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鍋端了

廣場外的喧嘩聲中,韓碩身子縱身一躍,穿過了先前們捍擊出的一堵牆,落在了後面的平地內。再往韓碩後面幾步遠的距離,就是由骷髏戰士們挖掘的陷阱了,周圍一些樹枝擋住陷阱口,外面被食尸鬼鋪了泥土,看起來顯得很是正常。

完成了任務的黑暗生物們,在韓碩的命令下紛紛分散開來,躲在了周圍的大樹假山的後面,然後由韓碩站立在土牆的後面,再一次的釋放出一道道的骨矛與骨箭,攻擊快速接近的三個光系學員。

“哼,光明正大的作戰你是自討苦吃。”基隆靠近過來,兩個光劍斬從前方飛出,將韓碩射來的攻擊摧毀,合另外兩個學員一起,快速的接近了韓碩。

即將到達韓碩面前的其他兩個學員,同樣吟唱出魔法咒語,將韓碩剛剛堆積起來的土牆轟倒。其中一個剛剛邁進這兒,韓碩一看到他一腳踏在繩套上,猛然對操縱的僵尸下達了命令。

遠處站立的僵尸戰士,握住繩索的大手突然勢力,寬松的繩套在那個光系學員的腳底下倏地收緊,猛地纏住這個學員的腳腕,將他吊飛了起來。

“該死。”基隆怒喝一聲,正欲出手解救這一名光系學員,撤離原地的韓碩,從另外一個方向又開始對他釋放出骨矛攻擊,逼迫的他不得不暫時退避。

不過另外一名學員,眼疾手快的釋放出地光劍斬。依舊將繩索斬斷,使得那個學員從高空墜地,大聲的呼痛起來。

一個由繩索糾纏住的大石塊,突然間從左側假山上面滾落,迅猛的朝著基隆等人砸過來。基隆三人吃了一驚,同時釋放魔法抵禦大石塊的落下,然後腳步匆忙的迅速的往陷阱的方向接近。

光系的魔法,對于黑暗生物地確有著神奇的克制力。不過這一次從頭到尾,韓碩召喚出的黑暗生物。都沒有正面與他們對戰,反而是利用其他一些事物攻擊光系的三個學員,這使得他們光系對黑暗生物地克制作用,根本沒有發揮出來。

終于。後面四個追逐的暗黑系的學員,也趕到了這兒。他們一看到光系的三人,如今正在匆忙應付著陷阱地攻擊,立即興奮的加入了戰圈。從遠處來到他們的前方不遠處,開始吟唱暗黑系的魔法,打算落井下石地助韓碩一臂之力了。

突然間,一段魔法咒語從基隆的口中吟唱出。昏暗的天空猛然射出刺目地光芒,這種光芒明亮之極,所有人地眼睛一瞬間全部陷入了短暫地失明狀態。就連另外兩個猝不及防的光系學員。也都是睜眼無法看到周圍地狀況。

早先閉上眼睛的基隆。算准強光術的時間一到。猛然睜開眼睛,打算給以短暫失明的所有人一次扭轉乾坤的毀滅性打擊。

可惜。等到他眼睛剛剛一睜開,還沒有來及的吟唱出魔法,便見十來個骷髏戰士與僵尸戰士一同圍了過來。在兩個僵尸的大力推動下,身子不自在的後退,然後腳底一空直接跌落到陷阱里面。

另外一些短暫失明的光系與暗黑系的學員,站立在那兒焦急萬分,然後一個個黑暗生物靠近他們,將他們的身子抬起或是推動,一個個全部扔進了陷阱當中,一個沒有剩下。

強光術對于一般人的視覺,的確有著巨大的刺激作用。韓碩也在突然之下中招,只不過身體異于常人的韓碩,眼睛的恢複力極為的快捷,一般人至少失明十來秒才能恢複視力的強光術,只是讓韓碩有著兩秒的失明。

