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帝都卷 快樂人生,從吃喝開始 17
回到原野,徐錚立即鑽進了廚房里,神神秘秘的把自己關在廚房里,連露西娜都不准進去.

不多會兒,安格爾便來了,進門就大嚷:"又有什麼好事?"

大班道:"不知道.徐錚只說做好吃的.還說要做什麼試驗.要晚上才見分曉.哦,對了,他還讓我提醒你,中午少吃點,晚飯最好別吃."

"有意思!"安格爾來勁了,道:"行,我豁出去了,連中午飯都不吃!"

露琪道:"他又做烤肉麼?"回帝都途中的那次野外烤肉她可是印象頗深.那無比美味的烤肉只吃了不多一點就讓嚕嚕這只魔獸半路打斷了.每次憶起這件事,她都對嚕嚕痛恨不已.

大班搖頭道:"應該不是,我沒見他買肉.除了買了一只雞,其余全是些蔬菜之類的東西."

安格爾奇道:"就是我們常見的那些蔬菜?還有一只雞?這些又能做出什麼特別的東西來?烤雞我倒是能理解的.烤蔬菜我倒是沒聽說過.呵呵."

大班點頭.又道:"上次的肉還不是我們常見的干肉,徐錚也有辦法做出美味來,不知道他這次又要搞什麼古怪."

安格爾笑道:"他是徐錚呢,古怪的本事層出不窮,反正我是很期待的.哎!等吧,到了晚上自然就知道了."

這一等,便從臨近中午時分一直等到華燈初上.中途只聽到徐錚一會叫:"小班,鹽在哪里?"

小班便突突的跑去給他拿鹽.

一會兒又聽到叫:"哎,大班,我找不到菜板在哪里.你們家的東西怎麼盡到處亂放的?"大班又跑去給他找菜板.

接著傳喚又來了:"安格爾,有空沒?能不能幫我削點木簽或是竹簽什麼的.要一尺來長,柑桔梗那麼粗就行了."安格爾只得強壓好奇之心,掏出匕給他削木簽.至于竹簽,第一次聽到竹這個東西,是什麼都不知道.反正徐錚嘴里出來的怪詞多,幾個人都習慣了,當事人不解釋,幾個人就當沒聽到,直接跳過.

幾個人就被他支使來支使去,連露琪都沒有逃脫,被徐錚借了30個銀幣,跑到外面去買幾斤食用油回來.幾個人被徐錚使喚得像跑馬燈一樣轉個不停,最後連看守酒缸的兩個老人都起了興趣.把注意力放到這邊來,想知道這個古怪的少年又要做什麼有趣有事情.

不過這次徐錚保持了絕對的神秘性和保密性,就是不准任何人進廚房,只自己一個人在里面鬼鬼祟祟搗鼓著什麼.搞得中午的時候露西娜實在看不過去兩個老人也跟著挨餓,忍著肉痛拿出錢來叫小班去外面買些吃的回來解決民生問題.

晚上,卡洛從傭兵團回來,又沒有接到任務,不覺有些喪氣,垂頭走回原野.一進門,就見一群人全在,都在大廳里干坐著,和三三兩兩的稀少的酒客一起,瞪著緊閉的廚房門.

卡洛道:"我餓了,有什麼吃的?你們全都看著廚房門做什麼?"

露琪偏偏嘴,道:"卡洛叔叔,你也餓啊?我更餓,中午沒敢多吃,晚飯沒敢吃,全因為那家伙的一句話."

"徐錚?"卡洛敏感的道.好像自從他來了家里後,稀奇古怪的事就屢屢生.

露西娜好氣又好笑的道:"可不就是他.中午前就把自己關在廚房里,一直關到現在.我都做不了飯,中午去買了8個人的飯菜,足足快40個銀幣呢."

卡洛笑道:"他又要做什麼?"

露琪壓低嗓子,學著徐錚腔調說話:"都給我留著肚子啊.到時候吃不下東西可不要怪我."然後恨恨的道:"不知道.不管他做什麼,反正我是決定了,他要再不出來,我就拔劍殺進去."

話時剛落,就聽徐錚的聲音:"別,我出來了!"

