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完美身材
此時薛鸞離陸啟文極近,陸啟文甚至可以感受到從薛鸞的紅唇之中呼出的想噴噴的氣息,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薛鸞的雪白的脖頸之上如同凝脂一般的肌膚的每一絲每一毫。

如果說此時陸啟文面對佳人沒有一點點感覺的話,那麼只能說陸啟文有毛病了,可是陸啟文畢竟是一名修行之人,而且是以修成金丹大道為目的的超脫世俗的修行之人,一點定力還是有的,所以在薛鸞的壓迫之下,陸啟文表現的極為平靜、淡然。

薛鸞此時對了解何萱病情的興趣已經被陸啟文的冷淡給壓了過去,她本性好強,不然一個女子也不可能在小小年紀就取得如此高的成就,所以好強的性子一起來,薛鸞非要看一看陸啟文是不是一個男人,難道自己的魅力已經弱到了這種程度不成。

鳳目一轉,薛鸞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計上心頭,依然是一臉冷冰冰的對陸啟文道:“幫把手,我要為何萱小姐檢查一下身上的燒傷。”

說話之間薛鸞走到病床的另外一邊,並且趁著轉過身去的時候,纖白的小手飛快的將白大褂上的兩顆紐扣解開,這樣以來原本被遮掩起來的酥胸一下子就顯露了出來,雪白色的胸罩包裹的酥乳也一下子露出了大半,雪白如同堆雪一般的酥乳積成深深的溝壑,當兩顆紐扣解開之後,這副動人的風景就完全的展露出來,只需要稍稍的彎腰,透過那大開的衣襟,甚至可以一覽整座豐挺的粉嫩,如果眼神好一些的話,甚至可以看到那平坦粉嫩的小腹以及雪白修長的玉腿,還有那白色蕾絲卡通內褲。

雖然不抱多大的希望,不過既然醫生要進行檢查,陸啟文還是不會反對,畢竟試一試也好,所以應了一聲,站在病床邊上,輕輕的將何萱那遮掩住臉上的燒傷的短短的秀發給撩到一邊,露出那燒傷之後的猙獰的面孔。

與陸啟文隔著病床,薛鸞看到何萱那燒傷的面孔之後,一時之間也忘了與陸啟文斗氣,甚至忘了自己要讓陸啟文出丑的念頭,俯下身去,薛鸞認真的檢查起何萱的燒傷來。

可是薛鸞卻沒有注意到自己那打開的胸襟就因為她的俯身使得胸前春光大泄,小巧的白色胸罩只是包裹住酥乳的大半部分,所以一大半的美麗風景就完全的顯露了出來。

雖然陸啟文定力極高,可是並不代表陸啟文是一個老古板,非禮勿視並不是陸啟文所遵守的信條,送上門的好事他可不會拒絕。

最後陸啟文干脆就不去看薛鸞如何檢查何萱的燒傷了,目光灼灼的盯著薛鸞胸前的豐挺,兩座酥乳露出一大半,除了頂部的大半部分被雪白的乳罩所覆蓋,其余的部分都顯露了出來,雖然薛鸞俯下身去,可是那兩座飽滿依然豐挺無比,深深的溝壑差點讓陸啟文深陷其中。

肌膚晶瑩如同玉脂一般,陸啟文想不到冷豔的薛鸞竟然穿著如此小巧性感的乳罩,順著那潔白的肌膚向雪白的白大褂內部望去,平坦的小腹,精致的肚臍,純白色的蕾絲內褲,讓陸啟文差點長大了嘴巴的是那蕾絲內褲之上竟然繡著卡通動畫,看不出薛鸞還有童趣的一面,再向下望去是一道完美的弧線,修長的玉腿因為薛鸞俯身的緣故只能看到兩條修長而又結實的大腿根,淡淡的清香撲面而來,陸啟文一眼就能夠從其站在那里無意識的緊緊並攏的雙腿看出這冷豔的女子尚是處子之身。

目光最大可能的欣賞著薛鸞的玲瓏身段,如果不是看不到薛鸞的背部的話,此時陸啟文就可以驕傲的宣布,自己是第一個看遍了薛鸞玉體的人,當然他也不知道能夠看到薛鸞的乳房他也是第一個,出身世家的薛鸞所受的教育絕非出身于沒落的世家的陸啟文可以想象。

三從四德尚是小事,或許常人無法想象,薛鸞從小到達除了同性朋友,她從未與任何異性拉過手,因為她所受的教育讓她知道可以接觸自己身體的只有自己的丈夫。

此時的薛鸞慢慢的為何萱檢查完身體,心情有些沉重的直起身來,正好看到陸啟文盯著自己胸前的目光。

順著陸啟文的目光望去,薛鸞的臉登時變了顏色,雙眸之中神情變幻不定,看的陸啟文一陣不解,不就是走了光了嗎,可是你也不用拿那種愛恨交織的目光來看我吧,好像我是一個負心漢似的。

陸啟文哪里能夠了解此時薛鸞的心情,當她注意到陸啟文的目光的時候,順著他的目光向自己胸前望去,透過那衣襟,薛鸞將自己的嬌軀一覽無余,自己站著的時候還能看的這麼清楚,她可以想象自己方才的那個姿勢可以讓陸啟文看到了什麼。

薛鸞的小手握的咯咯直響,雖然家族沒有為自己搞什麼指腹為婚之類的,可是薛鸞卻知道自今天以後自己要不就殺了這個褻瀆了自己身體的男子,要不就要和這男子共度一生,但是對方已經有了女朋友了,一時之間,薛鸞的心萬分複雜。

看到薛鸞盯著自己發呆,陸啟文雖然方才占了人家很大的便宜,可是卻並沒有將其放在心上,因為在現代社會,你跑到海灘之上就能夠見到無數身穿比基尼的女子,比薛鸞方才那樣還要暴露。

“這位醫生,萱姐的傷勢究竟怎麼樣啊?”

陸啟文的聲音在薛鸞的耳邊響起,使得薛鸞一下子清醒了過來,眼神複雜的看了陸啟文一眼,由于陸啟文先前給她的好感,所以薛鸞暫時決定不將陸啟文給殺死,心理上在其不知不覺間就留下了陸啟文的印記。

深吸一口氣,薛鸞冰冷的目光自陸啟文臉上收回,淡淡的看了何萱一眼,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她看向靜靜的躺在那里的何萱的時候眼中竟然露出一絲羨慕,雖然是一閃而逝並沒有任何人看到,或許薛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對何萱竟然產生了嫉妒的感覺。

冰冷的聲音在病房之中響起道:“病人屬于重度燒傷,即便是進行皮膚移植只怕也很難保可以恢複容貌,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我們可以想一想有沒有其他的辦法”

陸啟文點了點頭,不再理會薛鸞,靜靜的坐在那里看著何萱。

薛鸞心中正波瀾起伏,沒想到剛剛占了自己便宜的陸啟文竟然對自己愛理不理,這簡直對薛鸞打擊太大了,一瞬間,薛鸞心中升起了殺機,小手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