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不會是搶了巨龍吧?

開死亡墓地以後,韓碩與艾米麗兩人各奔東西,艾米的高層,目前還有任務在身上,不可能一直留在韓碩身邊。

好久沒有回到巴比倫魔武學院,韓碩心里面也有些想念梵妮了。只是現在發生了艾米麗的事情,這使得韓碩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梵妮才好,猶豫了一下,韓碩沒有立即返回學院,反而朝著布斯特商行走去。

土甲尸的煉制材料,韓碩讓菲碧幫忙尋找,現在過了這麼長時間,也該問問她有沒有弄好了。另外空間戒指里面來自森林巨魔聖地的一些財寶,也必須通過菲碧才能夠處理掉,加上森林巨魔與矮人們的過冬糧食也要張羅,所以到布斯特是必須的。

經曆了格羅佛的事件後,菲碧已經掌握了布斯特商會的大權,來往了幾次後,布斯特商行里面的人都認識了韓碩。

這一次韓碩來到門前,侍衛都沒有通報就讓韓碩直接進去了。走向客廳的時候,韓碩忽然聽到富賓恩在一個房間訓斥下人的聲音:“你父親花了金幣讓你進來,你一定要努力做事情,要不然以我在商行的地位,也不能夠維護的了你。”

“知道了,堂叔。”另外一個韓碩熟悉的聲音,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這個聲音一響起,韓碩驚喜的身形速度加快,來到一個房門口後,因為心情激動沒有叩門直接推開,將里面的富賓恩嚇了一跳。頓時驚呼道:“是誰亂闖我地地方!”

“是我啊,富賓恩先生。”韓碩哈哈一聲輕笑,大步的踏了進去。

一聽到韓碩的聲音,富賓恩松了一口氣,笑呵呵的從里屋出來,張口說:“原來是你過來了,呵呵,這一次又是過來找我們菲碧小姐的嗎?”

另外一個胖墩墩的身形,同樣從里屋快速的沖了過來。看到韓碩之後驚喜莫名的喊道:“布萊恩,怎麼會是你,你怎麼也會在布斯特商行。呵呵,難道你也是布斯特商行的人。我們又可以做同事了吧?”

小胖子杰克,身子長高了一點,不過體重似乎增加地更快了一些。這麼大步的從里屋沖出,地面都是“碰碰”作響。

“好久不見了杰克。你怎麼會在布斯特商會里面?”韓碩這一次遇到杰克,也是顯得非常的高興,小胖子杰克是韓碩剛到巴比倫魔武學院後,遇到的最親近地一個朋友。上一次韓碩給了他一筆錢。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他了呢,沒想到這才過了沒多久,居然又能夠再見了。

“你們兩個認識?”富賓恩顯得有些詫異。望了望杰克後。又望了望韓碩說。

點了點頭。韓碩笑著解釋說:“當初我在巴比倫魔武學院的時候,和杰克一起做雜役。呵呵,我們不但認識關系還非常好呢。”

“是呀堂叔,布萊恩可厲害了,沒想到還能夠在這兒碰到他。”杰克很是歡喜的說。

“富賓恩先生,我想先和你堂侄敘敘舊,等一會再去見菲碧小姐,你幫我說一下吧!”韓碩微笑著對富賓恩說。

韓碩對富賓恩與菲碧兩人,都有著救命之恩,加上往來幾次都帶著大買賣,這讓富賓恩早把韓碩當成了貴人看待。因此聽韓碩這麼一說,立馬爽快的答應下來,還朝著杰克眨了眨眼睛,仿佛想要暗示杰克一點什麼。

可惜興奮地杰克,並沒有發覺到他堂叔的暗示,倒是如今更加成熟老練的韓碩看了個清清楚楚,心里面不由的暗笑不已。

等到富賓恩離開以後,韓碩立即詢問說:“杰克,你是怎麼來到布斯特商會地?”

“上一次你給了一些金幣,我就離開了巴比倫魔武學院。回到家以後,我不知道干什麼好,就幫我父親屠宰牛羊,我看家里面過的清苦,就把你給我的金幣偷偷地拿了一枚兌換成零碎交給我父親,可後來他還是發現了我地秘密,然後我就告訴他是我在路上撿到了一袋金幣。

我父親認為我不能一直做屠夫,就拿了一半地金幣找到了我堂叔富賓恩,讓他幫我在布斯特商會里面,跟一個先生學習記賬,事情就是這樣子了。對了,你怎麼會到布斯特商會,我看我堂叔好像對你很尊敬的樣子,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杰克詫異地望著韓碩,疑惑的詢問說。

隨意說了幾句,將杰克糊弄過去,韓碩與杰克談了一會兒的舊事,從杰克的表情與語氣中,韓碩覺得他倒是很樂意在布斯特商會做事情,于是就打算幫助杰克一下,准備找菲碧給他說些話,想必這個面子菲碧總要賣給自己。

