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64 新出爐的王子 01
錚霍地抬起頭,吃驚的道:"你……"

布魯斯垂下眼,和徐錚直視,道:"我是真心的.我希望可以保護你,你不防人,我來幫你防!皇家的教育,與人勾角斗角那是家常便飯,你不擅長做這個,我卻是勝任有余.你的心是潭清水,我早已經被人世腐蝕了,也不在乎再被多汙染一點.我希望能保證你的心靈永遠如一泉清潭,我在你身上看到我所沒有的珍貴的東西,我不希望它被汙染,受到傷害.有時候我想,我之所以這麼喜歡親近你,大約就是被你清澈而不帶雜制質的心所吸引吧.所以,來做我的弟弟吧,讓我保護你."

徐錚直直的望向布魯斯眼底.確實,在那雙眼里,是一片坦蕩赤誠的關懷,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得讓徐錚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映在里面.徐錚心里湧起一股暖流,忍不住反手抓住布魯斯的手,失聲道:"你!"

布魯斯握緊徐錚的手,笑道:"好嗎?"

徐錚吸了口氣,鎮定了一下,微笑搖頭:"不好."

"為什麼?"布魯斯急切的問.

徐錚緩緩道:"相信我.我也曾經身居高位過.而一個人,通常位置站越高,就意味著責任越大.這一生,我不想擔起任何責任,我只有一個小小的理想,那就是做一個快樂閑人."

這一生?布魯斯沒有聽得太明白,來不及細想,便道:"做一個快樂閑人和做我弟弟有沖突嗎?"

徐錚失笑:"布魯,你腦子短路是不是?做你弟弟,就意味著是塞繆斯的皇家成員,就意示著是一個王子.那一肩的責任,想必不會輕.再說了,一介平民到一位王子.中間的差距,我想用不著我來解說落差有多大.從平民到王子,不是你一個人說了就算.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相信我,如果可以,我願意做你的弟弟.知道麼,我沒有兄弟姐妹,每每看到你那麼愛護塞迪和瑪雅,我羨慕得接近嫉妒,總是不自由的會想,如果我有這樣一位大哥.那麼是多麼的幸福.但是,事實擺在眼前.你這樣地大哥,我擁有不起.也不敢要."

布魯斯哦了一聲,含笑道:"我想我聽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同意,前提是如果可以就行.對嗎?"

徐錚點頭.不是感覺不到布魯斯的真情真意,只是,從平民到王子,這可能嗎?當個小組長還得組員投票選舉呢,布魯斯張張嘴就蹦噠一個王子出來,玩呢?徐錚搖搖頭.只覺得好笑不已.不過.他還是感激布魯斯.謝謝他那片真情維護之意,他喜歡當哥哥.就讓他當去,有這麼一位愛護自己的兄長,徐錚真的很歡喜.想到這里,不由得咧嘴笑起來.

估計是笑得很傻很難看,布魯斯拿開手,皺眉道:"這個表情是什麼意思?我記得你剛才點頭了,那就是代表同意.可不許反悔!"

"知道啦!"徐錚笑道:"王子我是當不了的.不過呢,私下里偷偷叫你一聲哥哥倒是可以.大哥."

一聲大哥叫得布魯斯滿心歡喜,喜道:"再叫一聲."

徐錚一楞,剛才那叫的那聲大哥,玩笑的性質居多,這下再他叫,可是叫不出口來,扭扭捏捏半天,硬是沒叫得出來.

"叫啊."布魯斯笑道.這小子,臉皮還倒真的是薄,這麼不經逗的."你剛才不是叫了嘛,再叫聲來聽聽.帝都之星管我叫大哥,聽著都感覺很有面子."

"切!"徐錚樂了,壓低聲音低低叫道:"大哥."

"好!"布魯斯大笑起來:"我可是聽見了!這事就這麼定了."說罷,起身便走.

這一席話,瑪雅從頭聽到尾,布魯斯起身一走,伸手過來捉住徐錚衣角,沖徐錚甜甜一笑,低聲叫道:"哥哥!"

這小丫頭片子!徐錚輕輕笑開,揉了揉她地頭頂,笑道:"那個燈籠好不好玩?"

瑪雅拼命點頭.一到晚上就點起來呢,掛在床邊,紅紅亮亮的真地很漂亮.

"我改天再做一個給你,改進版的,更漂亮!"徐錚道.

瑪雅笑開,緊緊捉住徐錚衣角,擠到徐錚懷里,再次低聲叫道:"哥哥."

錚應了一聲,也沒在意,拿起兩塊小點心,一塊喂給瑪雅,一塊喂給嚕嚕,絲毫沒有注意到,瑪雅叫地只是哥哥兩字,而不是徐錚哥哥.

