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七章 稀奇古怪的材料

到學院當天,韓碩發現凱米拉晚上忽然神色匆忙的離之後一連兩天韓碩再也沒有見到凱米拉,打探了一番消息後,韓碩聽說凱米拉家里出了點事情,恐怕短時間不會返回學院了。

這只是明面上的消息,根據韓碩來看恐怕以後再也見不到她了。既然是敵國的奸細,依照暗幕的作風必然不會將她安穩的留在帝國。

凱米拉一消失,杜克與埃里克秘密商議了一下,然後沒敢繼續留在學院,以交流結束為理由,立即離開學院准備返回卡西帝國。本來還打算前往亡靈系問候梵妮的克拉克,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離開了騎士學院。

身為暗幕成員的韓碩,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卻可以肯定必然是暗幕已經下手掌控一切,否則這麼短的時間內,不可能三個人都會這麼反應古怪的消失不見。

後面的幾天,韓碩過的非常輕松愜意,不斷的專研著魔法知識,遇到不懂的地方立即詢問梵妮,每每能夠在梵妮那兒得到正確的答案。可是因為魔功修煉到“塑魂”的原因,與梵妮相處的過程中,韓碩常常會不知覺的情況下,脫口說出一些埋藏心里面的放肆話。

每到這個時候,梵妮都是嗔怪韓碩,但是韓碩一旦反應過來,都會另外想辦法補救,補救不了直接干脆繼續裝傻,也能夠糊弄過去。

這一天,韓碩早上起來,忽然發現天氣已經轉涼了,韓碩想了想覺得菲碧應該已經把矮人們過冬的糧食准備好了,于是便離開了學院前往布斯特商行,隨便向菲碧收購一些煉制土甲尸的各種材料。

到了布斯特商行以後。韓碩發現守衛再次置換了,這次韓碩將名字一稟報上去,守衛立即非常恭敬的讓韓碩進去。沒過去多久,容光煥發的富賓恩就從遠處奔了過來,老遠就歡聲吆喝說:“嗨。布萊恩,好久沒見了,你還好嗎?”

“哦,富賓恩你沒事真好,我還以為上一次房屋塌陷的時候,你已經……”富賓恩地出現,令韓碩也非常意外,原本韓碩還真的以為在上次“殘影”高手過來的時候。富賓恩已經被地震術震死在了崩塌的房間內了。

“上一次房屋崩塌,我躲在了床底下,後來坎蒂絲過來找到了我,把我從塌陷的房屋里面救了出來,所以躲過了一劫。”富賓恩臉上帶著幸免于難地慶幸,欣喜的對韓碩解釋說。

點了點頭。韓碩巡視了富賓恩一眼,說:“你現在氣色很好,看樣子你的好運氣已經到來了!”

“哈哈,哪有啊!不過自從格羅佛死了以後。‘殘影’的人也在沒有出現,如今菲碧小姐已經正式的接管商行,我跟著他日子也好過了很多。”富賓恩嘴里面雖然說沒有,但臉上欣喜的表情,卻說明了他內心的喜悅與得意。

布斯特商行里面景物多數未變。不過里面的侍衛卻已經全部更換了一遍,往里面走來地時候,忽然韓碩中途停了下來。看了看左側的假山。韓碩記得上一次就在這兒,與菲碧兩人為了躲避埃利斯的追逐,不得已之下進入了里面的假山裂縫內。

今天再看這個地方的時候,發現這兒被明顯的重新修飾了一番,周圍忽然多了好多盆花卉,就在那個假山裂縫旁邊,還放置了一張搖椅與桌子,似乎用來欣賞周圍地美景所用。

“咦,這兒怎麼發生了變化,我記得以前這里可不是這樣的啊?”韓碩詫異的望了望四周,然後扭頭詢問富賓恩。

“呵呵,你真是非常細心。這兒按照菲碧小姐的意思,重新布置了一番,菲碧小姐不准別人再進入這兒,沒事情地時候她會獨自一人過來曬曬太陽品品茶水賞賞花。不過我並不認為這里的風景,是布斯特商行最美的地方,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菲碧小姐就是喜歡來這兒。”富賓恩一臉的疑惑,開口對韓碩解釋說。

看了看那個上次兩人共同呆過的縫隙,韓碩回憶起當初兩人旖旎曖昧地情形,心里面不覺一蕩,暗道菲碧不會是留念上一次兩人尷尬的遭遇吧?

