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三章 達格瑪果實

嗨,這位朋友你是一個人在幽暗森林冒險嗎?”劍士些距離的時候,就輕呼了一聲說。

韓碩早就發現了這六人,小骷髏也被重新收了起來,不想暴露自己亡靈法師的身份,這時候聞聲抬了抬頭,朝著劍士點頭說:“不錯。”

天空呼嘯著盤膝的鷹身女妖,一見這六個冒險者與韓碩會和,不敢繼續試探韓碩的耐性,飛到更高的一點,在天空觀察著這邊的動靜。

六個冒險者是三戰兩法一弓箭手的組合,那個弓箭手是一名女性精靈,其中三個男戰士中分別為一個高級劍士兩個中級劍士,一名男性中級魔法師和一名女性高級魔法師。

上一次韓碩參與了學院組織的測試後,已經知道了魔法公會與劍士公會的一些等級劃分與標志。

魔法師按照實力的高低,會在魔法袍的肩膀上面紋上一根精美的微型魔法杖,從初級魔法師開始擁有一個魔法杖圖案,每高一個等級可以多加一根魔法杖。劍士與騎士們也采用與其類似的劃分方式,只是劍士用劍做圖案,騎士用戰馬圖案區分而已。

這幾個冒險者劍士魔法師,看樣子都是經過了魔法公會與劍士公會的認可,所以他們所穿的衣服上面,都有象征著他們實力的標志,韓碩一眼望去可以很輕易的看出他們的實力如何。

六個人的實力也不算弱了,不過若是到幽暗森林更深處的話,卻又顯得有點弱小,這也難怪為什麼鷹身女妖發現這是六個人後,還敢一直跟著他們的緣故了。如果他們當中有著能夠飛起來的魔導師,那鷹身女妖一定有多遠跑多遠,肯定不會再敢跟著他們尋求機會。

“我叫奧德賽,他們都是我的同伴。剛剛我想你也看到了鷹身女妖的動靜,很抱歉的告訴你這個鷹身女妖的目標是我們,只不過他發現你獨自一人走動。這才將目標轉移到了你的身上。

鷹身女妖作為三級魔獸,加上能夠飛翔在天空確實很難對付,如果你不介意地話,可以和我們一起走,我們七個人在一起的話,鷹身女妖應該不敢下來作怪的。”高級劍士奧德賽,誠懇的望著韓碩說。

搖了搖頭,韓碩微笑的拒絕說:“不了。我看你們似乎想要到幽暗森林更里面,但我卻想要返回外圍,我們不在一條道路上,還是不麻煩你們了。”

“那怎麼能行。你一個人走路的話,鷹身女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認為你應該和我們待在一起,否則你會有很大危險的,甚至可能為此失去性命!”其中那個女性高級魔法師阿芙拉。輕呼了一聲說。

阿芙拉這麼一說,另外幾人也出言相勸韓碩,不過韓碩並沒有同意和他們一起離開。這六個人實力雖然並不弱,但也只有那個弓箭手地箭能夠對鷹身女妖造成一些麻煩。飛翔在空中的鷹身女妖,一旦飛掠上天劍士們對她一點威脅都沒有,魔法因為距離的原因。也不一定能夠奏效。

但是。有著戮魔鋒與強弩的韓碩。加上小骷髏骨刀骨刺同樣可以飛出,如果鷹身女妖不識相敢過來攻擊地話。等候著她的很可能就是韓碩與小骷髏的慘痛打擊。因此韓碩並不懼怕鷹身女妖,這才拒絕了六個冒險者的邀請,選擇獨自一人上路。

“呵呵,多謝你們地關心,不過我想鷹身女妖想要吃了我沒有那麼的容易。”韓碩笑著答了一句後,將兩條烤魚抓住,就沒再搭理這六個年輕的冒險者,獨自一人往他們過來的方向走去。

看著韓碩從容不迫地離開,六個年輕的冒險者愣了愣,其中那個高級劍士奧德賽開口說:“我們在遠處跟著看看吧,要是他真的有能夠對付鷹身女妖地方法,我們就選擇離開,否則我們就幫幫他,免得他不幸被鷹身女妖吃掉了。”

