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丹藥世家


小鎮之上燈火通明,由于在龍華鎮邊上興起一座巨大的影視城,所以漸漸的這個小鎮也變得繁榮起來。


這是一座古意盎然的房子,房子之中透出昏暗的燈光,突然之間一個青年身上背著背包急匆匆的推開大門沖了進來。


“爸!爸,你在哪里?你可不要出事啊!”


陸啟文一臉焦急的神色,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本來他是大四的學生,可是前天晚上突然接到自己父親陸遠的電話,在電話中陸遠催他趕快回家說是自己快不行了有後事需要交代!


陸啟文當時就被這個消息給震得差點昏過去,于是當即請了假坐上了回家的火車,一路急趕終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半年未回的家中。


看到父親的房間之中的燈還亮著,陸啟文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文兒嗎!”


陸啟文清楚的聽到父親的聲音,連忙應了一聲將手上的背包放在客廳之中,身子一頓,一下子就躍上了兩米多高的樓上,推開房門。


一名五十許的男子臉色一片潮紅的躺在床上,一臉欣喜的望著走進的兒子。


陸啟文看到父親的臉色,登時神色大變,噗通一聲跪倒在床前拉著陸遠的手泣聲道:“爸,您……您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服用回光返照丹呢?這可是禁藥啊!”


似乎對于兒子一眼就看出自己服用了禁藥一點都不奇怪,陸遠伸手撫著陸啟文的頭發道:“啟文,你回來就好,我終于借著丹藥的藥力撐到你回來了!”


陸啟文眼中晶瑩一片泣聲道:“爸,您……您又以身試藥了嗎,不然怎麼會這樣!”


陸遠笑了笑道:“啟文,都是男子漢了還學小女兒家姿態哭哭泣泣的!”


陸遠臉上的潮紅似乎更重了些,感覺到自己命不久矣,陸遠道:“啟文,我是不行了,不過我不後悔,不過為父沒有能夠將我們陸家的《丹經》中許多的丹藥煉制出來,為父實在是不甘心啊!”


“爸……”陸啟文泣聲道。


陸遠重重的咳了兩聲,嘴角溢出一絲嫣紅,陸啟文見了連忙用手絹將那嫣紅擦拭去,滿臉的擔憂和悲傷。


陸遠看到兒子一臉的擔憂微微的笑了笑道:“啟文,我們家傳的《丹經》之中記載了上千種丹藥的煉制方法,甚至藥材齊全的話連可以使人白日飛升的仙丹都能夠煉制出來,可是我們家一代不如一代,連啟動文武鼎的三昧真火都沒有人能夠修煉出來,以至于只能憑借著凡火煉制一些下三品的丹藥……”


陸遠一邊說話嘴角不停的流血,很顯然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陸啟文突然之間站了起來,翻箱倒櫃的找起了東西。


陸遠欣慰的看了陸啟文一眼道:“啟文,不用找了,九轉靈丹已經不在了,就是在也救不了我的命!”


陸啟文聽了不由的一顫,頹然的坐在地上道:“爸,你為什麼不用九轉靈丹救自己呢,為什麼……”


陸遠搖了搖頭道:“傻孩子,那丹藥自祖上傳下來也只剩下一顆,雖然可活死人、肉白骨,可是我中的是丹毒,根本就無法活命,況且是幾十年體內集聚的丹毒一起發作,我能憑借著回光返照丹等到你回來已經是萬幸了!”


說著,陸遠顫巍巍的將手上的一只古樸的戒指從手上褪下遞給滿臉淚水的陸啟文道:“戴上,我陸家有三寶,乾坤戒、文武鼎、《丹經》,文武鼎和《丹經》,為父平日里煉制的許多丹藥,還有一直以來我陸家先祖一代一代收集的藥材都在這乾坤戒之中,你一定要珍惜”


陸啟文將戒指接過戴到了手上,陸遠見了,嘴角露出一絲的笑意,突然之間一口鮮血噴出。


陸啟文立刻拉著陸遠的手。


陸遠臉上紅光滿面竟然變得精神熠熠,可是深通藥理的陸啟文卻十分清楚父親這次是真的回光返照全部的生命力已經透支到了生命的最後一顆,此時除非有一顆仙丹不然就是再好的丹藥也無法延長陸遠一秒的生命,眼淚無聲無息的流了下來!


陸遠也知道自己的情況,看到陸啟文悲傷的模樣,燦然一笑,顫巍巍的從枕邊取出一塊晶瑩的玉佩,只是那龍形的玉佩竟然只用一半。


陸遠將手上的玉佩遞到陸啟文的手中顫聲道:“啟文,為父用那九轉靈丹為你定下了一門婚事,我知道現在講究戀愛自由,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就權當這門婚事不存在吧,希望你不要怪我,我希望你能為陸家開枝散葉,可惜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陸啟文見父親這個時候還不忘為自己安排未來,眼淚更是嘩嘩的往下落口中喃喃道:“爸,你放心,我一定會讓陸家開枝散葉的”。


陸遠聽了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突然之間陸啟文握著陸遠的手猛地一緊,陸遠口中噴出一大口的鮮血。


“文兒,切記……三昧真火不出不許煉上三品的丹藥,更不要學為父以身試藥……”


“爸……爸……”


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陸啟文靜靜的望著父親的遺像發呆,無意間瞥到那晶瑩翠綠的半塊玉佩眼中閃過一道憤恨的神色。


“未婚妻?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話,父親服了九轉靈丹或許還有救,都怪你,就算是你成了我的未婚妻,我也和你沒完!”


陸啟文將那翠綠色的玉佩握在手中重重的道。


一處宛如仙境一般的山谷之中,翠竹環繞,簡樸的竹樓之上。


檀香自香爐之中輕輕的飄出,一女子面色平靜的盤坐在一蒲團之上,如同溫玉一般白膩的手心中正放著半塊碧綠色的玉佩。


突然之間女子站了起來,似乎整個天地也隨之動了起來一般,一頭烏黑的長發,穿著一件白淨的長袍,腰間系一根白色絲絛,恰到好處地顯出了她無限美好的身段。


但是讓人感到古怪的是無論如何努力,似乎都看不清白衣女子的樣貌。並非因為對方臉上遮著什麼東西,事實上是白衣女子的臉給人一種異常恍惚的感覺,模模糊糊只能隱約的可見那面部曲線的美好,至于真切的樣貌,卻怎麼也無法看清楚。


恍若仙子一般的女子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輕聲低喃道:“陸啟文!我楊凝吟的夫君哩!看來真的要如師傅所說的那樣去紅塵中走一遭了,沒落的丹藥世家的嫡子,你千萬別讓凝吟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