眾人精神一震,連忙抬頭,就見徐錚笑吟吟的,手里的端著一個大盆子,從廚房里走出來.還沒走近,眾人就聞道一股香味從徐錚手里飄過來.那香味之濃郁,感覺就像是在打開廚房的那一瞬間,那就從盆里撲出來,溢滿整個大廳.

大廳里客人雖然不多,卻幾乎所有人都**了幾下鼻子,動容道:"什麼東西,這麼香?"

徐爭得意的笑,高舉手里的盒,道:"這是我家鄉的一種小吃——"

"停!"安格爾趕緊插嘴:"什麼叫小吃?"瞧,這人就是新詞多,又出來一個新詞——小吃.

徐錚一楞,對哦,小吃這個詞貌似也沒有在這個時空出現過.當即一陣大汗,忙解釋道:"小吃可以理解為不能按照進餐習慣來吃的食物.什麼說呢?"徐錚有些頭痛,小吃這個概念很模糊,確實不好詳細解釋,端著盆子呆了半天,才又道:"反正小吃即可以當飯吃,也可以當菜吃.更可以不把它當飯也不當菜,就當作零食吃."

講的人一頭霧頭,聽的人更是一頭霧水,不過倒是把小吃這個名字記住了.

卡洛笑道:"管你大吃還是小吃,快點端上來,一個個的都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得令!"徐錚樂呵呵的端著一個比自己大了許多的盆子小步跑過來,跑到眾人跟前的桌上.

眾人垂頭一看,只見老大的一個盆里浮著一層厚厚的油,看上去紅豔透亮,色澤喜人.油面上浮著切細的辣椒,紅的,綠的都有,還有細細密密的芝麻和切成小粒的蔥花.紅的,綠的,白的交雜在一起,顏色晶瑩,玲瓏剔透,說不出的好看.沿著盆壁,整個盆中都密密麻麻的插著密集的木簽,每支木簽上都穿著一串蔬菜.這許多木簽上一支木簽上只串一種蔬菜,數目眾多的木簽上就串滿了各種蔬菜,細細一數,品種還不少.這些菜品,全都一古腦兒滲泡在鮮紅亮澤的油里,透過紅油看下去,其顏色都染上一層紅意,光從形和色上來講,這盆所謂的缽缽就已經引起人足夠的食欲.

隨著徐錚端著盆子的走動,那盆里散出濃郁的清香.香氣很濃,卻又有一股清新襲人的感覺,矛盾的混合著,形成一種獨特的味覺,大有香透整間屋子的感覺.

在座的,除了露西娜,老邦加爺孫和巴洛,其它人都是嘗過徐錚的烤肉手藝的.對他制做烤肉的手段未不信服得五體投體.此時見他又端出這樣一盆聞所未聞,見所未聞的缽缽雞出來,越覺得這個徐錚手藝群,對將要品嘗到的所謂小吃的東西期待到了極點.

小邦加拿起刀叉在盆里翻動了幾下,問道:"雞呢?"

徐錚擠擠眼,道:"好戲在後頭,花了60個銀幣才買到的雞,一定能讓你們嘗到.不過,先吃素菜,然後才是葷的."

小班歡呼一聲,拿起刀叉就打算開動.

徐錚忙道:"等等.不是這樣吃的.而且不能在這里吃."

露西娜一怔,道:"不在家里吃,還能在哪里吃?"

徐錚鬼頭鬼腦的道:"即然是不能按照進餐習慣來吃的食物,吃的習慣當然也不能按照平常的習慣來吃——"臉上現出一個狡黠的笑容,徐錚道:"我們去外面街上吃去!大班,小班,安格爾,幫忙搬桌子橙子椅子,我們全體去外面街上!"

眾人面面相覷,也只得聽從徐錚的,吞了一口快要流出來的口水,全體稱駕街邊.

這麼一動,幾個小的倒是無所謂,可憐卡洛和露西娜,還有老邦加和巴洛,兩人都身為五階釀酒師,卻要跟著一幫少年去街頭據案大嚼,實在有點掉價.兩人老人對視了一眼,猶豫半天,最終經不起那香味的誘惑,跟著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