.起來吧."

徐錚站起來,用手摸摸上地金冠.突然就有一股想暴笑的沖動.這樣就變成王子了,不知道回去給卡洛叔叔他們一說,他們的眼珠會不會瞪得脫窗?

收起劍,雷克斯左右看徐錚,越看越是滿意,忍不住大聲笑道:"哈哈哈,我又多了一個孫子!"

眾貴族齊聲祝賀雷克斯新得孫子和新王子登位.

徐錚聽在耳里,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一個簡單的居民誠.最後卻展成這樣,從平民到王子,平步青云,一步登天,想想都覺得暴笑不已.

身邊.塞迪和瑪雅興奮起來.沖過來.一個抱住左臂,一個抱住右臂.歡聲叫道:"哥哥!"布魯斯捏了捏徐錚的肩.微笑道:"弟弟."福倫跟著過來,禮數十足的行了一禮.喜悅的道:"又多了一個哥哥.而且最奇怪的是,你還沒我大.呵呵."

徐錚尷尬的摸著後腦,道:"這可不能怪我."

雷克斯嘿嘿的笑著上前來,道:"你有沒有什麼感想要說?"

"有!"徐錚沒好氣地道:"你的手爪子好臭!釣了魚沒洗吧?"

"你!"雷克斯大窘,霍的一聲抽出劍來就向徐錚殺去.

徐錚尖叫一聲,又哧的一聲笑開,扭頭就躲到布魯斯身後.

雷克斯剌了幾劍沒剌著,自己也笑起來.將劍扔給禮儀官,自己伸手來捉徐錚.這次徐錚沒躲,讓雷克斯抓個正著.

雷克斯將徐錚抓在手里,輕輕在他臉上打了一巴掌,伸手將徐錚散亂的黑理直,突地輕聲問道:"徐錚,認我這個爺爺不?"

輕輕的聲音里有濃濃的情感,徐錚心里顫,脫口就喚到:"爺爺."

"好!好!好!"雷克斯連聲道,眼里頓時就濕了."叫了我爺爺,就是塞繆斯家的人.以後有誰敢欺負你,爺爺給你頂著!爺爺再不濟事,好歹也是一個劍聖.再不行,還有塞繆斯皇家,你不要怕!"雷克斯心情激動之下,胸脯拍得啪啪作響.

徐錚感動之余,更是一臉黑線地看著雷克斯,他終于知道那些討人厭的紈绔子弟是怎麼出來的了.完全是這樣的爺爺褒庇出來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有這樣地爺爺褒庇著,感覺還相當地不錯.徐錚縮進雷克斯懷里,忍不住嘿嘿嘿地笑出聲來.

突地想起一個問題,忙問:"我的居民證呢?"

雷克斯受不了地皺眉:"王子要什麼身份證?我大詔承安,以後誰不知道你就是塞繆斯地二王子?那玩意兒有屁用!"

"那我的嚕嚕呢?也封個官兒來當當,有我地,怎麼能沒有它的?"

讓徐錚這麼一攪和,什麼傷感激動的情緒都沒有了.雷克斯推開徐錚,道:"你自己是王子了,有封詔屬下的權利.你愛封啥就封啥,別封個國王或是王出來就是,你也沒那個本事.還有,警告你,你那大大咧咧的性子讓我實在擔心,別把王子的頭冠弄丟了.不然小心我收拾你!"

這樣也行?徐錚頓時就樂起來,生怕頭上的金冠掉下來,忙用一只手扶著它,屁顛顛的向嚕嚕跑去,捉住嚕嚕的下巴仔細研究.要封個什麼好呢?星際聯盟古時候有左右驃騎將軍一說,要不……就封個中驃騎?哈!徐錚自己都覺得好笑,抱住嚕嚕狂笑起來,立即就把自己已經成了帝都二王子,而且是唯一一個有稱號:平民王子的事拋到了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