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57 湖邊的老頭兒
佳西四位騎士走後,徐錚實在閑得無聊,左晃右晃的干,偏偏這座塞繆斯城堡的傭人又客氣拘禮得很,想找個說話的人都找不到,心里好一陣氣悶.仰頭瞧見天還早,便把阿佳西叮囑他不要亂走的事拋到了腦後,領著嚕嚕悄悄的走出接待廳,跨上嚕嚕,一人一獸悄悄的往城堡外飛去.

低低的掠出城牆徐錚就降了下來,一來不想驚動守城堡的衛兵,二來也想好好的觀賞一下這座巍峨的城堡.

徐錚領著嚕嚕,沿著城堡牆邊慢慢的走,細細品著塞繆斯皇城那不一樣的風情,不知不覺間越走越遠,已經繞過軍事元素相當濃厚的那一部分,來到了湖邊依水而建,懸空在湖面的那一部分.

遠遠的,就看到一個人在湖邊垂釣,一身打扮卻不是塞繆斯的衛兵,徐錚心中一喜,領著嚕嚕奔過去.

走近一看,卻是一個老人,正手持一根似骨非骨,是樹枝非樹枝的魚杆坐在那里,雙眼似閉非閉的,神態很是悠閑.見到徐錚過來,那老人只抬頭看了一下,隨即注意力又回到自己的魚杆上.

只打量了這個老人一眼,徐錚已經感覺出來,雖然這個老人衣著普通,像是為了讓穿著更舒服一些而身著布衣,但一身貴氣和久居上位那種氣勢卻甚是濃厚.這人既然可以出入自由的在這城塞繆斯皇城釣魚.又有不凡地氣質,身份肯定是非富即貴.但身邊沒有一個衛兵,又穿得這麼平和,徐錚也實在猜不到老人是什麼身份,領著嚕嚕走到老人身前近十米時反而躊躇了,不知道該不該過去.

本來只是單純的因為看到一個不是衛兵的人,以為可以有人說說話,分享一下觀賞這座古堡的激動心情而高興.但眼出這位老人給人感覺卻是不太平凡,徐錚想了想.就後還是不去驚動他,領著嚕嚕轉身換了個方向打算離開.

"怎麼?這就要走了?"那老人抬起眉,看向徐錚.

徐錚轉過身,不好意思的撓了下後腦勺,笑道:"看你釣得那麼認真,實在不好意思打撓到你."

老人微微一笑,道:"是因為判斷不出來我是什麼身份.不敢冒然上來和我說話對吧?"

徐錚呵呵一笑,正對著老人坦白直言道:"對.這里是塞繆斯皇城,可不是我呆慣了的下城區,慎言慎行的道理我還是知道.雖然不知道您的確切身份,但您身份的不凡我還是看得出來,實在不想引起不必要地麻煩.如果可以,請容我告退."

老人一怔.看破自己非富即貴的身份,卻不來諂媚巴結的,這還是頭一回.而且神態表情從容自然,不自命不凡,故作清高,偏執的要把一切權勢踩在腳下,只是淡如清風般進退有倨,神態不卑不亢.大度隨意,如此無欲則剛的應對,也是頭一次見到.心里立即就對這少年大感興趣,沉吟了一下,道:"身邊跟著一頭風系翼翅虎,又是黑黑眼黑眉的特異長相,如果我沒猜錯.你就是徐錚了?"

徐錚停下腳步.點頭."您是?"

老人放下魚杆,狡黠的一笑.蒼老地臉上露出一個像頑童般的表情,道:"我不告訴你!要不……你猜?"

徐錚頓時一陣氣結,轉身拷頭就走.

才一抬腳,只見身邊後那個老人拉長了聲音道:"哎,現在的人啊,真是無情無義,拋下我一個孤獨的老頭兒在這里不聞不問.哎,真是人心炎涼啊

徐錚腳步頓了頓,接著又走.

那老人又道:"唉,人老了,就是沒有肯陪著說話了,人人都嫌我哆嗦,嫌我話多,我只是想找個人聊天而已,卻沒有人肯理我.好不容易眼前出現了一個人,卻無視我這老頭兒,當我是個沒用的廢柴一般,人老了,晚景就是這麼淒涼啊.哼,現在地少年,眼睛都長在頭頂上,都不知道陪老人說會兒話."

聲音說得如控如泣,好像真有那會一回事一般.

