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六章 暗幕的三巨頭

在這個莊園內穿梭了一段距離,韓碩知道了小瘦子名叫切斯特,是一名盜賊。從切斯特的口中,韓碩也知道了暗幕組織的一些情況。

暗幕這個組織的成員,按照成員為組織的貢獻,一共劃分為暗星暗月暗日三個階層。繁星布滿了夜晚的天幕,象征著暗星成員遍布在帝國各個角落。暗月級別高了一層,可依舊是不能見光,只能生活在陰暗的角落里面,不過更高等級的暗日高層成員,卻可以像太陽一樣在白天耀眼的出現在公眾的視線。

日月星三個階層,按照為帝國做出的貢獻度再次細分為五個級別,像韓碩現在就是暗星使,他的鐵牌後面有一個微型的星星,這代表了韓碩是暗星使最低級的一星使。

隨著為帝國貢獻度的提升,這個鐵牌上面會慢慢積累成兩星三星四星五星,突破五星後晉升為暗月使,然後依照暗星使的進階方式,從一月使直到進階五月使,依此類推直到高層的暗日使都是這樣細分。

只要能夠進階到更高的級別,那麼不但每月的俸祿會多很多,也可以享受更多暗幕組織的特權。到了最高級別的坎迪達這種地步,直接聽命與國王陛下,簡直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榮華富貴全部唾手可得。

“到了,就是這兒了!”穿越了很長的距離,切斯特才帶著韓碩,在中央一間房子停下。

一路跟過來,韓碩放出了三條元魔巡視了一圈,結果發現這個莊園內除了他自己與切斯特兩人,再也沒有其他人了。整個寬闊的莊園內。甚至還沒有布置任何的防禦措施,這讓韓碩非常的疑惑。

這個房間並不顯得寬敞,韓碩看了一遍後。也沒有發現有什麼奇特地地方,表情訝然的詢問切斯特說:“這有什麼不同嗎?”

“呵呵,當然有些不同。其實整個莊園正如你所看到的,根本就沒有什麼防禦措施,這個莊園也不過是個掩飾而已,真正地‘暗幕’當然不在這里。”切斯特微笑著解釋,然後他不知道怎麼翻動了一下,平整的地面忽然裂開一道縫隙,露出了一條光亮的通道。

“原來是另有機關,呵呵。這是通往什麼地方?”韓碩眼見通道出現在面前,不由的出聲詢問。

“走吧,我帶你去真正的‘暗幕’基地!”切斯特笑著說了句,然後跳下這個光亮的通道,在里面招呼韓碩一起下來。

等到韓碩同樣落下,才覺得落腳的地方很軟。周圍是實質的牆壁,強烈的魔法波動忽然從通道內傳來。

伴隨著一聲輕響,周圍實質的牆壁裂開一扇大門,一條非常明亮地通道,在兩人面前顯露出來,像是一座迷宮一般。前面一些通道糾纏在一起,從周圍牆壁上面已經傳出了強烈的魔法波動,還有許多不知名的強弩像蓄勢待發,森寒的鋒芒指著通道的任何角落。

“我怎麼感覺,這兒像是一個山洞啊?”韓碩望了望四周,不由的開口詢問說。

切斯特從里面走出,示意韓碩跟上他,口中解釋說:“你地感覺沒錯。這兒正是帝國皇宮後面的奧爾達斯山,這座高聳的山峰嚴禁閑人進入。山腹里面就是我們暗幕的基地。這兒才是真正的防衛森嚴。周圍還有帝國軍團駐紮,我們暗幕身為國王陛下的黑暗之手。里面聚集了帝國各種各樣地人才,也存放了許多帝國的機密文件,很多年都沒有出過岔子,安全性比起帝國的皇宮也毫不遜色。”

韓碩感覺得到這兒的防衛森嚴,周圍的一些魔法波動,明顯蘊含了強烈的危險。在這麼一個地方,最低價的小魔頭元魔韓碩是不敢釋放出來的,因此只能夠憑借著靈敏地五官,來體驗周圍隱含著的各種危機。

跟隨在切斯特地身後,穿越了幾個通道,一路上走來也遇到過其他一些人暗幕地人,中途當中出現的一些石室,韓碩能夠感覺到里面地呼吸心跳聲,知道這些石室里面是有人存在的。

“坎迪達大人,身為我們暗幕三大巨頭之一,我是沒有資格親自帶你見他的,不過我會幫你通報一聲,我想如果你真的是坎迪達大人帶進來的,我想他應該會接見你的吧!”切斯特看向韓碩的目光,帶著些羨慕,仿佛直接由坎迪達負責的韓碩是多麼的幸運一般。

