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章 木絕之地

隨在森林巨魔老牧師的身後,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往幽處走去,過了大概半天的時間,這些森林巨魔穿越了一處斷裂的山岩,終于在一個河流旁邊停下。

後面是一條河流,周圍都是一些木質的簡陋房屋,還有設置的一些簡單的陷阱,一棵棵高大的怪樹聳立著。來到這兒以後,本來注意著矮人們的一條元魔,因為距離太遠也不得不收了回來,反而繞著這個區域四處巡視起來。

借助與三條元魔的廣闊視野,韓碩發現這兒面積極大,粗略計算了一下大概有幾百間的屋舍,看樣子應該就是森林巨魔的老窩內。許多皮膚綠油油的森林巨魔,不論是小孩還是婦女,手里面都是握著武器,由強壯的一個巨魔戰士訓練著。

從剛剛精靈的描述中,韓碩明白這些森林巨魔天性掠奪,在他們的生活中根本就沒有自給自足的思想,無論是吃的喝的用的,他們都理所當然的認為應該去搶過來。信奉搶掠惡魔達達拉的他們,將小孩與婦女也當成了訓練的對象,只是為了搶掠的時候能夠有更多的力量。

老牧師來到這兒以後,使用巨魔的語言大聲的吆喝些什麼,整個族內的森林巨魔,無論是小孩老人還是婦女,都是興奮的扯下身上的口袋搖晃,大呼著:“達達拉,達達拉。”

這樣鬧了一會兒後,老牧師才繼續用人類語言與韓碩交流:“走吧,我現在帶著達達拉大神和使者去聖地。”

“嗯,快一點吧,達達拉大人已經迫不及待了。”韓碩沉著臉點頭說。

還是由那幾個森林巨魔抬著小骷髏,韓碩依舊徒步行走,幾個木筏被一些森林巨魔戰士從遠處推來,在老牧師的示意之下,韓碩與小骷髏紛紛走向木筏,隨後由幾個森林巨魔戰士劃動木槳,進入後面河流內。

木筏緩緩行駛。又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木筏靠向了一片潮濕的土地。韓碩跟隨著老牧師上岸以後,發現這兒的樹木極其高大聳立,灌木叢茂盛的將人都能夠淹沒,就連一些雜草都是長的精神抖擻。

四面八方所有的植物樹木,好像在這片土地都成長的非常之好,空氣中蔓延著一股古怪的氣息。撥開繁茂的灌木叢,由幾個巨魔戰士開道。老牧師在前面帶路,韓碩跟隨在老牧師地身後,往更加深的區域走去。

越往里面走,韓碩心里面越覺得有些蹊蹺。仿佛這麼一個地方在什麼地方聽說過,帶著這種疑惑之心,終于在一棟仿佛是由參天巨樹拖起的高大房屋面前停了下來。

只見前方五六棵參天大樹枝葉茂盛糾結在一起,中央一個大屋子像是架在糾結的枝干上。聳立在半空當中,周圍一些植物生長的非常完美,還有一些怪異的植物花草結滿了奇異的果實。


望著周圍愕然愣了半響,韓碩心中一顫。忽然口中驚呼說:“木絕之地,哈哈,這兒居然是木絕之地。難怪所有的植物會生長地那麼的完美。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天然形成的木絕之地。里面五行木氣比其他地方濃郁的多,在木絕之地生長地所有的植物樹木。都會比其它地方茂盛的多。森林巨魔雖然信奉掠奪惡魔達達拉,但傳說中他們就是由樹木進化而成的種族,他們親近木氣也是天性。

“這兒地空氣,比任何地方都要清新,我們祖先尋找了很多年才發現了這兒。所以就把聖地的宮殿建造在了這兒,里面供奉著達達拉大神的石像,每年都有祭品孝敬達達拉大神,期望大神保佑我們每次搶掠都能夠成功。”老牧師虔誠的朝著高懸半空地大屋叩拜下,輕輕的說了這麼一句。

想了想後,老牧師似乎覺得有些不妥當,然後立即又朝著小骷髏叩拜了下來,口中嘰里咕嚕的朝著抬著小骷髏地巨魔戰士說了些什麼,巨魔戰士將轎子放了下來,示意小骷髏走下轎子。

這個時候,韓碩一心想著木甲尸馬上要有著落了,心里面正在興奮不已,倒是忘記了繼續給小骷髏下達指令。老牧師懇求了一番,發現小骷髏還是坐在轎子里面不動,急地眉頭緊緊糾結在一起,跪倒韓碩面前說:“使者,達達拉大神為什麼不走下轎子,難道我們什麼地方做地不對嗎?”