徐錚頓時被惹惱,霍的一聲轉回來,道:"是麼?我看您悠閑自在得很啊那麼簡單,還愁沒人陪您說話,誰信哪?"

那老頭扯起魚杆,看看空空如也的空勾,聳聳肩,道:"是很無聊嘛,你也看見啦,我在這里釣一下午了,什麼也沒釣著."沖徐錚招招手,笑眯眯的道:"少年,來陪我說會兒話."

那表情笑容,就和一只老狐狸一般無二,徐錚心里警鈴大作,警戒的道:"說什麼?我就一普通的下城區平民,向來胸無大志,只想當個快樂閑人,您要和我談什麼國家大事,或是什麼遠大理望的話,抱歉,我興趣不大."

老人哧鼻道:"得了吧.頂著神奇少年,帝都之星,暗金紋百獸使地稱號,你還想當個普通平凡人,你就慢慢異想天開吧."


一番話說得徐錚大惱,轉身又要走.

老人忙道:"哎哎,少年呢,怎麼火氣那麼大,來,陪我釣魚說閑話.喂,不要走啊,難道還要勞動我這身老骨頭來追你?"

夾纏不清的死老頭兒……徐錚悻悻的轉過身,走到老人身邊坐下,拍拍身邊的地,也讓嚕嚕坐下,道:"說什麼?"

老人轉動著眼珠,露出一副和年紀完全不相稱的老頑童表情,道:"不如,你就教我釣魚怎麼樣?天天在這里釣,照理說,這湖里魚也應該不少,為啥我就一只也釣不起來?"

徐錚看看老人手里地釣竿.道:"這玩意誰給您做的?"

老人道:"別人送地,原來是一副武器,不過我這一把老骨頭

去?當然是用了來釣魚."

徐錚一臉受不了地道:"釣魚其實我也不太懂,不過我也知道要釣魚,沒有一副合手地釣竿肯定是不行.就你手里那破東西,殺魚還行,釣魚就免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最後一句話,徐錚是用漢語說的.老人一怔.忙問是什麼意思.徐錚解釋了一番,老人反複品著其中地意思,突地低聲笑起來,道:"精辟!相當的精辟!帝都之星之名果然名不虛傳.來,小子,你給我說說,怎麼才能利其器."

和老人說了一會兒話.感覺這老頭兒也蠻有趣.徐錚本就是個馬大哈性子,感覺這個老頭兒挺計人喜歡之後,警戒之心頓時大去,古靈精怪的作風便冒出頭來,當下嘿嘿一笑,也不再您啊您地和這老頭兒虛偽,直接道:"你閉上眼睛."

"干嘛?"

"請你閉上就閉上.怎麼著?還怕我在背後剌殺你?"

"切!好歹我也是個聖級劍士,說殺就殺啊?"老頭兒佯怒,卻還是閉上了眼睛.

"聖級?你就吹吧!就你那一副風都吹得倒的德性,還聖級.你要是聖級,我就是一少年劍神!"徐錚大笑,趁那老人閉眼的工夫,從個人空間掏了幾樣東西出來.

"好了.睜眼."

老人睜眼,看到徐錚手里平空多了幾樣東西.大吃一驚:"你哪里弄出來的?"狐疑的上下打量徐錚,察覺不到半點魔法波動的痕跡,也看不到魔法道具的存在,更是吃驚:"沒空間魔法,也沒空間魔法道具,這東西你藏在哪里地?"

徐錚鬼頭鬼腦的一笑,也學那老人拉長了聲音道:"藏哪里啊不告訴你!"

老人頓時一窒.隨即笑道:"好好好!你小子行.真是報應得快.馬上就來了.你告訴我,這些東西是什麼.總可以吧?"

真是一報還一報,徐錚笑得開心,道:"這是最方便的釣魚用具.布魯斯你認識不?"

老頭兒一詫,道:"你直呼他的名?"

徐錚聳聳肩:"我還像他弟弟妹妹那樣,叫他的昵稱布魯呢.有什麼大不了的,就一個王子嘛.瑪里斯戰神我還管他叫老相好呢."

老人怔了半天,忽地放聲大笑:"哈哈哈,有趣!有趣!你就不怕瑪里斯戰神降罪下來?"

徐錚滿不在乎的道:"瑪里斯他老人家忙,沒工夫理我這個小人物.他一大神,成天有那麼事煩他,這點兒芝麻綠豆大小地屁事兒,換了你,你愛管不?"


