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帝都卷 快樂人生,從吃喝開始 08
徐錚大怒,砰的一聲一掌拍在桌上.胸中怒氣翻湧,不知不覺的天道之術的內息就運用在掌上,一掌下去,將一張桌子拍了個四分五裂.

"給我閉嘴!臭婆娘!比就比,怕你不成?"

那女人頓時臉色青,難以置信的問道:"你叫我什麼?"

"臭婆娘!"徐錚吐字清楚的道.這三個字罵出來,頓時覺得就像吃了大補丸一樣神清氣爽.

露西娜擔心的看著徐錚,道:"徐錚,算了."

徐錚滿不在乎的道:"露西娜阿姨,你相信我,今天這事我管定了."轉頭看著玫瑰夫人:"臭婆娘,你不就是用比賽來欺負人,想看我們出丑麼.劃下道來,老子奉陪你!"

"你罵我?你敢罵我玫瑰夫人?"那女人一陣愕然.

徐錚挑挑眉:"罵你又怎麼了?你杵在這里夾槍帶棍罵了露西娜阿姨半天了,我罵你一句你不就舒服了.你罵別人時,別人就舒服?嘿,不奇了怪了,興你罵過來,就不興我罵回去?買菜都還要討價還價,這是我還你的!"

玫瑰夫人尖叫一聲,就要撲上來.旁邊的兩個女人忙拉住她,她是氣得夫去了智理,這兩位可是把徐錚一掌拍爛一整張桌子的威力看在眼里.

玫瑰夫人被拉住,氣得努力極反笑,尖聲道:"好好好!要翻天了!下個月十號,我等著,我倒要看看這破店怎麼咸魚翻身."

徐錚翻了翻白眼,無聊,這話聽著一點新意也沒有."拜托,狠話誰不會說,有點創意行不行?"

那女人氣得臉青透了後就開始紅,在這下城區,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把她玫瑰夫人不放在眼里.當下尖聲道:"敢不敢賭?"

徐錚立即接道:"賭什麼?"

"就賭比賽的輸贏.贏家拿掉輸家的酒店,輸家自己乖乖交出來,拍拍**自己滾蛋!"

快來露西娜來不及阻止,徐錚干脆的道:"好!"

那女人恨恨的看著徐錚,臉上的神情就像是要沖上來咬徐錚兩口.徐錚滿在在乎的看著她,道:"不送.我們還要開店,閑雜人等回避,別擋光."

玫瑰夫人臉頓時又由紅轉青,終于跺腳轉身就走.

徐錚看著她的背影,撇撇嘴:"囂張個什麼勁,十億異界大軍壓到中心星上空時,我手指都沒抖過一下."

見玫瑰夫人走遠了,露西娜才拉住徐錚,道:"你可闖禍了."

徐錚正因氣走了這個可惡又刻薄的女人而在暗爽當中.聽得這麼說,不解的問:"為什麼?"

大班和小班過來,道:"媽媽,別怪他.他罵得解氣.大不了以後不開店,我們離開帝都,跟著卡洛叔叔四處流浪就是."

露西娜歎道:"我不是怪他.為我們不平而出氣呢.我只是擔心.他才跟我們生活在一起,不用再流浪了.這下放話出去一賭,到什麼也沒了,又只有恢複流浪的生活."

大班道:"怕什麼?我們在一起呢."

徐錚悻悻的摸著鼻子,道:"對我這麼沒信心?我可不是光說大話而已.不就是釀酒麼?難不倒我."

"你會釀酒?"露西娜不信的看著徐錚.釀酒這個技藝,只有從不出世的精靈和心靈手巧的侏儒才深諳此道.這樣一個人類少年說自己會釀酒,露西娜實在不太相信.

徐錚神秘的笑笑,也不多作解釋,到時候便知道,再多說也沒有.當下問道:"所謂的比賽是什麼?"

大班頓時一陣郁悶:"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還敢放話出來要比?"不解的看著徐錚,道:"你以前不是到處流浪麼?連亞里斯大陸的斗酒都不知道.怎麼混的……"

徐錚一陣干笑,又不能解釋自己之前其實是在森林里當了十五年的人猿泰山,只得道:"說說嘛.我只想比比和我家鄉的……呃……那個斗酒一樣不一樣."

