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異界叢林的小泰山 03
徐錚幾乎拔腳就想追那男人.不過他馬上就意識到要做到這點很困難.你見過才幾個月大的小嬰兒肉球也似的滿地亂滾追人的麼?那不叫嬰兒,那是妖怪.而且裹著徐錚的繈褓也著實太緊了,纏得徐錚就像一只結結實實的粽子,動動腳趾頭都是一個高難度動作.所以徐錚只能目送著那人離去,只把自己重生後看到的第一張臉深深印在腦里.

現在最麻煩的問題是不能動啊.為什麼自己老遇上這樣的情形,不言不動147年,又隨著一顆石頭四處奔波了足可以用x這個未知數來代表多少的歲月,再被綁成一顆粽子放在這里.這三種情形,何其相似,徐錚真的哭笑不得.

身體不能動,徐錚就轉動著眼珠四下打量.

明顯的,自己躺在某個森林里的一個小空地上.身下的周圍都是小草,簇擁著自己躺著的一塊石板.草不高,顏色嬌嫩,看上去和中心星上面的自然保留區里的差不多.周圍的大樹參天,長得茁壯高大,葉子顏色深綠,每一片都比**巴掌還大.光是從葉子的形狀,徐錚分辯不出來是什麼品種.只從樹梢圍成的空間看出去,天上明顯的有三輪太陽.怪了,有行星是圍著三顆恒星轉的麼?這明顯打破了徐錚的常識.

管它有幾顆恒星,這個問題不重要,重要的自己很冷很餓.也不知道身上裹的那東西是什麼做的,一點保暖的作用都沒有,冷得緊.小肚皮里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更加覺得餓得慌.

以前無數根管子連在身上,營養液是固定輸送進身體的,消化器官早在不知哪個星際年就已經壞死摘除,完全體會不到饑餓的感覺.現在能體會到了,驚喜過後才知道,原來餓肚子是這樣一件難受的事情.

但很快的,徐錚覺得和眼前生的相比,饑餓實在是微小的一件事情.

大樹後面,轉出一只生物來.觀察了一陣後,吼了一聲,又轉出一大一小兩只來.徐錚的眼睛立時就瞪著滾圓.

媽媽咪呀!

才從劍下逃生,頂多才半小時的功夫,竟又鑽出兩大一小,三只虎出來.這算啥情況?比起落進虎口被肉丸子一樣嚼了吞下,還不如一劍了事來得痛快.一下就完了,省得翻來翻去的痛.

徐錚不是不想逃,問題是逃不了啊……線視里,只能無力的看著那仨越來越接近,直到一張更加毛絨絨的虎臉探下來,用一種迷惑的神情看他.

雖然不確實動物有沒有表情,但徐錚可以肯定,那虎確實是帶著一種迷惑的神情在打量它.那眼神明明白白的透露著對為什麼徐錚這種物種會出現在這里的不解.

近看之下,徐錚才第一次知道,原來老虎的眼睛是這麼大,足足有自己原來的身體的一個拳頭那麼大.有這麼大的老虎眼睛麼?看那寵大的身軀,說有在視頻里看到的老虎兩倍更甚的體積,是一點也不過份.

盡管怕要死,徐錚卻沒法停下來繼續打量眼前的威脅.怕也沒用的不是?反正又逃不了.一個小嬰兒在一頭老虎面前,完全沒有什麼掙紮的余地.這一刻,徐錚到希望自己真正的是個小嬰兒了.至少小嬰兒不明白眼前是什麼東西,明白不了即將到來的被吞食的命運.無知最無畏……

不過,等寵大的虎臉遮住了徐錚的主視線,只能用余光看旁邊的兩只時,徐錚也不確定眼前這三只是不是傳統定義的老虎了.

