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岳母召見


柳素顏嬌哼一聲道:“你買的什麼吃的啊,我都餓了”


陸啟文將熱氣騰騰的灌湯小籠包拿出笑道:“我給你買了你最喜歡吃的小籠包”


柳素顏眼中閃過喜色,紳出纖白的玉手捏住一個就往嘴里送去,陸啟文見了連忙道:“千萬別燙著了”


柳素顏被燙的連連吸著冷氣,眼中閃爍著晶瑩的淚光,陸啟文見了不禁笑著搖了搖頭。


兩人用過早餐,陸啟文將那張一千萬的支票遞給柳素顏道:“這是那張支票,你收起來吧,以後我們家的財政就由老婆大人一手打理了”


已經和陸啟文邁出了最後一步,柳素顏心中己經是以陸啟文的未來妻子自居,因此自然而然的將支票收了起來輕笑道:“沒想到這才幾天的功大,我們車子、房子都有了,還有了千萬的家財,真讓人有一種如在夢中的感覺。”


陸啟文擁著柳素顏靠在沙發之上輕笑道:“放心吧,以後我們還會有更多的錢,到時候我們就做丹藥生意,以我們所出產的丹藥一定能為我們聚攏大把的金錢,到時候你老公我也能享受一下大亨級別的待遇。”


柳素顏嬌哼一聲道:“哦,難道你還想找什麼三妻四妾、小老婆、或者二奶情人之類的不成?”


陸啟文愣了一下道:“這從何說起啊?”


柳素顏小手掐著陸啟文腰間的軟肉道:“哼,我看你想做大亨是因為大亨可以有借口養很多的老婆吧”


陸啟文無比冤枉的道:“有老婆你一個就足夠了,我可沒那麼想”


柳素顏嬌哼一聲。


陸啟文嘿嘿笑道:“素顏啊,你是聽誰說的大亨就會有許多的女人的啊?”


柳素顏道:“自然是聽我的那些姐妹說的”


陸啟文笑道:“我就說嗎,我老婆怎麼會知道這樣烏七八糟的東西,不會是你那姐妹就是哪一個大亨所包養的吧”


柳素顏輕哼一聲道:“管人家做什麼,反正和我們沒什麼關系”


陸啟文的大手在柳素顏露在外面的修長玉腿上輕輕的撫摸著道:“要不我幫你找幾個姐妹來如何?”


柳素顏聞言白了陸啟文一眼嬌笑道:“除了我誰還會傻乎乎的跟著你,你要是有那個本事你就給我領回來幾個看看,不過要是哪一個比我差的話,我可是會鄙視你的啊”


陸啟文聽了嘴巴不禁張開了,似乎沒有想到柳素顏會這麼說,看到陸啟文那副驚訝的模樣,柳素顏輕笑道:“我就不相信世間能有多少女子比得上我”


柳素顏那副自信的模樣讓陸啟文感到一種天下群雌,舍我其誰的強烈霸氣,達到了先天境界的柳素顏無意之間散發出來的氣質就讓人為之沉迷,就和她自己所說的那樣,能夠比得上她的女子的確是沒有多少。


笑著搖了搖頭,陸啟文將柳素顏抱在懷中道:“對了,當初給你的那些春情蕩漾丹你用在你嫂子身上沒有啊?”


柳素顏輕捶了陸啟文一下道:“沒有,我大哥沒有回來,我怎麼敢胡亂讓大嫂用那催情的丹藥呢!”


陸啟文笑道:“你不是一直想弄清楚你大哥與大嫂之間是怎麼回事嗎,今天晚上就是一個好機會,想不想知道啊?”


柳素顏果然被陸啟文給提起了好奇心,看著陸啟文道:“你有什麼辦法嗎?”


陸啟文在柳素顏的耳邊一陣低語,只見柳素顏小臉之上滿是詫異的神色,小嘴不禁長大,似乎不敢相信陸啟文所說的話一般。


過了好大一會,柳素顏興奮的道:“這樣真的可以嗎?”


陸啟文笑道:“可不可以到時候一試便知”


柳素顏想了想,重重的點了點頭道:“那就按照你說的做,今天我一定要揭開大哥與大嫂之間的秘密”


看到柳素顏所流露出來的興奮的模樣,陸啟文不禁笑著搖了搖頭心道女人果然都有八卦的天賦,不過他也很是奇怪什麼樣的人能放著想柳素顏大嫂那樣的佳人不碰一下,還沒有見面,陸啟文就對柳素顏的這位大哥充滿了期盼。


驅車到了柳素顏父母所住的小區,停下車兩人從車上下來,陸啟文提著禮物跟在柳素顏的身後,上了樓敲開門,柳母看到兩人臉上露出喜色道:“你們兩個終于過來了”


陸啟文笑呵呵的道:“讓伯母久等了”


看到陸啟文手中拿著的東西,柳母嘴角滿是笑意,一邊將兩人迎進來一邊道:“來都來了,還拿那麼多東西做什麼”


