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08 新酒!新酒!
徐錚一直大笑著,看著眾人混戰.直到看到啤酒的消耗急的擴大,心疼得心肝肺都擰到了一塊,才慌忙大叫道:"別玩啦!別玩啦!再玩就沒得喝了."

眾人這才慢慢停息下來,互相打量,都忍不住失笑,場里站著的,就沒一個人是干乾淨淨清清爽爽的.每一個人都加入了這場啤酒之戰,誰也沒有幸免于難.其中最慘的末過于被點了名的十一位,特別是徐錚,黑黑眉黑眼的本就顯眼,又是這場混戰的先挑起,大家對他又喜愛之極,不約而同的尋找機會對著他惡整.所以徐錚被從頭噴到腳,渾身*的站在小街上,滿頭黑雜亂無章的貼在臉上,上面還堆著許多泡沫,顯得狼狽之極.看到他的慘狀,眾人無不放聲大笑.

徐錚自己也笑,伸手拔開臉上粘著的頭,笑道:"你們開心了,我慘了.下面呢,真正的試喝才開始.呃……對了,太婆阿姨姑娘,還有小姑娘們,我建議你們都回來換身衣服再來試喝新酒."狡黠的一笑,又道:"當然,你們不介意春光外泄,我們這幫男人也不介意.大家說是不是?啊?"

男人們都側頭去看身邊的女子,只見一個個的濕衣貼在身上,真是前凸後翹,美不勝收,好一片春光燦爛的風景.眾男人頓時熱血沸騰,一個個都在月光下化成了人狼,賊溜溜睜著眼睛狂看的,正大光明瞪眼細細品嘗的,大叫的,吹口哨的,應有盡有,就差渾身上下冒出狼毛來,再對著月亮仰天長嗥.

女人們垂頭一看,頓時個個羞得滿臉通紅.歲數大一點有丈夫的女子還好一些,都又羞又怒的瞪向徐錚這個始作庸,小聲啐罵的同時,自己也忍不住想笑,死小子真討厭,整出個荒唐的噴酒戰斗出來,平白無故讓這幫臭男人占了便宜.年輕的姑娘和少女們卻早已經羞得慌了,手忙腳亂的掩住外泄的春光,全都落荒而逃.

見到眾女子慌不擇路的樣子,徐錚大笑:"看樣子,喝酒這樣事還是更適合男人.喂,慢慢跑,別摔了跟頭.記得換了衣服趕緊來."轉頭一看,露西娜已經跑得沒了影,露琪正咬著下唇,雙臂環抱在胸前,又羞又怒的瞪著自己.徐錚不禁打了寒戰,這猛姑娘可惹不得,連忙干笑討好道:"露琪姐姐也去換件衣服吧.露西娜阿姨那里就有,將就穿."

露琪才又瞪了徐錚一眼,恨恨的跑了.

見女人消失得差不多,男人們說話也肆無忌憚起來,都笑道:"徐錚,你這個主意不錯啊.最好天天來一回.那麼多娘們兒被淋濕了站到一起,可真是好看得很.大飽眼福.哈哈哈,大飽眼福!"

徐錚尷尬不已的干笑,當時一時沖動,抓著酒就亂噴,他哪里會想到生這種糗事.還天天來上一回?啤酒不要錢?再說了,天天這樣來一次,自己還不得讓眾女人扒了皮去浸豬籠?想到露琪臨走前那個恨恨的眼神,徐錚便不停的打寒戰.省了吧,想死想慌了才會再這樣干.

老邦加,巴洛,卡洛和修斯都斜眼看著徐錚,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徐錚這家伙,真是個鬼精靈,害得自己四人都相當于去調戲了眾女子一把,這也太那那個了……簡直無語之極,活活讓人哭笑不得.

徐錚干笑了半天,才道:"別笑了,都進來喝酒吧.算了,還是別進來了,酒館里呆不下那麼多人."跑進門里拖出塊板子來,道:"酒的價格都明碼實價的寫在價目板上,請自覺交錢.大班,小班,小邦加,麥卡,你們幾個去收錢."

自覺交錢?這法子倒蠻有趣,眾人都笑起來,紛紛上去取酒,氣氛再次熱烈起來.

雖說是自覺交錢,意思就是自己看價格,把錢交到收錢的人手里,自己去取酒就是.人們卻當真自覺得很,看清了價格,老老實實的把錢交到收錢的四個人手里,再去挑自己感覺興趣的酒.

