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49 玩具的概念是誰提出來的? 02
錚捧著滿手的智力扣往上跑,走出廚房時停下,把它在一起,然後笑吟吟的走到大廳正中,大聲道:"小蘿蔔頭們,都過來,徐錚哥哥給你們找了好玩的.你們吃完東西以後,不許打架,都到這邊來玩."

一聽有好玩的,呼啦一聲圍上來不少,連帶許多大人和少年們也把目光投了過來.

徐錚笑嘻嘻的展開手掌,把一堆智力扣展現在眾人面前,笑道:"這個呢,是種玩具

還沒說完,就有人已經打岔:"什麼叫玩具?"

徐錚一呆,暈,這個要怎麼解釋,突然頭痛起來,就像那夜解釋什麼叫小吃一樣,活活憋死人.

"呃,玩具呢,可以理解成專門拿來玩的用具.它最主要的用途,就是拿來玩."徐錚解釋得舌頭打結,貌似玩具的正解應該是兒童拿來做游戲的器械,先估且就這樣解釋吧,反正他請兩位矮人做出來的意圖就是拿來玩的,玩具具體的含義自己也搞不清,就這樣吧,不荼毒人就行了.

"就像我們用來打鳥的彈弓一樣?"天真的無邪的眼光看著徐錚直冒虛汗.

"差不多差不多."徐錚一頭的汗,指望著這幫小鬼頭不要再纏著這個問題問,簡直就像去研究一加一為什麼等于二一樣,越簡單的問題越能折騰腦細胞,能折磨死人.

"那要怎麼玩?"

徐錚松了口氣,拿出一套兩相叉子一樣相連的.道:"這種玩具呢,叫做智力扣.玩法很簡單,就是要多動腦子.在不把它們弄壞地情況,把它們分解開來就可以了.記住,不能使用蠻力強拉強扯,如果方法正確,輕輕就能分開."

"真的?"小孩們瞧得有趣,伸手在徐錚手里拿了一副,想試著動手拆解.很快的.他就遇到和哈澤一樣的問題,無論手里的叉子怎麼擺弄,永遠都是一副似是而非的狀況,總是卡在最關鍵的位置,就是解不開.

再試半晌,這個孩子嘟嘴道:"徐錚哥哥騙人,哪里解得開嘛.除非使勁用力拉."

"是麼?"徐錚賊笑.把智力扣從他手里拿過來,快的在手里翻轉滑動,動作快得讓人看不清,輕輕巧巧的擺弄了幾下後,笑道:"開了!"

眾小孩仔細看去,果然已經分開了,徐錚手里一手捏著一個.正笑吟吟看著手里地東西.

一群小孩大喜,叫道:"真的拆開了?再拆一次來瞧瞧!"

徐錚微微一笑,用手背擋著,不讓他們看到是怎麼組合的,然後再次用花巧的手法迅拆開它.

"哇!"一群小孩都興奮起來,叫道:"徐錚哥哥你好厲害!教我玩."

徐錚不好意思的直撓頭皮,不是他厲害,換了一種新的具有拓撲結構的這種東西放到他眼前.也是研究一陣子它地拓撲結構的.問題就在于,前世人機合成時,腦里亂七八糟記得東西實在太多,雖然今生重生已經忘卻不少,這種簡單的智力扣卻還記得不少,當然隨手就能拆.逐笑道:"這個不動教的,最好是自己開動腦筋.自己想辦法解開它才會有趣."

見到徐錚成功的示范過兩次.眾小孩熱情高漲起來.伸手來就是一陣哄搶,把徐錚手里的智力扣搶了個空.然後或站或蹲,有位置的就坐著,開始試圖拆解手里地智力扣.

瞧見這副場影,徐錚不禁微笑,智力扣這種東西還是很吸引人的.足可以讓這幫玩皮搗蛋的家伙們安靜上一陣子了.轉頭去看嚕嚕,只見嚕嚕一身上好的毛皮被小孩們玩得亂成一團糟,可憐兮兮的蹲坐在門口,用一副無辜的控訴眼神看著徐錚這個無良伙伴.

