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她歸你了

一見莉莎出現在囚籠里面,韓碩吃了一驚,本來無意的目光變得有些凌厲了。

曾經韓碩對于莉莎,是懷有仇恨的心思的,不過隨著兩人後面慢慢的相處,韓碩發覺莉莎並不是那麼的壞,而且後來還處處維護他,這在不知不覺當中已經讓韓碩改變了對莉莎的看法。

現在囚牢里面的莉莎,眼眶里面浸滿了淚水,一雙原本明亮的眼眸現在黯淡無光,透露出一種無助的絕望,這讓注意的韓碩感覺非常心痛。

“阿迪森家與博比;阿斯基是不是有著什麼仇恨,為什麼忽然之間阿迪森家會被博比摧毀,還被扣上了一個叛國的罪名?”韓碩目光幽冷的注視著周圍,張口對艾米麗詢問說。

早在莉莎剛一出現的時候,艾米麗就感覺到韓碩有些不對勁,現在聽韓碩這麼一問,忍不住詢問說:“你似乎對于這個莉莎,非常的在意?”

點了點頭,韓碩轉身望著艾米麗,解釋說:“莉莎是我在巴比倫魔武學院亡靈系的同學,與我的關系不錯,曾經多次幫助過我,這一次莉莎淪落到這種地步,我是絕對不能夠見死不救的。”

韓碩這麼一說,艾米麗吃了一驚,然後就開口對韓碩解釋說:“在博比;阿斯基沒有反叛之心的時候,阿迪森家與他們關系就不算融洽,因為阿迪森家在瓦倫城還有些地位,博比;阿斯基不敢胡來。

但是現在的博比;阿斯基,明顯是打算將瓦倫城徹底的掌握在手中,任何不聽話的家族都要被鏟除,看樣子阿迪森家族就是那些倒黴的家族了。最近一段時間,從暗幕得來的消息來看,博比;阿斯基已經利用各種借口在這麼干了。”

“小莉莎現在身材傲人,不過我要提醒你們,她現在還是一名亡靈魔法師,給他佩戴的禁摩手環千萬不能拿下。”上面的組織者,還是在述說著莉莎的事情。

下方的一些競拍者。對莉莎表現出了極高的興趣,競拍地價格也一路飆升,從底價三百金幣已經提高到了六百金幣,整整翻了一倍。

當初布萊恩被他叔叔當成奴隸販賣給巴比倫魔武學院的時候。只是值五個金幣而已,沒想到莉莎的價格這麼高昂,比布萊恩高出一百倍都不止了,看樣子眾人對于曾經桀驁不遜的莉莎非常有興趣。

一開始只是下方一些人物參與競拍。到了後來地時候,上方包廂里面也不斷的傳出報價條,莉莎的價格從六百繼續往上攀升,現在已經到了七百金幣了。

韓碩冷眼注意著這一切。忽然出手撥動了那個魔法裝置,按出了一千金幣的價格。在韓碩地包廂前面,一聲蜂鳴後顯露出一千金幣的價格後。剛剛吵嚷的大廳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不由地詫異的望著韓碩等人所在的包廂。

“只是一個女奴。怎麼也值不了一千金幣地,你這麼做會讓人注意到我們地。”艾米麗顯得有些不解。望著韓碩說。

“這個女地,我一定要救下,磨磨蹭蹭的緩慢加價沒有必要,一個高昂地價格可以讓更多人望而卻步。”韓碩望著囚籠里面眼眸沒有生機的莉莎,張口說道。

在韓碩這個高價一出現,果然使得剛剛還興致盎然的一行競拍者,訕訕的停下了繼續的角逐。

一個帶回去玩弄的女奴,怎麼也是值不了一千個金幣的,雖然莉莎在瓦倫城身份曾經高貴,對于他們有些誘惑力,但是一千金幣畢竟不是一個小數目,拋開莉莎的身份,同等姿色的奴隸最多只值五十金幣而已。

因此,在韓碩一千金幣的高價報出來以後,組織者呼喚了三聲以後,非常爽快的一錘定音的喝道:“恭喜你,八十三號競拍者,你只需要在包廂里面劃動晶卡,將一千金幣彙入我們奴隸行,小莉莎她歸你了。”

對于現在的韓碩來說,一千個金幣絕對不是什麼大數目,最近一段時間來往幽暗森林,韓碩收獲的戰利品都是價值幾萬金幣。所以一千金幣的價格,韓碩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直接拿出晶卡,打算在包廂里面的凹槽內劃動。