老牧師的開口,立即將韓碩驚醒,韓碩別頭看了一眼,發現小骷髏懶洋洋地躺在哪兒,像是睡著了一樣。一個命令下達,小骷髏小腿骨一挺,倏地站立起來,手拿骨刀光潔的頭骨東張西望。

“剛剛達達拉在思考,沒有聽到你的呼喚,走吧,我們現在上去!”韓碩心里面暗笑,臉上卻正兒八經的對老牧師說。

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老牧師不敢多問什麼,走到其中一個參天大樹的背後,然後拉住一個由樹枝編織成的軟梯子,往上面攀爬起來。韓碩跟隨在老牧師的身上,同樣是扯著這個軟梯子往上方攀爬。

還沒等韓碩為小骷髏下達命令,只見小骷髏從轎子里面走出以後,往遠處離開了一段距離。隨後出乎眾人意料的,借助與一陣迅猛的沖擊,兩個小腿骨猛然一挺,背脊處的七根骨刺一陣亂七八糟的扇動,居然沖天而起,在韓碩與老牧師的前面落在了空中大屋子的門前。

站在大屋子門前身子搖晃了一下,小骷髏身子慢慢的站穩,然後晃了晃頭,直接拉開門進入屋子,從里面傳來了“噼里啪啦”翻動東西的聲音。

“達達拉,達達拉!”老牧師一臉興奮,又是嘰里咕嚕的吆喝起來。


終于,老牧師與韓碩一起攀爬到大屋子前面的台階。其他一些森林巨魔站在外面等候著,沒有其他人被允許上來。

韓碩跟隨著興奮的老牧

進了這個屋子以後,立即看到正中央一個巨大的骷髏骷髏石像和韓碩先前在老牧師的古老卷軸上面看到的一模一樣,唯一有些不同的是這個帶著眼罩的巨大骷髏,右手拿著一把像是死神鐮刀般的武器,左手抓住一個巨大的口袋,里面鼓鼓脹脹地像是裝滿了搶掠後的戰利品。

屋內一片明亮。木質的牆壁上面鑲嵌了各種顏色的寶石,地上一些黃金珠寶隨處可見。如今的韓碩,並不是不識貨的人,那些木質牆壁上面的各種寶石,每一顆都散發著璀璨亮麗的光芒,絕對都是價值連城地好東西,一張翡翠桌子上面擺放的一些杯子碗具,都是由美玉或者黃金做成的。讓韓碩看的是眼花繚亂。

巨大地骷髏石像就在屋子的中央,小骷髏一手提著骨刀,一手摸著光潔的頭蓋骨,繞著這個巨大的骷髏石像不斷地走動。還時不時的摸摸這個巨大骷髏石像背後的那些沒有羽毛的翅膀,然後再伸手摸摸他自己背脊處地七根骨刺,似乎非常疑惑這個巨大的骷髏石像為什麼和他長的那麼相似。

只不過小骷髏比起這個石像,體積小了將近一倍。一個小骷髏與一個大骷髏站在一起,看起來顯得有些怪異。

韓碩與老牧師進來以後,就見到疑惑地小骷髏繞著達達拉惡魔地石像走動。韓碩觀察著現在地小骷髏,忽然發現小骷髏現在的動作非常人性化。這讓韓碩在驚詫當中沒有為小骷髏下達任何地命令,反而是目光熠熠的盯著小骷髏,想要看看他到底想干什麼。

就在韓碩的詫異當中。韓碩看到小骷髏忽然在達達拉惡魔石像的正前方停了下來。空洞的眼孔盯上了達達拉惡魔左眼上面帶著的頭罩。然後伸手摸了摸他自己的骷髏左眼,似乎奇怪為什麼他會沒有一個眼罩一般。