徐錚連忙跑過去,對著嚕嚕陪笑道:"是我不好,不該拿你出來當擋箭牌.不如這樣,我燒兩次烤肉彌補你?"

嚕嚕一咧嘴,胡須翹了起來,伸出爪子,比了個五.

"五次?!你敲詐呢!"徐錚瞪著眼,伸出手指,比劃了個三.

嚕嚕五爪叉開在空中,堅定不動搖.

徐錚垂頭喪氣的道:"烤肉很累的.要不,四次?"

依然五爪伸出,絕不動搖.

"行了行了!五次就五次,不過你沒事就去門口當招財貓!"徐錚泄氣地道.

嚕嚕Vs徐錚,全勝.得意的施施然走了,留下徐錚一陣氣結,嘟嚨道:"不會說話還這麼神氣,要是會說話,那還了得?"

送走這個吸血鬼,又回頭來看一幫垂頭拆智力扣的小孩,卻吃驚的現,這些東西竟然大多數都流到了歲數更大的人手里,要麼就是少年少女在對著它沉思,試圖嘗試解開它,要麼就是到了小孩的父母手里,也對這個東西大感興趣,正在拆解玩,一幫小孩反而成了配角,正陪著這些拆智力扣的人,看得津津有味.

原來這東西老少咸宜地啊……

心里微微一動,便笑道:"這樣吧,我們搞個活動,這個智力扣地拆解是有獎勵地.凡是十六歲以下的,單獨解開這個智力扣,聽明白了,單獨,就是指自己獨立一個人,解開了以後,當著大家地面連解三次,每次都一樣,避免巧合解開的,就可以獲得螢火蟲所贈的免費在這里點一次餐的資格."

此話一出,一幫少年小孩們大喜,紛紛叫道:"當真?"

徐錚點頭道:"當真."

大人們則噓聲四起:"為什麼要限定十六歲以下,太不公平了吧.我們為什麼不能玩?"

徐錚賊頭賊腦的笑道:"你們可以掙錢來這里吃喝,小孩少年們則不行.難道你們也想吃白食啊?那樣很沒面子的."

"切!面子有屁用."大人都笑起來.笑罵道:"你這小子,就是對小孩特別好,我們這些大人就都不管了?小孩少年們到這里來都有吃有喝有玩,我們這些成年人難道就不行麼?小子,你很不厚道哦."

這樣啊……徐錚想了想,好像適合成年人游戲地方法也不是沒有.便道:"讓我想兩天,等我想到合適的主意的時候再告訴大家."

"

不多.你這小子就是鬼名堂多,相信你,一定能整來."眾人笑道.又回頭拆手里的智力扣.

見到大家這麼喜歡這個小玩具,徐錚也很高興,揚聲叫道:"小邦加,麻煩做好准備,把能解開的人的名字記下來,咱們說話算數,凡是能解開的十六歲以下的人.一律有獎.小邦加?小邦加店長?臭小子!"叫了幾遍也不見有回應,轉頭找人,卻現小邦加不知在哪個小孩手里搶了一副智力扣,正全神貫注在那里解得津津有味,對徐錚的叫喚充耳不聞.

汗……這家伙.徐錚哭笑不得地走過去,奪下小邦加手里的智力扣,道:"你是店長好不好……不管事.卻在這里玩這個,你真的是……"

小邦加理直氣壯的道:"第一,店長為什麼不能玩?第二,我也沒滿十六歲,八歲以下免費吃喝的好處我沒有了,玩玩這個也不行?再說了,不僅是我,麥卡和木頭初也在玩."

不會吧……扭頭一看.果然,麥卡和木頭初也拿著智力扣在玩,身邊圍著幾個小孩,正在針對如何解智力扣,熱情的提著各種天馬行空,匪夷所思的建議.徐錚聽甚至聽到放到火里燒一燒然後再解地提議.麥卡會對這個玩具感興趣還沒奇怪,木頭初居然也會迷上這個.那就有點詭異了.

只見小初反反覆覆的翻轉著手里的智力扣.整個俊臉上是全副全神投入的表情.修長的眉毛下,一雙眼睛散著認真的神采.這還是徐錚第一次在木頭初臉了除了那正字一號木然表情外,看到了別的表情.

