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56 塞繆斯城堡
個騎士都有角馬騎,一人拎著一個冰淇淋禮品盒騎在現徐錚沒有坐騎,頓時一陣尷尬.這少年為人熱情又大方,說起話來總是笑臉盈盈,看著那雙純淨的眼睛,四個騎士一點都不懷疑眼高于頂的布魯斯王子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這個平民少年的理由,說實話,他們見到這少年,也是很喜歡.此時見自己四人都騎著角馬,那少年卻站在地上,大覺過意不去,最年輕的那個騎士立即從馬上跳了下來,道:"騎我的吧,我這馬性子沒那麼烈,你放心的騎就是,不用擔心它摔到你."

徐錚微微一笑,扭頭喚道:"嚕嚕."

半空里傳來一聲吼,一個黑點迅出現,很快的嚕嚕的龐大的風系翼翅虎身體就出現在眼里,撒著歡兒從空中躍下,落到徐錚面前.

嚕嚕一出現,立即逮著徐錚好一陣親熱,卻把四匹角馬嚇得不輕,四肢站在地上直打顫,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四個騎士這才恍然醒悟,這個少年還頂著暗金紋百獸使的頭銜呢,有這麼一頭風光的風系翼翅虎,會沒坐騎?那是開玩笑……

見到四匹角馬嚇得不像樣,徐錚輕輕喝了一聲,祭祀獸禮的威壓微微外放,安撫的意味夾在其間散出去,四匹角馬感覺到那種上位氣息,立即安靜了下來.四個騎士不禁大為佩服,暗金百獸使就是牛叉.這一手馭獸地工夫,那可是想學都學不來的.

因為有了四個騎士,徐錚不好意思由得嚕嚕滿天里亂飛,只得跟著他們,按壓住嚕嚕不安份的性子,慢慢向上城區行去.

五人騎著坐騎,行得不慢,很快就經過上城區,來到皇城門前.

在這之前.徐錚就一直在想,異界的皇宮會是什麼樣子.雖然知道這座塞繆斯皇城其實就是一座古堡,但被異界的風土文化影響還不大的徐錚實在無法在腦中描繪它的樣子.等走過把上城區和皇城塞繆斯圍隔開來的漫長圍牆後,那座矗立在遠方的古堡地塔尖突然躍現在眼前時,徐錚心里湧起無法抑制的沖動,看它竟然看得癡了.

徐錚想像不到會看到這樣一副場景:

漫長的上城區城牆後面,是一個廣闊的空間.一片遼闊的土地展現在面前.

先映入眼里的一片碧如藍天的湖泊,許多細小地河流和湖泊相連相貫,水流慢慢的流淌著.湖邊的土地上,樹木茂盛,平和的小河流過青翠的樹林,起伏的丘陵上葡萄園密布,青綠的坡地上,原野中一片片地樹林簇擁著甯靜的建築.尖尖的教堂尖頂聳立出現在隨風搖動的樹梢上,若隱若現,耳邊不時傳來悠揚的鍾聲.

再往前走,隨著更加接近,走進一片樹林,濃密的樹蔭過後,影色豁然開朗.只見一座古老的宏偉建築依水而建,一半坐落在水上.一半孤兀的矗立著,氣勢輝煌地插向天空,盡顯古老蒼勁的氣勢.

依水而建的那一半,連著一座長長的帶孔拱橋,跨坐在一條河流上面.造型優美的七層古典建築像是水邊亭亭的仕女,嫵媚而嬌柔,長長的拱橋則是她垂下地手臂.臂下.彎彎地河兩岸邊濃蔭密布.河水不僅在橋下穿橋孔而過.也在七層建築下地空層流過,森林,河流,藍天,白云與優美的古典建築和古典建築前庭院里地盛放鮮花渾然一體.美得優雅甯靜,像是一幅會動的畫一般,讓人有一種處于如夢如幻的童話世界般的感覺.

另一半的風格則完全不同,顯得古老而滄桑,厚重而蒼勁,軍事意味不言而喻,十分濃厚.灰白色的巨大石塊構出工整堅固的城牆,牆上有非常明顯的圖形結構,正是塞繆斯家的獨特標志.帶有不同顏色石頭的條帶的塔樓是多邊形的,可以清晰瞧見弓箭手放箭的掩護部分,上面高高的旗杆上插著塞繆斯家的旗幟,正在迎風招展著,述說著它的歸屬權.

相對的,徐錚更喜歡這部份,想像著它怎樣在戰火熊熊的歲月里像個勇士一樣孤傲的站著,宏偉,輝煌,強壯,保護著它身後的千萬子民,光是想到這一點,徐錚就覺得心馳神往,全身的血就像是要被點燃了一般,控制不住的手腳不停顫抖.

這時,又傳著一陣風笛聲,隨著風嗚嗚咽咽咽的響,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夾帶在這個聲音里,就是平靜的河流下湧動著的激昂的情緒,徐錚聽得已經癡了.想像著它在黃昏下的樣子,一種難以遏制的沖動使得徐錚的雙腳顫栗不已——假如是在夕陽的黃昏里看它呢?它在夕陽中將是那樣的燦爛輝煌!

阿佳西聲音里有難耐的激動:"每次看到,都覺得激動不已,是不是?"