老人又是一呆,然後笑得撲天搶地一陣大咯.徐錚嚇了一跳,連忙去給他拍背順氣.

笑罷,老人轉眼盯著他,半晌後才道:"你這少年真是古怪."

古怪?徐錚暗付,這就叫古怪了?只不過眾生平等的觀念深入心里,對等級和階級的觀念比較淡薄而已,算不得古怪.

心里想著,拿起手里那幾樣事物,笑道:"即然認識布魯斯,那就好說了.今天是他爺爺的生日,這王八蛋非要讓我來出丑,給人當展品參觀.我總不能空著手來吧,向人打聽,說老雷克斯-塞繆斯喜歡沒事的時候釣魚,偏偏他釣魚的技術又爛得很,所以就造了這幾樣東西,來孝敬他老人家,順便巴結他一下,把我的居民證趕緊放下來.聽說那老頭兒古怪得緊,我一個平民,也拿不出什麼好東西來,只有造些不常見的東西來哄他."

聽著徐錚一番話,老頭兒露出一臉奇怪地表情,又是生氣又是好笑,一幅想作卻又強行忍住的表情,道:"你怎麼知道,那個老……雷克斯就喜歡這個."

徐錚大樂:"我聽阿佳西說,他釣魚的技術爛嘛,但又很喜歡垂釣,我這個東西他若是見到了,肯定喜歡!"

"哦?"老頭一斜眼,道:"我也喜歡釣魚,技術也爛,怎麼就沒見得喜歡上你那個東西?"

徐錚大笑:"哇哈哈哈!原來你們一樣爛啊.一下午釣不到魚真是活該!來,老頭兒,我喜歡你,也送你一副,你就知道它們地好處了."

說著,把手里的東西遞過去,一樣一樣的解釋.

先是一個小凳子,由兩個x形支架相連在一起,撐開來時.下部四個著力點穩穩的支撐在地上,上面有一個結實地布料做成地繃面,正好用來坐.然後再拿出兩個支架安在上在,像是兩個旗杆支撐地旗幟.拼好以後,儼然就是一個小巧的可坐可依靠著休息地小椅子.老人打量著這個東西,現它不僅輕巧,而且可以拆開了方便攜帶.用地時候組合到一起就行,實在方便輕巧,很是不錯,當真是垂釣人的最愛.接過小椅子,坐著試了試,又倚在上面再試試,感覺相當的舒服.老人不禁贊不絕口.

再來是根魚竿,老人先頭還沒有認出來是根魚竿,只瞧見徐錚手里有一個有著密銀花紋的圓筒子.等到徐錚拿著這個圓筒里迎風一甩,整個圓筒里立即被甩出,里面伸出許多節來,一節套著一節,由粗到細一直往前伸長,完全伸展開來時竟然有近四米來長.此時它真正的樣子顯出來.老人才吃驚的現,這根圓筒樣的事情地全貌正是一根韌性十足的魚竿.

老人接過魚竿,正在大贊它的韌性和彈性十足,又具有輕便不累手好攜帶的好處時,卻見徐錚又打了一個小箱子.

這個小箱子和常見的漁人所見的那種吊箱完全不一樣,看著小巧輕便,容積不大.等徐錚打開時.老人卻現其中另有玄機.它竟然是分層的,而且還可以推拉.它一共五層.都可以在打開蓋後從中線往兩邊推拉開,露出里面一排方整地小.

漁線,魚飼料,最下面幾格空著,像是用來做為備用的,還有幾格東西老人根本認不出是什麼東西.

徐錚指著其中一樣解釋道:"這是螢石,到了晚上的時候可以光,許多魚都喜光,有了這個東西,晚上釣夜魚也特別有意思."

老人反複看著幾樣東西,一臉愛不釋手的樣子.問道:"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都能造出來,果然不愧有神奇少年之稱!嗯,看樣子,你釣魚也很厲害了?"

徐錚尷尬地摸著後腦勺,干笑:"嘿嘿嘿,不好意思,關于釣魚的知識知道不少,不過我釣還沒釣過,而且也不會釣.這些東西我會做,但讓我安安靜靜的坐到湖邊釣魚……得了吧,那比殺了我還難受."

老人怔怔瞧徐錚半天,又開始大笑,道:"你這少年就是有趣.我喜歡!哈哈!來,讓我們試試這幾樣東西好用不."