然後在強光術的威力還沒有完全褪去,那基隆都沒有睜開眼睛的情況下,韓碩已經恢複過來,指揮起黑暗生物將本來可能發生巨大變化的戰局,給硬生生的扭轉過來,更是一舉敲定了比斗的勝負。

不但是光系的學員,就連暗黑系的四人,都被韓碩一鍋端了,全部送進了陷阱里面。被挖掘的很深的陷阱,容納了這幾個還不會漂浮術的小魔法師,頭上還有黑暗生物抬著大石頭隨時准備滾下,這已經算是結束了比賽。

剛剛看到韓碩表現異常顯眼的迪歐,原本臉色緩和興奮了一下,不過等到最後韓碩連暗黑系的學員也不放過,一起扔進了陷阱內以後,冷哼了一聲後再次繃緊了臉色,對著旁邊的梵妮說:“你這個學員毫無團隊精神,做的都是什麼好事!”

“我看你的四個學員,從頭到尾都是沒有什麼士氣,一點作用都沒有發揮出來,布萊恩肯定是認為他們無用,才給他們提醒一下。這是一個玩笑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梵妮興高采烈,笑呵呵的與迪歐針鋒相對。

另外一邊,光系的魔導師福倫達,此時一臉陰霾喪氣的站立起來,揮了揮衣袖和艾瑪說了一句,就直接離開了廣場,只留下了比其爾老師主持後面的事情。

按照道理來說,因為亡靈系屬于暗黑系,加上韓碩是取代弗雷德出戰的,這一次應該算作是暗黑系取勝。

可惜韓碩的做法,明顯是朝著迪歐臉

一巴掌,這讓迪歐的也絲毫開心不起來,一見福倫達歐隨意的吩咐了後面一個老師一句,同樣向院長艾瑪告辭,灰頭喪臉的離開了這兒。

以莉莎為首的亡靈系的學員們,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這一刻乃是亡靈系多年最為吐氣揚眉的時候。一直被壓抑著,被人譏諷挖苦的亡靈系,因為韓碩的忽然出現,不但為梵妮挽回了顏面,也為所有亡靈系的學員們爭了光。

等到魔法結界打開,韓碩從里面走出的時候,一眼看到了梵妮眼中的火熱欣喜光芒。還聽到其他亡靈系學員們地歡呼聲。

“呃……雖然情形有些古怪,但是我還是要宣布,這一次的比斗暗黑系獲勝。參與比斗的五個學員,將會獲得我親自煉制的五枚空間戒指,除此之外每人獲得魔法杖一根,希望你們再接再厲。”在韓碩從里面出來後,艾瑪聲音悠悠響起,傳遍了整個廣場。

在眾人的羨慕當中,韓碩率先來到艾瑪的身邊。從艾瑪的手中接過了這一次比斗的獎品。另外一邊的暗黑系等人,在旁人地幫助下,好不容易從陷阱里面爬出來,還准備要找韓碩算賬時候。一聽到艾瑪的宣布,臉上又重新掛滿了微笑,屁顛屁顛的朝著艾瑪走去。

空間戒指剛一到手,韓碩精神力一送後。心里面滿意非常,這一枚由空間系大魔導師艾瑪親手制成的空間戒指,容量比起韓碩現在佩戴地,至少擴大了五倍以上。如此大容量的空間戒指。需要的材料應該更加稀缺,看樣子也只有空間系的大魔導師級別地人物,才能夠煉制出來。

到現在為止。韓碩還從來沒有使用過魔法杖。等到這一根魔法杖到手。韓碩輸入了精神力以後,突然發現這個魔法杖里面另有一小塊空間。居然有著容納精神力的作用。隨意釋放了一個魔法以後,發現魔法流轉到魔法杖後,速度再一次的得到小幅度的提升。

這麼看來,這個魔法杖就有著儲存少量精神力,包括增幅魔法速度地作用了。難怪每一個魔法師為了得到稱手的法杖,甚至與可以豁出性命了,一根神奇的魔法杖對于魔法師地實力,果然是有著或多或少地增幅作用地。