“隊長,這個人都已經拒絕了我們,我們這麼做還有必要嗎?”中級劍士戈登有些不情不願,悶聲說。

“鷹身女妖原來是目標是我們,因為我們往這個方向趕來,所以才帶給了別人麻煩,我想我們應該擔負起這個責任。”奧德賽對著戈登教訓了一句,就指揮這些人跟上他,遠遠地吊在韓碩地身後。

走了五分鍾後,盤旋跟隨著韓碩的鷹身女妖,終于再次有了動作。從高空直接飛掠下來,即將落向韓碩頭頂地時候,忽然又是厲嘯著重上云霄,非常有耐心的挑撥著韓碩。

只不過韓碩比她還有耐心,看起來兩手空空,其實戮魔鋒已經隨時准備破空飛出,空間戒指里面的強弩也已經准備妥當,只要那個鷹身女妖敢真的靠近到一個合適的距離,韓碩不介意一擊必殺的將這個三級的魔獸拿下來。

關于遠處一行六個冒險者的跟蹤,韓碩是看到一清二楚,對于他們的好心韓碩倒也沒有過多理會,依舊是不緊不慢的往死亡墓地的方向慢慢走去。

接二連三的試探,鷹身女妖終于忍耐不住,再一次的直接朝著韓碩飛掠過來,尖銳的爪子彎曲著,快速的接近韓碩的頭蓋骨。

一股惡臭撲鼻而來,瞬間蔓延到了韓碩的周身,一般的人被這種惡臭一熏,都會出現短時間的頭暈眼花。不過肉體錘煉了不知道多少強韌的韓碩,根本就不受這種影響,但依然隨著鷹身女妖的心意,假意的晃了晃身子,仿佛一個不慎就會跌倒在地一樣。

“唔!他被鷹身女妖身體上的惡臭熏到了,這下子危險了,我們應該現在救他!”那個高級魔法師阿芙拉忽然驚呼一聲,然後六個冒險者不再顧忌隱藏的身子,已經從後面的灌木叢內走出,弓箭手更是手忙腳亂的打

射殺鷹身女妖。

就在此時,一直不敢真正落下的鷹身女妖,仿佛認為已經尋找到了合適的機會。一直離地七八米的鷹身倏地電閃一般的射向韓碩,一雙鐵爪直向韓碩的頭骨抓來,似乎想把韓碩頭骨硬生生的抓裂。

嘴角綻放出冷厲地笑容,韓碩身子搖晃的幅度更大了一些,在鷹身女妖鐵爪已經落向他的頭蓋骨的時候,韓碩身子一僵硬。往後面極為快速的直挺挺倒下。這麼一來,本來抓向韓碩頭骨的一爪子,硬是落在了空氣上面。

就在鷹身女妖一聲怪嘯,試圖再次動作的時候,夾雜著紅芒的戮魔鋒忽然破空而出,挾帶著狂猛炙熱地洶湧力道,轟然灌注在鷹身女妖的鷹身之聲。

一聲淒厲的低鳴,鷹身女妖拍打著翅膀搖搖晃晃的試圖快些離開地面。就在這個時候,強弩已經被韓碩拿在手中,瞄准這個鷹身女妖地細長脖頸狠辣的射出。

從體內綻放出紅芒的鷹身女妖,痛苦的不住地鳴叫。身子這個時候也根本無法穩住,更是沒有在意到更致命的攻擊臨近,弩箭強勢的貫穿她的脖頸後,將她地身子帶著倒飛。脖頸保持著向天後仰的姿勢,轟然一聲跌落在地面。

“哦,天哪,他射殺了鷹身女妖!”遠處快速趕來的劍士安德魯。忽然發現鷹身女妖巨大地身軀倒地,不由地驚呼一聲,看樣子有些不敢置信。

另外幾個或是念動魔法咒語。或是打算射箭地冒險者。也是停止了手中的動作。望著遠處撲閃著虛弱翅膀地鷹身女妖,表情都是一臉訝然。

在韓碩的心意下。戮魔鋒沒入鷹身女妖的身體後,以“玄冰魔焰決”的魔焱,焚燒了鷹身女妖的內體,沒有任何的煙霧出現,不過鷹身女妖的身體卻快速的成了焦糊,濃烈的味道甚至傳出了老遠。