徐錚點頭稱是,帶著嚕嚕興高采烈的去挖蚯蚓.對于這一人一獸來說,挖蚯蚓明顯的要比釣魚有趣得多了.

蚯蚓挖了來,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年就和一個老頑童的般老人一起,兩人笑呵呵地坐在岸邊釣魚.

過得一會兒,也不知道真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地道理揮作用,還是一老一少加一獸地運氣太好,魚漂當真動起來.

徐錚先瞧見,立即忍不住大呼小驚.老人也頗為激動,握著魚竿猛甩,卻見魚已經被拖離了水面,卻還是因為用力過猛外帶經驗不足,又脫鉤落回水里.一老一人面面相覷,都是好一陣擂胸頓足,直道可惜,然後又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嚕嚕在一邊感受到這種歡悅地氣氛,也跟著撒丫子亂蹦,追著徐錚鬧了一會兒,自己跑去林子里折騰去了.


徐錚大笑,道:"***,欺負我們不會釣,再來!"

老人笑著點頭,重新安上魚餌再次放進水里.

徐錚咬著個草梗,趴在老人身邊,側臉看著老人,道:"你說,老雷克斯會不會喜歡這個禮物?他是君王哎,什麼東西沒見過,估計不見得會瞧得上這些個東西."

老人盯著水面的魚漂,無意識接道:"我很喜歡啊!"

徐錚吐掉草梗,又拔了根塞進嘴里,道:"又沒問你……"

老人狡黠的笑開:"我改打賭,他一定會喜歡!再沒有比這更好的生日禮物了!而且你這個送禮物的人也是這麼討人喜歡."

徐錚拉長了臉:"別哄我,這些東西頂多是個新奇,可不是什麼貴重東西."

老人微笑道:"貴重與否在與贈送的人的心意和它是否能給人帶來歡樂,貴重的東西不一定討人喜歡,而不貴重的東西卻不一定不討人喜歡.我就喜歡這個!"

徐錚正要說話,老人叫道:"哈!上鉤了!"

"當真?"徐錚猛地跳起來,卻見老人猛地提竿,一尾銀白的魚拖離水面,直向岸上砸來.

"啊喲!"徐錚歡聲叫道,向著魚落地的地方跑去,把魚從鉤上取下來,開心的道:"有收獲了!哈!這東西好用吧?"正笑著,魚掙紮起來,滑出徐錚的手,掉落地面,徐錚一慌,又怕撲上去弄死了它,便看著它在地上蹦跳.

"很好用!"老人笑道,也奔過來看自己的獵物.

嚕嚕聽得叫聲,從林子里飛出來,撲落在地,伸鼻在魚身一陣亂嗅,見那魚在地上一陣亂撲騰,連忙伸足踏住,又伸鼻去聞.等聞了半天也聞不到經徐錚親手烹制過的那種芳香,才悻悻的噴著鼻,失望的走開了.只是這魚經它這麼一踏,已經把一尾活蹦亂跳的魚踩成了死魚……

等嚕嚕走開,剩下的一老一少瞪著地面的死魚,都是好一陣呆傻.瞧了半天,老人撲的一聲笑出來,道:"你的魔獸,真是……"

徐錚也笑:"是啊.太能折騰了."

兩人都笑開來,接近黃昏的陽光投在兩人身上,灑下一層溫暖的光圈,一股和諧歡悅的氣氛籠罩著光圈下的一老一少,就像是繪著田圓風光的油畫里的兩個剪影.

又陪著老人釣了一會兒,這一老一少實在都是釣魚的門外漢,再沒有什麼收獲.看看天色,似乎已經不早,徐錚有些依依不舍的道:"我要回去了.晚上塞繆塞城堡有個晚宴,不去是不行的.我們一起回去吧.不知道嚕嚕能不能騎兩個人."

老人搖頭笑道:"你先回去吧.我再釣一會兒,晚點自然有人來接我."

徐錚點點頭,跳上嚕嚕,走了幾步,又扭頭道:"以後還能再見到你不?"

老人沖徐錚擠擠眼,又露出那種狡黠的笑容:"相信我,很快就能再見.而且……估計你以後會看到我就煩."

煩?應該不至于吧.這老人蠻招人喜歡的.徐錚點點頭,一扯嚕嚕飛到空中,叫道:"再見,老頭兒!"

老人手一抖,又好氣又好笑的道罵道:"快滾,臭小子!"

徐錚騎著嚕嚕在半空里大笑,越飛越遠,向著招待廳的位置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