得到了空間戒指與魔法杖的韓碩,並沒有在這個廣場內停留太久,遠遠朝著梵妮含笑點頭以後,便獨自一人離開,將剩下地事情全部撇下,交給梵妮等人來處理。

“等等,布萊恩。”韓碩的離開,逃脫不了廣場內眾多學員的注視,不過眾人只是驚奇的望著他,彼此之間竊竊私議一下,並沒有什麼動作。但是莉莎一見韓碩離開,卻遠遠高呼了一聲,朝著韓碩直追了過來。

離開這個廣場,來到了亡靈系試煉場的方向,莉莎臉上興奮莫名,盯著韓碩不斷的追問說:“你今天太厲害了,一個人把他們全部解決了,乾淨利落行云流水一般,你是怎麼做到的?”

聳了聳肩,韓碩若無其事的說:“不是我太厲害,應該是他們太弱了。”

這段時間幽暗森林之行,韓碩遇到的一些人物,都是正兒八經的高級魔法師或者高級劍士,甚至還有劍師級別的特蘭克斯與魔導師級別的艾米麗。

其中麥迪文商會的那些侍衛,包括後來的杜克與埃里克,更是身經百戰實力驚人的高手。

與這些人爭斗過的韓碩,算是什麼樣的場面都經曆過了,如今再面對實力還沒達到高級魔法師級別,爭斗經驗更是稚嫩的這些學員,當然是處處占盡先機,要是不能取勝才算奇怪了。

如果韓碩動用了小骷髏,還有自身的武技與戮魔鋒出來。那麼根本不需要使用任何的陰謀詭計,就可以直接以強硬的實力,將五個光系的學員徹底摧毀,讓他們連一點的反抗余地都沒有。

“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居然這麼厲害了?”莉莎興致勃勃的望著韓碩,好奇的詢問。

手握著魔法杖,韓碩注入精神力,開始練習中級亡靈魔法師應該掌握的骨牢,隨著魔法咒語的吟唱,精神力灌注到魔法杖里面,以魔法杖為引子,試圖啟動亡靈魔法中的骨牢術。

骨牢術是囚禁敵人的法術,一旦施展出來,便會形成一個純粹由白骨組成的囚牢,將敵人硬生生的束縛住,使得對方無法動彈。

精神力足夠強大的亡靈魔法,能夠控制住骨牢的每一根白骨,不但可以將人困住,甚至能夠動用骨牢的白骨,將一人身上任何部位再次束縛,化白骨為柔軟堅韌的藤蔓,非常的神奇。

第一次操縱骨牢術,空中幾十根白骨出現後,並不能夠真正的形成骨牢,隨著韓碩心神一松後,白骨不能夠靈活的組合成骨牢,轟然散落了一地。

“我和你實力差不多。談不上多麼厲害,如果你能夠勤奮地練習,我想你的成就會更高,說不定明年的比斗,你就可以代表我們系出戰了。”一邊隨意的回答著莉莎的話,韓碩繼續反複的練習骨牢術。

這麼一說,莉莎苦著臉朝著韓碩做了個鬼臉,然後輕說:“我太笨了。學了這麼久的亡靈魔法,還沒有你學了幾個月的人厲害。”

“不是呀,這麼多亡靈系的學員,你地實力已經不錯了。呵呵。我是說如果你更加努力的話,提高應該會更快一點,我認為我們亡靈系的魔法,並不比其他系差。只是現在修習亡靈系的人少了,才沒有太多地高手出現。”韓碩隨意的與莉莎講著話,一遍遍的練習骨牢術。

過了一會兒時間,另外有一些亡靈系的學員。因為韓碩今天地大出風頭,似乎首次認識到了亡靈魔法的厲害,居然還都沒有吃飯。也都是興致勃勃的前來試煉場。開始一遍遍的練習魔法了。

