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10 今朝有酒
只見酒缸上的蓋子揭開以後,整缸酒上都浮著一層厚厚的油脂.徐錚將油脂撈去,將從巴洛那里借來的壓榨機推出來,當然眾人的面直接進行壓榨過濾.再丟入浮石進行精濾後,就得到顏色微黃,整體澄清透明的酒液.

如此現場榨制出酒,眾人在這之前哪里見過,此時看到徐錚別開生面的當場榨酒賣酒,不禁都大感興趣,圍著徐錚站了厚厚的一圈,都興致勃勃的看他操作,還不時問這問那的,顯得好奇之極.在看到徐錚把肥豬肉從酒里拎出來之時,都想像不出浸了肥豬肉的酒會是什麼滋味,不由得對被從酒液里拎出來的肥豬肉露出厭惡的神色.等再看到去油過後過行壓榨,榨出來的油液澄清透明,又微微泛著淺黃色,看上去很好看時,又露出了歡喜的神色.最後再看到徐錚扔入浮石後的奇妙作用,眾人無不大歎神奇,對徐錚的手段萬分佩服.等整套制酒的過程結,晶瑩泛黃的透明酒液倒入懷里時,不少對烈酒沒有興趣的人都生出想試試這個豉味小曲酒的念頭.

徐錚將倒好豉味小曲酒的酒杯往前一推,道:"這酒只能現喝現制,就請大家試試這種現場榨制的豉味小曲酒."

見識了整套出酒過程的人們哪里還按捺得住,都搶過來拿起品嘗.

同樣是烈酒,這種豉味小曲酒入口的感覺卻得玉冰燒完全不同.如果說玉冰燒是一團猛烈的烈火,豉味小曲酒則就是一團暗藏的火焰.它一入口後,並不立即作,只感覺到一股醇和的味道,同玉冰燒一樣,悠長深遠,味道和意境都綿長不絕.與玉冰燒不同的是,玉冰燒是剛烈而倔強的淑女,豉味小曲酒卻是遲暮的老人,曾經的烈火**都已經沉澱,像是經曆了慘烈的人生,最後種種情緒都平和下來,變成永不褪色的痕跡.待得人們都以為它就會這樣一直在沉默中消逝的時候,卻像有人拔動了沉埋的記憶,如同一堆潛藏著烈火的爐火灰燼,重新得到了契機,猛烈的燃燒起來,盡顯當年怒火風暴的本事,在胸腹中肆虐開來!有如枯葉新芽,遲暮老人再展當年英雄風采,威震四方!

試喝之人都是先閉眼品味,等得香醇的味道盡去卻沒有其它出采之處,略微失望的將之吞下肚去後,卻猛然一震,陡然睜開雙目,精光一閃,大聲喝到:"好!如同老將展新風,年華已老,卻依然風采如舊!極品好酒."

老邦加和巴洛品著這酒,感覺這酒從醇香悠長到平淡,再由平淡到激烈揮灑,道盡如同他們這樣的老人一生的坎坷人生,禁不住老眼泛紅,竟讓這酒**了無窮的回憶.以兩人的人生閱曆,感覺這酒比玉冰燒還合自己的脾性,一時間只會抓住酒杯,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良久之後,老邦加才喃喃道:"這酒……這酒……"竟然找不到合適的可以形容它的詞.巴洛雙眼含淚仰天一陣大笑,道:"徐小子,這酒還有多少.我全買!"

眾人一陣大嘩,五階釀造師居然要買別人的酒,而且是全包!這也太叫人吃驚了.

這話一出,老邦加頓時不高興了,道:"你買了,我喝什麼?兩倍價錢,全包!"

"三倍價錢!"巴洛急道.

"四倍!"老邦加面紅脖粗的吼道.

"停!"徐錚叫道:"你們包了,別人還怎麼喝?"

眾人忙不迭點頭,要不是看這兩位老人是五階釀造師的身份,早已經出聲抗議了.難得有好酒現世,卻叫全包了去,別人還要怎麼解讒.這兩個老家伙,喜歡就喜歡嘛,做事太不厚道……

徐錚話,兩個老人不禁都一陣臉紅,真是丟人,全怪這酒太好,一時都起了獨占之心.

見老邦加和巴洛尷尬不已,徐錚笑道:"我人在這里還沒跑的不是?再說了,如果你們喜歡,大可以自己釀造.以兩位五級釀造而言,我這幾種酒的釀法還不是看一遍就會了?呵呵,爭什麼?而且以後我要和小邦加開小吃店,哪里可能還自己釀酒,天天守著這些酒缸,全指望你們兩位釀造,給我們提供酒源."

此話一說,眾人才恍然大悟一件事情:感情所有的酒竟全是這個徐錚一手釀造出來的,兩位五階釀造師反而淪為了徒弟.明白了這件事,看向徐錚的眼光又夾雜了進了佩服和難以置信,這少年好像也太厲害了些.先是小吃,後是美酒,就像是無所不能一般.

沒有收到眾人仰視的眼光,徐錚還在勸解兩位老人:"你們有著豐富的釀造經驗,只是缺釀造方法而已.等我把所知道的釀造方法告訴你們,相信帝都美酒,兩位絕對是遙遙領先,所以,喝酒!喝酒!只喝酒,不再談其它的!"

