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六章 可怕的敵人

聽說這人是特蘭克斯後,後面趕來的其他五個冒險者輕舉妄動,只是小心謹慎的望著韓碩,沒想到怕什麼來什麼,韓碩居然真的下手了。

躲避了這支弩箭的特蘭克斯,臉色驟然冷卻下來,犀利的雙瞳瞬間聚集在韓碩的身上,點了點頭說:“你有種!”

沒有繼續動手去取雙頭龍另外一張口內的毒牙,特蘭克斯右手抱著闊劍,不緊不慢的朝著韓碩走了過來,看他的表情明顯不善。

“誤會,這肯定是誤會,我想我的朋友一定是因為心情緊張才會射出這一支弩箭!”奧德賽忽然大呼了一聲,滿臉苦笑的向特蘭克斯解釋。

就在這個時候,停頓了一刻的弩弓,忽然再次被裝上一支弩箭。在奧德賽慌忙解釋的時候,韓碩瞄准緩步走來的特蘭克斯,又是一箭射了出去。

像是被當場被煽了一個大大的耳光,奧德賽表情愕然,嘴里面的解釋顯得無力蒼白,自己硬生生停住了。

特蘭克斯走動的腳步一晃,再一次神奇的避過了弩箭的襲擊,依舊是朝著韓碩慢慢走來,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韓碩,沒有一絲的放松。

深吸了一口氣,因為距離拉近弩弓已經失去了作用,韓碩將弩弓收起以後,就抽出了戮魔鋒,隨時准備應付這特蘭克斯的進攻。

“你們要付出代價!”走來的特蘭克斯身子忽然止住,然後口中冷冰冰的說道。

“呃,我……我們?”水系高級魔法師阿芙拉,臉色一寒喃喃的說了這麼一句。

“看樣子我們遇到麻煩了,既然如此我們就不必客氣了。”一直回避與特蘭克斯為敵的奧德賽,眼見事已至此很難脫身出去,輕歎一聲後說了這麼一句話。

身為隊長的奧德賽這句話一開口,原本還有些猶豫的五個冒險者,當即快速的各就各位,將武器准備好。打算應付這個幽暗森林里面出了名難惹的家伙。

快要與韓碩接近的特蘭克斯,手里面一直抱著地闊劍猛然出鞘,乳白色的斗氣將闊劍包裹住,一道白色的光芒貼地朝著韓碩所處的方向擊來。

地面上的灌木忽然碎成漫天的粉末,白色的斗氣所過之處,地面像是裂開了一道縫隙,斗氣里面蘊含的力量讓人覺得心驚膽顫。同為劍師地菲碧韓碩曾經幾次與她共同作戰,韓碩明顯感覺到特蘭克斯的斗氣仿佛殺傷力更加霸道。

“玄冰魔焰決”運轉起來。洶湧的魔元力全部灌注在了戮魔鋒內,吸納了滂湃魔元力的戮魔鋒,霎時向周圍蔓延出炙熱地紅色光芒。在白色斗氣貼地狂猛過來的時候,戮魔鋒被韓碩緊緊握著。突然斬向腳下。

轟然一聲爆響,乳白色的斗氣與紅芒綻放的戮魔鋒撞擊在一起,忽然一個一米多深地圓坑憑空出現,里面一些灌木的粉屑冒起了焦糊的濃煙。

特蘭克斯站立在原地一動不動。犀利的雙瞳依舊是望著前方。提著戮魔鋒地韓碩,一連暴退五六步後猛然坐下,提著戮魔鋒的右手臂一片血肉模糊,看起來非常的嚇人。

“居然沒死。還有些猖狂地本錢。”特蘭克斯望著韓碩看了下,顯得有些疑惑地開口說。

甩了甩右手臂,滲出來地血珠子灑落出去。韓碩渾身麻木的動了動。魔元力以前所未有地高速流轉全身。然後兩腳使力終于重新站立了起來。

上一次面對勞倫斯的時候,韓碩試出了自己的實力的確高于中級的劍士。面對與這個傳說已經達到劍師境界的特蘭克斯。韓碩一開始就使出了全力,以十成的魔元力灌注在戮魔鋒之內,硬接了特蘭克斯的一擊。

