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50 卡洛叔叔的手臂 01
晚,客人全都散去時,夜已經深了,約克帶著焰赤媚螢火蟲.

看著約克和焰赤媚的配合,徐錚不得不服.只見約克把垃圾收集到一起,往空一拋,焰赤媚立即張嘴一股烈焰噴將過去,一堆垃圾立即變作飛灰飄落下來,收攏到一起時只有一點點,實在方便省事.這兩個配合在一起,簡直就是一台高功率的活的垃圾焚毀器!

徐錚看得眼紅不已,要是嚕嚕有這本事就好了.到目前為止,它連個風刃都沒噴出來過,真是光吃東西只長個頭,就不見有新的能力出現.

讓徐錚一誇,約克的尾巴就翅了了天,得意洋洋的拍著里赤媚的頭,大言不慚的表示,假如焰赤媚的能力可以進一步的提升,一口火焰噴過去,哪還有飛灰?啥也不剩了.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看得徐錚好一陣郁悶.

兩人正拉拉扯扯的打鬧,卡米拉干完了廚房里的活出來幫忙.這姑娘,白天時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但只要太陽一落山,迅變得生龍活虎,精力好得嚇死人,在螢火蟲小吃店里可以像旋風一轉刮來刮去,片刻也不見消停.她那雙眼睛白天里透著一股紅意,到了晚上時更紅,簡直能刷刷的放出光來.徐錚每次見到都覺得很有趣.

卡米拉風風火火的奔過來,直接接過約克手里的活干,倒讓約克有些不好意思了.卡米拉笑道:"不用介意,我喜歡干這種活,在這個小店里呆著,感覺特別有趣.我快點干完.還等著去拆智力扣."

這話說得徐錚和約克一楞一楞的,感情這姑娘白天打瞌睡打多了,晚上卻是個睡不著的主兒.居然干完活了還有精力拆智力扣,真是佩服佩服.

正佩服得五體投地間,聽得隔壁大班和小班大聲歡呼,安格爾匆匆從原野跑過來,喜道:"卡洛叔叔回來了!聽說這次冒險走得很遠.快過來聽故事."

徐錚和約克對視一眼,卡米拉已經走過來,道:"你們兩個都過去吧.我一個人打掃就行."

兩人連聲道謝,一個帶上嚕嚕,另一個**後頭跟著焰赤媚,興沖沖的跑過去看許多天沒見到地卡洛.

踏進原野,就看到卡洛和露琪風塵仆仆的站在大廳中,周圍圍著一群傭兵,大約有十幾個.看到徐錚進來.卡洛笑道:"徐錚,聽說考上了百獸使啊,來,讓我看看你的暗金獸紋,那可是不得了的東西."

露琪則道:"紋身啊……那不是跟街上的小混混沒有什麼區別?不看也罷,惡心巴啦的東西."

徐錚頓時一頭黑線,毒嘴露琪.真是一點都沒有變啊.


當下鼓勁讓兩人看過額頭的獸紋,又讓約克把自己的白色獸紋也露出來秀秀,才現寶一般沖回螢火蟲,親手做了兩份彩虹船和葡萄刨冰過來,再把三十六枚氣**針從個人空間里取出來,才端著東西過來獻寶.

一看到徐錚手里好吃的東西,眾傭兵立即就不依了,叫道:"你這小子.太過份了,就知道拿好東西哄自己家里地人,我們呢?太不厚道了,我們也陪著出生入死,為什麼就是卡洛和露琪有,我們就沒有?"

卡洛和露琪吃著彩虹船,再扒兩口刨冰.樂了笑眯了眼.還是小錚子好啊.自己家的人就是不一樣.瞧,連待遇都不同.兩人都一邊吃著.一邊幸福得直笑,看著眾傭兵饞成那個樣子,心里美得直冒泡.卡洛笑罵道:"徐錚,你怎麼可以這樣呢?這些朋友都是生死過命的好朋友.去,一個弄一份."嘴上雖是在罵,臉上那個像看自己兒子一樣的得意勁兒,怎麼都掩蓋不了.

"切!虛偽的不良大叔."眾傭兵都起哄.

徐錚忙不迭陪笑,再次沖回螢火蟲,和卡米拉一起,做了快三十份彩虹船和刨冰出來,最後把卡米拉一起叫上,端到原野供大家享用.

這下子,包括徐錚自己,無論誰都有了一份,大家一起坐下來,慢慢的吃,盡情體會冰淇淋的美味和刨冰地清爽宜人.露西娜進屋去把昆西也攙了出來,笑盈盈的和大家一起吃.

眾傭兵吃得眉開眼笑,冰淇淋的美味再一次征服所有的人.

