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殺你只需要一次

靈法師本來就很稀少,像這種魔導師級別的亡靈法師能夠看到,因此這個亡靈法師一出現,立即引起了那邊眾多的驚呼聲。

韓碩使用“魔動九天術”才從那片區域逃逸出來,忽然發現有了這種變化,猶豫了一下,身形在周圍的屋頂上面穿梭,又往回路退了過去。

在這個亡靈法師出現以後,利用亡靈召喚術從異時空召喚出來眾多的黑暗生物,這些黑暗生物的出現,給追逐拉奇的那些軍兵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尤其是體型龐大的憎惡戰士,與排空飛行的一隊石像鬼。

體型龐大力量驚人的憎惡戰士,一個巨大的鐵棍轟擊下來,直接可以將一個士兵砸成肉泥。機動性快速的石像鬼,鐵爪呼嘯著抓來,一樣是充滿了極大的威脅。

“該死的,我去殺了他!”克拉克怒喝了一聲,一揮缰繩身下的戰馬猛地沖出,一根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中,往那個亡靈法師所在的方向沖擊過去。

在戰馬鐵蹄的狂馳下,配合著那杆嶄亮長槍的沖擊,路途當中的骷髏戰士與僵尸戰士,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阻礙。騎士借助與戰馬的沖刺力,能夠將本身的實力提高一截,因此在克拉克與戰馬合為一體的沖殺下,那些分散開來的黑暗生物根本沒辦法阻攔他。

這個時候,因為魔導師級別的亡靈法師的出現,周邊的軍兵忙著對付召喚生物,無法對克拉克提供有效的幫助。高級騎士卡爾費特,留在原地指揮著軍兵的行動,等到這些訓練有素地軍兵。靜下心來組隊對付黑暗生物的時候,一排排的骷髏戰士與僵尸戰士率先倒下。

這個魔導師級別的亡靈法師,精神力雖然很是龐大,但是召喚出來的黑暗生物數量上面,已經不能和這兒的軍兵相比。尤其是一些食尸鬼還有骷髏戰士,對戰局所起的作用非常有限,往往被這些獅鷲軍團的軍兵一個劍刺就摧毀了。

但是體型龐大的憎惡戰士,還有在黑暗中呼嘯的石像鬼,依舊是非常地凶猛,一會兒的功夫已經殺死了好幾個軍兵。可惜憎惡戰士只有五個。石像鬼也只有六七0個.+射中,然後每一個憎惡戰士的周圍,都圍繞了十來個的獅鷲軍團的軍兵。

一聲低吟再一次從那個亡靈法師的口中呼出,兩個倒下去的憎惡戰士,猛然間爆裂開來,兩個“尸爆”魔法的出現,瞬間造成周圍十幾個獅鷲軍團的軍兵淒厲慘嚎著死去。

等到這個亡靈法師,打算繼續開口吟唱下一個魔法地時候。騎著戰馬的克拉克已經洶湧地沖到了他的面前。他手中的那杆銀槍猛然綻亮起乳白色的劍芒,借助與戰馬的沖勢克拉克連人帶著長槍飛起。閃電般的刺向了以漂浮術懸浮與虛空的那個亡靈法師。

巨大的白色骨骸,忽然間在虛空顯露出來,以神奇的速度詭異的組合成一個白骨盾牌,白骨盾牌高三米寬兩米,將那個亡靈法師完全地擋在里面。潔白閃耀著奇光的白色骨骸,組合起來不留一點縫隙,一些尖利的碎骨還在盾牌前面形成倒刺,看起來形狀非常奇特。

“啪”的一聲,凝聚了克拉克狂猛勢道地一個沖擊,猛然間轟擊在白骨盾牌上面。即使這麼高等級的一個白骨盾牌。在克拉克這一波狂暴的沖擊當中,也是伴隨著“噼啪”聲碎裂,光潔地巨大的白色骨骸,被長槍刺中的地方骨粉亂飛。

悶哼了一聲。這個亡靈法師鬼魅般的飄退,看樣子也認識到克拉克的難惹,打算與他拉開一段距離再說。一個沖擊結束。克拉克的身子順勢的落在了屋頂上面,長槍收起換為長劍,在屋頂上面快速的穿梭,死盯著這個亡靈法師追擊。

又一個黑暗迷霧被釋放出來,剛剛退避的那個亡靈魔法師,身子在黑暗迷霧里面一閃而逝,眨眼消失不見蹤跡。旋即三根骨矛同時破空襲來,目標直指克拉克,而亡靈法師的身形也在三根骨矛出現以後,也終于被克拉克判斷出來。

