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帝都卷 快樂人生,從吃喝開始 06
嚕嚕所造成的混亂平息下來,已經是二十天以後.整個商隊的人用了二十天才接受了這只魔獸是家養的,不僅不吃人,還不吃生食,只吃徐錚做的烤肉這個事實.從而才強迫自己在心理把它當作不存在.

由于沒有一只角馬敢靠近嚕嚕身邊100以內,所以徐錚不得不乖乖從角馬背上下來,把嚕嚕做為坐騎.

其實平心而論,騎嚕嚕遠不如騎角馬來得舒服.角馬腳程不快,但是很平穩,不像嚕嚕那樣,見了什麼都新鮮,見了什麼都覺得有趣,高興了就極狂飆一陣子,或是沖上天旋上兩圈,多動症的症狀體現得明顯而具體.這可苦了嚕嚕背上的徐錚,一直到到達目的地之樣,都沒有個安甯.郁悶之下,徐錚只能自我安慰:唉,山里的孩子,就這樣,沒見世面……

如果硬要說二十天前的混亂還有余波,那麼就是跟在嚕嚕和徐錚身邊的這四位.

小班一步一隨的跟在嚕嚕身後,臉出露出又愛又怕的神色,道:"徐錚,我可不可以摸摸它?"

近一個月的接觸,又有大班小班和安格爾熱情教導,徐錚現在對這里的語言聽和說都沒有太大的問題.當即答應:"隨便你."

小班伸出手,半途又縮回來,怯怯的道:"你確定它不會咬我?嗯——我僅僅只是想確認一下,你剛剛喂飽了它沒?"

徐錚又好氣又好笑:"喂,要摸就趕快."他早對嚕嚕做了近十天的思想工作:如果來人沒有惡意,無論什麼事,你都給我忍,明白不?

明白,當然得明白.不明白的話,烤肉就沒了……所以嚕嚕就算心里十二萬分不舒服,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戒備的盯著那只摸向自己的手.

小班戰戰勊勊的伸手挨了一下嚕嚕的皮毛,飛快的就縮了回去,狂喜的尖叫:"呀!摸到了.我摸到了風系魔獸翼翅虎!大班,我摸到了呢!我打算一個月都不洗這只手了!"

安格爾和大班羨慕的看著小班那只'神奇’的手,心里也想試試,就是沒那個膽.

露琪扁扁嘴,不屑的道:"一只小貓.那麼高興做什麼?"

徐錚斜眼看了露琪一眼.對它不感興趣?那麼有角馬不騎,你跟上來做啥?心口不一的家伙.有本事你就別盯著小班的手看.

安格爾道:"徐錚,帶著這家伙,你沒有辦法進帝都啊."大小班忙點頭.

露琪道:"蠢.畫個馴獸師的標志在額頭上就成了."

小班用手握住摸過嚕嚕的那只手,高舉在頭上,道:"可是,擦得掉的啊."

露琪道:"活膩了的人才會敢動手去擦馴獸師的頭上的標志試驗真偽.身邊跟著翼翅虎的馴獸師也有人敢去試.那就是不想活了的表現."

大班道:"誰會畫那個?"和小班對視一眼,兩人齊聲道:"卡洛大叔!"

整個事情就這樣敲定,徐錚這個冒充的馴獸師領著嚕嚕,在安然無事的又經過二十天後,順利的進了帝都.

和商隊分手時候,繆斯-塞尚意味深長的對徐錚道:"等哪天你真正明白是怎麼才能進帝都時,就來還我這個人情吧."

當時徐錚只顧著兩眼放光的觀賞異界帝都的風情,這句話左耳朵進右耳朵就出去了.倒是卡洛仔細的打量著繆斯-塞尚,暗自留了神.

事實上,徐錚打完算游覽帝都的願望前沒有實現,還沒等他真正看上幾眼承安的帝都錫安城,就讓卡洛匆匆的帶著五個少年返家.

一路上聽安格爾說起帝都的一些趣聞,徐錚才側面了解了一些錫安的情況.比如,帝都錫安有城中城兩座,皇城塞繆斯和教庭儒費什,這是特等區.別外還有上城,中城,下城區之別,分別集中了不同等級的身份的人.卡洛要趕去的地方,就在下城區.

看來這個帝都也不像名字聽上去那麼風光,像星際聯盟中心星上那樣嚴格的等級分劃制度在這里也存在著.同樣應該是平等的人,卻被以三六九等劃分開來,分劃到各自己的區域.知道了這一點後,徐錚對帝都的期待值明顯的下降了許多.前世他就對等級分劃制度極其厭惡,重生後在錫安看到同樣的東西,順理就厭惡起來.

