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薛鸞發威
那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上身穿著精致的襯衣,下身是緊繃的牛仔褲,襯托的玉腿修長,豐臀渾圓,看上去煞是誘人。

那女子正站在一排內衣前,雖然距離有些遠,陸啟文有些看不清楚那排內衣是什麼樣式,可是憑著陸啟文的記憶,陸啟文還是回憶起那片位置的內衣大多數是超級性感的內衣,諸如完全鏤空型的,還有丁字褲,更尤甚者許多都可以劃到情趣內衣的行列,當時柳素顏與趙婉兒只是瞥了一眼就面紅耳赤的避開了那里。

盯著那女子的背影直看,陸啟文突然感到一股殺機一閃而逝,愣了一下,陸啟文向著周圍看了看,憑著方才的感覺,陸啟文見到一名相貌普通的女子正向著那女子走過去。

陸啟文搖了搖頭,認為方才所感受到的殺機是自己的幻覺,這麼一個普通的女子,甚至都不是修行之人,怎麼會散發出那種純粹的殺氣。

不過即便是這樣,陸啟文還是將一部分注意力放在了這普通女子的身上。

穿著打扮一般,樣貌一般的女子融入人群就不會引人注意,因此當她一點一點的向著那名給陸啟文熟悉感覺的女子靠近的時候,周圍的人都沒有察覺到。

陸啟文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慢慢的站了起來,因為憑著一種直覺,陸啟文感到這名普通的女子十分的不簡單,很有可能真的會是一名殺手。

沒有理會周圍人的目光,陸啟文慢慢的向著那普通女子靠了過去。

可是還是有些晚了,等到陸啟文離兩女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那普通女子突然之間出手了,手中寒光一閃,一把鋒利的匕首向著那正挑選內衣的高挑女子射了過去。

只聽那呼嘯聲就知道如果這匕首射在了那高挑女子身上的話,女子絕對會難逃香消玉殞的命運。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站在那里的女子突然之間一個側身,那匕首險之又險的自女子的胸前劃過,精致的襯衫被那鋒利的匕首劃破,衣襟大開,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膚以及鵝黃色的胸罩。

那高挑女子感到胸前一涼,竟然雙手抱胸去遮攔胸前的春光,連趁機出現在她身邊的女子向她揮出一拳都沒有理會。

此時陸啟文已經看清楚了這高挑女子,竟然是冰塊一般的薛鸞。

不過薛鸞修長的玉腿猛地向那女子踢了過去,完全可以做大劈叉動作的修長玉腿帶著一陣風正與那女子的拳頭撞在一起。

咔嚓一聲,女子的手臂生生的被踢斷,薛鸞得理不饒人,連壞飛踢,一連幾腳踢在那女子的身上,那女子竟然只是吐了一口鮮血,跌跌撞撞的跑進人群之中,混在混亂的人群之中眨眼之間就不急了蹤影。

陸啟文從地上撿起一塊黑色的令牌,在那令牌上標著一個數字,數字的下方是一個寒氣森森的骷髏。

薛鸞看到陸啟文出現在自己面前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不過一切的感情波動都是一閃而過,俏臉之上依然是一片冰冷,沖著陸啟文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陸啟文站起身來,打量著手里的黑色令牌,下意識的回答道:“陪女朋友來買衣服”

薛鸞此時將胸前被劃破的衣衫給系住,不過即便是這樣依然有一片的肌膚顯露出來,隱約的可以看到那鵝黃色的胸罩。

聽了陸啟文的話,薛鸞不禁向著周圍看了看,周圍全是慌亂的人群,薛鸞道:“怎麼不見何萱?”

陸啟文愣了一下道:“何萱?”

薛鸞瞪了陸啟文一眼道:“你不是陪著她來買衣服的嗎”

陸啟文正想說話就聽見柳素顏的喊聲,陸啟文看到柳素顏與趙婉兒一臉擔心的向著自己跑了過來。

向著兩女笑了笑,示意自己沒有什麼事情。

薛鸞看到兩名絕色的女子向著陸啟文跑了過來,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子的敵意,在柳素顏快要走到陸啟文身邊的時候,向前跨出一步,高挑的身影擋在陸啟文的面前,向著柳素顏伸出手,冷冰冰的道:“你好”

柳素顏呆了一下,身後與薛鸞握手道:“你好”

趙婉兒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向前一步道:“這位姑娘是?”

陸啟文笑道:“我來給你們介紹”

指著薛鸞道:“這位是薛鸞小姐,市醫院的醫生,何萱的傷就是她負責的”

聽陸啟文這麼一說,柳素顏點了點頭,向著薛鸞道:“柳素顏,陸啟文的女朋友,這是我的好友,趙婉兒”

薛鸞呆了一下,突然之間轉過身去揮手給了陸啟文一巴掌,清脆的響聲不禁讓陸啟文呆在那里,就是柳素顏與趙婉兒也愣住了。

反應過來之後,柳素顏臉上不禁閃過怒色,一臉心疼的看著陸啟文臉上通紅的手印,向前跨出一步,將陸啟文護住,憤怒的向薛鸞道:“你為什麼要打我男朋友,如果不給我一個理由的話,我會告你無故傷人”

薛鸞冷冷的瞪著陸啟文,心里說不出的苦澀,似乎想不到陸啟文竟然拋棄了何萱,又找了一個如此美貌的女朋友。

聽了柳素顏的話,薛鸞冷冷的道:“你想要解釋嗎,我這一巴掌是替我朋友打的,我打他始亂終棄,薄情寡義”

說完薛鸞冷哼一聲從一臉苦笑的陸啟文身邊走過,狠狠的在陸啟文的腳上踩了一下。

陸啟文痛呼不已,惹得柳素顏與趙婉兒又是一陣心疼。

看著薛鸞揚長而去,柳素顏這才反應過來,輕呼一聲道:“哎呀,怎麼讓她給走了呢”

趙婉兒則是一臉笑意的看著陸啟文,輕笑道:“素顏,你先別急著看他的傷勢,你可別忘了剛才那女子說你男朋友什麼話,始亂終棄,薄情寡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