其他學員出現以後。韓碩倒是停止了繼續地魔法練習,避過了這些學員們的熱情話語。從試煉場走了出來。一離開試煉場後,韓碩左右看了幾眼,發現四下無人的時候,就往梵妮地實驗室走去。

等韓碩來到梵妮地實驗室,發現實驗室地門還是鎖著的,看樣子梵妮並沒有返回。按照道理講,這個時候地梵妮一般都是會在實驗室的,到了現在沒有返回看樣子可能是因為今天亡靈系出風頭的事情耽誤了。

也不著急,韓碩在梵妮實驗室後面的草地上坐下,取出得自死亡墓地的亡靈魔法書籍研讀了起來。三條元魔放在三個方向巡視,也不怕會有人忽然接近,慢慢的研究著即將要掌握的骨牢魔法。

這麼過了一會兒,突然在韓碩的前方,空間忽然扭曲了一下,然後一道光芒閃過,院長艾瑪便出現在了韓碩的面前。

悚然一驚,韓碩當即快速的將亡靈魔法書籍重新收入空間戒指內,然後掛上了微笑,對著院長艾瑪說:“您好院長,您怎麼會專門出現在這里?”

院長艾瑪和藹的打量了韓碩幾眼,滿是皺眉的臉頰洋溢出一種欣賞的微笑,開口說:“果然是個用功的小伙子,連一會兒的時間都不放過,等梵妮的時候還在研讀魔法書籍,難怪才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就有了那麼高的成就。”

艾瑪這番話說出來,韓碩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艾瑪為什麼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這兒,和自己說出這麼一番怪怪的話。

思量了一下,韓碩皺眉望著艾瑪,開口直接詢問說:“您老人家過來,不會是專門找我的吧?”

點了點頭,艾瑪爽快的說:“當然,呵呵,我可不是空間魔法使用失敗,才突然出現在你這兒的?”

“那麼,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猶豫了一下,韓碩再次開口問道。

韓碩這麼一問,艾瑪慈和的扯嘴笑了笑,才開口說:“其實我是感激你的,上一次凱米拉的事情,要不是因為你的發現,我還不知道她居然是卡西帝國黑冥組織的人呢。”

此話一出,韓碩悚然一驚,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韓碩都沒有告訴過除坎迪達以外的第二個人,如今艾瑪忽然說出這句話,真的令韓碩震驚了。心中急速的思量了一圈,韓碩盯著艾瑪詢問說:“是坎迪達大人告訴你的?”

點了點頭,艾瑪笑著說:“聰明的小伙子,我們家老頭子說你是個人才,上一次梵妮也和我提過一次,經過今天的比斗後,我發現你果然有些神秘的地方,不過我不會問你什麼原因,這一次專門過來,只是想要勸說你一件事情。”

一臉愕然,韓碩怎麼也沒有料到,艾瑪與暗幕的坎迪達居然是夫妻,難怪先前在比斗之前,艾瑪看向自己的目光怪怪的了。

“你想要告訴我什麼事情?”愣過之後,韓碩望著艾瑪說。

“我從你的目光中,看出你對梵妮很有好感,但是我希望你的實力還沒有足夠強大的時候,不要和梵妮發生什麼感情的糾纏。因為如果你還是一名沒有畢業的學員的話,當你們的關系真的越過那一層底線,對于你對于梵妮都不會是好事情,尤其是對于梵妮,可以會引來一些沒有必要的麻煩。”艾瑪望著韓碩,真誠的勸說道。

頓了頓再次開口說:“我是為你和梵妮好,希望你能夠聽我的勸說,當你從亡靈系畢業實力超越了梵妮,那個時候如果你與梵妮的感情遇到麻煩,我還可以幫你一個忙。唔,現在梵妮過來,我先離開了。”

這話說完,艾瑪身形再一次憑空消失不見,等到艾瑪剛剛消失,韓碩也感應到梵妮接近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