陸啟文笑道:“沒有多少東西,伯母不要見怪”


柳母笑盈盈的將東西接過遞給迎上來的水清柔,向著坐在那里的柳父道:“老頭子,客人來了,你還不過來”


陸啟文笑了笑走到柳父的面前恭敬的道:“伯父好”


柳父笑道:‘都是一家人,不用那麼客氣,快坐下”


這時陸啟文感應到一道精光一閃而逝,一種極大的壓迫感也隨迅即消失不見,那種心靈上的感覺就像是幻覺一般。


一名三十許的儒雅男子坐在另外的一張沙發之上,帶著一方眼鏡,給人一種儒雅的感覺。


陸啟文對這男子的第一印象極好笑著看了這男子一眼。


那儒雅的男子同樣也在注視陸啟文,從陸啟文走進房間之中柳崇的目光就沒有離開陸啟文,顯然這男子對陸啟文尚算是滿意,所以沒有給陸啟文臉色看。


柳素顏察覺到自已大哥的目光不禁松了一口氣。


柳父笑道:“啟文啊,這是素顏的哥哥,柳崇,你就稱他大哥吧”


陸啟文點頭向柳崇道:“大哥好,小弟陸啟文”


柳崇笑了笑,儒雅之氣盡顯道:“不錯,配得上小妹,難怪爸媽對你這麼推崇呢”


陸啟文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笑道:“和大哥比起來小弟可就差多了”


三人坐在那里說一些男人之間的話題,過了一會柳母領著兩女出來笑道:“該吃飯了,你們說什麼呢?”


陸啟文笑道:“沒說什麼,倒是讓伯母辛苦了”


柳素顏與水清柔端著飯菜走了出來,擺上之後,幾人坐下,柳父笑呵呵的道:“老婆子去將我放著的好酒取來,今天我們家團圓一定要好好的慶祝一下”


柳父將數十年的陳釀好酒倒上,柳崇見了向陸啟文笑道:“啟文啊,還是你的面子大,爸的這幾瓶酒他可是當成了寶貝一樣珍藏著,平日里我連碰一下都不讓碰,今天難得老爺子大方,你可千萬不要客氣”


看著柳崇將剛倒好的一杯酒一飲而盡,那副酒鬼的模樣讓陸啟文不禁愣了一下。


柳父呵呵笑道:“你這小崽子,我那好酒要不是看的嚴的話,只怕早就讓你給偷偷的喝去了”


陸啟文笑著與柳父碰了一杯,將那酒一飲而盡,一股火辣辣的感覺傳來,接著傳來暖洋洋的感覺,全身飄飄欲仙。


“好酒,果然是好酒啊”


陸啟文不禁贊歎道。


柳父不禁呵呵大笑起來,柳母見了輕笑道:“看你老頭子得意的模樣”


柳素顏一邊給陸啟文夾菜一邊笑道:“你可不要多喝,這酒後勁大著呢,就是父親和哥哥這樣的酒鬼三四杯下了肚也要昏昏大睡的。”


水清柔面帶微笑的為三人將酒倒上。


柳崇看著柳素顏笑道:“都說女生外相,此話一點都不假,這都還沒嫁出去呢就知道疼自已丈夫了”


柳素顏嬌羞的道:“媽,你看大哥”


柳母輕笑道:“今天大家高興,我就允許他們多喝一些”


柳父與柳崇很明顯平時的飲酒被柳母給管的很是嚴格,聞言不禁露出興奮的神色。


柳崇更是笑道:“啟文啊,看來今天大哥是沾了你的光了啊,平時一年都不會有一次這麼好的事情的”


陸啟文笑了笑。


陸啟文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他沒想到看上去儒雅無比的柳崇還有柳父一見了酒竟然如此的嗜好,盡顯另外一面,硬是將陸啟文給灌得暈乎乎的。


看著喝的醉呼呼的三人,柳母笑道:“看來我是不該讓他們放開了喝,這下好了,三個人全都喝趴下了”


柳素顏用手絹將陸啟文額頭上的汗珠擦去道:“媽,我扶啟文去我房間睡一會吧,好讓他醒一醒酒”


柳母三人一陣忙碌才將三個男人各自送回房間安排好了這才出來收拾。


這一覺睡得可夠長的,陸啟文腦袋昏沉沉的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躺在一間房間之中,房間里彌漫著一股子的清香,那香氣十分的熟悉,打量了一番陸啟文認出自己是在柳素顏的閨房中。


房間里亮著燈,顯然是已經到了晚上了,房門微微的關著隱約的可以聽到客廳里傳來說話的聲音。


陸啟文靜靜的躺在那里,體內的先天內息一遍一遍的運轉,酒勁很過就過去。


吱呀,房門被推開,一道身影走了進來,陸啟文睜開眼看的清楚卻是柳素顏走了過來。


見到陸啟文醒過來,柳素顏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坐在床邊埋怨的道:“看看你,喝醉了吧”


陸啟文笑著坐起來道:“什麼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