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一億回報
現在陸啟文都有些羨慕那位黃先生的運氣了,真不知道他是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能夠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將籌碼投孔小而轉速不慢的第七層。

或許是受到了那三千五百萬的刺激,周圍的人都有些瘋狂起來,幾十個人,數十枚籌碼下雨一般向著黃金塔砸了過去。

陸啟文不得不為之咂舌,這莊家還真是會賺錢,就是天上下金子,賺錢也沒這麼快,五分鍾一輪,數百萬的籌碼就落進那黃金塔周圍的池子中。

響聲也是不絕于耳,不時的有人的籌碼進入到寶塔中,不過大多數都是第一層或者第二層。

最瘋狂的一陣過去之後,陸啟文也幸運的投進了第二層一枚銀籌碼換回二百萬的支票,直樂得許巍大叫不已。

不過陸啟文只是稍稍的算了一下不禁呆了一下,半個小時,莊家一共兌換了五百多萬的支票,連一千萬都不到,可是這半個小時大家投進去的籌碼價值至少有兩三千萬,半個消失淨賺了兩千萬,雖然平均到這些人身上也不過是沒人為莊家貢獻了了二三十萬,可是這撈錢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待到眾人的熱情慢慢的冷淡下來,圍著黃金塔的人只剩下二三十人,其中就有陸啟文以及許巍。站在陸啟文的身邊,許巍正在為陸啟文加油,現在陸啟文手中只剩下了五枚籌碼,一銀三金一水晶,價值總共是兩百六十萬。

也就是說現在別看陸啟文中標了一次,可是還是賠了莊家近五十萬。

看了許巍一眼,只見許巍露在外面的雙眼之中滿是興奮的神色,這小子手里的一百多萬的小籌碼全被被她下雨一般的扔了進去,結果一標沒中。

見到陸啟文看向自己,許巍哈哈大笑道:“老大,不用怕,不就是幾個籌碼嗎,幾百萬而已,我還不放在眼里,要是老大能扔進去一枚,我們可就撈回來了,說不定還能將我以前砸進去的幾千萬給賺回來呢”

此時是黃金塔停下來的時候,所以周圍的幾十個人也坐在那里安靜的喝茶,聽了許巍的話,那個被稱作大金豬的男子也附聲笑道:“小兄弟怕是第一次來這里吧,不用怕,反正這肥豬出錢而已,你就權當是扔垃圾吧”

陸啟文聽了微微一笑道:“這位大哥說的真有意思,幾百萬的垃圾,我這還是第一次仍呢”

說話之間陸啟文將手中的一枚金黃色的籌碼拋出,那籌碼劃過一道拋物線沒入轉動起來的黃金塔之中,叮咚一聲脆響,眾人愣了一下接著發出歡呼聲。

新的一個五分鍾開始,陸啟文就投進了一枚,不管怎麼樣,至少進了這一枚,今天就是只賺不賠了。

胖胖的許巍此時已經高興的直抽抽了,伸手在一名貴婦的胸前抓了一把,指著陸啟文道:“看到沒有,這是我兄弟,五十萬的籌碼,進了”

雖然被許巍占了便宜,不過能夠來這里的女人自然都不是一般的女人,至少沒有對許巍大喊大叫,不過這貴婦卻是瞥了陸啟文一眼,看到陸啟文那勻稱的身體,一雙水靈靈的眼睛之中不禁泛起異色。

許巍見了嘿嘿一笑道:“我說龍女,你不會是看上我兄弟了吧,我告訴你,不是我吹,我兄弟未必會看得上你”

雖然許巍的話有些直白,甚至有些傷人,不過周圍的人聞言都發出笑聲,顯然是要看這女人的笑話。

趙婉兒現今三十歲,二十八歲老公因為突發疾病去世,留下了數億的家產,連一個兒女都沒留下,兩年多的時間趙婉兒竟然耐住寂寞將老公留下的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條,如今乃是身家近十億的響當當的富婆。

最近經閨中好友介紹使用一種養顏丹的丹藥來護膚,肌膚愈發的晶瑩細嫩,身段玲瓏,根本就不像是三十歲的女人,就像是二十多歲的成熟少女一般。

由于平時為人清冷了些,這里的人沒人能在她身上占到便宜,所以此時見到許巍這家伙竟然能成功偷襲到這清冷龍女的胸部,一個個的都狼嚎起來。

趙婉兒瞪了許巍一眼,目光落在陸啟文的身上,輕笑道:“小肥豬,今天看在你朋友的面子上,你占我便宜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計較了,不然的話有你好看”

陸啟文專心的盯著那轉動的黃金塔,尋找著那瞬間即逝的機會,黃金塔時快時慢,根本就無從把握,就算是陸啟文有功夫在身,也只能三分靠技術,七分靠運氣。

目光緊盯著第九層的寶塔,塔身上一共有五個幾乎和籌碼一樣大小的孔,手中只剩下一枚水晶籌碼,突然之間陸啟文將眼睛閉上,並且與此同時手輕輕的送出,耀眼的水晶籌碼向著黃金塔飛了過去。

仿佛是耗盡了全部的精力一般,陸啟文重重的坐在身後的椅子之上,同時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眾人先是愣了一下,繼而瘋狂的歡呼起來,雖然這些人沒有看清楚籌碼到底落進了第幾層寶塔,可是那耀眼的水晶籌碼他們還是看到了,至少是翻了十倍,這些人一個個的尖叫不已。

幾乎有一個多月沒有這麼熱鬧過了,一天之內能夠遇到兩次大獎,就算不是自己投進去的,這些人也是一個個興奮莫名。

站在陸啟文邊上的許巍正忙著與趙婉兒搭訕,突然聽到響聲,接著就見所有的人歡呼起來,而陸啟文則是靜靜的坐在那里,手上的那枚水晶籌碼已經不見了,許巍先是呆了一下,接著一下子跳了起來,哈哈大笑道:“老大真是了不起,我們這下可是發達了,不過就是不知道具體中了多少。”

陸啟文依然是坐在那里,此時已經緩過氣來,聞言道:“黃金籌碼第七層,水晶籌碼第九層,一共一億兩千五百萬”

噗通一聲,許巍坐倒在地上,嘴巴一張一張的,眼睛有些發呆,雖然看不到這小子的神情,不過陸啟文敢說許巍一定是一臉的呆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