“我聽你說了好幾次暗幕三大巨頭,除了坎迪達以外,還有哪兩人?”韓碩一邊走著一邊詢問韓碩。

“還有埃米亞斯大人和塞西莉亞大人,塞西莉亞大人負責暗幕機構在帝國以外的各種事務,據說她還是一個迷人的女人,呵呵,可惜我這種小角色是見不到她的。埃米亞斯大人與坎

迪達人都在帝國,不過埃米亞斯大人主要負責監控與查辦帝國各個大貴族與高官,是我們暗幕里面完全生活在眾人視線的男人。

只要查出這些高官有什麼不利帝國的做法,可以直接拿下後再稟報國王陛下,一些地位不高的貴族軍官,甚至可以不驚動陛下直接處死。因此對于帝國的一些貴族來說,埃米亞斯大人就是他們的噩夢,坎迪達負責帝國境內一些其他事務,包括各種敵國奸細的挖掘處死,謀取一些有利帝國的事情,鏟除一切有害帝國的隱患。”切斯特一路走來,詳細的為韓碩介紹暗幕機構的三大巨頭。

在切斯特不斷的描述當中,兩人在一個鐵門前停了下來,到了這兒以後,切斯特示意韓碩停下來,然後切斯特隔著鐵門,對著一個小孔說:“有一名叫做布萊恩的暗星,求見坎迪達大人,他說他是直接由坎迪達大人負責的!”手機站WAP。wapQZ。com。文。學網

“等一會兒,我請示一些坎迪達大人。”從里面的小孔當中,傳來了一聲毫無感情的冷冽聲音,過了大概兩分鍾地時間。鐵門轟然打開,當中一個圓台有著魔法波動,那個聲音接著響起:“布萊恩進來。站在圓台上面,切斯特你在門外等候,一會兒布萊恩出來後,你將他按照原路帶出去。”

“好的。”切斯特回答,然後低聲解釋說:“我們剛剛來的時候,乘坐地就是短距離的魔法傳送陣,在這個山腹里面還有一些同樣的魔法傳送陣,他會將你帶到你應該去的地方的。”

點了點頭,韓碩表示明白,起身走向那個有著奇妙魔法圖案的圓台上。短距離的傳送陣法。並不難布置,只要是高級魔法師以上的空間系魔法師,只要有著充裕的魔法材料,就可以布置出來。

但是長距離的魔法傳送陣,尤其是像韓碩通往幽暗森林死亡墓地這麼垮千里地傳送陣法,就不是一般的魔法師能夠布置了。這不但需要魔導師以上的修為。還需要龐大的魔法材料,沒有大勢力的支撐,這種跨越千里以上的傳送陣法,根本無法實現出來。

心里面再次感慨著了下死亡墓地地神奇,韓碩直接站在了魔法圓台上面,然後在魔法陣的作用之下。韓碩出現在了一個寬闊的石室里面。這個石室裝飾的非常明亮舒適,比起布斯特商行還要顯得富麗,周圍的牆壁上雕刻著精美的魔法圖畫,掛著幾幅田園畫卷,頭頂上面吊燈閃耀著柔和亮麗地光芒,將整個石室照耀的一片通明。

坎迪達就在石室正前方一張桌子上面,手拿著一卷書冊皺眉翻閱,在韓碩將周圍全部打量了一遍。然後目光投向他身上的時候,坎迪達才放下手里面的書卷。陰鳩的臉龐正對著韓碩。開口陰測測的詢問:“怎麼了,有什麼發現嗎?”

點了點頭。韓碩將最近幾天發現的情況,大致的向坎迪達說了一遍。其中包括杜克與凱米拉地會面,關于“黑暗之瞳”的談話,最後加上獅鷲軍團軍團長兒子克拉克與杜克地會面,也完完整整地告訴了坎迪達。

隨著韓碩的講述,本就顯得有些陰森難看地坎迪達的一張臉,變得更加令人覺得猙獰,在韓碩說完以後,坎迪達一直沉默不語,眉頭緊緊鎖著似乎思量著什麼問題。

半響,在韓碩等候的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坎迪達露出一個笑容,對韓碩說:“布萊恩,你做的非常很好,好的令我覺得驚奇,看樣子你簡直天生就是干我們這一行的。以你的實力,居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打探到這麼有價值的消息,實在太令我意外了,杜克是風系的魔導師,就連凱米拉也是暗黑系的高級魔法師,克拉克還是一名大地騎士,你能夠在他們沒察覺的情況下,獲得這麼多的訊息,我只能用神奇的表演來形容。”

“你過獎了。”韓碩謙和的開口說。

“你不用謙虛,你這件事情做的堪稱完美。你是怎麼做到的雖然我非常好奇,但你現在既然是我的人,我是不會干涉過問你的。桀桀,後面的事情你不必管了,我會派人處理這件事情。”坎迪達用看怪物的目光看著韓碩,嘴里面褒揚說。

韓碩松了一口氣,事先他最擔心的就是坎迪達會懷疑自己的說法,畢竟以他的實力瞞過了這幾個的注意獲知這麼多的訊息,按照常理來說應該是不可能。令韓碩欣慰的是,坎迪達絲毫沒有懷疑此事的真實性,甚至沒有過問韓碩是通過什麼方法得到這些消息的,這讓韓碩覺得同樣非常驚訝。