巴洛汗顏道:"對,喝酒,喝酒!老邦加,來,敬你一杯,對不起了."

老邦加也放開了胸懷,笑道:"我也對不起.老皮老臉了,卻在這里丟了臉.來,大家一起喝酒,喝酒!"

眾人紛紛回應,都笑道:"喝酒,喝酒!"氣氛頓時重新轉為熱烈.

看著眾人豪放痛飲的模樣,回想起前世不人不鬼的人生,再深品今世的快樂人生,徐錚只覺一種叫做幸福的情緒滿滿的塞滿了心間,一時間里只覺得滿腔的快樂漲得就要爆炸了一般,忍不住猛拍了一下酒缸,右手中指曲起成盤龍扣,就著缸邊敲擊著清吟: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一道羅隱的《自遣》吟完,全詩頹廢之意讓徐錚盡去,盡顯今朝有酒的快樂意味.徐錚坐在凳上,扶著酒缸,長及腰部的黑順滑的下垂至缸邊,嘴角淺笑,雙眼之中神采大盛,少年英挺的臉上神采飛揚,快樂之極,像一個光體一般,叫人無法直視.

用星際聯盟的古語吟出來的古詞詩句沒人能聽懂,但眾人聽他聲音清越嘹亮,語音起伏之間抑揚頓挫,像誦又不是誦,像歌又不是歌,卻有一種獨特的韻律,意境悠遠,竟像剛入口和鼓味小曲酒和下肚後的玉冰燒一般,綿長悠遠,回味無窮.

卡洛和修期及老邦加巴洛等都大奇,問道:"你那是什麼?怎麼一個字都聽不懂?"

徐錚一怔,隨即微笑,笑道:"這是我家鄉的語言,類似于詩歌一類的東西.我解釋給你們聽."

待得解釋完畢,凡是聽過之人都道:"請教我念!"

于是徐錚便反複的教這種拗口的語言,解釋每一句的含義的意境,指點念的時候該如何抑揚頓挫,斷詞斷句.好在只是短短幾句,又沒有人是笨蛋,眾人學起來也不難.

老邦加明白了詩詞的含義和意境,等學全了以後,也學徐錚,用手指輕彈酒杯,漫聲吟道: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哈哈哈,好個今朝有酒今朝酒!徐小子,你的家鄉太好了,有千奇百怪的小吃,還是無數的美酒,更有這種美極了的詩句.唔!有機會一定要去看看."

徐錚點頭微笑不語,眾人卻興奮起來,學會了詩句的也不嫌拗口,全用著半生不熟的古漢語學徐錚漫聲長吟:"今朝有酒今朝醉!",哈哈哈大笑之後又用亞里斯大陸語大嚷:"喝酒!喝酒!"然後又反複今朝有酒仿朝醉,反反複複,快樂之極!

這一夜,真是漫長而又快樂.

經此一夜,原野之名聲名大噪,徐錚之名更是遠揚.橫空出世的小吃,美味不像來身凡界的美酒,更有動人的詩句.一夜之間,徐錚之名傳遍下城區,帝都之星之名正式塵埃落定!

ps:

看到有篇貼子,說我刻意的表現尊老,內容著實令人反感.

實在讓人很無語.從什麼時候起,尊老的傳統美德倒成了一種令人嫌惡的作風了?

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了,還是我沒有與時俱進,原來無論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都生了重大的變化,而我還在原地踏步?

原來我真是罪大惡極啊,不該在書中流露出的尊老的情節.我應該學電視里的那位猛男一樣,老太婆養了幾十年的兒子,最後卻伙同媳婦一起,為了趕老娘出門,竟可以讓媳婦用滾油去潑自己親生母親!

最後這位太婆只能在街頭用紙箱搭個棚子居住.焦點訪談說到這里時我還為完了.結果過了幾天,我爸又說,事情有新進展,而所謂的新進展,則是年老的一輩和小輩再次沖突,背部被燙傷的老娘躺在棚子里,小輩再次因為其它群眾的言論和指責而被激怒,又來潑大糞.

這事是真事,焦點訪點有報道.

我一直以為中國是重孝親子的禮儀之邦,並且深以這點為自豪,但看到這樣的貼子,當時只是大腦里一片茫然,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自己應該有什麼反應才是正確的.

汗…….居然因為這個有人貼抨擊我.搞不懂了.

*里有太多的書,主角的性格囂張霸道,不近人情,而且自私自利,刻薄無比.這樣的書,這樣的主角,貌似其推薦和收藏和相當的高.于是我更茫然了.

別人怎麼想,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和那位書友小吵一氣之後,直接在回貼里寫:本書不適合您的胃口,大大您墮落了!請不要再來,請直接下架.

可怕的是,此人居然還振振有詞的在後面跟貼回複,受不了,直接刪貼.這還是我四本書里次做出刪貼子這種舉動.

也許我的很多觀念都落後了吧.罷了,估計我這書不太會受人歡迎的.但我還是決定,以後一見此類貼子,便將其名公布至置頂貼里,再將之貼子刪之.

心情不好,胡說八道了半天牢騷,請眾書友不要見怪.後附的內容不算在字數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