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尷尬的遭遇

了菲碧的房間,在一面巨大的鏡子面前,菲碧停下了了一疊鑲著精美燙金花邊的黑色禮服,另外還有靴子內衣全套的行頭。

“你在這兒先把里面的衣服換下來,等一會兒我再幫你穿外面的禮服。”將這一疊衣服遞給韓碩,菲碧就從這兒離開,到了廳外等候。

一套襯衫加上靴子包括領結,韓碩拿在手里面看了幾眼,心里面有些惻然。猶豫了一下,韓碩還是按照菲碧的要求,就這身行頭穿了起來,朝了朝那面鏡子,感覺倒也足夠精神明顯帥氣了許多。

“穿好了沒有?”菲碧在外面問了一聲。

“嗯,好了。”韓碩回答。

聽到韓碩回答後,菲碧從外面走了進來,明眸盯著韓碩巡視了一圈,點了點頭說:“非常合身,你穿這身衣服看起來很精神啊!”

“哦,是嘛,我也感覺不錯。”韓碩微笑著隨意的回答。

“我幫你將外面的禮服也穿起來。”菲碧來到韓碩的身旁,很是從容的把韓碩手里面的禮服拿起,不等韓碩講話,便自顧的動手幫助韓碩穿衣,神色當中顯得有些歡愉。

兩人貼的那麼近,菲碧身上淡淡的幽香撲入韓碩的口鼻,加上菲碧的動作說不出的輕柔,這讓韓碩倒是顯得有些面紅心跳。

等到菲碧幫助韓碩,將禮服穿戴整齊,把領結也給韓碩打上以後,菲碧後退的一小步。美眸閃耀著熠熠光芒,凝聚在韓碩地身上深深的注視。

“沒想到你的身材這麼好,這一身禮服穿上顯得那麼合身。”菲碧注視著韓碩,有些驚訝的輕呼了一句。

“那麼,你答應我的事情,有沒有幫我弄好!”忍到了現在,韓碩終于還是不由的問出了他在意的事情。

沒好氣的白了韓碩一眼,菲碧不悅的說:“現在可不可以不談你地那些事情,等到這一次宴會結束。我們再說好不好?”

倒是沒有想到隨口的一問,居然惹起了菲碧的不悅,韓碩暗道女人的心思果然無法猜測,如今韓碩有求于人。只得苦笑著點頭。

“好了好了,不要擺出這麼一副不情不願地臭臉。我答應你,只要你陪我從宴會回來,我一定會讓你滿意的離開布斯特商行。”菲碧見韓碩滿臉苦笑。不由的開口說。

隨後菲碧讓韓碩等候她一會兒,便轉身走向了她的臥室,一陣瑟瑟地衣衫翻動聲,過了一會兒的功夫。換了一身淡青色素雅衣裙,略施胭粉的菲碧驚豔的出現在韓碩地面前。

一身素雅的淡青色衣裙,上本身到腰間顯得很是緊窄。將她胸前與細腰完美曲線展露出來。下身開始的裙子周圍成朵朵鮮花般地皺褶狀。走動之間宛如波浪翻攪。絕美地臉頰因為化了淡妝,更是美麗不可方物。一霎那韓碩真地看的呆住了。

“怎了啦,干嘛這麼傻傻地看著我?”菲碧顯得有些小得意,昂著頭驕傲的詢問韓碩說。

“沒,沒什麼。”韓碩嘴唇有些干澀,咽了一口吐沫後,開口回答。

輕笑一聲,菲碧抬頭往外面走去,經過韓碩身旁的時候帶去了一陣淡淡的香風,到了門前的時候,菲碧才開口說:“走吧,我們現在出門赴宴。”

跟隨在菲碧的身後,韓碩與菲碧從大門上了一輛早已經准備好的馬車,由兩個中級劍士作為馬夫趕馬,朝著遠處踏踏的行去。

“我們這是去哪里?”坐在馬車里面,韓碩見菲碧也不說話,只是端著在那兒像是思索什麼,忍不住開口詢問說。

“帝國財政大臣舉辦的宴會,邀請了帝國一些知名商人過去,這是商人們共聚,洽談生意的一個好時機。”菲碧望了望韓碩,開口解釋說。

愕然一愣,韓碩說:“那不就是勞倫斯父親舉辦的宴會了?”