“你不必奇怪,對于我們暗幕組織來說,我們只需要一個任務最後的結果,中間的過程我們不會過問。每個成員都

有每個成員自己的方式,我們下達一個任務後,不管成員使用任何手段,只要結果達成了就行。所以,你不必擔心什麼,沒有任務的時候,我們不會影響你的生活,你可以享受你的一切。”坎迪達似乎看穿了韓碩的想法,很耐心的為韓碩解釋起來。

“好吧,那麼現在應該沒有我什麼事情了吧?”韓碩對于暗幕這種有原則的做法,倒是非常贊同,笑著回答說。

“把你象征身份的鐵牌給我,這個非常重要的消息。我會記錄在你地鐵牌與組織檔案里面,我有義務為你補加兩顆星。有些成員稟報十條消息,都不能夠換來加一星的獎勵。但你這些消息的功勞已經足夠多加兩顆星了。”坎迪達看著韓碩笑著說。

隨後坎迪達拿過韓碩地鐵牌,不知道怎麼動了一下,等到這個鐵牌重新落入韓碩手里面的時候,鐵牌後面居然神奇的多了兩個小星星,這也象征著韓碩直接跳躍兩級,進入了暗星三星使的行列。

“要是沒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就先離開了。”韓碩看到一次任務,就讓自己和切斯特一樣成為了三星使,也是有些欣喜,笑著開口說。

點了點頭。坎迪達說:“好的,你現在可以離開,不過每隔一個月,你要到組織報道一次。在這個期間你有任何有利或者有害帝國的消息,都可以直接過來彙報,根據消息的准確性計算出功勞。記載在你在組織的檔案內。

呵呵,許多暗星使分布在帝國各個地方,都是通過這種方式晉級的。即使沒有任何地消息,你也要來組織報道一次,一方面讓組織知道你的狀況,另外一方面組織也會看看有沒有合適你的任務給你。當然,有些任務你還是有選擇權利的,也有些任務你有拒絕的權利。”坎迪達說。

沒有多說什麼,韓碩點頭表示明白後,就打算離開這兒。不過到了門口的時候,坎迪達似乎有些難言之隱地忽然開口呼道:“等一下布萊恩。”

身子一頓,韓碩回身看著坎迪達,疑惑詢問說:“還有什麼事情嗎。坎迪達先生?”

“你要妥善處理與勞倫斯的關系,這對你以後可能會大有影響。勞倫斯的身份比你想象當中複雜的多。我只能告訴你這麼多,你自己留心一些吧。”坎迪達似乎非常為難。說了這麼一番話就住口。

“我聽說他是財務大臣的兒子,你是想要告訴我這些嗎?”韓碩聽莉莎說過一些勞倫斯的事情,于是開口詢問坎迪達說。

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在韓碩地疑惑目光當中,坎迪達再次開口說:“勞倫斯是帝國財務大臣的兒子,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不過除了這些以外,勞倫斯還有另外的身份,這一層身份關聯太大,你現在的級別沒有資格知道這些,我也不太好多說什麼,只是提醒你注意一下,免得陷入一些不該卷進去的漩渦當中。”

這番話說完以後,坎迪達就揮手示意韓碩離開。韓碩心中帶著疑惑,不過現在他知道了一些暗幕的規矩後,也沒有多問什麼,點頭表示自己會注意後,就離開了坎迪達的房間。

“怎麼樣,有什麼收獲嗎?”與切斯特一起,往原路返回地時候,切斯特興致勃勃的望著韓碩詢問。

“也沒有什麼,只是被坎迪達加了兩顆星而已。現在我和你一樣,也是一名三星使了,呵呵!”見切斯特如此感興趣,韓碩覺得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笑著對切斯特說。

這句話一出,切斯特當即無比地驚訝羨慕,驚喜之後切斯特搖頭歎息一聲,說:“你有坎迪達大人罩著,這種進階速度果然是恐怖。我加入暗幕三年,彙報了二十多條消息,這才成為三星使,你加入組織還沒有一個星期,居然也已經成了三星使。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上面有人待遇果然是不同地。”

對于切斯特的感慨,韓碩聳聳肩沒有多說什麼,韓碩雖然是憑借著實力得到地消息,不過這種事情的確沒法解釋,所以干脆不多說。

“如果下次有任務需要兩個人完成,你可不可以帶我一起做,就當是拉我一把?”切斯特先是感歎了一下,然後有些難以啟齒,撓著頭不好意思的對韓碩說。

“好啊。”韓碩爽快的答應。

“多謝你了,我會記得你的,也會努力的配合你。”切斯特大喜過望,對韓碩的態度更加熱情,一路上不斷為韓碩講述暗幕的各種情形,將韓碩重新送到北區的那個寂靜莊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