也難怪他會樂意待在這兒了,以前在巴比倫魔武學院,身為雜役的杰克不但要沒日沒夜的工作,還經常被一些學員雜役欺負,日子過的自然不太好。現在到了布斯特商會,有了富賓恩這個菲碧身邊人的照顧,至少沒有人敢拿他怎麼樣,比起做雜役的辛苦,現在學習東西輕松有趣的多,也難怪杰克很是喜歡這兒了。

一直聊了許久,直到富賓恩過來催促韓碩,告訴韓碩菲碧小姐在等候他的時候,韓碩才拍了拍杰克的肩膀,笑著說:“那我先走了,你既然在布斯特商行里面,我們以後見面的機會多的很。”

“好吧,你去忙你的事情吧。要是有空的話,記得過來經常看我啊,我在這兒雖然過的不錯,不過卻沒有什麼朋友。”

“嗯,知道了。”

從富賓恩的房間內走開後,韓碩靈敏的耳朵立即聽到富賓恩與杰克的交談話,富賓恩的講話無非是讓杰克好好與韓碩相處,說韓碩是他的貴人之類地話語。

菲碧還是那樣的絕美動人,一身剪裁合體的藏青色衣裙。將她高挑修長的身材出眾的氣質襯托的更素雅大方,略施胭脂的絕美臉頰光潔滑嫩,一抹清淡的紅潤藏于兩頰內,明眸皓齒嵌在仿佛工藝品般的臉蛋上,顯得是那麼地完美無可挑剔。

“你消失都快一個月了,這一次過來打算談些什麼?”周圍的侍女早已經離開,菲碧端坐在廳內,手捧一杯香茶悠閑的品嘗著,輕描淡寫的瞥了韓碩一眼。淡淡地說。

“才一個月沒見,菲碧小姐怎麼好像變得更加美麗一些。”韓碩說的倒是真心話,以前見到的菲碧從來沒有刻意的打扮過自己,不過這一次明顯是淡淡地修飾過。所以落在韓碩的眼里,菲碧的美麗的確算是增加了一點。

此話一出,菲碧雙瞳一亮,本來臉頰淺淺地紅色蔓延開了。嘴角勾起一個歡快的弧度,聲音輕柔的說:“一個月沒見,沒想到你是越來越油腔滑調了。”

哈哈一笑,韓碩毫不客氣地走到菲碧地面前。從菲碧地面前拿過茶壺茶杯,幫自己斟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後才說:“談正事之前。希望你賣給我一個情面。幫我提點提點我那個朋友。”

菲碧倒是沒有驚訝。晶瑩的下巴輕點了兩下,聲音清幽地說:“我剛剛聽富賓恩說了。沒想到

胖子居然和你是朋友。呵呵,他那麼老實的一個人,這麼一個朋友?”

啞然失笑,韓碩撓了撓頭,說:“你怎麼這樣說,難道我不夠老實嗎?”

“哼!如果你算得上老實,那麼世界上就沒有不規矩的人了。你對我做過的那些壞事,我可都是記在心里面了,還敢說自己老實?”菲碧好看的翻了個白眼,恨恨然的瞪著韓碩說。

猛喝了一口茶掩飾自己的尷尬,韓碩訕笑說:“過去的事情不提了,你還沒有答應幫我照顧杰克呢!”

“沒問題,我會幫你好好照顧他的,這種小事非常容易幫你,但是另外的事情就有點棘手了。”菲碧若有所指的說。

愣了愣,韓碩詫異的看著菲碧,問道:“什麼事情麻煩。”

“關于你讓我幫你收購那些材料的事情。”菲碧想了一下,張口說。

土甲尸的煉制,乃是韓碩勢在必得的事情,現在一聽菲碧說遇到了麻煩,韓碩立即有些緊張了,趕緊問道:“什麼麻煩,是不是那些材料你們商會搜尋不到?”

搖了搖頭,菲碧黛眉微皺,低歎一聲說:“以我們布斯特商會的能力,只要世界上真正存在的東西,有人付得起價錢的話我們都能夠想辦法弄到。你需要的那些材料,我原本以為應該不會值太多金幣,那兒知道詳細詢問後,才發現那些不知名的東西,一個個都是價格高昂。

經過我核實計算,那些材料加起來至少需要三萬金幣,我雖然是布斯特商會的掌權者,但是現在剛剛接任會長,這種大筆的交易,也沒有辦法完全幫你掩飾過去,因為每一單的交易都會留下記錄。”

本來聽她說遇到了麻煩,韓碩也是有些犯愁,現在一看是因為金幣的原因,倒是松了一口氣。現在的韓碩,別的東西可能會缺少,但是金幣多的都不能夠一次取走,因此聽菲碧說是價格上面的原因,立即笑了。

“你笑什麼,我知道你手里面有些積蓄,不過三萬金幣可不是小數目。這筆錢我可以私下里給你湊出一萬,不過因為我父親的積蓄,在我二十五歲之前沒法動用,我也只能夠拿出這麼多,你還笑,我和你說正經的事情呢!”菲碧皺眉為韓碩想辦法,可是韓碩卻一臉若無其事笑嘻嘻的,這讓菲碧有些惱怒了。

“對了,你現在多大了?”韓碩愣了一下,張口詢問菲碧說。

臉蛋一紅,菲碧顯得有些羞澀,猶豫了一下後,神色忸怩的偷偷看了韓碩一眼,說:“二十三,你呢?”

