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七章 被洞察秋毫的可笑偷襲

得不說特蘭克斯對于這兒的地勢真的非常熟悉,他騎身上就像另外一個魔獸,本身的超凡實力加上蠍尾獅的幫助,還有對于整個地勢的熟悉與利用他都是頂尖高手。

如果沒有韓碩元魔的窺視,面對著特蘭克斯這一次的攻擊,眾人一定會束手無策,在漆黑的夜里絕對會損傷慘重。畢竟單對單的與特蘭克斯作戰,這兒連韓碩在內的七個冒險者,沒有一人能夠支撐幾下。

不過,如今有了元魔的全程監視,一切都發生了變化。本來應該充當獵人的特蘭克斯,很有可能第一次成為別人的獵物。

“他來了!”和奧德賽待在一個帳篷里面的韓碩,忽然開口說。

關于韓碩神奇的感應力,奧德賽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好奇,聽他說完以後奧德賽只是緊緊了手里面攥著的長劍,盯著韓碩詢問:“我們該怎麼應付。”

“不用著急,特蘭克斯在觀察這兒,等他真正的行動了再說。”韓碩閉著眼睛盤坐在那兒,開口為奧德賽解釋。

在周圍幾顆大樹上,特蘭克斯靈活的像是一個猴子,借助一些柔軟的樹枝在幾個大樹之間騰挪跌宕,並且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黑夜當中也沒有人能夠注意到他。

蠍尾獅離韓碩等人的帳篷有一段距離,如今正繞著帳篷慢慢的走動,身為極其擅長撲殺獵物的蠍尾獅,他和特蘭克斯同樣是個很有耐心的獵人。

漸漸的,特蘭克斯逼近了韓碩等人待在的帳篷上空的大樹內,從上方冷眼注視著底下的幾個帳篷,似乎思量著應該怎麼行動。

幾塊小石頭被他取在手里,其中兩個呼嘯著飛向帳篷,還有一個聲音輕微的落在周邊的草叢內。幾聲驚慌的叫喊,從帳篷里面傳了出來,然後只見韓碩與奧德賽兩人猛然走出帳篷,朝著遠處特蘭克斯用石塊發出地聲響處查看過去。

另外一邊的蠍尾獅。同樣刻意的發出了聲響,戈登兩個劍士從帳篷里面走出以後,忽視一眼後往蠍尾獅傳出的方向走去。兩個魔法師一個弓箭手留在了原地,目光熠熠的觀察著四周,守衛在這兒接應幾方。

在韓碩與奧德賽來到那個石塊發出的方向,戈登兩個人也同樣離開以後,上空的特蘭克斯忽然借助一個柔軟的樹枝,往戈登兩人地方向蕩了過去。看樣子他是打算先將戈登兩人解決。

“走!”韓碩低喝一聲,帶著奧德賽繞了一圈,從另外一個方向往特蘭克斯的那兒接近。

戈登兩個人腳步緩慢,目光充滿了警惕性。不斷的在四周的草叢內巡視著。蠍尾獅就在離他們十米遠地灌木叢內潛伏,只等著兩人接近後,立即給予他們出其不意的攻擊。

借助與樹枝飄蕩的特蘭克斯,神奇的沒有發出任何地聲音。也沒有顯露出任何的身影。慢慢的逼近了戈登兩人,在兩人頭頂的正前方快速地出現。

一支強弩,這個時候驟然破空襲來,寂靜的黑夜內強弩破空的厲嘯聲顯得非常刺耳。借助與軟木飄蕩地特蘭克斯。突然發現這一支弩箭地目標居然是自己,立即顯得驚駭欲絕。

還在飄蕩著地特蘭克斯兩腳沒有著力點,無奈之下只能縱身往地面落下。與此同時。本應該還在帳篷處看護的兩個魔法師一個弓箭手。忽然間神奇地出現此地。一條水龍一道雷電加三支飛箭忽然襲來。

空中的特蘭克斯這個時候,根本無法阻止身子的下落。極其困難的以闊劍綻放出乳白色的斗氣防禦。只不過匆忙當中的特蘭克斯顯然吃了悶虧,雖然把尼婭的三支飛箭斬斷了,不過身上中了雷電一擊,胸口也被水龍轟了一下,發出一聲悶哼後跌落在茂盛的灌木叢內。

“左邊第三顆樹前面五步處,攻擊!”遠處的韓碩忽然冷靜的喝了一聲。

幾波攻擊轟然發出,目標直指剛剛落腳的特蘭克斯。那片灌木叢茂盛非常,在黑暗當中特蘭克斯一落地之後,就非常靈活的躲避了進去,按照道理來講韓碩等人是絕對沒有辦法發現那個位置的。

只是,事實總是出人意料,剛剛躲避好的特蘭克斯,在韓碩的一聲輕呼下,幾波攻擊忽然落了過來。這一次特蘭克斯躲避了兩個魔法師的攻擊,但是完全看不見人影的弓箭手尼婭隨手射出的一箭,卻恰巧射到特蘭克斯臀部上面。

