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五章 坐收漁翁之利
利斯的突然暴死,讓隱匿的韓碩徹底暴露出來。戮.)圓弧,重回韓碩手里面的時候,韓碩也從樹上躍了下來。

這個時候,戰火傭兵團的那名雷系中級魔法師,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左側肋骨上插了一個支箭,看樣子是被遠處屋頂上面那名“殘影”的弓箭手射傷的。

另外一名高級劍士,現在也是口中吐著鮮血,身體似乎也被風刃劃過,一滴滴的鮮血從他身上往地上滴落。

“離開這里!”韓碩倏一落下,打量了一下形勢後,明白即使埃利斯被偷襲殺死,這邊也是落在下風,當機立斷的下達了撤離的決定。

從這批殺手到來,直到剛剛幾波攻擊落下,說來話長其實只發生在電光火石的時間內。在城衛軍交替沒完之前,“殘影”的殺手還有充裕的時間,來慢慢的殺死自己一行人。尤其是當韓碩布置在遠處的元魔,察覺到先前布置陷阱的幾個人,也在往這邊趕來的時候,自然明白等到他們到來,這邊就更加沒有勝算了。

菲碧與坎蒂絲兩人,在韓碩撤退決定一離口的時候,就已經美眸閃爍著,似乎開始考慮後退的路線了。

在兩女還沒有決定下來前,韓碩心中一動,忽然想起了一個地方,臉上露出個不懷好意的壞笑,忽然開口說:“跟我來!”

韓碩的身子,猛地沖向一間倒塌的房屋牆壁,戮魔鋒毒龍鑽似的脫手飛出,伴隨著激烈的爆響,一個大洞忽然被洞開,韓碩過來後隨手接過戮魔鋒,已經從大洞里面沖出。

菲碧與坎蒂絲兩人。和韓碩本來就靠在一起,離後面那個破洞也最是接近。韓碩身子一動後,兩個美女都沒有耽誤,同樣是飛掠過去,眨眼間穿破大洞逃走。

僅剩下的兩個戰火的傭兵。一見坎蒂絲與菲碧離開,忽視一眼後,分別朝著另外兩個方向,同樣開始逃逸。

“其他人不用管,追那兩個女地!”直到這個時候,那個黑袍魔導師才突然開口,聲音非常尖銳難聽。

于是所有的殺手,全部放棄了兩個戰火的傷員。在魔導師的吩咐下,一個個快速的鑽進那個破洞,開始向韓碩三人追去。…

修煉了魔功地韓碩,縱橫飛掠當中速度非常快捷。同為戰士的菲碧與坎蒂絲兩個美女也沒有拉下,兩個人其他什麼都不管,就認准了韓碩直追。

其中一條元魔。早已經更快一步的潛伏到韓碩經過的路線上,多了一雙眼睛的韓碩,在各個院子巷子里面穿梭,專撿偏僻的地方逃。有了元魔的存在韓碩能將一切場景映入心底,根本不會摸錯路。

慢慢的,韓碩一行三人,居然借助地勢硬是將後面追兵甩開了。前方一條岔路突然出現,一條通往更加曲折地方向。另外一條路途顯得寬曠,中間並沒有太多的地方可以遮掩身子。

菲碧與坎蒂絲兩人,跟隨在韓碩身後幾步的距離。心中極其震驚韓碩對于這一塊地勢的熟悉,眼睜睜的看著韓碩居然借助對地勢的熟悉,拉開了身後殺手地追趕。

前方一個岔路的出現,兩人理所當然的認為韓碩會沖進更加曲折的那條道路,借機完全甩開後面地追兵,卻沒有料到韓碩忽然停下,隨手取出一個黑色面罩遮住了臉頰,還扔了兩個甩給菲碧與坎蒂絲,急促的吩咐說:“戴上!”

坎蒂絲猶豫的時候,菲碧已經二話不說的將面罩戴上,將絕美的臉龐全部遮住。眼看著街角地追兵已經出現,菲碧面罩里面的小口忽然催促坎蒂絲:“快點!”

