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39 非一般性相遇
頭痛間,露西娜又從原野那邊晃了過來,笑吟吟的站外,看著里面的一幫人,眼光一一從各人身上掃過,道:"徐錚,這就是你的小吃店班子?"

徐錚也用眼光隨著露西娜的眼光,再次審視了一遍眼前這幾個,包括最後強行以沒有了路費要來打工的約克,他現在也算是員工之一了.最後,用很沒有底氣的語氣道:"確實是."

露西娜掩住嘴,笑了半天,才道:"很有特色,很有特色.就跟你一樣,相當的有特色."

這話聽著,怎麼總覺取笑的成份大于贊揚的成分呢?徐錚干笑:"露西娜阿姨,你已經來了很多趟了.獸紋你看過了,店員你也看過了.怎麼還杵那里?我記得原野里的活不少吧?"

露西娜理直氣壯的道:"還不是你那只嚕嚕,本來生意在你的酒的作用下,已經好得很了,現在讓它一嚇,顧客跑得七七八八,只有卡洛那幫傭兵和少數膽大包天的敢來,其余的早不敢來了,所以我當然閑得很."

徐錚陪笑道:"嚕嚕啊,這事當然有辦法解決.不信你看著.晚上我就能解決."

露西娜半信半疑的道:"真的假的?"

徐錚拍拍胸脯,笑道:"露西娜阿姨,你小看我呢."

露西娜捂嘴直樂,"我誰都敢小看,就是不敢小看你,我班得瑞家最機靈的孩子.行,我就等著.晚上要是解決不了,那就是砸自己的招牌.小百獸師,可不能言而無信喲~"

說罷,樂呵呵的回隔壁原野去了,留下徐錚好一陣郁悶,這兩天里,誰都拿考上百獸師的事情取笑他.小邦加.露西娜阿姨也是,還不知道大班小班安格爾還有那個毒嘴露琪會笑成成什麼樣.真懷念上午剛帶著嚕嚕上街時敬畏的眼神啊.那多風光!早知道,再怎麼著也要裝腔作勢擺譜過上兩三天過過癮才好的.現在想來真是後悔.

麥卡跳過來,一張小臉伸到徐錚眼前,急切的道:"晚上開店行不行啊?打算做幾種小吃,先說,我們先動手准備."

沉吟了一下,徐錚問小邦加:"你爺爺地釀醋好了沒?"

小邦加道:"你暈頭了吧?我記得你當時對爺爺說.至少也要個二十來天的."

對哦,徐錚拍拍自己腦袋,果然讓這幫子人都笑得笨了.這麼說,涼面肯定是出不來了.不過,他事先有准備,夏季的消暑聖品隨時可以出現在桌上.雖說只是兩種東西,但它們可以千變萬化,絕對能撐起場面來.

想到這里,呵呵一笑,道:"都跟我來.約克除外.你去幫露西娜阿姨打掃,完了再來這邊.兩邊的清潔工作都交給你了.酬勞加倍."

約克應了一聲,帶著里赤媚過去了.這家伙,上哪里都帶著那只魔獸.再想想自己和嚕嚕,好像整個帝都錫安城里,魔獸像寵物一樣出現在店里的就只有原野和螢火蟲兩家吧?獨樹一幟呢!這麼一想.徐錚也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走進廚房.拖出嚕嚕鬧事後第二夜請伊力奇和哈澤制做好再經徐錚加工的箱子箱子,更加簡單地解釋就是冰+箱=冰箱

小邦加和麥卡參與過徐錚制做小吃的過程,當然知道接下來肯定有好玩的東西出來,忙不迭跟緊徐錚.

卡米拉,小初和法魯爾跟著後面,一時也不知道徐錚要做什麼,只得垂手呆立著.等得徐錚拖出那只飽含著冰系元素氣息的箱子,感覺到充足的冰系元素氣息.三人臉上都露出微微動容的神色.

徐錚拖出箱子.打開來.只見容積約有六個立方體那麼大一只箱子,有一半的空間凍的都是冰.另一半則空著,放了些盆缽一類的容器在里面凍著.

徐錚道:"接下來,我教大家作最美味的夏季甜品,冰淇淋.它地主料是用牛奶候,怕牛奶變質壞掉,所以留到最後買,結果最後忘了……"

小邦加道:"確定只要牛奶?"

徐錚點頭.

小邦加道:"麥卡,你腿腳快,還是你去請修斯大叔,讓他想辦法弄點牛奶來.不行的話,去奶牛場現擠.要多少?"