說實話,木頭初露出這個表情,還真有點那啥啥啥地味道.唔,不錯,要不要建個櫥窗,叫木頭初站進去,好招引女顧客?

正看得出神,突聽一個少女的聲音吹呼到:"我解開了!"

徐錚轉頭看去,只見一個鵝蛋臉形的乖巧少女拿著解開後的智力扣,一張臉上全是歡喜的表情,正在向同伴示意.

徐錚走過去,笑道:"你把它合上,再解一次試試."

少女手里拿的一個環扣和一枚鐵蛋一樣有著鈍角的物件組合的智力扣.這個組合沒有點空間想像能力是不太好解開地.這少女所花的時候不長,就把它解開了,倒是挺厲害的.

聽到徐錚的話,少女微微羞紅了臉,依言把它們組合到一起,兩只白晰可愛的小手動起來,雖然動作有點生疏,倒是不慢,很快就再次解開了.

徐錚點點頭,道:"恭喜你,真的解開了.你有十六歲麼?"

徐錚的眼光看過來,少女臉蛋更紅了,慌忙搖搖頭,臉蛋紅紅地,甚是可愛.

徐錚見她羞怯地樣子,一下就樂了,笑道:"沒十六歲啊.咱們說話算數,今晚地小吃,你隨便點.不要錢,小邦加,你收了這位小姐的錢了麼?收了就還給她."

小邦加還沒回應,那少女已經小聲地說了句什麼.徐錚沒有聽清,忙問:"你說什麼?"

少女提高了聲音,小心翼翼的道:"不用退我錢,也不要免費,我留下這個智力扣可不可以?"

這樣也行?徐錚大詫,問道:"為什麼?"

少女含羞帶怯的小聲笑道:"我在奧格瑪學院讀書,想帶回去給我的朋友一起玩.可以嗎?大家不上課的時候,都沒有東西可以玩.男孩子們動不動就是斗劍比武,我們除了聊天,實在可玩的東西不多.送給我吧,我用那個免費的待遇和你換,可不可以?"

徐錚忙不迭點頭.可以,為什麼不可以?一彎鐵絲變的小玩意兒值不了多少錢,一份冰淇淋都比這個貴多了.

見他點頭,已經有不少人笑著起哄:"徐錚,我們也要求要有這個待遇,不要求什麼免費,解開了這個,帶一套回去玩耍總行吧?"

徐錚大樂,笑道:"請問你今年還沒滿十六歲嗎?大叔,你下巴上一把毛呢,一根根像棕熊的毛一樣,你在這里裝嫩沒有人會信的."

"去你的.臭小子,我那是年青的胡須,再叫我大叔,我要你好看."

眾人又是一陣哄笑.

有人提議道:"徐錚,我看你會的稀奇古怪的東西少啊,不如再做些這種叫做玩具的東西出來出售,不僅可以掙到錢,大家也玩得高興,是不是?"

提議一出,不少人附和點頭.

徐錚怔了一怔,再一次意識到異界文化娛樂生活的落後,貴族們還能騎馬斗劍,或是舉辦宮庭聚會,吟詩作畫,有著娛樂消遣的方式,貧民們卻終日為著生活而奔波,空余的時間也沒有那種條件去參加需要大量金錢做為後盾的娛樂.即然自己知道那麼多的娛樂方式,而且前世也來不及體會,今生為什麼就不可其樂融融參與進去,把豐富多彩娛樂方式呈現在這異界,和所有的人一起體驗更加豐富多彩的人生?

就比如這個智力扣,制做方法簡單,玩法又有趣,如果真要做出來出售,好像也不是不行.還能鍛煉腦力,一舉多得,沒有什麼不好.

想到這里,不由得心中大為興奮,似乎再開個玩具屋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想到這里,隨口問道:"如果定價為二十銀幣一套,大家會去買來玩嗎?"

"會!"

"這麼有趣的小東西,二十銀幣倒不貴.我肯定會買來試試,送給朋友也行."

"三十銀估計都不貴."

"能不能再便宜一點?我們學生錢都不多.十銀幣就好了."

聽到七嘴八舌的意見,徐錚已經決定,有機會,就開一家玩具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