菲碧一出聲,坎蒂絲再也沒有猶豫,手忙腳亂的將面罩戴起來以後,再從空間戒指里面取出了一套黑色夜行衣,似乎也打算一起穿上。

“不用穿黑衣了,這就走吧!”韓碩忽然開口,望了望後面地追兵,停滯了幾秒的身子再次發動,居然錯過了另外一條幽靜曲折的道路,反而向另外一條寬闊毫無遮掩的道路跑去。

就連菲碧都是心中一愣,不明白韓碩這樣做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這個時候並不是開口多問的時候,憑著對韓碩的信任,菲碧輕扯了一下坎蒂絲,果斷的跟隨著韓碩跑出。

“不要全力趕路,要讓後面的人能夠看到我們的蹤跡!”韓碩身子拉下一點,和菲碧坎蒂絲幾乎並肩,對兩女低聲說。

“你搞什麼鬼,要是沒有停留,從剛剛那條道路走,我想我們已經逃開了。為什麼多此一舉的用面罩遮住臉頰,他們知道我們身上的衣服,這麼做一點作用都沒有,反而顯得很白癡!”坎蒂絲抱怨道。

“嘿嘿,我用面罩遮住臉頰,不是為了瞞住他們,只是不想讓另外一匹人看出我們的面貌。昨天來的時候,我在前方一個房子里面,發現了另外一批鬼鬼樂樂的人物,這些人實力也非常強,行事作風躲躲閃閃的肯定不是好路子,如果‘殘影’的人和他們相遇,我想一定會發生點什麼,我們或許也能一次解決‘殘影’的危險。”韓碩用陰險的聲音,簡單的說了一下。

“你真卑鄙!”坎蒂絲呆了呆,旋即出聲說。

“布萊恩,我們不能夠將危險帶給無辜的人,你肯定他們不是好人嗎?”菲碧愣了下,詢問韓碩。

“放心,我肯定他們不是什麼好人,昨天我還看到他們鬼鬼樂樂的到我們巴比倫學院偷東西,這種行事作風怎麼可能是好人!”韓碩肯定的向菲碧保證,然後忽然低聲說:“注意,就是前面那個院子,等一會我遠距離的攻擊一下,然後我們立即閃到那個院子後面,千萬千萬不要暴露蹤跡。”

速度驟然加快,韓碩與菲碧坎蒂絲快速的沖向了前方一個院子,到了門前的時候韓碩忽然取出弩弓,也不看准星

了一箭。隨手取出一支鋼針,同樣甩向了院子內。

做完這一切後,韓碩一拉菲碧與坎蒂絲,尋找到了一個元魔早已相中的藏身之地——這個房子後面的一個堆放垃圾的四方形地無蓋石盒子。

“嗚嗚……好臭!”坎蒂絲一進來,立即捂住鼻子低呼。菲碧也是捂住鼻子,眼瞳里面一片厭惡難受。

這個地方很狹窄,還有一些垃圾袋堆放。韓碩蹲在當中,菲碧與坎蒂絲兩人蹲在韓碩兩側,三人身子貼在一塊兒,坎蒂絲與菲碧聞到的惡臭味,韓碩自然也避免不了,只得用臉上的面罩堵住鼻子。

韓碩沒有講話。用手向兩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兩人少講話注意觀察周圍的形勢。

“有敵人!”院子內,傳來了一聲低呼,然後輕微地腳步聲從里面響了起來,似乎在搜查來人的蹤跡。

就在這個時候,韓碩與菲碧坎蒂絲三人。蹲伏在這兒看到遠處懸浮虛空的魔導師,帶著幾名“殘影”的殺手從遠處趕了過來。

“他們進去了,就是這個院子!”一名劍士一來到這兒,立即開始對那個魔導師稟報。

黑袍魔導師點了點頭。被左手長袖子遮住的魔法杖揮舞了一下,一股強烈的魔法波動猛然再次出現。曾經出現在菲碧房子的“地震術”,再一次的在這個院子里面上演,一間間地房屋,隨著魔導師“地震術”的釋放。一個個轟然倒塌。…wAp.16k.c n

雞飛狗跳的咒罵聲,忽然從里面傳了出來,杜克埃里克兩人。還有其他幾名院子里面的人,二話不說斗氣飆升魔法出手,劈頭蓋臉的朝著黑袍魔導師落去。

杜克同樣懸浮在虛空,居然也是一名魔導師,華麗的魔法杖隨著他風系魔法咒語地完成,上百道風刃組成的龍卷風,朝著那個黑袍魔導師幾人席卷過去,由風刃組成的龍卷風威力恐怖無比,所過之處一片飛沙走石,路途當中的幾個小樹落到里面,直接斷碎成木屑。

