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三眼邪神安斯迪斯

進入洞內,兩人所見到的是滿地的尸體,粗略估計了十具,看身上的穿著,既有這個奴隸行的侍衛,也有一些前來挑選奴隸的貴族,包括被囚禁在牢籠里面的奴隸。

周圍牆壁上面燃燒的火把,將這兒照耀的一片火亮,這個地方應該是囚禁奴隸的,周圍有著許多鐵柵制成的鐵牢,當中還有一些刑具,看樣子是用來教訓那些不聽話的奴隸所用。

中央利用黑石塊,堆砌成一個高台,上面幾根柱子上面分別捆綁著一具尸體。在高台的中間,有一個長寬三米左右的四方形凹槽,里面有著濃烈的血腥味蔓延。

十幾個僵尸戰士被召喚出來,將地上那些尸體抬起來,一具具的扔進高台中央的血池里面。那些完整的尸體一落入血池,“撲通”一聲便沒入里面,然後血池“汨汨”的冒著血泡,一會兒血泡平靜下來,血池的水線高了幾分。

隨著一具具的尸體,被扔進這個血池內,血池里面的鮮血越來越多,都快要滿溢出血池了。在這個高台的一角,上一次韓碩見過的那個亡靈法師,手拿著白骨法杖顯露出相貌,只見他身體枯瘦面無表情的望著血池,一雙灰褐色的瞳孔里面,看不出任何的生機。

韓碩兩人一進入這兒,就立即後退到了邊角,只是借助與角落的縫隙觀察這兒的一切。艾米麗在兩人身旁布置了一個隔音的結界,立即低聲說:“看樣子這個亡靈法師,似乎在布置什麼祭台,不知道他打算做些什麼?”

搖了搖頭,韓碩神色凝重。沉聲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亡靈魔法掌握的太少,對于這個亡靈法師布置的祭台,我是一點都不了解,看樣子魔導師級別的亡靈法師,果然是掌握了許多強大地亡靈魔法。”

在韓碩與艾米麗兩人低聲講話的時候,那個亡靈法師揮舞了一下手中的白骨法杖,低聲吟唱了一段魔法咒語。只見祭台上面的血池鮮血猛然旋轉起來,祭台圓柱子上面被捆住的尸體,頃刻之間血肉皮毛不在,成了幾副森白的骨架。

又是一段亡靈魔法被吟唱出來。地面上剛剛死去不久沒散開的靈魂,像是被顯形了一般,化為了一團團的灰褐色煙霧,往祭台中央的血池內湧入。血池內鮮血成一個漩渦旋轉,剛剛沉到了底部的尸體上面地骸骨,一根根的顯露出來,然後這些白骨慢慢的拼湊,漸漸的組成了一具頭生八個尖角,腰身有著一個布滿倒刺尾巴的三眼邪神。

這個三眼邪神由森白的骨骸凝結,三個眼睛分別呈現紅黃藍三色。像是鑲嵌在額頭上面的三角形。還在成形的時候,一股浩瀚龐大的邪氣。便從他的身上蔓延開來,使得整個場地都充斥了他地邪惡氣息,那是一種暴戾殺戮極端嗜血的邪惡。

即使隔了老遠,韓碩都覺得心中一寒,雙瞳猛然盯緊了這三眼邪神,一瞬沒有離開,全神貫注地觀察著他的一切異動。

“哦,天哪,他通過祭台與三眼邪神安斯迪斯取得了聯系。”艾米麗難以置信的低吟了一聲,美眸中全是驚詫。

神是傳說中的強大存在。他們有著通天徹地的神通,但是有著位面法則的約束,不可能在這個世界顯露本體。但是通過一些儀式,還有一些媒介物。居然這個世界的一些人利用玄奧的秘法,可以與神明進行聯系。

一直以來,韓碩都認為這種沒有考證的說法非常的荒謬。覺得那是不可能存在地事情,可是現在事實擺在面前,由不得韓碩不相信了。眼見不知道隔了多少位面,這三眼邪神安斯迪斯通過這個亡靈法師的儀式,將神識降臨在這架白骨骨骸上面,韓碩一時間愣在那兒,思想混亂成了一團。

一連串奧秘的古老聲音,從三眼邪神安斯迪斯的口中發出,韓碩與艾米麗兩人聽得莫名其妙,不知道這一連串地聲音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那個身形枯瘦的亡靈法師,卻似乎能夠與他直接交流。

只見這個亡靈法師匍匐在地,頭顱深埋在胸前叩拜著,忽然抬頭一臉的誠惶誠恐,然後快速地吟唱了一段咒語,“生命偵察”的亡靈魔法釋放出來,猛然間往四處飄蕩起來。

“不好。”韓碩一見這個魔法出現,立即知道要遭了,猛然間低呼了一聲,就打算拉著艾米麗離開這兒。

,還是慢了一步。“生命偵察”的魔法四散開來,~人所在的方位後,猛然間亮了起來。那個叩拜在地的亡靈法師,當即臉色一沉,白骨法杖猛然一個揮舞,周圍停在那兒的十幾個僵尸戰士,突然朝著韓碩與艾米麗兩人走來。