于此同時,眼尖的韓碩看到克拉克前行的屋頂上面,有一塊突起的石狀物微微動了一下,這讓韓碩心中一跳,身子猛然間頓住,然後隱匿在另外一個房頂上趴伏下來,

魔鋒已經隨著心意悄無聲息的接近克拉克。



冷哼了一聲,克拉克沖勢不止,但在中途忽然變向,手中的長劍忽然一挑,將沒有避過的那根骨矛擊斷。而這個時候,克拉克的身形也終于靠近了那個突起的石狀物旁邊,本來靜止的那塊物體,猛然射出一縷幽亮的寒芒,然後被灰褐色衣袍遮住的拉奇的身軀同時出現。

剛剛將亡靈法師的骨矛破去的克拉克,並沒有料到突然的襲擊,斗氣剛剛凝聚了一半,便立即舉劍擋了過來,隨後一聲金鐵交擊的“鏗鏘”響徹夜空,克拉克的身子從屋頂不由自主的往下面拋飛。

在克拉克落下的中途,一聲厲嘯猛然間響起,一道細長的紫色火焰憑空出現,“撲”的一聲轟擊在克拉克的後腰處,紫色火焰從克拉克後腰進入,瞬間消失在克拉克的體內。

“嗷嗷”的慘嚎聲,驟然從克拉克的口中沒命的響起,等到克拉克的身軀落向地面的時候,他全身都突然燃燒起了紫色的火焰。韓碩的身形詭異的飛至克拉克身前,冷漠的看著被紫色火焰蔓延的克拉克,心神一個呼喚,戮魔鋒從克拉克的胸口破出,沒有帶起一滴的鮮血落進韓碩的手心。

“居,居然是你?”五髒六腑全部玄寒之氣侵入,身體也遭受戮魔鋒急劇破壞的克拉克,看著韓碩顯露出身形扯下面罩,艱難的吐出這句話,牙齒嘎吱亂顫一臉的難以置信。

“不錯,就是我。你兩次要殺我都沒有得手,但我殺你只需要一次。”韓碩冷酷的說了一句,右手猛一揮舞,“玄冰魔焰決”運轉開來。一朵紅色火焰落進克拉克的身體里面,本來已經被玄寒之氣侵入,馬上就要死去的克拉克被魔焰再一焚燒,頃刻之間化為了一灘血水,速度快的令人難以置信。

三道骨矛憑空出現,目標直指韓碩,呼嘯的聲音讓韓碩當時一驚。身子縱身一躍,手中的戮魔鋒劃了一下,將一個骨矛斬斷,韓碩朝著遠處的拉奇喝道:“該死,他怎麼連我也打?”

“我不認識他。”拉奇回答了一聲,也是閃電般的躲避開來,因為那個亡靈法師連拉奇也一並攻擊了。

原來不是自己人,韓碩驚了一下,猛地往外面躲避去,那個亡靈法師一見韓碩逃開,居然纏上了韓碩,在後面死追著韓碩不放。這個亡靈法師出現的有些奇怪,而且居然不是勞倫斯那邊的人,這讓韓碩顯得非常疑惑,不知道他到底屬于那一方的勢力。

現在克拉克已經死去,韓碩看到拉奇行蹤隱秘的隱藏了身形,又往卡爾費特的方向潛去,看樣子是打算將卡爾費特一起干掉了。對于那個同行,韓碩是不知道一點底細,眼看著這個同行盯上了自己,韓碩覺得有些哭笑不得,不打算與他糾纏下去,以最快的速度往外面逃離。

等到韓碩離開卡爾費特家幾百米,眼力驚人的韓碩,發現了勞倫斯的馬車。心中一喜後快速的往勞倫斯的馬車行去,背後緊追著韓碩的那個同行,召喚出幾個石像鬼尾隨在韓碩的身後,直到韓碩出現在勞倫斯馬車旁邊的時候,這個亡靈法師連帶著石像鬼才忽然退去。

“布萊恩,怎麼回事了,你們怎麼一點訊號都沒有發出,但是那邊卻又亂作了一團。”勞倫斯見韓碩出現,立即從馬車里面探出頭來,焦急的詢問韓碩說。

“別提了,今晚的事情有些怪異。我和拉奇不知道怎麼一回事,被莫名其妙的發現了蹤跡,差一點就被克拉克給抓住了,然後忽然間出現了一個魔導師級別的亡靈法師,這亡靈法師出現以後朝著克拉克他們發動了攻擊,最後居然連我們一起攻擊了,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韓碩嚷嚷道。

“那麼拉奇叔叔怎樣,克拉克死了沒有?”勞倫斯再次詢問。

“拉奇先生悄悄潛向卡爾費特,似乎打算將卡爾費特干掉。嗯,克拉克完蛋了,你可以不用擔心了。”韓碩回答。

勞倫斯神色中掩飾不住的流露出狂喜之情,然後痛快的大笑說:“死的好,死得太好了,瓦倫城要開始大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