想到這兒,韓碩覺得匪夷所思的搖了搖頭,連呼不太可能。菲碧是一個非常心高氣傲地人,相貌又是絕美,加上現在手掌布斯特商行大權,理當不會將自己一名小小的巴比倫魔法學院的學員放在心上才對。

這麼想著的時候,富賓恩帶著韓碩已經來到了大廳,然後富賓恩喚侍女送過茶水點心以後,就去請菲碧過來接見韓碩。

一會兒後,穿了一身干練簡潔白色練功服的菲碧,額頭隱現汗跡的來到廳內。似乎比較口渴,到了韓碩的面前,拿起一個空置的杯子倒滿茶水,喝了幾口以後,這才美眸凝聚在韓碩的身上,說:“是為了糧食來的吧?”

點了點頭,韓碩笑著說:“當然,要是不為糧食,我來布斯特商行做什麼?”

好看的撅了撅嘴,菲碧嗔怪的白了韓碩一眼,不悅的說:“難道就不能夠來看看我這個朋友?”

啞然失笑,韓碩有趣的說:“這才幾天沒見面,更何況你剛剛接手商行,肯定會非常的忙碌,我就是想來看看你,怕你也沒有時間啊!”

“哼,沒有想過就是沒有想過,不要到處找借口。”菲碧優美修長的脖頸一抬,似乎小有點氣憤韓碩,隨後想了想張口說:“你需要的那些糧食,有兩個房間那麼大,你的空間戒指應該是品質最低的那一種,而且你空間戒指里面,肯定還裝了其他東西,應該盛放不下那麼多東西。”

“這

題,我可以分幾次過來搬運,呵呵,放心吧我不會嫌韓碩早做好了多次搬運的准備,微笑著對菲碧說。頓了頓,韓碩拿出一張寫滿了各種材料的紙。遞給菲碧說:“我需要另外購置一些材料,你看看能不能幫我收購到?”

有點詫異的望了望韓碩,似乎想不通韓碩為什麼最近老是購置一些特殊物品,菲碧取過韓碩遞來的那張紙,口中喃喃念道:“冰土熱土濕土血土。還有什麼雪什麼枝葉什麼果,你寫地都是些什麼東西,很多我都看不明白!”

早知道菲碧可能會心存疑惑,韓碩微笑著解釋說:“冰土就是極寒之地的土,熱土是非常炙熱的地方的土,一般熔漿的地方會有,濕土是終年潮濕地不見陽光的土,血土是兩軍交戰後。戰死的士兵鮮血染成通紅的土。還有產生冰土地方的堅冰雪花,熱土里面的熔漿,濕土里面產生的一種黑青色的怪草,血土里面產生地一些像是毒瘤般的果子……”

在韓碩的解釋下,菲碧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是疑惑,里面一些東西在韓碩描述出來後。菲碧能夠知道這些東西的名稱,雖然和楚滄瀾記載的名字不一樣,但是以形狀和特殊性來看應該是同樣地東西。還有一些物品,就連菲碧都沒有聽說過。不過在韓碩的詳細描述下,菲碧說要詢問別人才能夠知道。

待到韓碩將一共需要的十三種催發土甲尸成長的材料全部說完,菲碧已經被韓碩一連串五花八門地材料,給弄的是頭昏腦脹,若不是這個人是韓碩。恐怕菲碧早已忍受不住了,最終菲碧有些賭氣的氣憤說:“你要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到底准備做什麼?如果你不願意告訴我。我就不幫你了!”