大班見徐錚不懂,便詳細的解釋道:"錫安的斗酒風俗最初起源于塞繆斯二世時期——"

徐錚道:"呃,這個,塞繆斯二世是誰?"

露西娜看著徐錚,又是頭疼又是好笑,連塞繆斯二世都不知道的孩子,還揚言要幫自己贏斗酒賽.不過想到徐錚大怒之下為自己不平的模樣,便柔聲笑道:"孩子,塞繆斯二世是承安的第二代君王."

錚一陣點頭,也止不住臉上燒.沒辦法,他就是不知道嘛.好孩子應該不恥下問……

大班接著道:"塞繆斯二世極其好酒,更喜歡呼朋友喚友一起喝酒,興致上來時就隨興展開一些節目.君王好酒,下面的貴族當然跟風.後來慢慢的轉到民間,漸漸才形成斗酒的比賽.對于酒館來說,早期的斗酒是抓住整個比賽的機會,多做生意掙錢而已.到後來,由于錫安城里酒館眾多,展到現在,就成了酒館之間互相爭斗,搶客人,除掉競爭對手的機會.現在錫安一年有兩次斗酒賽,第一次在播種節舉行,第二次在建都日舉行.整個賽程分為七天,一共三個賽階,三種比賽項目."

"哦?"徐錚聽得來了興趣,這個斗酒聽上去蠻有趣的.

"第一項,是比酒量.開酒館的不能喝酒,那只會讓人笑掉大牙.所以這個項目就是在不運用魔法和斗氣的情況下,比哪個的酒量大."

"第二項,是比酒的質量.沒別的,就是比誰的酒好.出售的就行,不指定由誰釀造.但如果是自釀,會取得更高的比分."

"第三項,是比銷量.這個項目貫穿整個七天的比賽,從第一天就開始,直到最後一天結束.七天里,誰賣出去的酒最多,誰就是贏家."

露西娜接著大班道:"現在你明白了吧?比酒里,我們這里一個都不能喝.你酒量大不大?"

徐錚搖搖頭,他一直酒量不大,前世就成為幾個朋友的笑柄,說他不是男人,不會喝酒.天知道,那時他才十二歲……

露西娜接著又道:"酒的質量.這個我自己知道.下城區酒最差的,我們肯定是其中之一.至于銷量……"苦笑著搖頭:"這幾天你是看到的,不用我多說.這樣的情況,不可能贏得了."

徐錚沉思起來,酒量這一項肯定是不用想的了.以自己那點酒和露西娜一家的情況,多半不夠看.

至于提高酒的質量和比銷量,他相信自己這個曾經擁有海量數據庫的人機合並的人要做出好酒來,絕對不是問題.銷量則就更簡單了,什麼樣的銷售形式和宣傳方式他沒見過.心中仔細思付,越想越覺得事情辦起來沒有問題.

把心中想到的都再次在腦中過一遍,徐錚問道:"距比賽還有多少時間?"

小班算了一下,道:"這個月才開始呢,到下個月十號,近四十多天."

近四十天?如果有現成的酒曲,徐錚相信20天左右就能釀出酒來.時間是充足的.40天的時間用來宣傳和推廣,時間也是足夠的.這麼一想,心里大定,臉上不由得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來.

徐錚又問:"三個項目,贏了其中兩個,算不算贏?"

小班點頭道:"當然算的."

"哈哈哈!"徐錚仰天大笑起來:"不就是斗酒麼?看我怎麼贏這個比賽!"

見徐錚一臉自信的大笑,露西娜又是驚喜又是懷疑的問道:"你當真會釀酒?那可是門高深的學問."

徐錚對露西娜擠擠眼,道:"高深?那得看是對誰說的了.露西娜阿姨,相信我吧.到時候你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大班和小班狂喜的一左一右抓住徐錚的胳膊,叫道:"你要真能釀出酒來媽媽出口惡氣,我們就一輩子叫你大哥."

徐錚神秘的笑道:"這大哥你們叫定了,看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