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章 強上女魔導師

米麗體態妙曼雙峰飽滿,成熟的胴體在網兜里面勒緊露,對男性有著致命的誘惑力,如今艾米麗眼瞳里面顯露的慌亂,更將這種誘惑力再次提高一籌。

本來只是打算恐嚇艾米麗的韓碩,隨著腳步慢慢的靠近,一股無法遏制的欲望猛然從心底迸發出來,如山洪崩塌一般難以控制。魔元力流轉的速度,比往常快速了許多,喘著粗氣的韓碩腦子里面忽然渾渾噩噩,神智漸漸的迷亂起來。

“不要,求你放過我,我幫你將詛咒術解除!”艾米麗真正慌了,看著形同野獸一般的韓碩撲了過來,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恐懼,慌亂的叫嚷起來。

可惜,回應她的只是韓碩的一聲低吼,然後下一刻韓碩已經沖到她的面前,粗暴的重新拿起一塊破布堵住了她叫嚷的紅唇。手腳被繩索捆住的艾米麗,嘴唇被堵住後只能發出驚慌失措的“嗚嗚”聲。

伴隨著“嗚嗚”聲的,乃是捆住她身體網兜的飛落,包括華美衣衫被粗暴撕裂的聲音。肌肉勻稱結實的韓碩,雙瞳赤紅如惡狼,兩手使力之下艾米麗貼身的內衣片片飛去,顯露出艾米麗胸前沉甸甸的白皙飽滿雙峰。

受傷之後的韓碩,在塑魂這個境界神智最難控制,在如此強烈的誘惑力下,終于精神失控的撲了上去。

手腳被繩索纏住的艾米麗,被韓碩一把抱在懷里。抵在旁邊一刻大樹上。一手毫不客氣的**起艾米麗飽滿碩大地雙峰,居然一掌都難以掌握住,艾米麗左乳在他手內不斷的變化著形狀,右乳受著牽力抖起了美妙的波蕩。

另外一手粗暴的撕扯著艾米麗下身的衣物,等到挺翹的圓臀暴露在空氣中的時候,艾米麗知道下身內衣也已經被撕破,然後更加慌亂的搖頭“嗚嗚”,被韓碩緊緊制住的妙曼身體也猛烈掙紮起來。

可惜,魔法師畢竟是魔法師。即使到了她這種魔導師級別地魔法師。身體的強度與韓碩相比也是遠遠的不及,艾米麗的掙紮顯得非常地無力,那雙峰隨著掙紮在韓碩的胸口撞擊,結實修長的大腿同樣因為她的扭動與韓碩兩腿糾纏。

無力地掙紮反倒是助長了韓碩的暴戾。一身華美的綢緞內衣被撕裂成布條條,耷拉在她白皙的肌膚上,沉甸甸地豐滿雙峰光潔滑膩的翹臀大部分都已經暴露在韓碩的面前,一聲“刺啦”地輕響。韓碩地衣衫同樣被他自己撕裂。

旋即,緊緊貼著艾米麗地韓碩,使用兩腿膝蓋強行將艾米麗的大腿分開,昂揚猙獰地物事狂猛的刺了進去。

一聲參雜了強烈痛苦的“嗚嗚”聲。再一次的從艾米麗的口中呼出,淚水霎時溢滿了艾米麗的眼眶,兩行晶瑩的淚珠隨著臉頰流入她脖頸內。

已經陷入了狂亂的韓碩。沒有一點的憐香惜玉。經曆了魔功反複鍛造的肉體。有著超乎想象的體能與本錢。在艾米麗的“嗚咽”聲中,韓碩縱情釋放著無窮的體力。在艾米麗成熟美妙的胴體上,發泄著積累多年的精力。

…………

許久許久,腦子漸漸的清明,韓碩仿佛經曆了一場大戰,渾身說不出的痛快舒暢。被他緊緊摟抱住頂在大樹上面的艾米麗,裸露的身體上面出現許多紅手印,看樣子明顯是被抓的,她豔麗的臉蛋上面雖然掛著兩行淚痕,卻是醉人的豔紅色,以一副極度滿足的模樣昏睡著。

發生的一切,韓碩慢慢的回憶起來,此時下身依舊在溫暖滑膩的柔軟洞口,韓碩保持著這個姿勢想了一會,將下身從艾米麗的私密處退離,默默的從空間戒指里面,取出一套寬松的衣袍將艾米麗裸露的身體掩蓋住。