要多少?徐錚心里也沒個譜,便道:"弄一車來吧.反正他那個觀光角馬車裝得也不多,裝上個五六桶就塞滿了.記得催催修斯大叔,請他越快越好,晚上時間怕不夠."

麥卡匆匆的去了.法魯爾看著徐錚,居然有這種會忘記買食材的廚師?

輕視不由得又多了幾分.

接下來,無事可做,只能等.各人便找了椅子坐等,小初依然一臉撲克牌表情,法魯爾焦燥的磨動著**,卡米拉一挨著椅子頭就搭拉了下去,一臉馬上就要睡著地表情.徐錚瞧著這三人,再一次頭痛不已.

:

昆西沿著彎曲地街道緩緩向前走.下城區還是和過去一樣,沒有太多的變化.依然布滿著一股濃烈的貧窮和*的氣息.他討厭來這個地方,就像當年他急著擺脫這個地方一樣,過了十幾年再回來,現自己的心情一點都沒有變,還是厭惡這個地方.

但了,為了完成任務,他不得不化裝成平民,再來踏足這個地方.

路上時,昆西就在想,那個有種各種傳聞的徐錚,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少年呢?因為有著各種版本,從打探的消息里分析,實在看不出這個少年會是什麼樣地人來,所以昆西打算自己親眼來看看了解一下,不做多余地事,所謂知已知彼,才能百戰百勝.順便再看看玟瑰恨之入骨露西娜,也實在有點好奇,會被另一個女人恨之入骨地女人.會是什麼樣子?

女人他見得夠多的了,仗著這張無往不利地臉和勤練劍技得來的健美身體,到目前為止,只要他有意,還沒有被他推不倒的女人.女人,昆西對她地了解,比自己手里的劍了解得還更加透徹.

順著街道往前走,慢慢的來到了目地的.昆西先是看了看定著原野字樣的房子.又看了看寫著丑陋的螢火蟲三個字的房子,決定還是先去原野看看.自己的長相面容對女人很容易產生好感,對男人可不行.再說叫做徐錚地少年背後隱隱的有千絲萬縷的關系,牽一則動全身,如無必要,最好不要驚動他.按照消息分析,這少年明顯的很護短,親人朋友輕易不能動,那是他的逆鱗.所以對露西娜,也要十二萬的小心.慢布陣,鋪大網,慢慢收.

昆西想著,順便回想自己的打扮穿著以及氣質的收斂有沒有出現破綻的地方.有時候,一個微小的破綻都足以致命.

細細地想了一下,似乎沒有.昆西才抬眼向前看去.

小街上沒幾個人.只有幾個孩子玩耍.原野門口站著一個豐滿的女人,容貌中上之姿,唯一的看點就是胸前的一對*,它們實在是大得有點嚇人,簡直就是亞里斯大陸上最高的山峰,而且一次性就是兩座.現在她正在指揮一個禿頭的青年做衛生工作.如果沒猜獵,這個女人就應該是露西娜,只不過身邊地這個禿頭青年是誰消息里沒有報告有.昆西便按兵不動.靜靜地看著.

禿頭青看起來明顯對這種清潔工作不太在行.露西娜看著他干活,看著看著就笑了起來.伸手接過抹布,仔細的給他示范.剛才看著還不覺得這個女人有哪里出眾的地方,此時看她對著青年溫和的笑,見他做錯了也不惱,只是接過來慢慢示范,溫和的笑著,倒突然就顯得動人起來.

初步判斷,這個女人應該是富有同情心,而且熱情溫和,又有一點懦弱膽小的那種.昆西迅在心里判斷著,該以怎麼樣的面貌出現才能更好的打動她.

心里想著,昆西移步走去.遠遠地,就看見露西娜對那個禿頭青年說了什麼,那青年不好意思地笑笑,拎著桶進屋去了.看樣子,估計是換掉用髒地水.

好時機,昆西微微一笑,抬腳往前走.

卻聽身後一聲吹呼,傳來陣陣角馬奔行的蹄聲,有個小孩地聲音高聲歡叫道:"啊哈!我們回來了!露西娜阿姨,牛奶送到!叫徐錚哥哥出來接!喲喝呀~"

馬車迅左近,正在漸.小孩站在馬車前面和趕車人坐在一起,正在歡呼大叫.

"喲喝呀~哇!躲開!"

突地,歡迎聲變成了驚呼,馬車的輪子陡然從車軸上脫落了一個,整輛馬車頓時向一邊傾倒.車上的牛奶桶就翻滾著摔了出來,有幾只被拋到空中,向著露西娜那邊滾落.

