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奇丹異藥
陸啟文笑道:“這有什麼,我小的時候父親癡迷于煉丹,飯菜都是我自己做的,十幾年的功夫那可不是白來的,畢業以後就是找不到工作我去做大廚絕對沒什麼問題。”

何萱笑了笑,目光落到陸啟文的臉上道:“你不是沒有錢了嗎,怎麼又是給我買衣服又是買那麼多東西的,不要告訴我你只花了幾百元錢啊,姐姐我可是識貨的人,就我身上這身衣服至少要一萬元左右。”

陸啟文為何萱盛好米飯放到何萱的跟前笑道:“萱姐這麼聰明,不妨猜猜看?”

何萱做出思考的模樣,一雙清澈的眼睛眨呀眨的煞是動人,何萱似乎猜到了一般道:“哦,我知道了,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搞來那麼多的錢十之八九是搶來的吧”

不過話還沒有說完何萱自己就笑了起來。

陸啟文沒想到何萱竟然會和自己開玩笑,先是愣了一下繼而搖頭做出一副郁悶的模樣道:“萱姐真看不起人,不就是幾萬塊錢嗎,難道還能難倒我不成,我要想搞來幾萬塊錢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何萱一副十分感興趣的模樣道:“是嗎,那可不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搞來這些錢的呢?”

陸啟文想都沒有想就道:“那還不容易嗎,我不過是賣了點……”

陸啟文突然之間停下來,目光有些怪異的看了何萱一眼,想到自己是賣給許巍壯陽藥換來的錢,如果被何萱知道的話不知道會怎麼看自己呢,幸虧自己反應及時,不然自己的形象可就完全的毀了!

何萱正准備聽陸啟文說賣了什麼東西換來幾萬塊錢呢,可是到了關鍵時刻陸啟文卻突然之間停了下來不說了。

好奇心被吊了起來,何萱立刻望著陸啟文道:“究竟是賣了什麼東西啊,你怎麼不說了?”

陸啟文嘿嘿一笑,拿起筷子一邊往嘴里扒飯一邊道:“呵呵,沒什麼,不過是一點丹藥而已,萱姐吃菜,再不吃一會可就涼了!”

何萱看陸啟文故意的岔開話題轉移目標就知道何萱賣的並不是像他所說的一點丹藥那麼簡單,目光灼灼的盯著陸啟文,似乎要將他看穿一般。

何萱那如有實質一般的目光自然被低頭吃飯的陸啟文給感應到,不過陸啟文只能低頭吃飯,難道還要站起來告訴何萱說自己是賣了壯陽補腎的丹藥換來的錢不成,先有那來曆不明的一盒避孕套再有自己賣壯陽藥的事情,不知道自己在何萱心中的形象會被扭曲成什麼樣。

何萱看陸啟文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就是不再提賣丹藥的事情的模樣也就不在去問,心中開始想陸啟文究竟是賣了什麼東西。

如果陸啟文知道何萱一邊吃飯一邊在心理猜度自己賣了這賣了那,甚至還想到了去賣血的可能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將嘴中的米飯給噴出來。

雖然陸啟文說了實話,可是何萱打死也不會想到陸啟文是賣了壯陽藥才換來那麼多的錢。

兩人就那麼的靜悄悄的吃飯,過了好大一會,陸啟文才道:“萱姐,你身上的燒傷我或許能夠想到辦法給你治好,並且保證一點傷痕都不留下”

何萱愣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欣慰的神色,笑了笑平靜的道:“啟文,謝謝你,其實你不用安慰我的,我已經想開了,只要你不覺得我這個模樣嚇人就好,這樣也好,至少不像以前那樣走到哪里都要帶著墨鏡和大簷帽躲躲藏藏的了”

陸啟文沒想到何萱竟然不相信自己的話,而且還以為自己是在安慰她。

雖然說陸啟文現在並沒有想到什麼辦法為何萱徹底的將臉上和身上的燒傷清楚,可是他相信他們家祖傳的號稱可以煉制出可以使人白日飛升的仙丹的《丹經》之中一定有可以清楚何萱臉上的傷痕的靈丹妙藥。

不過陸啟文並沒有繼續說而是默默的記在心中,還是等到自己找到了為何萱治療燒傷的方法之後再告訴何萱的好,省的讓其空歡喜一場。

陸啟文深深的看了何萱一眼道:“在我眼中萱姐依然是萱姐,就算是有燒傷和沒燒傷都一樣,而且我一定會讓萱姐你恢複以往的美麗的。”

何萱看了陸啟文一眼這才發覺原來陸啟文堅決起來竟然是那麼的具有魅力,不知怎麼的,聽了陸啟文的話,何萱感覺眼中澀澀的,猛地站了起來道:“我吃飽了,先去休息了!”

說完何萱就跑進房間之中。

陸啟文看著何萱跑進房間之中微微的笑了笑,看了看桌面之上的菜歎了口氣道:“這些飯菜可不能浪費了”

打了個飽嗝,陸啟文將碗筷收拾好放到廚房之中,擦了擦手走了出來,看了看外面漸漸的黑了下來的天,正想坐在客廳之中打開電視收看一下新聞,可是眼睛掃過何萱的房間,陸啟文立刻就打消了打開電視的念頭。

想到上午從火車站出來的時候所看到的那張報紙上關于何萱的長篇累牘的報道,報紙尚且如此,不用想只怕電視上會比報紙更加的熱鬧,試想一個紅遍亞洲的天後級的大明星在遭遇火災之後神秘的失蹤,這是一個多麼有價值的新聞啊,或許現在那些報社、媒體都在瘋狂的報道。

本來何萱受了如此大的傷害就已經夠不幸的了,如果在讓她聽到火看到媒體上關于她失蹤的各種猜想的話,只怕會讓何萱受不了的。

既然連電視都沒法去看,陸啟文干脆就關上了門將安全門鎖上,關了客廳的燈走進自己的房間之中。

躺在床上,陸啟文手中拿著的卻是一本金燦燦的書。

不過就是金色的,看上去就像是一片片書頁大小、厚度的金色金屬制成,上面竟然全是蝌蚪一般的文字,如果有文字學家看到的話一定會驚呼一聲,因為那些歪歪曲曲的文字赫然是上古時代的甲骨文。

陸啟文摸了摸那如同紙張一般柔軟的金色薄片,看到封面之上兩個古樸的字,正是丹經兩字。

這就是陸家代代相傳的《丹經》,陸啟文翻開第一頁開始看了起來,一種種稀奇古怪的丹藥的煉制方法赫然在上面列出。

其中就有九陽丹、九轉靈丹、回光丹、養顏丹、水韻丹……等各種各樣功效不同的丹藥。

陸啟文的目的不過是尋找可以治療何萱臉上燒傷的丹藥,所以走馬觀花的看了一遍,不過即便是這樣陸啟文也是驚訝和贊歎聲不絕于耳。

“啊,隱形丹,可以使人在短時間內隱去身形;延壽丹,一顆可以增加五年左右的壽命;駐顏丹,可以使人青春永駐……”

“哇卡卡……沒想到老祖宗還留下這麼多的好東西沒煉制出來,這麼多的丹藥要是被我給煉制出來的話,我不就……汗,只是想一想就讓人口水直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