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靈魂侵蝕

我只不過剛剛入門而已,正要向你請教請教呢!”韓他,旁邊還有一個暗黑系魔導師艾米麗,以兩個人的力量對付他一個人,絕對不會吃什麼大虧,因此眼見這個亡靈法師漂浮過來,韓碩一點都不顯得緊張

身形宛如鬼魅飄忽不定,在靠近韓碩與艾米麗的過程中,這個亡靈法師不斷的變化著方向。就在離兩人還有十來米的時候,這個魔導師級別的亡靈法師,忽然揮舞著白骨法杖低聲吟唱出一個亡靈咒語。

一個渾身黑色鐵甲,有著深褐色肌膚的、身高超過三米,騎著一匹比野犀牛更加壯碩,身體長滿了棕色鱗甲的嚎叫獸的邪惡騎士,手中高舉著人身一樣粗重的狼牙棒,驅動著身下的嚎叫獸,凶狠的朝著韓碩與艾米麗沖擊過來。

邪惡騎士是比憎惡更高一個等級的黑暗生物,只有魔導師級別的亡靈法師,才可以召喚出來。他們來自與異時空黑暗的深淵,身體的黑色鐵甲有著極佳的物理防禦力,狂猛的力道配合身下嚎叫獸的沖擊,對于任何人都是噩夢。

這個邪惡騎士一出現,驅動著嚎叫獸猛然沖向了韓碩與艾米麗,高舉著的狼牙棒像是鐵柱子一樣砸了過來。

艾米麗一見這個邪惡騎士出現,二話不說立即往後面退避。口中低聲吟唱起暗黑系魔法,剛剛那個還沒有消失的巨大的死神鐮刀,隨著艾米麗的操縱,又揮舞著斬向了那個邪惡騎士。

召喚出邪惡騎士以後,這個亡靈法師再沒有向前一步,反而快速的往後面避開。一邊召喚出一隊石像鬼攻擊韓碩,一邊繼續利用骨矛四處激射。

和學院里面那些學員之間的比斗相比,這個亡靈法師明顯是身經百戰,對于戰斗時機地把握拿捏的非常准確。剛剛他飄忽不定的接近韓碩兩人,就是為了將邪惡騎士在他們面前召喚出來,利用近距離的沖刺不給兩人太多的防禦機會。

戮魔鋒隨著韓碩的心意,攜帶著炙熱的火紅魔焰,倏地再次盤旋飛出,向那一隊襲擊過來的石像鬼射去。韓碩自己吟唱了一個“白骨盾牌”的魔法,猛然間擋在了面前。抵禦住了骨矛的穿刺。

擋了兩擊地骨矛射擊,“白骨盾牌”魔力耗盡破裂開來。這個時候,韓碩精神力快速的凝聚流轉,猛然間將小骷髏召喚了出來,更是以心神通知小骷髏去對付那個邪惡騎士。

那個騎著嚎叫獸的邪惡騎士,是非常高等級的黑暗生物,面對于艾米麗以暗黑魔法凝聚成的死神鐮刀的攻擊,非常靈活的利用手中鐵柱子一般的狼牙棒防禦,那一根與他一起出現在這個位面的狼牙棒非常的堅固,與艾米麗地魔力凝聚成的鐮刀互相撞擊。一點都沒有斷裂。

“唔,你就只會召喚骷髏戰士出來嗎?”那個亡靈法師。一見韓碩快速地吟唱了一句,結果只是出現了一個怪異的小骷髏戰士,顯得非常的疑惑。

嘴角掛著從容的微笑,韓碩並沒有答話,只是以心神吩咐小骷髏,讓他去攻擊那個邪惡騎士。

兩個腿骨猛地一彈,小骷髏背後的七根骨刺一搖晃,居然凌空飛掠起來。一直緊握著的骨刀,率先一步射了出去,快捷的紮向邪惡騎士的後心。快的像是閃電奔雷一般。

正在面對死神鐮刀的邪惡騎士似乎有些不屑,只是微微抖了抖肩膀,在他地後心處便有黑色的鐵甲覆蓋起來。那個亡靈法師臉上帶著譏諷的笑意,望著小骷髏的攻擊。一點都不為他召喚出來地邪惡騎士擔心。

就在小骷髏的骨刀,即將落到那個邪惡騎士後心的時候,那個骨刀神奇地在虛空凝滯了一刻。然後猛然改變方向,嗖的一聲刺在邪惡騎士的裸露的脖頸處。那個面對死神鐮刀攻擊的邪惡騎士,忽然間發出一連串怪異的淒厲聲,手中巨大的狼牙棒猛然胡亂的揮舞。