昆西瞳孔微一收縮,如果要英雄救美,此時就是最好的時機.不過不知道自己顯出劍士的身手會有什麼後果,昆西猶豫了一下.

正猶豫間,卻見趕車人猛一跺腳,人已經自車上飛出,凌空里手里皮鞭靈蛇一般飛出,卷住車上的小孩,把他帶向安全的地方.未等小孩落地,皮鞭已經松開他,卷向摔落的酒桶,整個動作如同蒼鷹撲兔,身手不凡.

昆西瞳孔又是一陣收縮,徐錚這少年,身邊的能人果然多!一個趕角馬車的,竟也

身手!

不過,事出倉促,趕車人也是臨時應變,鞭子夠得著的地方解了露西娜的急,鞭長未及的地方,牛奶桶卻在向著兩人孩子當頭砸落.

牛奶桶,一桶正好百斤,落到小孩頭上,肯定能砸死人.昆西淡淡的看著,臉上適宜的露出驚慌焦急的表情,身體作勢,人卻不動.

說起來很長,其實一切只是電光火石間.

耳邊聽到小孩在空中驚叫著下落,趕車人大喝甩鞭救人救桶,兩只牛奶桶還是當頭向兩個小孩子頭上砸落.

昆西眼前一花.

有那麼一刹那,他真以為自己眼花了.

他看著本應該尖叫著抱著頭躲避的膽小女人突地沖了出去.

不僅沖了,而且動作還不慢,一點也沒有猶豫.就像慢動作一般,昆西看到露西娜巨大的胸脯甩得像兩個灌滿了水的水袋,上下左右搖晃著.豐滿的體型以一種和體型完全不搭邊的迅動作沖向嚇懵了的兩個孩子.

小街並不寬,孩子離露西娜也不遠,所以露西娜兩三步就沖到兩個孩子身邊,做了一個昆西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動作.

她把嚇呆了兩個孩子擁在懷里,直接護進碩大地懷里,時間已經來不及逃,她所做的,就是微微轉身.弓著背,迎接砸來的酒桶.

從車上甩下來的那個小孩尖聲大叫:"露西娜阿姨!快躲!"

趕車人也在驚恐的叫:"班得瑞夫人!閃開啊!"

但昆西知道,她躲開不了.換他可以,露西娜肯定不行.

昆西以為她會嚇得沒命的尖叫,像個沒用的女人那樣.至少也應該渾身顫抖,驚慌無措.

可惜,這些昆西都沒看到,只看到露西娜的臉變得更雪一樣白,認命地閉上了眼睛.

時間就像定格了一般,從昆西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露西娜的臉.

那張臉豐腴成熟臉上蒼白如雪,有一種沉澱過後的平靜.嘴唇緊緊的抿著,雙眉上挑,露出一股倔強不屈.長長睫毛上,有著凝結的眼淚.只有這一點證據,證明她其實害怕到了極點.

終于找到她害怕的證據了.證明她也只是普通女人而已.僅僅只是女人.

但看著那張臉上的表情,狂震了一下之後,全身一陣冰涼,然後變得滾燙!

那張臉和記憶中的一張臉疊在一起,昆西突然分不清誰是誰.

有一種沖動,從腳尖一直往上湧,直沖頭頂.似乎就在那一刹那.早已經冷卻了不知多少年的血被這個臉白如雪地女人突地點燃!

最直接的感覺.昆西第一時間只想抓住這個女人的衣領提到面前來破口大罵,什麼風度.什麼偽裝都不要顧,就是直接罵:

蠢女人!為什麼不躲?又不是你孩子,關你屁事!天下女人就數你最蠢,連玫瑰都不如!那是牛奶桶!你***以為是什麼?面包?還是棉花?

心里瘋狂怒罵,昆西卻悲哀的現自己像只箭一樣沖了出去,沖向危險中的露西娜.

不僅這樣,昆西還現自己除了身體失控,連腦子也一起失控,他能想到地就是那個該死地蠢女人怎樣才能從照准背脊砸下來的牛奶桶下活命,其它的什麼都想不到.所幸,他燒糊的腦子還記得一件事,那就是不能用斗氣,會穿幫.

下一刻,他更加悲哀的現自己弓在露西娜背後,雙手大張護著身下的人,做了一件和露西娜同樣的蠢的事:用背去抗那只牛奶桶.

一百斤地牛奶桶砸下來或許只會斷兩根骨頭,但加上馬車地度就不一樣了.特別是在昆西不敢用斗氣護體地情況下.昆西只覺背上被重重一擊,像被大象碾過一樣,眼前一黑,一口血噴在露西娜背上,就什麼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