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何必這麼麻煩呢

幾個月的時間內,博比•阿斯基的兩個兒子,一一個被當街殺死,這對于他造成的刺激實在太過巨大。尤其是克拉克是他最為器重,也寄托了最多希望的一個兒子,就這麼在瓦倫城被人殺死,使得他徹底瘋了。

這個夜晚的瓦倫城,注定是一個混亂的時刻,所有獅鷲軍團的軍兵全部被召集起來,挨家挨戶的盤查可疑人物。因為軍團長的暴怒,弄的這些獅鷲軍團的普通軍兵,也是脾氣火爆,所有的陌生商人冒險者,稍有不配合的可能就會面對一頓毒打。

街道上面鐵蹄聲呼嘯而過,深更半夜里面沉睡的人們紛紛被叫醒,就連獅鷲軍團的標志——一個獅鷲大隊,也在夜空中徘徊在瓦倫城上空,弄的所有人都如臨大敵,還以為卡西帝國深夜入侵了。

天空中獅鷲成一個個黑點,古怪的鳴叫聲震人耳膜,從城西飛到城南,又從城南飛至城北,每當看到下面有什麼異動,便會降落下來與地面的士兵們一起行動。

“這就是獅鷲啊,看起來體型倒是夠巨大的。”在靠近博比&#阿斯基的奴隸行的一個街道處,韓碩站在一顆大樹的後面,望著呼嘯而過的一對獅鷲,喃喃的自語道。

“不錯,獅鷲是一種非常凶猛的飛行單位,單個的獅鷲就有著撕裂普通魔獸的能力。國王陛下之所以如此器重老博比,即使知道他有反叛之心也不敢輕舉妄動,這一大隊獅鷲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艾米麗輕哈了一口氣,有些瑟瑟發抖的對韓碩解釋說。

嚴冬寒冷的夜晚,街道上面一些積水都已經結成厚厚的冰塊。房屋倒掛地冰針在月光下熠熠生寒,獵獵的寒風吹拂過來,身為魔法師的艾米麗感覺身體冰寒也是理所當然的的事情。

吸了一口冷氣,韓碩右手握住艾米麗嫩滑的小手,魔元力運轉開來,韓碩的右手像是一個小火爐子,帶給了艾米麗溫暖。

“你是一名亡靈法師,同時兼修了一種奇特的武技,但是為什麼你還能夠使用火系魔法,居然還運用的這麼嫻熟。仿佛可以隨著你的心意調節溫度一樣,你是怎麼能夠做到地?”艾米麗流盼嫵媚的美目,熠熠生輝的注視著韓碩,嗔怪似的責問韓碩。

“其實,這是我修習的武技中的一種,你不要這麼驚訝。”韓碩聳了聳肩膀,很是誠實的向艾米麗解釋。

可惜,對于韓碩的解釋,艾米麗明顯一點都不相信,不過艾米麗並沒有繼續追問什麼。微笑著說:“好了好了,我總有一天會發現你所有秘密的。唔。你的神秘對我就是一種毒藥,我發現我越是想要知道你地一切,卻覺得你越來越神秘。”

“恩,別花癡了,走了走了。”韓碩笑著伸手,在艾米麗渾圓的臀部拍了一記,催促艾米麗快些走路。

這一次兩人地行動,並沒有帶上切斯特,等到出現在上一次拍賣莉莎的那個奴隸行以後,韓碩釋放了一個黑暗迷霧的魔法。將牆壁周圍籠罩在更加黑暗的境地。

“呵呵,現在亡靈魔法掌握的還不錯嘛。”艾米麗低笑了一聲,魔導師境界的她施展出漂浮術,身子緩緩的騰空飛起。落在了五米高的牆壁上,再一次開口說:“我把繩子纏在里面,你利用繩子攀爬過來好了。”

“何必這麼麻煩呢!”韓碩笑著低聲說了一句。身子猛然間破空扶搖而上,速度比起艾米麗利用漂浮術飛的更快更穩,瞬間站定在艾米麗的身旁。

猛然間身子僵直地怔住了,艾米麗像是白日見鬼一般的望著韓碩,美眸當中異彩連連,然後不顧一切的湧入韓碩的懷里,使出了全部地力氣捶打韓碩的胸膛,張口似氣似喜的咒罵道:“你這個討厭地混蛋,明明早就到了亡靈魔導師的境界,居然還一直欺騙我,我和你拼了算了,混蛋混蛋。”

韓碩聽到遠處傳來異響,當即不敢停留在高處免得引起旁人的注意,猛然間擁住艾米麗飛落下去,側身躲在這個奴隸行一個房角落,然後才抓住艾米麗的小手,苦笑著解釋說:“我沒有欺騙你,這種類似與漂浮術的飛行方法,也是我所修習的武技中的一種,和魔法沒有任何的關系,你仔細想一下,剛剛你感覺到我身上有沒有傳出任何的魔法波動?”

