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夜半行動


柳素顏道:“已經是晚上九點鍾了,大哥和爸爸到現在都還沒有醒呢,只怕是不到明天是醒不過來了”


陸啟文愣了一下笑道:“如此說來今天晚上我們就在睡在一間房間里了?”


柳景顏推了陸啟文一把道:“喝酒傷身,今天晚上你什麼都不許坐,給我好好的休息”


陸啟文將柳素顏抱在懷中,下顎抵在柳素顏的肩膀之上,聞著那淡淡的體香道:“我聽你的就是了,不過你有沒有讓你大哥大嫂服下春情蕩漾丹呢?”


柳素顏愣了一下搖頭道:“沒呢”


陸啟文伸手在柳素顏的額頭之上敲了一下道:“你可真笨,這是多好的一個機會啊”


柳素顏從陸啟文的懷中跑了出去道:“咯咯,我這就做”


跑進廚房之中,柳母剛將湯水做好,柳素顏笑道:“媽,我去給大哥、大嫂送去啊,你給爸爸端過去一碗吧”


柳母點頭道:“別忘了給啟文端一碗過去,我看他喝的酒不少,這湯可以解酒呢”


柳素顏應了一聲,看著柳母出了廚房,柳素顏飛快的取出一個玉瓶從其中倒出兩粒春情蕩漾丹放在兩份湯中,那丹藥入水即化,一點異樣都沒有顯現出來。


深吸一口氣,柳素顏端著碗敲了敲房門道:“大嫂,媽讓我給你們送湯過來呢”


房門應聲而開,水清柔將湯接了過去道:“快去看著你那位吧”


柳素顏笑著走快,為陸啟文端了一份湯,走進房間之中,陸啟文正坐在床頭。


看到柳素顏進來,陸啟文笑道:“怎麼樣了?”


柳素顏點了點頭道:“我已經將丹藥放在湯里了,相信他們會喝下去的”


陸啟文一邊喝湯一邊道:“等一會我們就去偷偷的看一下,到時候就會真相大白了”


水清柔的房間之中,柳崇已經醒了過來,除了一絲酒意之外絲毫沒有醉酒的模樣,接過水清柔遞過來的湯,一邊喝一邊道:“輕柔,你的傷勢好多了吧”


水清柔點了點頭道:“差不多已經痊愈了”


柳崇道:“那你以後准備怎麼辦呢,要知道你的身份非同小可,妖教的人不會這麼輕易的善罷甘休的”


水清柔苦笑道:“我又能怎麼樣,本來我來你們家就是為了爸爸手里的那冊天書,教主傳下命令要我取了天書並且殺了你們全家,我實在是做不出,又不是你的對手,所以只能叛出妖教。”


柳崇歎了口氣道:“唉,沒想到那冊天書的事情還是傳了出去,十年前我看到了那冊天書的一部分,學得了一身詭異的功夫卻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現在那天書卻是要成為一個大禍患啊!


水清柔道:“你只是修煉了十年而已就己經有了近乎金丹期的修為,那天書難怪會引得教主垂誕呢”


柳崇神情複雜的看了水清柔一眼,眼中柔情畢現卻透著一股子的無奈道:“我甯願當初沒有修煉那門叫做玄陰大法的功夫,不然也不會落到今天這種田地”


水清柔疑惑的看了柳崇一眼道:“柳大哥,我很奇怪你為什麼要稱其為邪功,要知道你在十幾歲的時候才開始修煉那門功夫,卻只用了十年的時間就有如此的成就,那功法的確是珍貴萬分呢”


聽水清柔這麼一說,柳崇眼中閃過一絲痛苦與懊悔,深深的看了水清柔一眼道:“你真的想知道為什麼嗎?”


水清柔看了柳崇一眼,默默的點了點頭。


柳崇取出一份寫者密密麻麻的字跡的紙張遞給水清柔道:“這就是玄陰大法的法門,你拿去吧”


水清柔呆了一下將那紙張接了過去,拿著那紙張仔細的看了起來,一臉的肅穆。


看著看著水清柔驗上露出怪異的神色,顫聲道:“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柳崇苦笑道:“這下你一年多的疑惑應該全部解開了吧”


水清柔點了點頭道:“難怪這一年多你要與我分床而睡,原來是與這玄陰大法有關”


柳崇長吸一口氣道:“這是一門逆天的法門,修煉此功能夠後天再造出先天道體!可惜的是這是一門女子專修的功法,當年我不明這一點,因此修煉了這門功法,所以使得體內陰氣越來越多,陽氣漸消,五年前我就失去了男性功能。”


水清柔道:“這的確是一門奇功,可是很明顯這是一門邪異的功法,如果猜的不差的話與其配套的還有一門男子修煉的功法,很大程度上這玄陰大法是用來培養鼎爐供男方修煉的”


