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我行我素
淡淡的清香撲面而來,趙婉兒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離陸啟文很近,甚至要將那綿軟的身子完全的貼在陸啟文的身上。

陸啟文不禁向邊上挪動身子,他可不敢和趙婉兒太過親近,萬一要是讓柳素顏給看到的話,那可就不好了。

察覺到陸啟文的小動作,趙婉兒咯咯一笑,坐起身來,修長的玉腿就像是玉石一般泛著瑩光,蔥嫩的小腳一晃一晃的,只晃得陸啟文眼暈。

“傻弟弟,發什麼呆呢,姐姐又不會吃了你”

陸啟文尷尬的一笑道:“婉兒姐,素顏還在呢”

趙婉兒眼睛一亮,突然之間俯身在陸啟文的臉上親了一下,在陸啟文有些失神的目光中發出銀鈴一般的笑聲跑進了臥室之中。

陸啟文回過神來,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被趙婉兒親吻的地方,搖了搖頭,清醒了一下精神,看著趙婉兒那大開的房門,嘴角不禁露出苦笑。

過了一會,柳素顏就像是一株水蓮花一般輕盈的從浴室中走了出來,玲瓏的脂體之上圍著雪白的浴巾,不過圓潤的肩膀,修長的玉腿都露在外面,濕漉漉的秀發披散在肩頭,粉嫩的俏臉之上還站著如露珠一般的水珠。

一時之間陸啟文被柳素顏的清麗脫俗給震撼的呆在那里。

察覺到呆呆的陸啟文,柳素顏臉上露出笑意,走到陸啟文的身邊,輕哼一聲將陸啟文驚醒道:“你也去將身子洗一洗吧”

陸啟文點了點頭,目光依依不舍的自柳素顏的身上收回,不知道為什麼,陸啟文覺得柳素顏的舉動有些怪異,那兩條修長的玉腿似乎有意無意的並攏著。

不過陸啟文沒有深究,走進浴室之中。

浴室里有足以容得下兩人的巨大的浴缸,其中注滿了清水,就連沐浴的用品也整齊的放在那里,很明顯是柳素顏為他准備好的。

飛快的脫了衣服,泡在溫熱的清水中,陸啟文舒適的想要呻吟出聲,雙手放在腦後,突然碰觸到一團柔軟的東西,陸啟文下意識的撫摸了一下,將那東西拿在手中。

一看之下,陸啟文拆點鼻血噴出來,那分明就是一條雪白的純棉小內褲,陸啟文看著那帶著柳素顏體香的柔軟內褲,腦海中不禁泛起一副畫面,身上只圍著一件浴巾,內里什麼都沒有穿的柳素顏站在那里,忽然之間陸啟文知道為什麼方才他會覺得柳素顏站在那里的姿勢有些怪異了,很明顯是因為她里面內有穿內衣的緣故。

一想到柳素顏真空上陣,陸啟文就一陣的淤血沸騰,下意識的揉捏著手中的小內褲,頗有一種將內褲當作柳素顏那滑膩的肌膚的意味。

一絲黑色的毛發出現在陸啟文的眼中,陸啟文眼睛一亮,在那雪白的內褲之間,那麼一根孤零零的彎曲的毛發是那麼的引人注意,陸啟文看的有些呆了。

一陣門鈴聲傳來,陸啟文一下子清醒了過來,臉上泛紅,飛快的將手中的純棉內褲放在邊上,拿起邊上的浴巾將洗的差不多的身子擦了擦。

客廳中,趙婉兒穿著一件近乎透明的真絲吊帶走了出來,上下一體的吊帶裙只堪堪的遮掩住趙婉兒的腴臀,就連那修長的大腿都難以遮掩,透過那薄薄的真絲布料,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趙婉兒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胸罩,而下面則是黑色的內褲,整個人顯得性感無比。

柳素顏看的微微一愣,小臉微紅,剛想說話卻聽到門鈴聲響起,趙婉兒向著柳素顏微微一笑道:“可能是酒店的人送飯菜來了”

說著趙婉兒將房門打開,果然一名微微低著頭穿著制服的女子推著餐車站在門口。

趙婉兒讓出空間讓其進來,順手將房門關上,還沒有等到她轉過身來卻聽到柳素顏一聲輕呼道:“你……你是什麼人?”

聽到柳素顏的驚呼聲,那服務員愣了一下,繼而如獵豹一般出現在柳素顏的身邊,在柳素顏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點在柳素顏的身上,柳素顏只覺得身子一軟,一絲力氣都使不出來。

而趙婉兒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就被這女子給制住,將趙婉兒放在柳素顏的身邊。

這相貌普通的女子眼中閃過詫異的神色,盯著柳素顏道:“我很奇怪,你是怎麼認出我不是這里的服務生的?”

柳素顏臉上並沒有露出畏懼的神色,雖然眼中隱隱的有那麼一絲懼意,不過卻沒有表現出來,聽了這女子的話,深吸一口氣道:“首先你的發式不對,一路上我所見的那些女子都是長發披肩,你不是”

那女子點了點頭道:“還有呢?”

柳素顏的目光落在這女子的身上道:“你雖然竭力的掩飾,可是身上的煞氣還是遮掩不住,並且這身衣服你穿上也不合身,一眼看去就能判斷出你不是這里的服務生”

這女子點了點頭,贊賞的看了柳素顏一眼道:“不錯,你果然很細心,不過現在我需要你告訴我,和你們一起的那名男子在什麼地方”

聽到這女子要找的人是陸啟文,柳素顏不禁有些慌了,下意識的向著浴室的方向看了看。

這女子注意到柳素顏的神情變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突然之間伸手在兩女的身上點了一下,兩女臉上帶著驚恐的神色緩緩的倒在沙發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