韓碩這麼一說,艾米麗

,長長的睫毛疑惑的煽動了一下,然後才驚駭的望著置信的問道:“你修煉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武技,在我的了解當中,即使最強大的劍士或者聖騎士,也只能夠利用斗氣短時間的飛上高空,那種武技根本稱不上飛行術,為什麼你卻能夠做到?”

“我說過,我修煉的武技比較神奇,也不太好向你解釋什麼。”關于魔功的修煉,韓碩的確無法多說什麼,只能夠這樣對艾米麗解釋。

“好吧好吧,早知道問不出什麼來。走吧,趁著這個時候瓦倫城一片大亂,我們看看能不能夠在這個奴隸行,得到什麼有用的東西。”艾米麗嗔怪的白了韓碩一眼,扯了扯韓碩就輕車熟路的往奴隸行走去。



艾米麗事先肯定仔細的調查過這個奴隸行,她對于這兒的建築物非常的熟悉,一路上走來身子都是漂浮在虛空,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在她的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層薄如蟬翼的黑色魔法罩,將她身體的狀況都給遮掩住了。

韓碩對于這種勾當早已經熟練了,不但自己不發出一點的聲音,還通過超凡的五官不斷的為艾米麗指路,讓兩人一路上避過了眾多的侍衛巡視。

一會兒的功夫,兩人穿越過上一次經過的拍賣場兩棟大樓,往更深處的後面三棟房屋行去。

“這個奴隸行,平時都會有獅鷲軍團的軍兵駐紮,一旦我們的蹤跡被發現,想要離開非常困難。但是今天,因為克拉克的被殺,里面的軍兵一定會被調集出去,對整個瓦倫城進行搜捕行動,對于我們來說這是一個最好的時機。”艾米麗一邊走著,一邊向韓碩解釋。

一旦進入正事,韓碩便認真開來,一邊聆聽著艾米麗的談話,一邊默然的注意著四周。這個時候,一種非常古怪的味道,湧入了韓碩的鼻孔,這種味道聞起來夾雜了血腥味,在韓碩慢慢感受的時候,感覺到有些嗆鼻。

動了動鼻子,韓碩伸手一拉艾米麗,低呼說:“有血腥味道,這兒似乎也有些不對勁。”

“沒有啊。”艾米麗使力的嗅了一口,詫異的說了一句,然後想了一下,似乎想起了韓碩的神奇,開口說:“你看看能不能找到血腥味傳來的方向。”

點了點頭,韓碩沉聲說:“跟我來。”

抓住艾米麗的小手,韓碩憑借著鼻子搜尋血腥味傳來的方向,越過了旁邊的兩棟房子,到了一個水池旁邊。水池旁邊有一個假山,里面有這幾個黑魆魆的山洞,韓碩耳朵鼻子發揮出作用,帶著艾米麗走到了一個山洞里面。

一聲“嘎吱”的聲響,忽然間響了起來,原本厚實的一個石壁猛然間分離開來,一個侍衛神色驚恐渾身浴血的從里面奔了出來,還沒走出幾步一道骨矛憑空出現,猛然間從後背將這個侍衛刺穿,然後兩個僵尸戰士走出來,將這個侍衛的尸體拖了進去。

這一副場面被剛剛進入這兒,趁機躲在旁邊的韓碩與艾米麗看了個清清楚楚。韓碩愣了一會兒,忽然開口道:“或許,我今天剛剛的見過的那個亡靈法師,現在就在里面。”

“這有極大的可能性,只不過這個奴隸行的主人是博比•阿斯基,而那個亡靈魔法師也是殺死克拉克的凶手之一,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兒呢?”艾米麗顯得有些疑惑不解,低聲的與韓碩交談說。

“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現在全城草木皆兵,這個奴隸行作為博比•阿斯基的產業,反而抽調出去大量的軍兵,沒有誰能夠想到他會出現在這兒。剛剛一個侍衛被殺死說明這個亡靈法師,應該也不會是這兒的客人,那麼很有可能他就是抱著在這兒躲藏的想法了。”韓碩思量了一下,開口緩緩的說。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那麼我們要不要看個究竟?”艾米麗贊許說了一句,張口詢問韓碩意見。

“當然,我對于這個亡靈法師也非常好奇。如果我單獨面對他,或許只能拔腿就逃,不過現在加上你的話,我們並不懼怕他。”韓碩開口說道,停頓了一下,韓碩注意傾聽里面的動靜,過了一會兒開口說:“好了,僵尸戰士的腳步聲遠去了,我們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