“十七!”韓碩說。

菲碧臉色一白,顯得有些慌亂,急忙驚呼說:“你開什麼玩笑,你的講話和樣子像是十七歲的人嗎?”

給他這麼一說,韓碩才想起來附身到布萊恩身上的時候,他已經二十四歲了。原本體型瘦小的布萊恩的身體,因為魔功的鍛煉已經完全是成年人的體魄,加上本來的談吐與閱曆,現在再怎麼看都不像十七歲的人了。

愣了半響,韓碩才呵呵說:“是和你開玩笑的,我二十四了。”

這麼一說,菲碧明顯松了一口氣,然後才苦笑著對韓碩說:“你不要打我的主意,我要到二十五歲還需要兩年,我想你是等不了兩年的,我們還是另外想其他辦法吧。”

嘴角依然是掛著笑容,朝著空間戒指吹了一口氣,手指擦了擦空間戒指,一塊塊的金轉一件件的珠寶美玉寶石,一樣接著一樣的出現在廳內。一霎那,大廳被珠光寶氣充斥住,絢麗璀璨的各種光芒,將大廳映襯的極其奢華。

“這些夠不夠?”韓碩望著陷入呆滯狀態的菲碧,笑眯眯的詢問說。

廳內的這些財富,是森林巨魔們多年搶掠後得到的,從空間戒指里面取出後,堆積在菲碧的面前,的確是對她造成了強烈的沖擊力。

“藍海之心、博城玉、木達尼項鏈、芬里王的皇冠……”菲碧絕美的臉蛋充滿了震駭,修長的手指翻攪著這些出現的珍寶,口中低聲呢喃著報出一個個神奇的名字。

半響,菲碧一連深吸了好幾口氣,這才深深的注視著韓碩,詢問說:“許多失蹤的珍寶都在里面,你不會是搶了巨龍吧?”

低聲笑著搖了搖頭,韓碩說:“關于我怎麼得到手的,你就不要多問了。你只要告訴我這些東西,夠不夠我換取那些材料吧?”

“呃……暫時不能統計這些財富的價值,不過我想這些珍寶的價值,肯定會超過三萬金幣。”菲碧明眸依舊是直勾勾的盯著韓碩,慢慢的回答說。

點了點頭,韓碩爽快的說:“那好,這些東西華而不實,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價值。你把他們收起來給我合計出一個價格處理掉,我需要那些先前提過的材料,另外希望你幫我再收購一個容量大一點的空間戒指,我還要將上次的糧食帶走。”

“這麼多的珍寶,你不怕我會隨便報個令你吃虧的價格?”菲碧望著韓碩,愣了一會兒,嘴角綻放出一個淺笑,詢問韓碩說。

“我相信你不會!”韓碩笑著說了這麼一句,然後說:“過幾天我會再來一趟,希望那個時候你已經幫我准備好了我需要的東西。”

“吃過飯再走吧。”菲碧點了點頭,眼見韓碩財寶留下後,就打算立即離開,猶豫了一下,忽然輕聲的說。

這句話一出口,韓碩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現在菲碧能夠帶給她的幫助很多。雖然現在韓碩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不過吃一頓飯的時間倒也不算長,因此爽快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吃飯的地點,選在那個上一次菲碧與韓碩擠過的假山處。如今這兒被重新修飾過,周圍植滿了各種名貴的花草,一些郁郁蔥蔥的軟植物的枝葉,將假山小亭石柱糾纏住,看起來很是有些韻味。

在小亭內的桌椅上面,侍女們陸續將酒菜擺滿後,韓碩總是覺得有些不自在,目光老是時不時的往那個同菲碧一起擠進去的假山縫隙內游走,心中不斷的想起上一次在這兒發生的事情。

菲碧看起來倒是非常自然,似乎根本沒有在意那一處位置,揮手將周圍的侍女侍衛全部退下後,很是熱情的勸說韓碩飲酒吃茶,這種態度上面的轉變令韓碩有些不自在。

酒肉下肚後,韓碩雖然有著魔功作用不會沉醉,不過如今嘗過了女人滋味的韓碩,不知道為何總是會想起上一次侵犯菲碧的情形。本來看向菲碧正兒八經的一雙眼睛,也在不知不覺當中多了一些其他顏色。

菲碧將韓碩的轉變收在眼底,臉頰不知道是否因為喝了一些甜酒,更是顯得紅潤美麗。冷漠的偽裝褪下後,菲碧的魅力直線上升,讓對面的韓碩看的是心中慌亂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