事實證明劍師這個等級的實力,的確是遠遠的超出韓碩的預料,特蘭克斯或許沒有使足全力的一擊,儼然已經對韓碩造成了不輕的創傷。若非韓碩魔功神奇肉體強韌,恐怕這麼一擊下來,一般人就會整條右手臂碎裂開來,一輩子再難恢複。

“保護我們的同伴。”奧德賽冷靜的喝了一聲,然後一行六個冒險者同伴,瞬間將韓碩圍了起來。

沒等特蘭克斯繼續行動,弓箭手尼婭與兩個魔法師的攻擊已經發出,直朝著依舊奇怪望著韓碩的特蘭克斯射來。三個戰士沒有離開韓碩一步,分出三個方向將韓碩圍住,牢牢的保護著韓碩。

尼婭與兩個魔法師的攻擊,被特蘭克斯快速的避過,然後不待這些人繼續動作,蠍尾獅忽然竄出,將特蘭克斯駝了起來。

“幾位朋友,我先去弄點東西吃,你們好好准備一下,我會和你們慢慢的玩下去。”出乎眾人的意料,特蘭克斯並沒有繼續攻擊,反而坐在蠍尾獅上面冷漠的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一拍蠍尾獅,蠍尾獅聽話的快速的離開了這兒。

一人一獸,在奧德賽幾人提心吊膽的注視當中,從容不迫的越過茂盛的灌木叢離開。直到眾人發現特蘭克斯真的消失不見的時候,這才全部松了一口氣,緊張之後顯得有些疲憊的轟然坐在地上。

“怎麼了,為什麼你會這麼沖動呢?”直到這個時候,奧德賽才奇怪的望著韓碩說。

苦笑了一聲,韓碩搖了搖頭,開口說:“真的很抱歉,我這人有些古怪,有時候做出的事情連我自己都控制不住。”

按照韓碩以往的個性,剛剛是斷然不會選擇與這麼一個強大的高手為敵的。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在韓碩的心中現在越來越受不得被人威脅,即使別人威脅背後的確有著強硬的殺傷力,韓碩也要不顧一切的反抗。

其實在奧德賽提出

克斯的名字以後,了解到這個名字意味的實力的韓碩就有了遲疑,甚至打算馬上放下手中的弩弓,讓他把雙頭龍帶走,不願意招惹這麼一個強敵。

可是,最終韓碩還是出手了,而且是非常堅決的出手,根本就沒有考慮後面即將會遇到的慘痛報複。這種性格上面的變化,讓韓碩自己都覺得有些匪夷所思。最終只能歸類到魔功的作用上面。

“或許是我們太軟弱了,其實你地做法真的很令人敬佩,不過我想我們後面會遇到很大麻煩。”奧德賽點頭說,目光熠熠的望著韓碩,眼眸當中露出真心的佩服。

“你能夠與他硬拼一擊沒死,已經說明你足夠厲害了,現在身上的傷勢好點了沒有?”精靈弓箭手尼婭走到韓碩的身旁,有些關心的詢問韓碩說。

從空間戒指內取出紗布。將右手臂簡單的包紮了一下,韓碩將武器收回後,這才開口對幾人說:“抱歉給大家帶來了麻煩,也非常感激剛剛各位地做法。特蘭克斯不會善罷甘休,我想我們把雙頭龍剩下的東西取走後,應該商量一下怎麼應付特蘭克斯。”

雖然忽然多了一個敵人大家心情有點沉重,但是雙頭龍總算是保住了。現在韓碩一提起收獲雙頭龍的戰利品。大家又顯得興致高昂了一些,歡笑著取出匕首走向雙頭龍,將雙頭龍剩下的毒牙與魔獸晶核取了出來。

雙頭龍地毒牙是煉制一些劇毒藥粉的重要材料,如果經過煉金術師的改造。還能夠作為魔法箭使用,然後在中途爆碎噴射出毒水,對一小片范圍的敵人造成致命地傷害。作為二級的魔獸。雙頭龍的魔獸晶核同樣非常珍貴。至少能夠賣到一千以上的金幣價格。