有不少人,特別是中城區家境還不錯的,還有一些手腳麻利在噴酒戰斗中大贏的贏家,都覺得噴掉原野如此多的好酒,心里有些愧疚,再加之又特別喜歡徐錚這個討喜的家伙,給錢的時候紛紛多給,有不少人在給錢的時候甚至給出十幾份的錢,最後卻只拿走了一份酒.

如果說,這部份多出來的錢是小費的話,徐錚和原野酒館就開出了異界亞里斯大陸服務業付小費的先河.

大家取酒之後路過徐錚時,都忍不住拍拍他的肩,笑道:"小子,我喜歡你!"

徐錚只能嘿嘿嘿的笑,承受著無數時碌山之爪的狠拍.

拿到酒以後,人們很快因為對酒類的不同愛好分團而站.

徐錚想到這幾種酒都帝都是才出現的新品,所以在價目板上標出酒名時和價格的同時緊跟其它大致對幾種酒都作了個簡單明了的介紹.所以人們也不會對著突然出現的幾種新品種茫然而不知自己喜歡喝那種.

很快的,人們對酒種的先選擇結果就出來了.大約是聽了卡洛的介紹還有修斯的推舉,幾乎所有的傭兵和趕車人都第一時間選擇了烈酒玉冰燒.這酒一入喉,果然壯烈無比,然後又回味無窮.卡洛和修斯都急切的看著眾傭兵和趕車人,想知道他們試喝的結果.

一幫粗豪漢子品嘗之後,無一不豎起姆指,大聲道:"贊!比以前喝過的哪種酒都更烈,都更美味.這酒入口的感覺,太適合性格豪放的人了."

聽得這麼說,卡洛和修斯都得意起來,又領著眾人去嘗試其它的酒.

年青人,無論下城區的還是中城區的,幾乎都先選擇無論形色看上去非常鮮豔可愛的柑桔酒.試喝之後,感覺入口酸甜可口,口中鼻端彌漫著濃郁的柑桔甜香,又帶有酒類的些微剌激性,挑起一股微微興奮的感覺,非常好喝.和以前喝過的果酒比,這味道簡直好得不能再好.只怕從今以後,除了原野里的酒,再也不想喝其它地方的酒.因為和這個味道比起來,以前喝的酒哪叫酒?簡直就是一杯餿水!

而中城區的人和一部份對生活品味更高一些的,則都先選擇了紅葡萄酒,原因無它,這種酒確實無論看上去聞起來喝在嘴里,都有一種尊貴的享受,味著它微酸帶甜的感覺,再由著那微苦的余韻在嘴里漫開,竟像是在慢慢品味豐富的人生,滋味複雜以至無窮盡.

緊接著,換過衣衫的女子都回來,大部分先挑了柑桔酒,成熟一點的女性有一些挑了紅葡萄酒,少數烈性女子和許多傭兵姑娘則在試喝玉冰燒.

先試過感興趣的酒,眾人嘗了美酒的味道確實如徐錚所說,美味無比,他的話沒有半點誇大,便對原野其它的酒品興趣大生,都接著挑沒試過的酒種試嘗,大有一一嘗完才做罷的勢頭.

隨著品酒的進一步進行,小街里分化開來,喜歡烈酒的圍成一堆,大都高聲談笑,不帶惡意的互相用語言攻擊,或是談論冒隊生涯中的趣事.喝柑桔酒和葡萄酒這兩甜酒的分成兩堆,界線又不是那麼分明,年輕人興奮的談笑,或抒雄心壯志,或談論心愛的女子,或是捏著酒杯眉間帶羞說起自己仰慕的男子,說說笑笑,其樂融融;年紀大一點的,則成熟的談論著人生,家庭和孩子,感歎世事無常,傾訴生活帶來的壓力.小孩子們心思又讓吃食引了回去,邊吃邊笑鬧.整個小街的場面是一片歡樂祥和的氣氛.

談笑一陣之後,大家都注意到,那個黑頭皮的古靈精怪少年不知道又跑了哪里去了,原野沒看到他的身影.

正四下里探頭尋找他時,徐錚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拖著一筐酒瓶子出來,笑呵呵的道:"剛才噴了那麼多,實在可惜,現在請嘗嘗它的味道.我警告你們,只許喝,不許噴!再噴就沒有了."

眾人一看筐里的很是眼熟的瓶子,可不正是剛才噴酒大戰的武器,便不約而同會心的笑起來,都拿好笑的眼光看著徐錚.

徐錚被瞧得頭皮麻,嚷道:"說好,都不許噴!敢噴的話,10個金幣,不,100個金幣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