起來走向水潭邊,韓碩突覺神清氣爽,前幾天受的重傷似乎都忽然好轉過來。走到水潭里面洗刷身上時,韓碩忽然察覺到了下身與兩腿部的竟然有著紅色血跡。

當即悚然一驚,韓碩的目光嗖的一下落在了昏了過去的艾米麗身上。體態豐腴成熟妙曼的艾米麗,看樣子像是一個美婦,行為作風也顯得有些放蕩,原本韓碩認為她一定是早就久經沙場了,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還是第一次,這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了。

難怪艾米麗一開始眼見自己展露出淫褻表情的時候,眼眸里面會顯得那麼的慌亂了,也難怪為什麼一開始的時候,艾米麗會那麼痛苦的嗚咽,直到後來才不由自主的發出呻吟聲,到最後艾米麗同樣神志不清的不斷的應和自己了。

如果這個艾米麗身子早已經不潔,韓碩倒是沒有太大的負擔,成熟的女性應該不會對此太過在意。但是現在艾米麗的身體狀況,明顯證明了韓碩居然是她第一個男人,這立即使得這件事的性質有些不同了。

清洗著身子的韓碩,頭痛萬分的思量著該怎麼應對,一時間腦子纏成了一團亂麻,怎麼也找不到合適的方法處理這一件事。韓碩就這麼在水潭里面無意識的清洗著身子,直到一聲低吟聲響起後,韓碩才猛然驚醒。

對面兩手被束縛住,口中依舊堵住一團破布的艾米麗,似乎剛剛醒轉過來,此時正用一種可怕的目光看著韓碩。艾米麗一雙明眸內,充滿了忌恨悲憤猶豫各種表情,就在那兒兩眼不眨冷冷的盯著水里面的韓碩。

尷尬的撓了撓頭,韓碩覺得有些頭皮發麻,猶豫了再猶豫斟酌了再斟酌,這才從水潭里面走出來,從空間戒指里面重新取出一套新的衣衫穿起來,訕笑著走向艾米麗說:“

故意的,這只是一次意外!”

艾米麗依舊用那種可怕的目光看著韓碩,韓碩到了她地面前。才突然想起她嘴唇還被堵著,應該是不能夠講話的。深吸了一口氣,先將小骷髏召喚出來,韓碩才把艾米麗嘴里面的布團拿下。

不出意料的,布團一從艾米麗的口中拿下,一連串的憤怒咒罵聲,炮彈一般的從艾米麗的口中噴射出。

聲音哽咽的艾米麗,換著花樣地用各種惡毒話語咒罵韓碩的無恥與禽獸不如,一直罵了半個小時後。她自己累的不行了才停止下來,然後便是低泣著嗚咽,說著一些韓碩聽不清的話語。

見艾米麗失控地情緒慢慢的穩定下來了,耷拉著腦袋的韓碩才尷尬著開口說:“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也是第一次,反正你也沒有吃虧,就這麼算了吧!”

“放開我,放開我。你這個該死的小鬼。我和你拼了!”好不容易控制住地艾米麗,聽韓碩這麼一說,掙紮著似乎想要和韓碩拼命。

頭皮發麻的退了一步,韓碩苦笑著攤了攤手。詢問艾米麗說:“我怎麼知道你居然是第一次,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你說該怎麼辦吧?”

“你這個禽獸不如的小鬼。無恥的強暴了我。你說該怎麼辦?”艾米麗兩眼像是要噴火地怒視著韓碩。憤怒的嬌喝道。

“雖然一開始你有些痛苦,但是後來我看你也很舒服的樣子。反正我也是第一次。你也不算太吃虧,大不了我放你離開,然後我們一拍兩散各奔東西,就當不認識好了。”韓碩皺眉仔細地想了一下,對艾米麗提議說。

“閉嘴!”艾米麗嬌喝一聲,嚇了韓碩一跳,然後艾米麗沉默了一下,先是軟弱地露出認命似地無奈神情,然後才雙瞳直視著韓碩的眼睛,沉著嬌容說:“你要對我沒個交代,我就立即自殺,只要我一死詛咒術發作起來,你也難逃性命。”

習慣行地撓了撓頭,韓碩苦笑著走向艾米麗,拿出戮魔鋒幫助艾米麗將手腳上面的束縛斬斷,開口輕柔的說:“你先把身子洗洗吧,我們一會兒再談!”