一邊吃著,大班和小班催著卡洛說這次冒險的見聞故事.卡洛並不是個擅長講故事的人,一邊說,旁邊一同參與過的傭兵不停地插話補充,露琪也時不時會本能的插話,揮自己毒嘴的本事,整冒險的過程倒是表達得起伏跌宕,聽起來很有趣.

故事慢慢講完,卡洛歎了口氣,道:"其實也不是什麼不得

,我們這樣的二流傭兵團,只能接些小任務,真正的也接不到."

露琪撇了撇嘴,道:"那是那幫傭兵工會的人狗眼看人低,只會看到你那只不好用地手臂,看不到經曆了多年冒險生活的你有著豐富的經驗和閱曆.呸!我就看那幫人的嘴臉惡心!"

一干傭兵情緒一陣小小的低落.事實確實是這樣,傭兵工會布任務的那幫勢利家伙,只會以武力作為判斷根據,卡洛雖然廢了一條右手臂,武力大減,但他的見識閱曆,組織能力,帶隊能力,還有對隊友地關照,完全是數一數二地,卻沒有人重視他,想想都讓人覺得很不公平.


見到露琪憤憤不平地樣子,再看傭兵的情緒低落,卡洛垂頭不語地黯然樣子,徐錚嘿嘿一笑,道:"卡洛叔叔,還記不記得我那夜說過,只要我的境界提升,我就有把握治好你的手臂傷麼?"

卡洛猛地抬頭,又驚又喜的道:"你現在可以了?"

露琪將信將疑的道:"屁可以亂放,話不可以亂說.徐錚,你行不行啊?"

眾傭兵懷疑的目光看過來,露西娜和大小班,安格爾滿懷期待的看過來,連昆西都轉過頭,神情莫測的看著徐錚.

露西娜道:"徐錚,我知道你本事大,不過,你真能治好卡洛?那是連牧師都不行的啊.你可不要信口胡吹,別給了卡洛希望,又叫他失望,這種打擊讓人受不了的."

大小班也忍不住道:"徐錚,你行不行啊?卡洛叔叔的手臂傷已經很久了,沒人敢誇口治得好."

只有約克誓言但但的道:"我信他.這人就是鬼門道多,考馴獸師的時候.嘿,風光得跟什麼似的,一不小心就弄了個暗金百獸使出來,搞得整個帝都的馴獸師公會都震驚不已,很有可能那幫老家伙現在都沒有喘過氣來.再經過這段時間接觸,他層出不窮的怪本事我可是見得多了.說不定哪天他告訴我,說和哪位大神是親戚,說不定我也會信.哼,你們知道麼,連最古老的種族,樹約克連忙閉上嘴,摸著光頭嘿嘿干笑,垂頭猛吃冰淇淋.

徐錚深思了一下,這段時間,他沒為卡洛的手臂舊傷少費腦筋,經過那夜的試探判斷,再加這段時間的潛力推理論證,他甚至大腦里已經列出全部的人體經脈圖,回憶過許多古方秘術,就是為了推斷自己的治療方法是否具有可行性.

對于卡洛,徐錚實在深愛著他.一個善良熱情的忠厚大叔,在魔獸森林看到孤單的自己,立即二話不說把自己帶了回來,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收養.經由他,徐錚才能順利的溶入異世的生活,也是因為他作為媒介,徐錚才能認識這麼多的人,交到這麼多的朋友,生活得幸福而又快樂.可以這麼說,徐錚目前的一切,都是拜卡洛所賜.所以卡洛在徐錚心里,有著無法撼動的地位,每次看著他,又像是望著長輩,又像是看著朋友,他所帶給徐錚的恩情,徐錚深深記在心里,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報答.所以,自從有了想給他治傷的念頭,並通過試探現並非無望時,徐錚就一直在完善自己的治療方案,一直到瑪里斯的心願降下,天道之術得到了突破的契機,一舉躍升到第四重天,整個方案才算成熟.

再次在心里不整理了一次自己的思路和就醫方案,徐錚站起來,緩緩的道:"卡洛叔叔的事,我會謹慎行事,絕不會張嘴亂說.早在許多天以前,我就試探過卡洛叔叔的手臂,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大家,卡洛叔叔的手臂複原,絕對是有希望的!"

"真的?"一干人體大喜.

錚重重點頭,道:"經過第一次試探時,我就已經感覺到,卡洛叔叔的手臂恢複至少三成把握.然後卡洛叔叔肯定一直在試圖恢複手臂的傷,所以不斷在用各種方法剌激手臂,這從他的手臂並沒有明顯的萎縮就可以看得出來.卡洛叔叔,我判斷得有沒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