眼光停在老虎的虎牙上.不錯,確實是虎牙,看形狀就可以確定.可是,有伸出上唇露在嘴外長達近一尺的虎牙麼?末非?是……劍齒虎?貌似這東西幾萬年前就絕種了.現在的老虎都只有在自然生態保護圈才能看得到,更別說劍齒虎了.而且……那背上是啥?小的那只還只有稚形,不敢斷定.可是大的那只自兩個肩胛處生長出兩個器官,層層疊疊的收縮在身上,像極了蝙蝠身上的膜狀肉翅.

不會真是那東西吧?

正想著,那肉翅呼的打開了,撲扇了一下,另一只大個的半躍半飛的跳到空中,雙翅全伸,一個漂亮的滑翔回轉,輕巧的落下,和正和徐錚大眼瞪小眼的那只並肩而立.

徐錚頓時腦子就是一團迷糊.那兩個器官還真就是自己猜想的那東西,連功能都沒有猜錯.

這下,兩張大臉湊在徐錚面前,大眼瞪小眼變成了大眼大眼大眼大眼瞪小眼小眼的複數結構.

瞪了半晌,末果.一張虎臉轉向另一張虎臉,無聲的仿佛在交流什麼.

粗看之下,兩張虎臉沒有什麼區別.現在都湊到眼前,徐錚才覺查出來,一張臉要威武一些,一張則顯得細致許多,再加那只小個的……一家三口到齊……

不知道是不是死到臨頭反而不怕了,又或是死過一次,沒什麼好怕的.反正徐錚經過最初的恐懼後反而不再那麼害怕.等那只威武的似虎非虎的家伙用一只爪子把自己從地上拎起來放到眼前細看的時候,徐錚還有閑暇去想,嘿,這家伙爪子蠻靈活的嘛,比人類的手指差得不多……

真正的情況是,威武的那只爪子遠遠達不到人類手指的靈活程度,但比徐錚認知里的虎爪的靈巧程度又不知高了多少檔次.現在,它正用一手爪穿過徐錚繈褓上的布料,像用叉子叉起一個肉丸一樣將之串了起來,打量這個小東西.

看了半天,仍是末果.徐錚看它眼神,已經把它的心思猜到了一大半.看來自己還是蠻能引起它的食欲,但對于這樣一個未知的小東西,它還在掙紮,究竟吃呢還是不吃?這是個問題.

最終,徐錚粉嫩嫩的皮膚還是讓它下定了決心.轉頭看了應該是配偶的那只一眼,威猛的張大了嘴,就要把小球一樣的徐錚往嘴里放.

完蛋了……徐錚認命的想,閉上了眼.

就在徐錚離得近虎口近得可以看清虎舌頭上的舌苔時,小個的那只跌跌撞撞的走過來,展開還未成形的肉翅,以一個獅子撲球的動作將徐錚從虎口里奪下.

很祝幸,小空地上的草確實長得很嬌嫩,以至于徐錚跌在上面時只順勢在草地滾了兩圈,除了頭暈眼花之外,沒有任何不良後果.

虎口逃生了?

徐錚只能往好處想.就見那只幼虎腳步不穩的沖上來,捧住只有它身體一半大的自己,虎臉上露出一個明顯的眉開眼笑的神情,饒有興致的打量這個剛到手的新玩具.

見這種情況,兩只成年虎對視了一眼,一陣無聲的交流後便默許了徐錚的存在.而幼虎試了幾次想把徐錚帶走卻又心有余而力不足時,那只威武的終于放下身段,重新伸出一只爪子,將徐錚穿在上面,咆哮了一聲,如帝王般高貴的昂著頭,領著夫人和孩子,三虎一起,施施然回森林而去.

成為食物的危機已經過去了.徐錚很感激那只幼虎,他很想說聲,謝謝.實際上他也說了:"咿咿呀呀,呀呀咿咿……"

幼虎一楞,突然興奮起來,趕緊回話:"呀呀咿咿,咿咿呀呀……"

瞧,音規則異曲同工,他們是多麼有共同語言啊……可以想見,這一人一虎未來的生活,將是多麼美滿幸福……佛祖保佑,阿門!

無論怎麼說,徐錚風臨異界後,以三只翼虎為契機的異界版人猿泰山的生活就這樣正式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