說這句話的時候,韓碩提高了警惕心,暗自防備著艾米麗會暴起傷人。不過艾米麗身上的束縛被解開後,並沒有任何的異常行動,只是眼眸不斷的在韓碩的身上巡視著,似乎想把韓碩看個清楚。

盯著韓碩看了一會兒,艾米麗漠然的點了點頭,緊了緊裹住她身子的衣袍,走向了那個水潭,中途艾米麗身子一個蹌踉,差點跌倒在地,臉蛋一紅嘴里面低罵了兩句,才放緩了腳步。

等她走進水潭里面後,當著韓碩的面,將裹住她身子的衣袍遠遠扔開,展露出妙曼的成熟胴體,沒有忌諱的清洗起來。

對著艾米麗的成熟胴體狠狠的看了兩眼,初常魚水之歡的韓碩又有些心猿意馬,不過嘴里面卻是一本正經的說:“喂,我還在這兒呢,你就直接脫光清洗,影響不太好吧?”

忽然轉身,艾米麗聳立的雙峰平滑的小腹,包括兩腿當中的一抹烏黑完全展露在韓碩的面前,惡狠狠的瞪了韓碩一眼,艾米麗說:“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現在居然在我面前裝正經,你真不是一般的無恥!哼,我要是離開的太遠,誰知道你會不會趁機逃跑,我要緊緊看著你。”

原本韓碩還真有趁機逃跑的打算,聽她這麼一說,尷尬的訕笑說:“我可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嘿嘿,你慢慢洗吧,我幫你放哨。”

過了一會兒後,在韓碩的視覺享受中,將身上清洗乾淨,重新換了一身華美魔法袍的艾米麗,明豔照人的來到韓碩的身前。先是詫異的望了一眼旁邊提著骨刀的小骷髏,然後才盯著韓碩詢問:“考慮了這麼久,知道該怎麼對我交代了嗎?”

看了大半天的韓碩,一把將艾米麗拉到懷里,對著艾米麗紅潤的嘴唇猛然吻去,大手毫不客氣的在艾米麗豐滿的身子上面游動起來。醉人的美妙滋味,隨著口舌的糾纏與對她身體的**,慢慢的蔓延在韓碩的心頭。

艾米麗一開始猛烈的掙紮,不過即使手腳束縛被解開了,艾米麗依然沒有辦法從韓碩的懷里掙脫出來,在韓碩悠長一吻地作用下。身子居然也是慢慢發軟,最終掙紮越來越是無力,到了最後香舌居然主動的在韓碩的口內小蛇一般的纏動。

半響,等到兩人覺得呼吸都快困難的時候,終于喘著粗氣分開。然後韓碩輕咬著艾米麗的敏感的通紅耳尖,輕柔的說:“那麼,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這句話一出,艾米麗身子先是一陣僵硬,然後蛇一般地纏住韓碩。同樣咬著韓碩的耳尖說:“哼,無恥的小鬼,算你識相了!”

哈哈一聲得意的狂笑,韓碩攔腰抱起艾米麗。在艾米麗地不依叫喊中,對她又是一陣猛烈的征伐,將艾米麗弄的快要昏厥的時候才罷手。

三日後,韓碩與艾米麗兩人出現在前往死亡墓地地道路上。原本劍拔弩張敵對的兩個人。隨著三日的纏綿親熱,忽然間顯得緊密無比。

在這個過程中,韓碩強壯的體魄將艾米麗弄地欲仙欲死,一開始兩天艾米麗走路都是搖搖晃晃。艾米麗從早先的極度滿足到後來的心驚膽顫,最後不得不懇求韓碩放手才恢複過來。

嘗了甜頭地韓碩,終于知道女人地滋味果然是妙不可言。這兩天地征伐讓韓碩覺得以前都白活了。徹底的放縱墮落下去了。

離死亡墓

越近了。看著身邊明豔動人地艾米麗,韓碩突然有覺。兩人沒有誰主動交代自己的身份,也沒有人開口詢問對方,因此直到現在韓碩都不知道艾米麗的身份。

這個時候,韓碩唯一覺得不太妥當的,就是不知道以後該怎麼面對梵妮。對于梵妮韓碩是有著真正的感情,這個艾米麗暫時只是因為荒唐的形勢才走到一起,後面還不知道該怎麼應付,只能夠走一步算一步了。

可是隨著死亡墓地的接近,韓碩卻不由的犯愁了起來,死亡墓地是韓碩最大的秘密,前往帝國的道路通過死亡墓地的傳送陣是最快捷的方式。但是艾米麗表明了現在要死死的纏住自己,如今對于艾米麗的身份一無所知,韓碩不敢冒險對她說出這個秘密,因此顯得有些為難了。

“放心吧,我對你釋放的詛咒術只是騙你的,你根本不必那麼擔心。那種強大的詛咒術,需要你身體的媒介物,我真要釋放出來,可不是一個簡單的輕吻那麼簡單,我自己也將要付出巨大的代價。”艾米麗看韓碩一路上愁眉苦臉,還以為韓碩擔心這個,不由的笑著出言寬慰說。

韓碩一愣,雖然不是因為這個事情擔心,但是聽她說詛咒術是假的,還是覺得有些慶幸,隨後又想起艾米麗親吻他一下後,自己身體的怪異感覺,皺眉疑惑的望著艾米麗,詢問說:“但是當初我明顯的感覺到,有一股怪異的能量進入我的身體,這是怎麼一回事?”