無奈的看了看菲碧,眼見菲碧氣呼呼地昂著頭似乎在賭氣,韓碩一個魔法咒語念出,提著骨刀的小骷髏就出現在了韓碩的面前,在韓碩地一聲命令下,小骷髏身子極其靈活的在大廳內穿梭,到最後骨刀脫手飛出直向菲碧打來。

菲碧悚然一驚後,長劍綻放出斗氣,與小骷髏的骨刀轟然撞擊了一下,骨刀倒旋著重新返回小骷髏手中的時候,韓碩開口說:“你覺得這個小骷髏,與一般亡靈法師召喚的是不是有點不同?”

“不是不同,這根本就是不可思議。亡靈魔法師召喚的骷髏戰士,我早就見過,你這個小骷髏和他們有著天壤之別,我甚至感覺你這個骷髏戰士只是擁有骷髏的外貌,他的身體里面就像隱藏了一個惡魔一般,就連我都覺得有些害怕。”菲碧表情凝重,望著提著骨刀的小骷髏心有余悸的說。

“他以前只是一個普通的骷髏戰士,甚至與比一般的骷髏戰士還要虛弱,只會幫我扔扔垃圾袋。但你知道現在他不同了,經過我秘法煉制以後,他雖然依舊是一名骷髏戰士,不過他在慢慢成長,現在他的能量剛剛你也試過了,我只能夠告訴你我需要的那些材料,是為了煉制一個僵尸,一個和他一樣神奇的僵尸。”韓碩目光熠熠的盯著菲碧,緩緩的開口說。

魔功煉制的方法,這個世界上除了他沒有任何一人能夠掌握,韓碩並不懼怕菲碧知道,更何況菲碧早就見識過小骷髏的神奇,另外韓碩也是真的信任菲碧,所以才簡單的提了一下。

“不可思議,這真的不可思議。你這種方法,一定會是亡靈魔法師的一次魔法革命,布萊恩你是怎麼做到的,你太神奇了!”菲碧望向韓碩的目光,甚至帶著一絲叫做崇拜的光芒,激動興奮的輕呼。

聳了聳肩膀,韓碩說:“怎麼做到的,就是我的獨家秘法了。菲碧我們是朋友,所以我可以告訴你這些,不過你應該知道如果別人知道了這件事情,可能會給我帶來一些麻煩,因此我希望你能夠為我保守這個秘密。”

“除了我以外,你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嗎?”菲碧先是一愣,然後忽然目光怪異的盯著韓碩詢問。

點了點頭,韓碩肯定的說:“絕對沒有!”

絕美的臉頰忽然神奇的出現一抹淺紅色,菲碧欣喜的對韓碩保證說:“好吧,即使有人以性命威脅我,我也不會說出我倆的秘密,你放心吧!”

“謝謝你菲碧,我會記住你的恩情的。希望你能幫我收購到這些特殊的東西,我知道只有你們這些大商行,才可以跨越各個城市,到帝國各個地方得到這些東西。”韓碩心里面有些感動,真誠的對菲碧說。

“沒問題,我會盡力而為,我想這些東西需要不少金幣,你可要准備好足夠的金幣哦,。呵呵,我可不會為你白干的!”菲碧有些俏皮的對韓碩眨了眨眼,微笑著調侃韓碩說。

一開始的時候,韓碩覺得菲碧是個性格冷漠高傲,好像是很難與人相處。不過隨著時間的發展,還有兩個共同經曆了一些事情後,才發現冷漠高傲只是菲碧表現給外人的面孔,她一旦一人真正交心,卻會變得很好說話,也不會表現出任何的高高在上,這讓韓碩也在內心真正的認同了菲碧,不再將菲碧只是簡單的當成一個生意伙伴。

之後又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韓碩詳詳細細的為菲碧解釋了那些特殊材料的形成方法與出處,等到菲碧全部用筆一一記下。韓碩與菲碧在布斯特商行放置他需要糧食的倉庫內,裝載滿一個空間戒指的糧食後,就開口與菲碧告辭,往死亡墓地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