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纖手縛龍
正當陸啟文胡思亂想的時候,柳素顏俏臉通紅,微微抬頭在陸啟文的嘴上輕啄了一下,羞澀的道:“我想等我家里通過我們的關系之後再……,你知道的,我爸媽他們的思想很保守的”

陸啟文聽了理解的點了點頭,這才明白事情出在哪里,臉上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放著這麼一尊仙子一般的人兒,可是又不能吃下去,對一個無論是心理還是身體都十分正常的男人來說,面對柳素顏此時的誘惑,要想做到這一點,真的很難,很難。

看到陸啟文臉上為難的神色以及那緊貼著自己私密之處的火熱,柳素顏哪里不知道此時陸啟文已經是欲望沸騰了,纖柔的小手捂著小臉,顫聲道:“只要你不壞了我的清白,其他的我都依你……”

聽了柳素顏這句話,陸啟文不禁驚呼一聲道:“真的?”

柳素顏艱難的點了點頭。

陸啟文歡呼一聲,雙手伸到柳素顏的身後,大手游走在那粉嫩的背脊之上,胸前包裹著那兩座玉峰的乳罩一松,陸啟文已經將柳素顏的內衣給取了下來。

看著那如同白玉堆砌起來的凝脂玉峰,陸啟文深吸一口氣,就像是呵護著珍寶一般慢慢的低下頭,將臉埋進那深深的乳溝之間,深吸一口氣,淡淡的乳香進入胸膛流轉全身。滑膩的感覺讓陸啟文有一種歡呼的沖動。

柳素顏臉上的羞澀慢慢的散去,清澈的眸子之中布滿了春意,一雙手緊緊的按著陸啟文的頭,輕輕的撫摸著。

含著那飽滿的櫻桃,陸啟文就像是貪吃的孩子,在柳素顏的嚶嚀嬌吟聲中探索著柳素顏身體的秘密,從今天起,陸啟文可以驕傲的宣布,柳素顏身上的一切都將獨屬于自己,自己就是這片沃土的占有者。

強忍著巨大的誘惑,陸啟文將目光自柳素顏的雙腿之間轉移開,那濕漉漉的小內褲已經緊緊的貼在股間,那層薄布仿佛不存在一般使得那神秘之處的溝壑以及黑色的陰影彰顯無余。

陸啟文不敢盯著去看,他怕自己受不了誘惑而對柳素顏做出什麼,感受到自己欲望的堅挺,看了靜靜的躺在那里的柳素顏,陸啟文嘴角露出一絲苦笑,慢慢的不舍的從柳素顏的身上翻下來,躺在柳素顏的身邊。

察覺到陸啟文的舉動,柳素顏睜開雙眼,正看到陸啟文苦笑的望著自己。

赤身裸體的與陸啟文躺在一起,柳素顏心中萬分羞澀,不過看到陸啟文臉上的苦笑的時候,柳素顏不禁道:“啟文,你這是怎麼了?”

陸啟文拉著柳素顏的手想自己雙腿之間伸了過去,當柳素顏的手隔著一層布料碰觸到陸啟文的火熱的時候,柳素顏不禁嬌呼一聲,羞澀的看了陸啟文一眼,深吸了一口氣才顫聲道:“是不是憋得很難受?”

陸啟文的火熱被柳素顏的小手給握著,禁不住的顫動起來,下意識的聳動身子,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將焚身的欲望發泄出來。

聽了柳素顏的話,陸啟文苦笑道:“很難受”

柳素顏皺著眉頭,輕聲低喃道:“聽說男人要是不發泄出來的話,對身體不好的”

陸啟文聽了差點笑出聲來,也不知道一向端莊的柳素顏是從那里聽來的這些,要知道以他對柳素顏的了解,只怕像柳素顏這樣對性事懵懂到幾乎什麼都不懂的女子,簡直就是比熊貓還要稀少的國寶級的人物。

柳素顏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上竟然露出動人的羞澀,紅通通的小臉煞是誘人,柳素顏在陸啟文耳邊低聲書了一句話,陸啟文聽了先是呆了一下繼而飛快的點頭,那樣子就像是磕頭蟲一般。

……

“唔……”

一聲低吼,陸啟文的身子一陣顫抖,在柳素顏滑膩的雙手中釋放出自己精華的陸啟文只覺得腦海一片空白,過了好大一會才回過神來。

柳素顏小手累得酸疼,不過在陸啟文發泄出來的時候不禁發出一聲驚呼,身上一熱,柳素顏只見自己平坦的小腹之上多了一片濁白。

“呀……”

柳素顏見了不禁發出一聲羞澀的低吟,恰好此時陸啟文睜開雙眼剛好看到這一幕,陸啟文呆了一下,一把將柳素顏的身子擁到懷中,貪婪的親吻著柳素顏的眉目,似乎要將自己滿腔的愛意化為行動向柳素顏表達出來。

柳素顏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閉著雙眼,默默的承受著陸啟文的親吻。

過了好大一會,陸啟文從柳素顏的嬌軀之上下來,兩人並排躺在一起,柳素顏縮在陸啟文的懷中,一雙小手無意識的在陸啟文的胸前畫著圈,只聽柳素顏低聲道:“你這壞人,這下高興了吧”

陸啟文的確是十分的高興,不過臉上卻露出委屈的神色道:“可憐我第一次就出師未捷身先死身死你手,悲哀啊,真是悲哀”

陸啟文加重了那個手字,其意不言自明,柳素顏聽了不禁大羞,低頭在陸啟文的胸膛之上咬了一口道:“你再說,我咬死你……”

陸啟文呵呵一笑,大手揉捏著錦被之下柳素顏那滑膩的嬌軀,雖然最終沒有邁出最後一步,但是兩人此時的關系與夫妻無異,按照柳素顏的性子,能和陸啟文如此親密的躺在一起並且將自己的身子完全的向陸啟文放開,這足以說明柳素顏已經將陸啟文當成了自己未來的唯一,哪怕是最終被拋棄,她也無怨無悔。

飛蛾撲火,人言其癡,可是誰又能理解飛蛾的那份縱九死而不悔的深深的執著呢!

“啟文,能和我說說你未婚妻的事情嗎?”

柳素顏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十分的平淡,就像是說著普通的事情一般。

與柳素顏如此親密的躺在一起,聽到柳素顏的話,陸啟文總覺得怪怪的,偷偷的看了柳素顏一眼,發現柳素顏臉上並沒有異樣的神色,這才松了一口氣,要知道如果柳素顏再向先前那樣來一次的話,他可有些受不住。

有心錯開這個話題,可是看到柳素顏那雙執著的眼睛,陸啟文歎了口氣道:“其實該說的我都告訴你了,我現在只知道她的名字以及一塊作為信物的玉佩,其他的我是一點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