忽然出手阻

止了韓碩,艾米麗將韓碩拿著晶卡的手撥動到一邊,然後說:“讓我來吧,如果使用你的晶卡的話,會在他們奴隸行留下你晶卡賬號上面的姓名。雖然奴隸行會向外保密,但是博比;阿斯基如果想要查你的話,卻可以方便的知道你的賬號姓名。”

艾米麗這麼一說,韓碩想了一下覺得有道理,張口說:“那好,我把一千金幣劃到你的晶卡號上面,然後你用安全的晶卡支付這筆錢。”

本來對于艾米麗來說,並沒有打算讓韓碩這麼干,一千金幣對于艾米麗也算不上什麼。可是在艾米麗准備幫助韓碩支付的時候,注意到了旁邊切斯特的注視,心中略微一轉,艾米麗還是點頭同意了韓碩的提議,從韓碩的晶卡里面撥動了一千金幣到她另外准備的晶卡里面,然後為莉莎買單。

後面接連拍賣了幾個精靈女奴,還有兩個獸人的狐女,包括一個非常強壯的狂戰士,韓碩一行人沒有繼續動手,冷眼注意著發生的一切。

“下一次可以深夜過來探探究竟,今天你既然參與了競拍,我們就不要繼續胡亂走動了。”在競拍還在繼續的時候,艾米麗將整個奴隸行的地形,包括應該注意的一些事項,為韓碩仔細的講解了一遍,最後才對韓碩這麼說。

點頭答應了下來,韓碩與艾米麗三人,從包廂里面走出來,正打算將莉莎帶走一起離開這兒,眼尖的韓碩發現門前忽然進來一人。

身子忽然停下,韓碩朝著艾米麗做了個手勢,然後低聲說:“你和切斯特兩人,先去將莉莎領了,我有些事情要做。”

這番話說完以後,韓碩身子快速的游走,大踏步鑽過人群,猛然出現在門前,往剛剛出現在這兒的勞倫斯靠去。不過還沒有等到韓碩接近勞倫斯,勞倫斯身旁忽然出現了兩個人,兩人一左一右猛然踏前一步,警惕的望著韓碩。

這個時候,勞倫斯也終于注視到了韓碩,先是驚奇的望了韓碩一眼,然後回首對兩人低喝了一聲,才對著韓碩招了招手。

等到韓碩出現在勞倫斯面前以後,勞倫斯非常驚訝的詢問韓碩說:“布萊恩,你怎麼會出現在瓦倫城?”

“我是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對了,你怎麼也會出現這兒?”韓碩詢問說。

臉色驟然一寒,勞倫斯冷聲開口說:“我堂妹阿迪森家出了點事情,現在連莉莎都被人陷害的貶為奴隸,聽說還要在這兒被競拍,我專門過來救我堂妹的。”

莉莎與勞倫斯家有著親戚關系,看樣子阿迪森家族的事情勞倫斯一定知道了,所以才專門從帝國首都趕往這里,這讓韓碩不由的高看了勞倫斯一分,沒想到這個人倒是還挺重親情。

按照道路來說,這種堂哥堂妹的關系再親密也有限的很,而奧德賽家被博比;阿斯基扣的罪名是叛國。這麼大的罪名會讓所有的親戚都望而卻步,因為一個不好就有可能會惹火燒身,勞倫斯能夠不遠千里的趕來,這份心意已經讓韓碩刮目相看了。

“你來遲了一步,莉莎已經被人花一千金幣競拍走了!”韓碩望著勞倫斯,微笑著開口說道。

“肯定是卡爾費特那條老狗,莉莎家與他們家一直不合,這一次莉莎家的事情,也是被他給挑起的,他一定會願意花大價錢將莉莎買回去折磨的。”勞倫斯臉色森寒,忽然開口對後面的兩人說:“看樣子今天我們做一回殺人放火的強盜了。”

在勞倫斯身後的兩個人臉上目無表情,穿著很平常的寬松衣服,從裝扮上面看不出什麼,只有在韓碩靜心感應以後,才發現兩人分別是一個劍士一個魔法師,但是具體是什麼實力,韓碩卻感應不出來。

“我既然在這兒,怎麼會讓莉莎其他人競拍走,放心吧,莉莎在我手里。”從勞倫斯的臉上,韓碩已經確定勞倫斯是真的關心莉莎,因此微笑著說。

此話一出,勞倫斯明顯松了一口氣,然後真心的對韓碩說:“布萊恩,算我欠你一個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