線里,布魯斯走到雷克斯和戴恩身邊,小聲說了什麼怔,隨即大笑起來,道:"正合我意!我本想直接就宣布的,你倒是先提出來了.戴恩,你有意見嗎?"

戴恩笑起來,道:"我沒意見.布魯斯的識人能力,我一向了解.他沒別的本事,不太適合當個帝君,但這手識人交友地本領,父親您和我卻是不如他.再說了,您了話,我還能說半不不字?而且,二王子的位置已經空了好久了.我喜歡,雅琦喜歡,福倫也喜歡,瑪雅和塞迪自然不用說,只怕要歡喜歡得瘋了.而且我有一種預感,這對于承安說,或許就是一個契機.就這麼辦吧!"

"好!"雷克斯眯著眼,道:"塞繆斯家多了他,不知道會熱鬧多少.哇哈哈哈!"



幾人離自己不遠,布魯斯的話徐錚沒有聽見,雷克斯和戴恩這兩位前後任顧承安帝君的話卻是聽見了.感覺幾人的眼光不懷好意的在自己身上繞來繞去,不知怎麼地,心里就升出不好地預感來.幾乎下意識地,就有想騎上嚕嚕拔足就逃的沖動.

感覺得徐錚地不安,瑪雅整個身子都坐進了徐錚懷里,仰臉沖徐錚嘻嘻一笑,道:"哥哥!"

不知怎麼地,這聲哥哥聽起來特別的讓人心驚膽寒.垂頭看著懷里的小公主,正笑得一臉無害的看著自己,但有那麼一刹那,徐錚很懷疑自己在她臉上看到了和老狐狸雷克斯如出一轍的奸滑笑容.

是自己多心了吧?這小丫頭片子怎麼可能笑得像雷克斯那樣呢?不禁失笑搖頭,在面前盤子里翻找肉食,打算挑出來去喂嚕嚕.

叮叮叮,幾聲輕響,徐錚連忙抬頭向著響聲放出的地方看去.

雷克斯站在場中,正用手里的餐叉輕輕敲擊酒杯,引起眾人注意.待眾人眼光都望過來,雷克斯清清嗓子,含笑道:"下面,我有一件重事情宣布."眼光向徐錚看來,道:"徐錚-班得瑞,你上前來."

我?徐錚茫然的看向布魯斯.

布魯斯點頭,笑得有些不懷好意.徐錚打了個寒戰,這一家……果然都頂著塞繆斯的姓,這種笑容看起來都好像,一個個都跟狐狸似的,狡猾狡猾的……

徐錚硬著頭皮走上前去,不知道為什麼,想拔腳就溜的感覺越強烈.象是心有靈犀一樣,布魯斯對他點點,無聲的用口形說:居民證.

這個啊,害我嚇一跳.也該輪到這個了,折騰了一夜,就是為的這個東西.徐錚這才松了口氣,輕松的走到雷克斯面前,笑嘻嘻的看著老雷克斯.

雷克斯收斂笑容,表情嚴肅起來,莊嚴的道:"跪下!"

切!放個居民證還搞得這麼繁瑣.最討厭給人下跪了……

不過,對方是個老頭兒,跪就跪吧.就當跪爺爺什麼的不就得了?堂堂前任承安帝君給自己放居民證,這面子也蠻大的,跪一跪,不虧.

這麼想著,徐錚撲通一聲就跪了下去,氣勢之奔放,戴恩看得嘴角一抽,心里湧起就快要控制不住的笑場沖動.見過搞笑的,倒沒見過這麼搞笑.連跪都跪得這麼……與眾不同.

老雷克斯也是嘴角一抽,忍不住小聲道:"你那撲通一下是什麼意思?"

徐錚同樣小聲道:"爽快啊!反正都是要跪,我也懶得跟你造作虛偽.難道你非要看到我像患了風濕關節炎一樣,要跪不跪的造作半天,你的君王虛榮心才能得到滿足?切!老頭兒,你能不能快點?光禿禿的地面跪上去很痛的!"

戴恩出一陣大咳,才把自己狂笑的沖動壓下去.這少年,咋就這麼搞笑呢?

臭小子……雷克斯恨恨的道:"拿我寶劍來?"

寶劍?!

該不是惹火了他,想要砍掉自己腦袋吧?沒聽過放居民證,還要動用到那個凶器的.徐錚連忙轉頭,斜眼看著雷克斯:"死老頭,你要做什麼?該不是真想砍我腦袋吧?"

雷克斯又好氣又好笑,壓低聲音道:"你給我好好的跪著,惹毛了我,當真砍了你!"

哦,不是砍人的啊……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