柳崇點了點頭道:“不錯,可惜的是在那天書之中只是隱約的提了一下根本就沒有那門功法,如果我猜的不差的話,這門玄陰大法已經有了近萬年的曆史,與之相配的主功法或許都消失在時間的長河之中,不過只看玄陰大法就能夠推斷出那主功法究竟有多麼的霸道,只怕修煉玄陰大法的女子在修煉主功法的男子面前沒有一絲反抗的能力。”


水清柔的手顫抖了一下,猛然之間手中勁氣爆發,那張寫滿了心法的紙張隨之成為碎屑飄落于地上。


柳崇歎道:“其實你大可不必毀去,修煉這門功法或許沒什麼問題”


水清柔搖了搖頭道:“你也說過了,修煉了這門功法根本就是在為他人做嫁衣裳,修為再高,一旦遇到克星,到時候只怕會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過,柳大哥可知道與之相配的那門功法是什麼名字呢?”


柳崇道:“我偷偷的看了父親破譯出來的天書,如果沒有差錯的話那門功法應該叫做至陽尊功”


門外傳來一聲輕響,柳崇的身體化作一道虛影瞬間出現在門前一把拉開門,柳素顏與陸啟文尷尬的站在那里。


看到兩人柳崇愣了一下,肅聲道:“你們兩個在這里做什麼?”


柳素顏可不管這些,一把拉住柳崇的手一臉焦慮的道:“大哥,怎麼會這樣,不會的,你不會有事的”


聽柳素顏這麼一說,柳崇就知道剛才他們的話被柳素顏還有陸啟文給聽了去。


歎了口氣,輕撫著柳素顏的秀發道:“傻丫頭,不用傷心,或許這就是大哥的命吧”


柳素顏泣聲道:“不……”


柳崇眼中閃著精光,龐大的氣勢將陸啟文給籠罩起來,陸啟文感覺體內的內息劇烈的波動起來,似乎變得暴虐起來,即便是自已修為差了柳崇許多,可是不知為什麼,陸啟文卻有一種感覺,他可以輕易的將柳崇給壓制住。


強自收斂內息,不敢放任自已體內內息隨意波動,目光灼灼的與柳崇相對。


柳崇肅聲道:“你們為什麼會在門外偷聽,是不是有什麼用意?”


很明顯柳崇是針對陸啟文說的這番話。


反應過來的柳素顏看到自己大哥與自已丈夫幾乎要起了沖突連忙道:“大哥,你誤會了,我們並不是有意來聽你的秘密的“


柳崇深吸一口氣將氣勢收斂了起來,順手將門關上道:“說吧,你們兩個究竟想做什麼?”


陸啟文坐在那里沒有說話,柳景顏看了柳崇與水清柔一眼幽幽的道:“沒想到大哥竟然會是一個修行高手,想來你也能看出啟文和你一樣也有功夫在身”


柳崇點了點頭道:“不錯,沒想到這才幾天不見連你都有了內息,更讓人不敢相信的是你們兩個竟然都到了先天境界,這是怎麼回事?”


柳素顏道:“這件事情等以後再說,我要說的是上次帶啟文來我們家的時候,你剛好不在,而那個時候恰好啟文看出大嫂尚是處子之身,原本平日里我就感覺到大哥和大嫂之間有些怪異,聽啟文說大嫂還是一個女兒家自然就起了好奇之心,于是求啟文幫我弄來催情藥物給你們服下”


水清柔俏臉微紅聽了柳素顏的話不禁驚呼一聲道:“你……你說方才你給我們端來的湯里面要催情的藥物?”


柳素顏點了點頭。


柳崇張大了嘴巴過了好大一會才反應過來,立刻道:“你們搞來的是什麼催情的藥物,不要告訴我是春藥啊”


柳素顏俏臉微紅道:“不是的,那藥物雖然可以催動人的情欲,不過若是定力深厚的話,只需要挺過去就是了,不會傷了身體的”


此時水清柔的面色有些潮紅顯然春情蕩漾丹的藥效已經開始發作。


柳崇只感到一股溫熱從小腹處升起,可是瞬即一股陰涼的氣息將那溫熱給沖散,春情蕩漾丹的催情功效在陽氣消耗的差不多的柳崇身上竟然沒有一絲作用。


長長的歎了口氣,看到水清柔的面色愈發的潮紅,身子都輕顫起來,柳崇歎道:“啟文隨我出去,素顏留下幫忙照顧清柔”


跟著柳崇出了房間,柳崇招呼陸啟文坐下道:“造化弄人,陰錯陽差之下我成了這幅模樣,有時候我都恨不得自廢了這一身的修為,可是如果我沒了修為的話,只怕父母他們早就遭了妖教的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