“該死,怎麼會還有魔導師存在,格羅佛居然沒有告訴我們!”從黑袍魔導師地口中,傳出了尖利的驚呼聲,他自己施展出一堵土牆擋在他面前,身形迅速的退去。

來自與格羅佛的那名劍士,還有“殘影”的一名弓箭手,猝不及防之下全部被狂暴地龍卷風扯了進去,只見隨著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兩個人身體血肉橫飛,然後被血霧覆蓋住,一會兒就沒有了生息。

“追!”杜克冷哼一聲,帶著埃里克還有其他幾人,從一片廢墟的院子里面奔出,朝著遠處已經開始逃逸地“殘影”的幾人追擊,一路上魔法連續碰撞,不斷的傳來“噼里啪啦”的爆響。

“呃,這些人什麼來路,實力居然這麼厲害!”等到他們離開,坎蒂絲才一臉驚異,喃喃說。

“這個院子又成了廢墟,里面沒有什麼人了,我們不必待在這兒了。”菲碧趕緊從里面跳了出來,遠遠的離開了那個盛放垃圾的石盒子。

坎蒂絲與韓碩從里面走出來以後,韓碩輕笑著說:“這個時候,城防軍應該已經交替完成,不知道這兩批人,會不會驚動城防軍。”

“你果然陰險,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到了這個時候,坎蒂絲不知不覺當中將韓碩當成了主心骨,眼見現在危機解除了,韓碩還帶給了“殘影”和格羅佛的人一個天大的麻煩,不由的開口繼續詢問韓碩。

“菲碧小姐,我想我或許能夠知道格羅佛的情婦在什麼地方了?”這個時候,韓碩忽然開口。

臉上露出狂喜,菲碧一臉興奮的盯著韓碩,急促的詢問:“在什麼地方?”

“跟我來吧,看樣子今晚我們是沒法休息了。”韓碩無奈的聳聳肩膀,辨別方向,帶路穿越這條寬闊的道路,向一條幽暗狹窄的小徑走去。

從一開始,格羅佛就現身了。在埃利斯與“殘影”的一幫人,沖入菲碧的房屋以後,格羅佛一直呆在遠處一棟房屋內等候消息,三條元魔當中的一條,一直留在格羅佛那兒監視著格羅佛。

直到菲碧的房屋倒塌,格羅佛這才一個人獨自離開,也沒有返回布斯特商行,反而是上了一輛事先安排的馬車,對馬夫說了句:“去卡蘿住的地方,小心點!”

上次韓碩聽菲碧說過,格羅佛的情婦就叫卡蘿,所以這才通知菲碧與坎蒂絲兩人。

三條元魔如果離開韓碩太遠就將很難控制,格羅佛離開的時候,這邊杜克與“殘影”的人剛剛接觸。隨著格羅佛馬車的奔馳,韓碩對于元魔的控制越來越難,菲碧與坎蒂絲一答應下來,立即全力接近格羅佛。

在天色已經蒙蒙亮的時候,韓碩帶著菲碧與坎蒂絲兩人,出現在了城西的街區。相比于城南與城北,這兒顯得又髒又亂,道路上面到處都是垃圾,一些乞丐在這麼寒冷的天氣里,穿著單薄的衣裳,蜷曲著身子躺在周圍的垃圾堆內,似乎想要借助垃圾袋獲取一絲溫暖。

“沒想到以格羅佛的身份,會來這些平民窟,他將情婦居然藏在這兒,也難怪我們找不到了,格羅佛果然不是個好對付的人!”菲碧皺眉看了看周圍,低聲對韓碩說。

“好了,應該就是這兒了,跟我來吧,我想這一次格羅佛逃不掉了!”韓碩通過元魔,已經看到格羅佛進了一個肮髒破舊的房子,對菲碧坎蒂絲說了一句後,立即繞過前面的垃圾,鑽向一條蠅蟲飛舞的巷子。

雖然對于這兒非常厭惡,不過菲碧和坎蒂絲還是硬著頭皮,和韓碩一起鑽了進去,兩人四手不斷的扇動著,試圖將周圍的蒼蠅趕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