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異界叢林的小泰山 11
鐵斧入手沉重,還有點微溫.徐錚仔細查看,只見鐵斧整體渾然天成,一尺半長,模樣中規中矩,造形沒有過于出彩的地方,樸質無華中顯出沉穩的氣勢.總體評價,為一件入門級的保守之作,沒有華麗誇張的工藝.不過對于徐錚的第一次初煉,難得的是整柄斧頭一氣呵成,形狀變化過渡的地方看不出半點生硬的痕跡,特別是經過霧淬之後,斧身上布滿了細碎的小花紋,又在平凡之中微微透出些不凡出來

徐錚將斧在手里掂了幾掂,感覺很稱手,重心平衡,手感合適,不禁滿意的點點頭.事隔一百多年,重新拾起荒廢的天道之術,再次制做器具,徐錚對能有這樣的結果很滿意.

接下來,依法施為,依次做了一柄鍾,一把鑽子,一把鑿和一柄劍.

造劍的想法來源有二,一是前世里徐錚就對劍這種兵武極為喜愛,每一次在博物館里看到它時,都忍不住會長久駐足,眷戀的看著這種無論怎麼看都覺得充滿了輕靈,矯健氣息的兵器.所以有了可以制做鐵器的原料以後,徐錚幾乎沒有多想的就造了一把劍.二則是初臨這里時,那個臉上多毛的男子欲剌不欲的長劍給徐錚印象實在很深,仿佛下意識要留住這個畫面似的,徐錚做出來的劍只的樣子竟和那天懸在他胸口上的長劍一般無二.

由于刻意的想要仿制那柄劍,前四樣東西徐錚倒沒有花太多工夫,而在這柄劍上徐錚卻做足了細節,把自己剛剛掌握到的煉化和塑形的技藝揮到了極致.

等長劍握在手里時,連徐錚這里的煉器學徒都不禁對這個第一次的成品大為滿意.當初那把劍是由那名多毛男子握在手里,徐錚無從得知那柄劍用起來到底如何.可就從眼前這把劍的樣子來說,可比當初男子手里握的那把劍那華麗得多了.

由于是完全仿制,整柄劍劍長四尺,比起徐錚前世所見的東方式長劍長度多出一尺左右.劍身兩邊開鋒,劍尖是一個光滑過渡的尖弧形,整個過程的長度7厘米左右.此後弧度極劇放緩,以一種接近于直線的趨勢向劍柄延伸,整個過渡快要完成時,在距劍柄4厘米左右的位置,弧度再次加劇,形成一個寬10厘米的飛簷.其後形成一個切面是棱形的平面,後端和劍柄相邊.縱觀整個劍身,由六段兩兩對稱的弧形成三段弧度不一樣的結構無縫平滑過渡組成,過渡間自然寫意,襯得整把劍顯得輕靈大氣,又隱隱透出一種異界的風情,極是討喜.劍身上有兩處縷空,距劍尖三分之二的長度處有一個直徑兩厘米的圓孔,距這個圓孔三厘米,又是一個和圓等半徑的切弧,弧下兩平緩的弧形伸出,到距劍尖7厘米的時候相交,形成第二個接近于三角形的弧形縷空.可以這麼說,整把劍的多弧形表相是這把劍看上去與眾不同的最主要因素.

徐錚拿起劍,隨意揮舞了幾下,果然稱手之極.空氣流過劍身上的狹長縷空,出空靈的呼嘯,越顯得靈性之極.徐錚越舞越稱手,不禁眉開眼笑,對嚕嚕道:"看樣子為了配合這把劍,我得重修劍術了."

也不知聽懂沒有,嚕嚕不停的一邊點頭,一邊用爪子翻動地上的另外四件鐵制品觀看,明顯對這四件東西很感興趣.

舞了半晌,徐錚才意猶未盡的將劍收好,拾了根藤條將這綁在自己背上背著.這一背,又顯出這把劍的不同來.徐錚前世所見的劍只,無一不是鑄造好之後配上合適的劍鞘,懸在腰間,這樣做不僅拔劍方便,而且還很美觀.但這柄劍長達四尺,懸掛在腰間肯定的結果就是顯得不倫不類的.而隨意往背上一背,卻顯得合適之極,仿佛它天生的位置就是適合背在這里似的.唯一的缺點就是,以徐錚現在的育程度,身高就1米6左右,那劍卻是長達4尺,背到徐錚背上,就有了一種小孩偷玩大人長劍的感覺,很是好笑.