讓徐錚感覺到高興的是,雖然是下城區,名字聽上去讓人不太高興,走在里面時感覺卻街道平整,乾淨,人們雖然不富裕,倒也過得去,不像星際聯盟的流亡星和放逐星那樣,生存條件極其惡劣,到處都是罪犯和疾病.

跟著卡洛穿過許多街道,最後停在一座看上去並不像是民居的建築前.徐錚仔細以他識得不多的亞里斯大陸字辯認大門前的字體,那些彎彎曲曲的字正好在他認得的那些當中,意思組合起來就是——原野.

卡洛在門外高聲叫道:"露西娜,我們回來了!"

叫聲一歇,屋里傳出一陣混亂的聲音,像在有什麼東西被打碎了,然後門被快打開,一個三十多的婦女從里奔出來.大班和小班一見她,高興得直嚷:"媽媽,我們回來了!"

見到那個露西娜的第一眼,徐錚就大大的吃了一驚.前世一共活了159年,女人徐錚是見過不少.可胸脯大得這麼離譜的,他還是次見到.

怎麼形容這個大呢?只要穿件寬松的衣服,再拿兩只藍球塞進去,就是露西娜現在的樣子.

她從門里跑出來,整個奔跑動作在徐錚的眼里不由自主的被放慢.而在慢動作鏡頭里,她胸前那兩砣動作很一致的上下一齊晃蕩,上拋——落下,上拋——落下,簡直是波瀾壯闊,波濤洶湧,尺水丈波,大海生波,軒然大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時間,徐錚腦子里全塞了和波浪,晃動,振蕩這類東西相關的詞語.看那份量和質量,徐錚一點也不懷疑的認為它甩出去以後肯定能砸死人!事實上,他現在最擔心的事實就是它們會不會真的被甩出來.

乖乖,見過大的,沒見過這麼大的.這也太嚇人了……簡直就是一對凶器.

下意識的,徐錚轉頭看著瘦瘦的大班與小班,再看向他們的*媽媽,實在很難讓人相信,這樣干癟的兩只居然是由那樣豐滿碩大的兩只哺養出來的.難道就像他前世時天天喝的營養液一樣,乳汁雖然營養豐富,但喝多了也會吐的不是?……囧.看那個頭,徐錚一點也不懷疑它們的產量.

正走神間,*媽媽,不對,露西娜阿姨已經跑到跟前.徐錚膽顫心驚的看著它們在離自己不到一米遠的地方停下.然後露西娜開始以一種暴雨般的度開始說話,徐錚才搞明白,這位*媽媽露西娜原來是卡洛的妹妹.

這位露西娜無疑是熱情而開朗的人,一上就仔細詢問卡洛一行人離開後所生的事.卡洛當然事無巨細一律道來.很快的,話題就扯到了徐錚身上.

很明顯的,卡洛自認為正確的無家可歸的孤單流浪冒險少年的故事立即打動了這個善良的婦女.徐錚看到她一邊聽著,一邊不停的點頭,已經有了魚尾紋但還是很美麗的眼睛里馬上就閃現出淚光.而且迅的,露西娜看過來的眼光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同情和母性溫柔.

這對徐錚來說,來來應該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不知道為什麼,徐錚心里不妙的感覺卻越來越重.

突然,露西娜用溫柔而帶著飽滿感情的聲音叫了聲:"哦,可憐的孩子.請和我們一起生活吧,我會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愛你."

下一刻,徐錚的腦袋就被猛的按進那一片肉山里.露西娜一把抱住徐錚,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緊緊的擁住了他.徐錚一頭紮進她懷里,就像紮進了全世界最肥碩的海洋,整張臉全陷進肉里.

不能呼吸,完全不能呼吸.12歲以天才之姿從軍校畢業,然後人機合並生存了147年,轉世後又活16年.到目前為止經曆的前世今生兩次人生,徐錚從來沒有真正和女人有過親密的接觸.做為一個正常男性,他無時無刻不在幻想著和女性親密接觸的那具有曆史意義的一刹那.

可當這一刹那真正到來的時候,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夢.徐錚只有一個感覺,就是窒息,無比痛苦的窒息……

徐錚拼命的掙紮起來.可在母*的力量之下,這點掙紮的力量根本微不足道.

就在徐錚快要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被*悶死的男人時,安格爾強忍笑意的聲音道:"露西娜阿姨,他就要暈過去啦!"

然後徐錚才被放開,得以呼吸形珍貴的空氣.徐錚突然就覺得能夠自由呼吸的感覺是如此之好,忍不住感動得痛哭流涕.

露西娜溫柔的拭掉徐錚的淚水,柔聲道:"別傷心了,孩子.歡迎加入我們,以後原野也是你的家."

自此,徐錚正式在帝都錫安安家落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