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異界叢林的小泰山 01
事實上,徐錚真的走得很輕松.對于安樂死,古老的藥物方法早已不用.在和異界生物對抗中,為了讓傷重而無法救治的士兵可以脫離苦海,徐錚明了這個東西.冥冥之中,徐錚仿佛早知道自己會有用到這東西一天,所以早早的做了一切思想准備.只不過,親身體驗又是一回事.

無數的人都臆想過,但沒有人真正知道死亡是怎麼一回事.徐錚也不知道.只知道腦波分離器不會讓人疼痛.

真實的體驗也確實是這樣.

嗡嗡的聲響之中,徐錚只覺得越來越困,順其自然的就閉上了眼睛.然後……就是黑暗來臨.

黑暗到來的那一刹那,徐錚很確定自己死了!

但突然的天地突然又亮了起來!

而且太亮了,五彩閃織的光在眼前閃耀,晃得徐錚睜不開眼.

本能的,想要閉上眼.徐錚現自己根本做不到閉眼這個動作.慌亂的打量,徐錚驚訝的現,自己根本沒有了形本.或說,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

做為人機合成的智腦,徐錚的知識可以說是最豐富的,所以他清楚的知道,人的極限視角一般是90110度的樣子.而做為黃種人的自己,最大的視度可以接近180,實際上過135度左右就只能算是眼角余光.但是現在,自己確實是在用360度的立體全視角在觀察!什麼都不用動,無論上下左右,徐錚一律看得清楚明白!

什麼都看得見,唯一看不見的就是自己.身體呢?身體去哪里了?徐錚百思不得其解.

只見一片虛空之中,無數的星體飄浮其間.扁球形的星球顏色各異,懶洋洋的轉著,或是帶著自己的隕石光環,像個飛旋的帽沿,或是伴著自己的衛星,匆匆走過.蓬松的,像是棉化糖一樣的星云現出五彩的顏色來,其色彩豐富到語言根本無法描述.

這副畫面,徐錚是很熟悉的.雖然他不能言也不能動,但卻可以通過網絡的攝像頭觀察世界.眼前看到的,無論通過哪艘宇宙船都可以輕松看見.問題是,他怎麼會看見這些東西?

難道說,死亡後的世界就是這樣子?

心思停滯間,一團隕石飛掠過,徐錚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躲過一邊.可以,意識動了,卻現沒有身體可以移動,這個感覺很是怪異.

全方面的視角里,徐錚看到一團慧星樣的東西直奔自己而來.

不能躲,也沒法躲,徐錚無可為力的看著那天體自奔而來,撞上自己.

不痛,但感覺自己就像是粘了上去,由靜止的飄浮變成隨著它一起往前奔.

這是什麼狀況?徐錚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奔就奔吧.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比知道反而更有趣.無論怎麼來說,都比躺在病床上終日不能動不能言,只有用人的思維和機器的度分析情報和數據才感覺到自己存在時的情況好得多.

所以,徐錚自在而充滿樂趣隨著那顆隕石前奔,也不知道飛過多少無名的陌生的星系,經過多少漫長的歲月,穿過多少無盡的虛空.

這一路是很有趣的.有趣到徐錚做夢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曆程.有太多的星體徐錚沒有見過,有太多的星云徐錚完全想像不到;有趣到徐錚覺得自己的死亡真的很值得,能看到這樣夢里才能出現的景像;有趣到徐錚對接下來的曆程的更加期待,期待到他希望這顆隕石就這麼無休無止的旅行下去,橫游整個宇宙.

但事實上,在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以後,這家伙反倒慢了下來,而且越來越慢,隱隱有了停下來的趨向.這讓徐錚有點不安了.一趟邊旅行飛觀察邊思考的旅程已經上了徐錚上了癮.這家伙要是真停下來怎麼辦?自己好像沒有自由移動的能力,總不能這樣陪著它在這虛空里到地老天荒吧?好不容易擺脫躺了147年的病床,再換顆隕石來當病床,那可糟糕之極.

徐錚的擔心最後並沒有真正變成事實.隕員確實是停了下來,停下來的時間還不能讓徐錚的擔心展到讓人煩惱的時候它就又動了起來.

這一次的繼續旅行,明顯和以前漫無目的四處飄游明顯顯得不同,它就像是找到了一個明確的目地,直奔而去.

是什麼讓它這樣?徐錚這下大樂,由原本不期待目地地變得極其期待起來.隱隱的,徐錚感覺到,以前漫無目地的旅行,都是為了最終的目的地而拉開的序曲,而最終的目標才是華麗的樂章!

又是一段漫長的旅行,還是由無數的星體和星云織成絢麗的景色.唯一不同的,徐錚看到了最終的目標.

怎麼說呢,起初徐錚沒有在意.整個虛空里可以看的東西實在太多,而且以360度的立體視角,可以看的東西就更多了.那麼一個小點很難引起徐錚的注意.但慢慢的,小點越來越大,寄身的那那顆慧星狀隕石的尖尖頭直直的對著那個東西,就引起了徐錚的注意.

視野里,徐錚看那個東西越來越大,由一個小點變成一個小球,再變成一顆藍綠的星球.寄身的隕石毫不猶豫的直奔過去.

本來徐錚以為自己會順著隕員掉落下去,在這個不知名的星球上制造個通古斯大爆炸什麼的.正在計算這麼個大人頭砸下去,換算成核彈得是多少當量的爆炸等級時,他突然現自己竟然和隕石脫離開了!

那家伙竟然把自己唯一的乘客拋了下來,從無法估測的度嘎然停止下來,再以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姿態調了個頭,飄飄悠悠向著來路離開,只余下徐錚半點重量也沒有,但卻以一個固執的方向向著這顆藍綠的星球墜落.

這……這……這家伙!

簡直是……不可饒恕,不可原諒!

正在徐錚努力的搜刮自己少得可憐的髒話打算鄙視一番這個無情無義的家伙時,他現自己看到了云,然後又看到森林,甚至還看到一個湖水藍得一看過去就有一頭想紮進去的沖動的湖.

呃?

感情自己真的下凡了?

這是徐錚最後一個想法.因為接下來他就感覺到一股大得可怕的吸引力在拉扯自己,而後自己根本是半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的就被扯了過去.然後就什麼感覺也沒有了.黑暗再次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