不過徐錚本人倒是不在乎,樂滋滋轉了兩圈後見嚕嚕還在地上玩那些鐵器,便笑道:"別玩啦.我們一起去建造新家."

由于翼虎本身對居住的條件並挑剔,所以徐錚所謂的建造新家並沒有動太多的手腳.

騎著嚕嚕飛到洞口,徐錚又一次意識到,連嚕嚕的個頭都長到鑽不進去的程度,更何況翼虎爹和翼虎娘?第一次的動工,肯定就是擴寬洞口.

立馬的,除了劍以外徐錚專門為加工岩洞所做出來的鐵器就趕上用場.

拿著鑿子和錘子,第一鑿下去徐錚就吃了一驚.岩石的硬度比他想像的硬多了,一鑿子下去,除了濺出點火花之外,岩石上面就只多了一個白印.

用手指摳摳白印,徐錚哭笑不得,沒想到第一次動手的大工程就攤上這麼個冥頑不靈硬石頭.

斜眼一看嚕嚕,後眼里明顯露出一副看好戲的神情.徐錚才恍然大悟,感情這家伙一家在浩瀚林海里生活多年,早已經知道這里的岩石有多硬,這是特意來看自己的笑話來了.難怪自己上次想做柄石刀,這家伙就樂顛顛的不知道從哪里刨回一塊石頭來,一直趴在自己身邊看自己千辛萬苦磨制石刀.原來安的是這心思……果然夠狠!

徐錚沒好氣道:"很好笑是吧?"

嚕嚕連忙點頭.

徐爭不禁氣結."吃里扒外的家伙."嘴上嘟嚨著,手里沒有停歇,這次暗含天道之術的威力照准剛才敲出的白印又是一錘下去.

一聲巨響之後,岩石果然敲了一塊下來,只不過體積之小,比徐錚估計的要小得多了.

這下嚕嚕大樂,從喉間又出呼嚕的聲響.

"咦?我還偏不信了."徐錚一惱,掄著鐵錘就是一陣狂敲,釘釘鐺鐺的巨響不絕于耳,岩洞周圍的岩石一點點的讓徐錚敲下來,洞口開始變大.

這一干,就從上午干到直天黑,直到收工,徐錚一看自己的工作進度,不禁有些泄氣.洞口只擴大了不多的一丁點,以嚕嚕的體型鑽進去都是不太可能的.

猛然一拍腦子,徐錚大叫:"蠢!"難道自己就不會開鑿小洞,運用力學結構的原理在支撐點上開鑿,再運作天道之術來爆破麼?真是傻得可以.

看徐錚吃憋,嚕嚕更樂,張大了嘴,從喉間出更響亮的聲音.

低沉歡愉的呼嚕聲中,竟還夾著另一種呵呵的笑聲,徐錚一怔,趴在洞口抬眼望出去.

只見嚕嚕的身體左側,浮著個拳頭大小的東西,正在空中一下一下的顛著,那種和人類笑聲一相的呵呵聲就是由它出來.

徐錚大喜,叫道:"是它.嚕嚕,抓住它!"

嚕嚕才一振翅,那個小東西卻滑溜得很,一閃身,度快得像閃電一樣,轉眼便飛得沒影.

徐錚趴在洞口,視線沿著它消失的方向看了半天才失望的癟著嘴道:"又讓它跑了.真是的,我又不是想吃它,跑這麼快做什麼?"

第一次見到這個東西是在四年前.那時候肉翅沒有育完成的嚕嚕還不能飛行,徐錚就帶著半跑半跳的嚕嚕沿著居住地進行小范圍的探索,順便打點小獵物什麼的.

走到半路上,嚕嚕口渴,想去湖邊.徐錚只得帶著嚕嚕往湖邊走.等走到湖邊地,徐錚一眼就看到了這個小東西.

那時它正趴在湖里淺水區的一株植物上睡覺.這種植物徐錚是認得的,長著一種寬大的帶絨毛的葉子.平時看上去安安靜靜靜的,一但有生物落到它葉子上想要休息時,它那寬大葉子立時就會翻卷過來,緊緊的抓住獵物,再拖到水下,最後的結果不用想,當然是吃掉了.對于這種看上去安靜,實際上卻是凶狠的不知道應該叫植物還是動物的生物,徐錚一向不敢多惹.可今天卻偏偏奇怪了,竟然有一個小東西舒舒服服的趴在儼然是凶器的葉子睡大覺,兩相安無事.

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