倏地。小骷髏身子一跳,伸手抓住達達拉惡魔的眼罩一扯。等到小骷髏落下後,那個眼罩已經被他抓在手里面,失去了眼罩的達達拉惡魔石像的左眼里面,駭然有著一只紫色的寶石般的眼球,本來沒有任何生機的達達拉惡魔的石像,因為眼罩被扯下,多了一只紫色眼球的他居然顯得有了幾分生機,令韓碩有種他正注視著自己的錯覺。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紫色的眼球似乎滴溜溜的轉動了一下,然後柔和的紫色光芒微弱的散發出幾分,就像在忽然之間達達拉惡魔複活了一般。

“哦,達達拉大神睜開了‘紫魔眼’,達達拉大神顯靈了。”老牧師臉露狂喜,忽然興奮若狂的將頭顱深埋地面驚呼起來。

倏地,剛剛還愣在那兒的小骷髏,突然動手將一個小桌子搬到了達達拉惡魔石像的前面。只見小骷髏飛身躍到桌子上面,墊著腳尖伸手落向達達拉惡魔石像的左眼,在韓碩頭皮發麻當中,用力的將達達拉惡魔頭像的紫魔眼摳了出來,然後高舉著看了看後,將往他自己的左眼窟窿里面硬塞。


看到這兒韓碩也不知如何是好了,還沒等韓碩想清楚應該怎麼辦,忽然覺得腦子里面頭痛欲裂。正眼一看小骷髏,忽然發現小骷髏不知道怎麼辦到的,居然硬是將那個什麼紫魔眼塞到了他自己的左眼骷髏里面。

只不過,那個紫魔眼進了他自己的左眼骷髏後,小骷髏也是顯得很是痛苦,身子先是一顫顫的晃動,然後痛的抱頭倒下來翻滾。身為宿主的韓碩與小骷髏心神相通,同樣感受到了錐心的疼痛,一股龐大的怪異能量,正從那小骷髏左眼的紫魔眼內散發出來,韓碩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這個紫魔眼正在侵入自己與小骷髏的身體,仿佛想要占有兩人對身體的控制權。

“達達拉大神使者你們這是怎麼了?”埋頭興奮的森林巨魔老牧師,抬頭一見韓碩與小骷髏似乎有些不對勁,當即開口驚呼說。

“出去,你先出去,達達拉大神有些事情要做。”忍著錐心的痛苦,韓碩猛地低吼一聲。

森林巨魔老牧師嚇了一跳,帶著滿臉的疑惑慌慌張張的走出了屋內,停留在外面注視著聖地的情形。

老牧師一離開,韓碩當即也是抱頭疼痛的與小骷髏滾做了一團,在韓碩的心里面充滿了莫名的恐懼。如果這個紫魔眼真的是達達拉惡魔的,那麼這股怪異的侵入能量,必然也是來自與達達拉,惡魔是一種邪惡的神明,這些力量根本不是人力能夠抵禦的,這讓韓碩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應付。

這股龐大的力量,通過小骷髏左眼窟窿里面的紫魔眼散發出來。韓碩首先就為小骷髏下達了取出紫魔眼的命令,可是這紫魔眼也不知道怎麼被他塞進去的,他現在費盡心思摳紫魔眼,卻始終沒辦法將紫魔眼取下來。

在一人一骷髏在里面不斷的翻攪,身子痙攣著痛苦非常的時候,小骷髏一直抓著的眼罩內忽然傳出了另外一股神奇的力量。因為腦子極疼韓碩的感應力居然大幅度的增長,忽然察覺到了異常,病急亂投醫的個小骷髏下達了帶上眼罩的命令。

非常的神奇,小骷髏手忙腳亂的把那個眼罩帶上後,那股試圖占有兩人身體的神秘力量,忽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出了一身熱汗的韓碩也逐漸的恢複了正常。

那個眼罩佩戴在達達拉惡魔的石像非常合適,不過由小骷髏帶上明顯大了許多,眼罩把他左眼左臉都快全部罩住了,看起來顯得有些滑稽可笑。

“無論什麼時候,千萬不要將眼罩給我取下來。”穩住心神的韓碩,先不管這些怪異的事情,首先對小骷髏下達了這個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