“撲”的一聲,艾米麗凝聚成的鐮刀,越過了狼牙棒的轟擊,斬在這個邪惡騎士身下的嚎叫獸上,把這個嚎叫獸的頭顱直接砍斷,流露出像是火星一般的光芒。

與此同時,飛掠過來的小骷髏,已經落到了這個邪惡騎士的身

|飛舞起來,像是使用亂披風刀法刺朝著這個邪惡騎士沒有黑色鐵甲的身體一陣猛刺。



那把插在邪惡騎士脖頸上面的骨刀,也被小骷髏拔了出來,被他握在手里面不斷的往邪惡騎士的身體里面一陣猛桶。本來黑色鐵甲光亮的邪惡騎士,連帶著發出巨大咆哮聲的嚎叫獸聲,猛然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黑色的鐵甲忽然鏽蝕,邪惡騎士的身體由原本的厚實光澤,變得風化似的成為飛灰,眨眼間的功夫消失不見蹤跡。就連他騎乘著的嚎叫獸,也是和他一樣灰飛煙滅,這是生命痕跡徹底被抹去的表現。

在這個邪惡騎士消失後,艾米麗輕呼了一口氣,緊緊提著的一顆心平複下來,那一把死神鐮刀也隨著消失殆盡。停留在原地的,依舊還是提著骨刀的小骷髏,小骷髏拿著骨刀舞動了一下,散落在地的七根骨刺,倒飛落到他的背脊處。

這個時候,那個亡靈法師臉色的鄙夷不屑早已經消失的干乾淨淨,一臉難以置信的望著小骷髏,驚駭的呼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一百個骷髏戰士也傷害不了邪惡騎士,這是違反亡靈魔法常識。”

臉上依舊掛著從容的微笑,韓碩非常輕松的說:“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雖然我沒有你掌握的亡靈魔法多,但是我並不覺得有什麼事不可理解。”

一個命令下達,提著骨刀的小骷髏腿骨一顫,已經盯上了那個亡靈法師,快速的朝著那個亡靈法師飛掠過去。

他嚇了一跳,旋即嘿嘿怪笑著說:“好,很好,那麼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秘密。”

一段亡靈魔法咒語,從他的口中低吟出來,隨後這個亡靈法師迅速的靠近韓碩,就在他與小骷髏快要靠近的時候,這個亡靈法師猛然飛舞的極高,手中的白骨法杖被他拋出,忽然罩在了韓碩的頭頂上面。

瞬間,一股龐大的邪惡精神力,通過那個白骨法杖湧入了韓碩的腦子里面。像是一個磁鐵般,試圖將韓碩腦子里面的記憶力據為己有,那這個亡靈法師臉上則是露出得意的笑容,對旁邊驚慌失措的艾米麗陰沉喝道:“不要輕舉妄動,現在我與他的靈魂已經取得了聯系,如果我忽然死了,他也會靈魂散去成為一個白癡。”

這句話一出口,艾米麗當即一呆,然後明眸焦急的望著韓碩,發現韓碩只是一霎那般,就變得神色恍惚,兩眼內沒有焦距的愣在了那兒,像是一個雕像或者石頭人一般。

就連剛剛收到韓碩的命令,打算去攻擊這個亡靈的小骷髏,也是忽然間愣在了那兒,提著骨刀茫然的四顧而望,仿佛在等候著韓碩給他一個號令。

“哈哈,這個我最近才剛剛掌握的一個叫‘靈魂侵蝕’的亡靈魔法,利用這個亡靈魔法我可以將一個人的靈魂據為己有,侵蝕了他的靈魂以後我能夠得到他所有的秘密。在這個過程中,我與施法的對象靈魂聯系在一起,如果我突然死亡被施法的對象也難逃劫難,哈哈!”這個亡靈法師,一見白骨法杖的邪惡力量,已經侵入到韓碩的腦海當中,當即對艾米麗得意的解釋道。

艾米麗眼望著韓碩這個時候的狀態,心里面焦急萬分,不知道到底應該不應該動手對付這個亡靈法師。

籠罩在韓碩頭頂的白骨法杖,那一股股的龐大邪惡精神力,湧入到韓碩的體內的力量,身為魔導師的艾米麗能夠清晰的感覺道,因此對于這個亡靈法師的話語,艾米麗是真的不敢不相信。

就在艾米麗焦急萬分,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本來表情呆滯的韓碩,猛然間厲嘯出聲,韓碩的兩手臂分別燃起紫紅色的熊熊烈火,整個人都似乎被紫紅火焰包裹住了一樣,臉龐顯得猙獰可怖,渾身充滿了極度危險的氣息。

于此同時,剛剛得意萬分的這個亡靈法師,忽然間臉色煞白,原本臉色輕松得意的表情倏地褪去,極其恐懼的大喝道:“不,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