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億萬豪賭
陸啟文聞言不禁輕笑道:“我們這是去幾樓?”

許巍笑道:“四樓人太少,玩起來沒意思,我們去三樓,那里是最熱鬧的,有最頂級的美女,最有味道的千金小姐,豪門貴婦還有各種刺激的游戲以及賭博方法”

陸啟文聳了聳肩膀道:“反正我是窮人一個,今天就跟著你就是了”

許巍帶著陸啟文一路殺向三樓,果然如同許巍所說的那樣,在三樓就比一樓安靜了許多,不過美女的質量卻也是直線上升,雖然看不到臉蛋,可是直看那身段,氣質,以及身上的衣服,只怕隨便一個拿出來都是萬里無一的美人。

當許巍帶著陸啟文走進三樓的時候,許多人的目光都唰的一下落在了陸啟文的身上。

陸啟文的步伐堅定無比,一步一步走進寬闊的大廳中,絲毫沒有因為這些人的目光而怯場。

許巍愣了一下,這個時候一個與許巍一樣戴著一張豬八戒的面具的人向著許巍道:“小肥豬,今天怎麼帶了一個小猴子過來了啊,以往你可是帶著白雪公主上來的”

陸啟文向著那人瞥了一眼,只看到一雙閃爍著精光的眼睛。

許巍聞言哈哈大笑道:“大金豬,怎麼了,你有意見不成”

陸啟文聞言不禁輕笑起來。

被稱作大金豬的男子走到許巍的面前,伸手在許巍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好小子,很少見你帶朋友過來啊,以往都是帶一些女孩子過來”

許巍顯然和這里的很多人都很熟悉,只見其向著幾個人招了招手,又向著一名魔鬼身材,身上幾乎是只掛著幾塊布條,帶著魔女面具的女子拋了一個飛吻。

陸啟文看到在大廳的正中一張巨大的桌子周圍圍了幾十個人,幾乎客廳里一半以上的人都圍在那張桌子前。

看到陸啟文的目光落在那堆人上面,許巍笑道:“走吧,老大,是不是很感興趣,我們去玩幾把”

陸啟文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許巍拉著坐在桌子周圍的椅子上。

陸啟文向著場中望去,只見在桌子正中是一個一米高的飛快轉動的黃金塔,陸啟文看得出,就算是只在外面溶上一層薄薄的金子,只怕就這個黃金塔也要價值近百萬。

可是現在這價值近百萬的黃金塔偏偏是眾人玩樂的工具。

在陸啟文的注視下,只見周圍的人向著那旋轉的黃金塔拋出手中的圓圓的籌碼一樣的東西,五顏六色的籌碼撞在黃金塔上面發出響聲,那些落下來的籌碼全部掉進黃金塔周圍的一圈池子之中。


陸啟文愣了一下道:“這是干什麼”

許巍笑著將一把金黃色的籌碼遞給陸啟文道:“老大,給你,今天看你運氣如何,能不能砸個一億的大獎出來。”

陸啟文看了看手里明顯是鍍金的籌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許巍道:“只要老大能夠將籌碼扔進這塔里,就可以得到數十倍的回報,第一層的比例是一比十,依次向上,第十層就是一比一百,百倍的回報,如果老大能將一枚一百萬的水晶籌碼扔進第十層的黃金塔里面去的話,到時候老大就可以得到一張一億的支票,可謂是翻了一百倍啊”

陸啟文不禁深吸一口氣,看了一眼那緩緩旋轉的黃金塔以及塔身上大小不一的孔,當見到第十層的孔幾乎和籌碼一樣大小的時候不禁露出一絲苦笑,別說是他,就是讓暗器功夫練到極致的人來做這樣的事情,只怕也要望之興歎,因為這簡直太難了些。

看到陸啟文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陸啟文笑道:“老大,你也不一定非要去投第十層啊,就是下面幾層也可以,反正只要進去一次就是幾十倍的回報”

陸啟文笑了笑道:“我試一試吧,你這籌碼差不多有五百萬吧”

眨眼之間的功夫,陸啟文已經分辨清楚手里的數十枚籌碼的價值,最耀眼的那顆水晶籌碼竟然價值一百萬,其他的諸如價值五十萬的黃金籌碼,價值十萬的白銀籌碼以及一萬的青銅籌碼,幾十枚,共計數百萬。

這還是陸啟文第一拿著這麼貴重的東西,笑著向許巍道:“你小子這是再給我增加壓力啊,我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的錢,要是一枚都投不進去,那可就虧大了”

許巍嘿嘿的笑了笑道:“投不進就投不進吧,我在這里扔了不下千萬了,結果只投進去一枚一萬的籌碼,還是第二層,我想老大再怎麼著也比我強吧”

說話之間,陸啟文只聽到黃金塔中傳來清脆的響聲,接著周圍的人都發出歡呼聲,陸啟文不禁向許巍望去。

許巍見了,眼中閃爍著興奮的神色道:“天啊,竟然有人將籌碼扔進了第七層里,娘的,那可是翻了七十倍啊,就是不知道這人投進去的是多大的面值,如果是水晶籌碼的話,就這一下子就賺了七千萬啊”

說話之間,許巍差點連口水都流了出來。

等到這里的工作人員將黃金塔打開的時候,一枚金燦燦的籌碼正躺在那里,只見工作人員將那籌碼拿出,看了一眼道:“四十三號,黃先生,五十萬籌碼一枚,中標三千五百萬”

周圍的人雖然都是億萬身家,可是突然之間幾乎是平白得了數千萬,也都不禁為之動容,看向那位帶著牛頭面具的黃先生的目光都帶著羨慕與嫉妒的神色,尤其是那些貴婦與千斤小姐都興奮的發出尖叫,雖然變了音,可是一樣的讓人熱血沸騰。

一位胖胖的帶著撒旦的面具的男子將一張支票遞給那黃先生,只見黃先生顫抖著手拿過那支票飛快的跑到一個角落里,打開一台電腦,擺弄了幾下就將支票上的錢給轉到了自己的帳戶上。

陸啟文的目光收回,再看那黃金塔的目光就變得精神奕奕,好像看見了一堆堆的金子一般。

在許巍的攛掇下,陸啟文試著將手里的幾枚青銅籌碼向著那寶塔上的孔投了過去,寶塔分為十層,每一層獨立成一個個體,在一起合成一座寶塔,不過中間的每一層轉動的頻率又不同,越是往上速度越快,陸啟文試了幾下,竟然沒有一枚投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