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不用客氣
陸啟文靜靜的坐在那里享受著柳素顏滑膩的小手為自己捏腳,他從來不敢想象會有今天,畢竟柳素顏給他的感覺一直是高不可攀的那種女子。

柳素顏抬起頭來一臉關切的道:“陸啟文,怎麼樣了,感覺好了一些沒有?如果沒有好的話,我們這就去校醫院去檢查一下吧”

陸啟文搖了搖頭輕笑道:“有素顏你親自為我敷藥,這傷立刻就好了幾分,已經好多了”

柳素顏白了陸啟文一眼道:“油嘴滑舌,痛死你活該”

陸啟文緩緩的伸出手,柳素顏的額前幾縷頭發又慢慢的垂了下來,似乎知道陸啟文要做什麼,不過柳素顏並沒有躲閃,而是靜靜的為陸啟文將腳上的淤血化開。

一縷清香撲面而來,絲滑的秀發撂在手中就像是上等的絲綢一般,輕輕的送到柳素顏的耳後,陸啟文清楚的看到柳素顏的雪白的脖頸,晶瑩的耳垂之上有那麼一個耳孔,不過在陸啟文的記憶之中並沒有見到過柳素顏帶有耳墜之類的東西。

下意識的用手輕輕的碰了一下那晶瑩的耳垂,柳素顏的身體猛地一顫,俏臉之上泛起紅暈,瞪了陸啟文一眼將陸啟文的腳放下,匆匆的跑進衛生間之中洗了把手,過了好大一會才走出來。

此時柳素顏臉上的暈紅已經消失不見,一臉的平靜,坐在陸啟文的身邊,瞥了陸啟文一眼,看似無意的道:“陸啟文,你身上怎麼有香味啊?”

陸啟文愣了一下立刻反應過來道:“哦,你說我身上的香味啊,說來話長,我還沒有吃飯呢,你可不可以幫我做些飯,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好不好?”

柳素顏看了看時間,沒想到現在已經快要中午了,瞪了陸啟文一眼道:“今天本姑娘親自下廚,讓你嘗一嘗我的手藝,便宜你了”

陸啟文嘿嘿一笑道:“可惜我的腳有傷不能親自下廚,不然非要讓你嘗一嘗我的手藝不可,不過這次你下廚,最多下次我做給你吃就是了”

柳素顏將電視上的遙控器扔給陸啟文道:“你閑著沒事就看電視吧,我去做飯”

陸啟文坐在沙發之上,看著電視節目,聽著廚房之中傳來的做飯的聲音,不禁輕聲道:“家的感覺真好”

恰好這個時候柳素顏自廚房之中露出頭來,陸啟文見了笑道:“鬼鬼祟祟的做什麼呢?”

柳素顏俏臉一紅,身上系著圍裙,頗有一種家庭主婦的味道,白了陸啟文一眼道:“我看你老實不老實”說話之間還向著自己的臥室看了一眼,顯然柳素顏是看陸啟文有沒有趁自己呆在廚房之中擅自闖進自己的閨房之中。

順著柳素顏的目光,陸啟文看到那微微開啟著的房間,神情一動笑道:“安心做你的飯吧,當心燒糊了,到時候砸了招牌可就不妙了。”

看到柳素顏閃身進到廚房之中,陸啟文的心思就不在電視上面了,一顆心早就飛到了那微開著的房間之中,那里可是柳素顏的閨房,陸啟文敢保證,那間房間除了柳素顏自己之外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踏入過,只是一種直覺,但是陸啟文相信自己的感覺。

偷偷的瞥了一眼廚房的方向,隱約的可以聽到柳素顏那動聽的歌聲,看來柳素顏正在做飯。

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陸啟文悄悄的向著柳素顏的房間的方向走了過去,當站在柳素顏的閨房門前的時候,陸啟文偷偷的向著廚房看了一眼,沒有看到柳素顏的身影不禁松了一口氣。

當走進房間之中,一股柳素顏獨有的體香撲面而來,房間之中一片素白,一張靠著窗台的床,床頭是一個梳妝台,一張書桌,兩把椅子,還有一個精致的衣櫃,這就是柳素顏臥室里的擺設,極為簡約,透著一股高潔。

床上的錦被疊的整整齊齊,在那床上還放著方才柳素顏圍在身上的雪白的浴巾,走到床邊,輕輕的坐在床上,松軟的感覺傳來,陸啟文將浴巾放在一邊可是一件鵝黃色的東西卻從浴巾之中掉了出來。

陸啟文向那東西望去,一看之下不禁長大了嘴巴,那鵝黃色的竟然是一件小巧而又精致的純棉內褲,蕾絲花邊的內褲就那麼的躺在潔白的被單之上,陸啟文不禁想到這小內衣穿在柳素顏那如玉的嬌軀之上的情景。

一股血氣向著頭上沖了過去,陸啟文連忙打斷了自己的綺思,只是想一想就讓人受不了,下意識的將那純棉的小內褲拿在手中,絲滑綿軟,就像是撫摸著柳素顏的肌膚。

正當陸啟文摩挲著那鵝黃色的小內衣的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隨著那腳步聲還有柳素顏略帶緊張的聲音道:“陸啟文,你跑哪里去了”

陸啟文被嚇了一跳,連忙應聲道:“我在這里呢”

剛回過話,陸啟文才發現自己正拿著柳素顏的內衣呢,如果讓柳素顏看到的話,不知道會有多麼尷尬呢!連忙將內衣賽帶自己的口袋之中,恰好此時柳素顏推開房門走了進來,看到陸啟文坐在自己的床上,柳素顏俏臉之上通紅一片道:“你……你怎麼能夠進來”

陸啟文此時心情平複了許多,回瞪著柳素顏的雙眼道:“我怎麼不可以進來呢,你那房門又沒鎖著,難道說你這房間里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不成”說話之間陸啟文還四下張望起來。

聽陸啟文這麼一說,柳素顏狠狠的瞪了陸啟文一眼道:“看……你就看個夠”

陸啟文呵呵笑道:“既然你這主人家都同意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著陸啟文就站起身來,一瘸一拐的向著柳素顏的衣櫃走去,柳素顏的目光在床上掃過,發現自己換下的浴巾已經被動過,正緊張萬分,想著陸啟文有沒有看到自己剛換下來的內褲,看到陸啟文向著自己的衣櫃走了過去,連忙一個閃身擋在陸啟文的面前道:“你……你要做什麼?”

柳素顏可不敢讓陸啟文看自己的衣櫃,那里面掛著自己貼身的內衣,被看到了還不羞死人啊!

陸啟文看到柳素顏眼中的羞澀嘴角露出笑意道:“不做什麼,不是你讓我隨便看一看嗎,我是看這衣櫃挺精致的,不過你放心,我對里面的東西沒什麼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