“咯咯,那是我釋放的一個低級的疾病魔法,故意讓你產生錯覺的。”艾米麗得意的望著韓碩,笑著解釋說。

頓了頓,艾米麗忽然想起了什麼,古怪的盯著韓碩說:“說到這個疾病魔法,我倒是忘記了你早就應該生病了才對啊,你只是一名小小的亡靈魔法師,為什麼到了現在你不但一點事情都沒有,做那個壞事的時候還能有無窮無盡似的體力,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普通的疾病魔法,當然對他變態的身體起不了什麼作用,魔功的反複鍛造造就了韓碩超強的體魄,加上艾米麗一直當韓碩只是一名亡靈魔法師,也難怪她會這麼奇怪了,不過韓碩卻並沒有解釋,只是嘿嘿怪笑著不說話。

“神神秘秘的壞小鬼!”艾米麗也沒有在意,白了韓碩一眼嗔怪說。

忽然,韓碩眉頭一皺,周圍巡視著的一個元魔,察覺到了不該出現的人物——風系魔導師杜克與高級劍士埃里克!

上次在帝國巴比倫魔武學院,因為韓碩前往暗幕的彙報工作。老巫婆凱米拉從此消失不見蹤跡,杜克與埃里克兩人也是急匆匆的返回卡西帝國,沒想到這才過了二十來天,居然又在這兒遇到了兩人。

“有人在這附近看到過死亡墓地,不過那個人很快就突然暴斃死去了。”埃里克拿著長劍揮動著,將周圍茂盛的灌木叢撥開,在前面一邊開路一邊說。

“嗯,看樣子死亡墓地應該就在這附近了。蘭斯洛特帝國的暗幕組織,果然是非常的可怕,也不知道凱米拉的身份是怎麼暴露的,居然當天夜里就被殺了,還好我們識相立即離開,否則再待下去一定也難逃一死。”杜克老法師皺著眉頭,低聲的話語,為韓碩透露了一些訊息,看樣子那個凱米拉果然是被暗幕給處理掉了。

“喂,喂,喂!”一聲高過一聲的叫喊,猛然從艾米麗的口中響起,等到韓碩驚醒以後艾米麗才溫柔的摸了摸韓碩的臉蛋,笑眯眯的詢問說:“我可愛的壞小鬼,想什麼壞注意想的這麼入神啊!”

“咦,南邊有聲音,我們去看看!”不緊不慢走來的杜克,忽然朝著埃里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輕聲說了這麼一句,就立即使用漂浮術飛了起來,迅速的往韓碩與艾米麗這邊接近。

“有人過來了,我們快點藏起來!”正打算答話的韓碩,一察覺到杜克的動靜,趕緊對艾米麗輕喝了一聲,利用另外一個元魔的觀察,摟著艾米麗的腰往左側一個大樹奔去。

到了這兒以後,韓碩沉聲說:“你使用漂浮術上樹,和我待在一起。”

話語一落,韓碩敏捷的抱著樹干攀爬上去。眨眼間便落進一大片繁密的枝葉當中,朝著已經懸浮在樹中央的艾米麗招了招手。

“我怎麼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啊,你是不是太大驚小怪了?”艾米麗疑惑著輕聲說了這麼一句,不過卻順從的從繁密的枝葉內鑽了進去,更是舒適的倚在韓碩的身上扭了扭蛇一般的身子。

“噓!”韓碩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心跳與呼吸立即平緩了下來。

本來還覺得韓碩大驚小怪的艾米麗,正要再次出言打趣韓碩兩句,忽然眉頭一皺同樣感覺到了動靜。只見艾米麗低聲吟唱了一個魔法咒語,一團灰氣憑空出現,將兩人的位置籠罩了起來。

同為魔導師的艾米麗,自然也有著靈敏的聽覺。但是這方面風系的魔導師因為修習的乃是風系,的確是比一般的魔導師耳朵更加靈敏一點,否則艾米麗一聲高呼杜克根本難以聽到。

“居然是卡西帝國的杜克!”在杜克出現以後,艾米麗忽然眼露殺機,低呼說。

這句話一出,韓碩吃了一驚,非常詫異的望著艾米麗,怎麼也沒有想到艾米麗居然認識杜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