“咦,你怎麼知道勞倫斯是帝國財政大臣的兒子?”菲碧顯得有些驚訝,疑惑的詢問韓碩說。

“勞倫斯和我關系不錯,現在都是巴比倫魔武學院的,我們兩人還曾經做過一些交易,我當然知道一些關于他的事情了。”韓碩沒有告訴菲碧,勞倫斯的事情是由莉莎告訴自己的,理所當然這麼說,似乎與勞倫斯關系非常密切一樣。

菲碧也沒有懷疑,點頭說:“原來是這樣子啊,沒有想到你與我師兄走的還很近,這倒是讓我有些驚訝了。”

隨後兩人談論了一些關于勞倫斯的事情,多數都是韓碩趁機詢問,由菲碧開口回答。出乎韓碩的意料,菲碧對于勞倫斯的了解似乎太多,只是知道他是帝國財政大臣的兒子,和他雖然同為一個師傅,但是兩人見面的次數並不多。

而且據菲碧所說,勞倫斯似乎並不專心與武技的修煉,每一次與他們的老師研究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比武技要多的多,也難怪勞倫斯的武技並不那麼突出了。

關于更多的勞倫斯的事情,菲碧也不太清楚,只是說勞倫斯為人處世不錯,與他老師的關系很好。還有就是勞倫斯有些神通廣大,似乎身上還隱藏了很多的秘密,只是菲碧並不清楚。

兩人一路聊著,不知不覺當中就到了地方。等到韓碩下了馬車,才發現這兒離皇宮的距離並不太遠。

和菲碧走下馬車後,一個富麗的莊園門前,早有管家謙和有禮的邀請韓碩與菲碧入內。穿越了一條走廊,進入到一個環著假山流水的庭院內,發現周圍已經布置了各種柔軟的椅子,旁邊假山的平整地,更是放置了許多精美可口的甜食美酒。

一些衣服華美的人分散在各處,手中端著酒杯面帶笑容交談著,等到韓碩與菲碧走進來以後,絕美的菲碧立即惹來場內男士的火辣注視,還有一些貴婦小姐的嫉妒目光。

“嗨,菲碧,很高心你能夠過來參與這一次的宴會。”遠處流水邊的草坪上,一個相貌平凡,看不出什麼出奇的中年男子,忽然輕呼了一聲,含笑朝著這邊走來。

“伊布叔叔,你發出的邀請菲碧怎麼敢不來呀。”菲碧扯了扯韓碩,朝著帝國財政大臣伊布走去。

伊布•埃加特是勞倫斯•埃加特的父親,韓碩盯著伊布仔細的觀望了幾眼,不由得感慨這個伊布相貌如此平凡,怎麼生出來的兒子勞倫斯居然會那麼俊美,心里面覺得真是不可思議。

“這位英俊的小伙子是你的男朋友嗎?”伊布含笑望著菲碧,等看到旁邊的韓碩時,不由得詫異的詢問。

“是的伊布叔叔,他叫布萊恩,和勞倫斯師兄也很熟悉的。”菲碧點了點頭,笑著回答說,講話的時候還故意與韓碩靠近,伸手挽住了韓碩的手腕,一臉很是甜蜜的模樣。

雖然心里面知道菲碧這麼做,乃是故意證明與自己的關系給伊布看,但是被菲碧這麼親密的挽著,韓碩心里面還是覺得有些異樣。

“哦,這樣啊。呵呵,勞倫斯今天也從學院回來了,現在正在換禮服,我想過一會兒就應該出來了,等一會兒你們好好聊聊吧。”伊布訝然說了一句,然後沖韓碩與菲碧微微一笑,張口說:“今天有些忙,我還要招待其他客人,暫時失陪一下。”

“不要客氣,伊布叔叔你去忙你的事情吧!”菲碧彬彬有禮的說。

伊布剛剛離開,一個肚囊突出體型寬闊的中年男子,手中端著一杯美酒,便朝著菲碧走了過來。還沒來到菲碧面前,這個男子猛地看到了菲碧身旁的韓碩,臉色立即有些陰沉,不過卻很好的掩飾過去了。

“幾日不見,菲碧小姐還是顯得那麼美麗動人,不知道我上次和你提起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這個人到了菲碧的面前後,目光火辣毫不掩飾的盯在菲碧的身上,張口詢問說。

“對不起卡梅隆先生,我們布斯特商行不願意加入你們的商盟。”菲碧臉上恢複冷漠,瞥了卡梅隆一眼,淡淡的說。

卡梅隆神色一變,深深的盯著菲碧望了幾眼,然後才開口說:“我們這個商會的存在,就是為了對付巴特商盟的商人,麥迪文商會身為巴特商盟的人,似乎對于你們布斯特商行的威脅很大,我希望你慎重考慮我的提議。”

“咦,卡梅隆先生,你這是和誰講話呢!”一聲熟悉的聲音,忽然從身後響起,然後豐腴動人一身盛裝打扮的艾米麗,突然從韓碩的後面走來。

本來神色輕松無意的艾米麗,一側身看到韓碩以後,當即臉色一變,等到她的目光落在菲碧挽著韓碩的手臂時,更是眼眸不住的閃爍,一雙怪異的目光直接凝聚在韓碩的身上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