在韓碩地堅持下。魔獸晶核韓碩交給了奧德賽,也算是回報奧德賽他們剛剛的助力。兩根雙頭龍的毒牙。被韓碩收進了空間戒指,打算以後有機會地話,將這兩根雙頭龍地毒牙發揮出作用。

這些事情做完以後,天色已經蒙蒙亮,一行人收拾了一下行囊,繼續往南方幽暗森林地深處進發。

一邊走著,眾人一邊商量著,試圖尋找到一個抵禦特蘭克斯的方法。

“這個特蘭克斯從出現在幽暗森林里面開始,就被當做一個恐怖地存在。在幽暗森林的更深處,出沒的一些人獸都是非常厲害的,在那兒冒險者為了一些戰利品,常常會陷入拼死的厮殺當中,即使一同前來這兒的同伴,也很有可能會在關鍵的時候背叛你,因此那兒充滿了混亂厮殺,能夠適應那兒環境的人,除了有著超強的實力外,還需要有一顆冷酷的心腸。

特蘭克斯正是這種人物的佼佼者,另外他非常熟悉里面的一些環境,很擅長借助幽暗森林里面的環境,給予敵人殘酷的打擊。這一次我們既然惹上了他,我想後面到幽暗森林里面,一定會被他襲擊的,因此我們要打起精神,千萬不要被他突然襲擊了。”奧德賽講述著更深處的混亂與特蘭克斯的可怕,讓眾人小心謹慎。

“放心吧,他是沒有機會偷襲我們的!”奧德賽講完這一切後,韓碩自信的笑著說。

此話一出,眾人都是神情愕然。不過見識過韓碩神奇的幾人,並沒有立即懷疑韓碩的說法,戈登充滿興趣的望著韓碩,詢問說:“為什麼?”

莫測高深的微微一笑,韓碩掃視了幾人一眼,說:“雙頭龍離我們五百米,我都能夠發現他的蹤跡,特蘭克斯想要偷襲我們根本沒有可能。你們盡管放心好了,特蘭克斯想要依仗他對幽暗森林的熟悉偷襲我們,絕對沒有任何的可能性。”

有著三條元魔的存在,任何接近的人或魔獸,韓碩都能夠清楚的發現。任憑他特蘭克斯再怎麼熟悉環境,有著元魔的存在他也休想偷襲成功,這一點韓碩倒是並非大話。

“我想他先前之所以選擇忽然離開,就是沒有完全的把握將我們一網打盡,肯定打算使用他熟悉的手法慢慢的對付我們。如果他沒辦法偷襲的話,以我們七人合力,特蘭克斯即使加上蠍尾獅也不一定能夠完全占據上風,我們還真的不用怕他。”奧德賽見韓碩這麼肯定,臉色顯得有些欣喜的說。

“我保證!”韓碩肯定的說。

隨後一連兩天,眾人繼續往幽暗森林南方邁進,在奧德賽幾人的驚奇目光中,韓碩將右手臂的紗布拆開,本來崩裂的傷口全部愈合了,看不出任何受傷的痕跡。

“太神奇了,居然已經好了!”戈登大口張的巨大,目瞪口呆的盯著韓碩的右手臂一陣觀察,試圖尋找到韓碩傷勢這麼快愈合的秘密。

其他五個冒險者,也是以看怪物的目光望著韓碩,似乎怎麼也沒有想到短短兩天時間,他右手臂所傷的受傷居然就全部好了,這麼匪夷所思的事實擺在他們的面前,由不得他們不驚訝的。

魔功反複的鍛造錘煉後,肉體的強韌與神奇根本他們能夠理解的,韓碩也並沒有開口解釋這件事情,找了個藥粉神奇的借口隨便掩飾了過去。

等到夜里眾人就要進入帳篷的時候,韓碩忽然開口說:“特蘭克斯想要行動了,我想今天晚上他會過來攻擊我們。我們需要簡單布置一下,然後你們聽從我的吩咐攻擊,這一次我會讓特蘭克斯明白他的偷襲是多麼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