“暴露了,我們立即離開。”艾米麗嬌喝了一聲,身子猛然倒退,打算帶著韓碩離開這個地方。

就在這個時候,眼尖的韓碩看到因為這個亡靈法師的分心,剛剛由白骨骨骸形成的三眼邪神安斯迪斯的軀體,轟然間倒塌在祭台上面的血池之內。



看樣子亡靈法師必須一刻不能分心的,才可以通過玄秘的魔法,利用血池里面的血液與骨骼與三眼邪神安斯迪斯進行溝通,一旦亡靈法師分心對付韓碩與艾米麗,那個不知道跨越了多少位面,將神識降臨在這兒的安斯迪斯,就不能夠利用骨骸鮮血現形了。

“三眼邪神安斯迪斯並不能夠幫助他,我們兩個不用懼怕他。”韓碩身子一頓,在洞口停留了下來,更是反手一扣,將艾米麗後退的身子也給扯住。

艾米麗身子一被韓碩扣住,聽韓碩說了這麼一番話,美眸凝聚在祭台的時候,也發現了三眼邪神已經消失在血池當中,當即也是神色鎮定下來,嬌喝道:“你是什麼人,居然敢在瓦倫城內,以這麼邪惡的儀式召喚三眼邪神安斯迪斯?”

“你們兩個不該闖進來,否則我不會殺了你們。”這個身形枯瘦的亡靈法師,聲音干澀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後,本來站立在祭台上面的身子,利用漂浮術飛向韓碩與艾米麗這邊。

他手里面握著的白骨法杖,被他揮舞著釋放了一個高級亡靈魔法“怨靈魂鏈”,幾十個“怨靈”糾纏在一起,像是一條長長的鐵鏈,朝著韓碩與艾米麗糾纏過來。這個時候,那十幾個僵尸戰士,也都是舉著木棍到了韓碩與艾米麗的身前,當即對韓碩與艾米麗進行攻擊。

嬌哼了一聲,艾米麗取出她的魔法杖,低吟了一個暗黑魔法,一把黝黑的死神鐮刀猛然間在虛空成形,被艾米麗魔法杖一指,便朝著那些僵尸戰士絞殺過去。在死神鐮刀的切割下,僵尸戰士的身體脆弱的像是紙糊一般,轉瞬間碎裂開來,沒有一個能夠接近韓碩與艾米麗。

在那個“怨靈魂鏈”纏來的時候,韓碩的戮魔鋒猛然厲嘯著出手,“玄冰魔焰決”運轉開來,戮魔鋒爆射出刺目的紅光。整個空間的溫度都在忽然間飆升,紅色的魔焰將戮魔鋒包裹住,熊熊的燃燒起來,迅猛的落向糾纏過來的“怨靈魂鏈”。

幾十個怨靈串起來的“怨靈魂煉”,在戮魔鋒紅世魔焰的炙熱溫度下,一個個張口厲叫看起來非常的恐懼。等到戮魔鋒呼嘯湧進“怨靈魂煉”當中,那“怨靈魂煉”發出了“吱吱”的聲音,冒起了灰褐色的煙霧,幾十個“怨靈”怪叫著魂飛湮滅。

三道骨矛忽然成形,猛然間刺向韓碩與艾米麗。韓碩以心神控制著戮魔鋒,去抵擋攻向艾米麗的兩個骨矛,他自己同樣低吟了一個亡靈魔法,一根骨矛破空襲來,准確的撞擊在另外一支襲擊他自己的骨矛上面。

“咦,小子你居然也是一名亡靈法師!”那個枯瘦的亡靈法師,忽然間詫異的驚呼了一聲,非常驚異的望著韓碩喝道。

“嘿嘿,正是正是,剛剛在卡爾費特那兒的時候,我們還聯手干掉過克拉克,這已經是我們今晚的第二次見面了。”韓碩神色從容的望著這個亡靈法師,微笑著開口說道。

上一次在卡爾費特家那兒,韓碩一開始裹住了面目,後來殺死克拉克之前才扯下了面罩。然後這個亡靈法師攻擊韓碩的時候,兩人之間相隔了很遠一段距離,因為當時在深夜內,這個亡靈法師並沒有看清楚韓碩的面貌,這一次再見韓碩顯然也沒有認出來。

“原來是你!”這個亡靈法師低呼了一聲,身子再一次快速的飄向韓碩兩人這邊,陰沉沉的說:“同為亡靈法師,我看看你究竟有沒有弄清楚亡靈魔法的奧義。”

這番話落下的時候,這個亡靈法師再一次的出手,看樣子是打算先把韓碩干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