一聲痛呼忽然

發出,特蘭克斯顯然還沒有反應過來,痛呼了一聲後變方向,試圖從另外一邊攻擊幾人。不過隨著韓碩繼續的口述,一行人的攻擊紛遝而至,全部神奇的認准了特蘭克斯的方位落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連番被轟擊的特蘭克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郁悶過,終于忍不住的咒罵出聲。

一直以來,特蘭克斯都對于自己隱匿蹤跡偷襲人的本領極其自信。從來不認為有誰能夠在幽暗森林里面,將他的蹤跡看穿,不過這一次面對幾個實力並不太突出的冒險者團體,特蘭克斯首次吃了大虧,無論怎麼躲避都會被攻擊淹沒,這一會兒的功夫身上居然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勢。

一直潛伏著的蠍尾獅,眼見主人的方法似乎並沒有奏效,終于按捺不住的從遠處沖來。蠍尾獅跑動當中灌木紛紛拋飛,一個利爪劈來人腰身那麼粗的大樹轟然倒下,聲勢驚人到了極點。

“蠍尾獅來了,攻擊!”奧德賽高呼了一聲,三個劍士忽然散開,擋住了蠍尾獅前來的道路上面。

原本一直針對特蘭克斯的攻擊,這個時候忽然分出了一些,目標變成了那個迅猛飛掠過來的蠍尾獅身上。只是蠍尾獅的肉體強硬,行動速度快逾閃電,眾人的攻擊忽然紛紛落空,僅有的弓箭手尼婭射出的飛箭落在蠍尾獅的身上,也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

就在這個時候,韓碩臉色冷酷的以馭魔決開始操縱戮魔鋒,黑暗的天空內,一道紫色的長線忽然射出,在虛空劃過了一道美妙的弧度後,忽然刺向了蠍尾獅的後背。蠍尾獅身為一級的魔獸,明顯感覺到了危險的降臨,很是敏捷的躲過了戮魔鋒第一次的攻擊。

與此同時,特蘭克斯一瘸一拐的從遠處顯露出身軀,提著闊劍憤怒的接近兩個魔法師與尼婭,試圖合蠍尾獅的力量,不顧一切的將幾人格殺當場。

“別管蠍尾獅,全力攻擊特蘭克斯。”韓碩忽然高呼了一聲,使得兩個魔法師與尼婭,猛然掉頭繼續攻擊迅速接近的特蘭克斯。

奧德賽與兩個劍士,分出了一個戈登前往尼婭那邊,另外兩個沖向了蠍尾獅,以斗氣開始轟擊蠍尾獅。奧德賽接近蠍尾獅後,被蠍尾獅一爪子劈來,凝聚到頂峰的斗氣轟然報廢,奧德賽自己也被遠遠的劈飛,還有一名劍士趁機在蠍尾獅的身上刺了一劍,不過僅僅留下了一道細小的血口子,反而激的蠍尾獅更加憤怒。

憤怒的蠍尾獅有一爪子舉起,試圖將靠近的這個劍士劈死,就在這個時候,剛剛消失了一下的紫色光芒,倏地重新出現,猛然刺向了蠍尾獅的尾部。

察覺到危險的蠍尾獅,身子一個飛躍後往前快速的沖出,那個與它靠的極近的劍士驚險的保住了性命。不過雖然蠍尾獅躲避的及時,但是戮魔鋒已經劃破了它的背部,森寒的玄冰魔氣已經湧入了蠍尾獅的體內。

一聲憤怒到瘋狂的咆哮聲,猛然從蠍尾獅的口中傳來,操縱著戮魔鋒的韓碩感受到了蠍尾獅的憤怒,立即全神貫注的操縱著戮魔鋒,試圖將蠍尾獅斃命在這兒。

“該死的,你們居然敢傷害我的伙伴!”一瘸一拐的特蘭克斯,屁股上面還插了一根箭,胸口被水龍轟擊過渾身濕漉漉的,因為遭受了電擊,頭發也是焦黑一片,原先的氣質早已經蕩然無存,口里面還有血塗止不住的外溢,顯得說不出的狼狽。

“連你我都要一起傷害,何況是你的寵物!”嘿嘿一聲冷冽的譏笑,韓碩開口說道,戮魔鋒依舊陰魂不散的死死的吊在蠍尾獅的身後。

尖銳的厲嘯聲,忽然從特蘭克斯的口中發出,本來憤怒之極的蠍尾獅一聽到厲嘯聲響起,立即縱身後退,朝著遠處飛奔逃開。特蘭克斯一聲厲嘯後,恨然的看了看眾人,然後從與蠍尾獅相反的方向,同樣是快速的逃了出去。

“你們留在原地,我去追殺他!”趁他病要他命,現在特蘭克斯明顯是負了重傷,韓碩當然知道應該怎麼把握機會。看到被蠍尾獅劈飛的奧德賽,口吐鮮血的從地上爬出,並沒有性命危險後,立即朝著特蘭克斯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