站起來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塵,韓碩走到已經徹底死絕的鷹身女妖的身前,屏住呼吸喚出戮魔鋒,從她的體內剝出三級的魔獸晶核,然後斬斷她兩個鐵爪收入空間戒指里面。

其實三級魔獸並不是這麼容易對付,否則那六個冒險者也不會這麼頭痛了。鷹身女妖一直都是仗著她體內熏人的惡臭,還有高空盤膝的優勢才能夠無往不利。

可惜這一次面對韓碩,她的兩個優勢根本取不到任何的作用,最終反而成了韓碩利用的對象,加上戮魔鋒銳利無比,又可以隨著韓碩的心意穿梭,這才造成了她這麼快慘死的下場。

“嗨,朋友你果然非常厲害,看樣子我們的擔心的確是多余的了。”遠處的奧德賽終于走到了韓碩的面前,笑呵呵的對韓碩。

這幾人雖然並沒有幫到什麼忙,不過他們的談話與做法韓碩都通過元魔清楚了,覺得幾人還是很不錯的。現在隊長奧德賽這麼一說,韓碩微笑著點頭說:“其實我也只是僥幸而已,我真正的實力甚至不如你一個人。”

“呵呵,你太謙虛了。”奧德賽顯然並不相信韓碩所說的話,客氣的答了一句。

“隊長,既然他已經沒有了危險,我想我們應該繼續到幽暗森林南面深處,去尋找‘達格瑪果實’了。”戈登從遠處走來,催促韓碩說。

“哎,真的不知道我們去尋找的‘達格瑪果實’到底存不存在,長的和人腦一樣的果實,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哦!”高級魔法師阿芙拉歎息一聲說。

正打算和他們道別的韓碩,聽阿芙拉這麼一說,倒是沒有立即打算離開,反而有些疑惑的望著阿芙拉,開口詢問說:“這‘達格瑪果實’是個什麼東西,怎麼會有著人腦一樣的形狀,真的很有些不可思議啊,你能和我說說嗎?”

“關于‘達格瑪果實’的事情,我都是聽我們隊長奧德賽說的,他比較清楚一點。”阿芙拉友好的朝著韓碩笑了笑,指了指奧德賽說。

奧德賽微微一笑,說:“你也對‘達格瑪果實’有興趣嗎?呵呵,傳說中達格瑪是一個喜歡吃人腦子的惡魔,在他死後埋藏的地方可能會生出一種奇怪的果實,這個果實有拳頭大小,呈現出暗褐色的紋理,和人的腦袋非常的相似。

據說‘達格瑪果實’有著神奇的力量,正常人吃了卻會腦子混亂變成瘋子,不過聽說‘達格瑪果實’由藥劑師研碎以後,可以配置非常珍貴的藥物,這一次我就是接受了別人的委托,到幽暗森林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夠找到‘達格瑪果實’。”

奧德賽說完以後,韓碩心里面忽然驚喜莫名,楚滄瀾留下的記憶當中,說過有一種果實名叫“聖腦果”,這種果實對于人腦有著猛烈的拓展作用,可以使得一個平常人變成瘋子,但是如果正處于韓碩這種“塑魂”階段的修魔者,吃了這種“聖腦果”以後,借助與魔功的作用卻可以大幅度的提高修為。

原本韓碩根本沒有往這方面考慮過,因為韓碩認為這個世界上應該不可能有著“聖腦果”存在的,可是現在奧德賽關于“達格瑪果實”的描述,簡直就與“聖腦果”的形狀作用一模一樣。

一個可以大幅度提高韓碩目前境界的果實可能得到,這種誘惑力韓碩根本無法抗拒,韓碩根本沒有過多考慮,在奧德賽解釋完後,就直接開口詢問說:“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想和你們一起去尋找這種‘達格瑪果實’?”

韓碩這麼一說,奧德賽六個冒險者忽視一眼,都覺得非常的意外,怎麼也沒有想到韓碩忽然有此提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