徐錚拼命點頭,不願參加皇家宮宴的不快也在看到這座塞繆斯古堡的那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阿佳西揚聲大笑:"我們最好快一點,還有許多人在等著我們

徐錚仰臉一笑,搶先催著嚕嚕,一行人加快往前奔去.

走過湖上的橋,迎面是巨大的城門,一座吊橋緩緩的放下來,城門大開,守城的士兵看到放緩度走進來的五人,不禁一怔.

走在最前面的阿佳西-帕克騎士隊長及後面的三位騎士,衛兵倒是認得的.只是後面卻跟了一個黑黑眼的少年,騎著一頭龐大的魔獸,長披在腰間,正笑吟吟的仰頭打量城門.

看到那與眾不同的眉眼和清俊長相,衛兵突然心中一動,憶起近段時間傳得風風火火的少年,再看那頭氣勢非凡的魔獸.忍不住叫道:"徐錚?"

徐錚一楞,轉頭過來,答道:"就是我.有什麼事嗎?"

衛兵大窘,沒想到就這樣脫口叫出來了,忙道:"沒事.只是好奇,閣下地事跡已經聽過很多了."

徐錚呵呵的笑著,從嚕嚕背上跳下來,笑道:"別閣下來閣下去的,叫我徐錚就行.或是小錚子也可以.好朋友一般都這麼叫.我就是一個下城區的普通平民而已."

有普通到整個帝都交頭傳誦,連國王和皇後都好奇不已,想見一見的平民麼?衛兵搖頭,普通到這個份上,還怪嚇人的.不過這個少年眼神清明,氣質活潑溫和,倒叫人一看就喜歡.

衛兵一彎腰.行了個禮,恭聲道:"閣下,請!"

徐錚翻了翻白眼,道:"麻煩請叫我徐錚."

士兵一楞,抬頭看徐錚,現後一臉正經的表情,不像是他開玩笑.便隨了他,道:"徐錚,請!"

徐錚這才呵呵一笑,領著嚕嚕往前行.

看著這一人一獸走路的樣子,衛兵看得不禁搖頭微笑,這少年,竟然是不肯好好的走路地,一路帶著那頭魔獸.連蹦帶跳,招得那頭魔獸也不肯好好走路,半飛半躍的,還不住伸嘴去咬前面少年的衣角,兩個打打鬧鬧的一起往前走.

傳得風風火火的帝都之星,第一眼見到時竟是這樣樣子,衛兵失笑不已.卻在第一時間喜歡上這個像是鄰家小弟弟般的少年.

路過衛兵.徐錚眼珠一轉.不懷好意的笑起來,一陣風般沖到衛兵身前.從懷里掏出來個小東西放進他手里,賊頭賊腦地笑道:"送你玩的,拆開來就算成功.像根木頭似的杵在這里多無聊啊.玩這個吧,多多開動腦筋,很好玩的."

後面的阿佳西見狀,只覺得哭笑不得,道:"別人在當值,你做什麼呢?"

徐錚笑眯眯的道:"邊工作邊娛樂嘛,兩不誤.長時間在這里站崗,像木頭一樣只會說:'閣下,請!’那是會站傻的.時間久了,肯定會變成弱智白癡.難道塞繆斯皇家就喜歡弱智衛兵?我店里有個木頭初,永遠都是那一百零一號表情,看著我就想吐.你以後可千萬不要變成這樣.快,拿著,可以偷偷玩,不要讓人知道就是."

"你!"阿佳西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這家伙真是膽大包天,皮起來沒個王法,竟然公然慫恿皇家衛兵當值時間摸魚.在後頭瞧見徐錚地惡形惡像,一個沒忍住,一巴掌糊在徐錚腦門上,輕喝道:"你想造反啊?"一巴掌打下去,突然意識到拍的是王子的貴客,心里大驚,下意識往徐錚看去,臉色不由自主的變色.

卻見那少年挨了一巴掌,不但不惱,反在那里縮頭縮腦的笑,一臉笑容燦爛無比,正在悄悄的想把手里的東西塞進衛兵的鎧甲里.

阿佳西松了口氣,升起一股無力地感覺.怎麼還有這種人呢?根本不把塞繆斯的皇家威儀當一回事,聽他滿嘴的老塞繆斯,聽得自己都腿軟不已.要知道,他嘴里的老塞繆斯當年砍人腦袋可是一把好手.

眼前衛兵瞪著徐錚強塞過來的東西,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正在那里尷尬.說實話,他很喜歡這個滿嘴怪話的少年,他手里的怪東西也蠻有趣地,只是騎士隊長阿佳西在那里瞪著呢,他可沒這個膽收.

阿佳西實在擔心這個大大咧咧,什麼都不乎地少年捅出什麼事來,忙拉他往前走,卻再不敢去拍他腦袋.徐錚跟著阿佳西走了幾步,突地回頭一笑,手一揚,一個智力中准確地扔進衛兵手里,這才笑呵呵的扭頭走了.阿佳西瞧著一陣氣悶,卻實在是拿這個膽大包天地少年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帶著徐錚走到接待廳,阿佳西看著嚕嚕開始頭痛,知道怎待人,卻不知道怎麼接待魔獸,這少年又是一個馴獸師,魔獸和人是不能分開的.但總不能帶著魔獸參加宴會吧?阿佳西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只好請徐錚呆在這里,自己去請示布魯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