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一章 被人抓奸在床
妮居住的房間,和幾個暗黑系的女老師靠著,不過彼有點距離。靈敏的感官,使得韓碩清楚的聽到從這些教師宿舍樓內,傳出了低低的談話聲,看樣子這個時候他們一個個還沒有入眠。

每一個巴比倫學院的老師,都是一個實力超凡的高手,韓碩接近的時候,刻意的隱匿了自己的氣息,就連心跳都變得緩慢了很多。

就在韓碩站立在梵妮的房前,正打算伸手叩門的時候,房內忽然開了。梵妮穿著絲質睡裙,胸口露出一片雪白,那串韓碩送給她的紅寶石項鏈,被她戴在胸口,將她映襯的更加明豔。

“布萊恩,你鬼鬼樂樂的過來干什麼?”梵妮有些不悅的望了望韓碩說。

左右看了兩眼,韓碩詫異的詢問:“咦,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最近一段時間,我感覺好像被人跟蹤過,所以就有了警惕性,門前被我釋放了‘生命偵察’,你一過來我就發現你了!”梵妮白了韓碩一眼,見韓碩賊頭賊腦的東張西望,沒好氣的說。

“呃,梵妮老師我能不能夠進去?”站在門口講話,畢竟不方便,加上這個時候周圍幾個房間的老師也沒有入睡,萬一看到了就不太好了。

哪知道韓碩這句話一說,梵妮嬌美的臉頰,卻微微泛紅。只見梵妮猶豫了一下,同樣伸頭東張西望了一番,這才紅著臉一把將韓碩拽了進來,然後趕緊將門關上。

一進入梵妮的房間,韓碩發現房間充滿了女性的氣息,粉紅色的床帳,乾淨整潔的桌椅地毯。雅致的一些擺設,都說明了房間主人女性地身份。

忽然心中一動,韓碩想起來在原來的世界,一般年輕的女子,也是不能輕易讓陌生男子進入自己房間的。每個女子的房間都是她心靈地窗戶。如果不能得到她的認可,是絕對不能夠進入的,想到這兒,韓碩心中蕩起漣漪,目光火辣的望向梵妮。

“看什麼,這幾天你又跑到什麼地方了,再過半個月會有一個測試,你必須過來參加。要不然校方可是有權利將你直接開除的。”梵妮見韓碩目光火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想起了什麼,身子背著韓碩,將潔白脖頸上面的紅寶石項鏈拿了下來。

“我知道了,我這一次過來找你。就是打算再向你請教一些魔法知識。咦,你為什麼把項鏈取了下來,我覺得你帶著這一串項鏈,非常的美麗動人。”16K小說網…

“要你管。現在已經是晚上了,我把項鏈拿下來當然是准備休息了。你要是請教魔法知識,明天白天在實驗室找我吧,現在已經是夜里了,要是被人發現你在我這兒。那就不太好了。”梵妮沒好氣地望著韓碩說。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腳步聲,一會兒的功夫腳步聲已經到了梵妮的門前。房門被叩了兩聲,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梵妮老師,你還沒有睡啊,我能夠進來嗎?”

真是擔心什麼來什麼,梵妮與韓碩忽視一眼,臉上同時一呆。隨後梵妮又是恨恨然的瞪了韓碩一眼,伸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張口揚聲說:“凱米拉老師,你等一會兒哦,我馬上給你開門!”

梵妮說完以後,忽然在屋內走了起來,眼睛四處不斷地巡視,看樣子想幫韓碩找一個藏身的地方。梵妮的房間不太大,能夠將韓碩整個身子藏下的地方好像並沒有,焦急當中地梵妮,忽然看到她的那張床,俏臉一喜對著韓碩指了指床。

韓碩看梵妮這麼焦急,聳了聳肩膀按照梵妮的意思,從桌子旁邊站起來,往她的那張有著粉紅色帳子的床走去,“嗖”地一聲直接上了梵妮的床,臉色還露出一副非常享受的摸樣。

已經走到了門前,正打算開門地梵妮,回頭一看後猛然大驚,張口無聲的做著口型,右手焦急的指著床底——看樣子她的意思是讓韓碩躲在床底,哪知道韓碩會意錯了,居然已經上了她那張從來沒有給陌生男人碰觸過的床。

“梵妮老師,快點開門啊!”凱米拉站在門前,已經通過燈光看到了梵妮就在門口,開口催促梵妮說。

側躺在床上里面的韓碩,圍著床上的幽香,對于門前焦急暗示的梵妮視而不見,笑著解開了帳子放下,將梵妮香噴噴的薄被子拿起遮住了身子。

對于韓碩現在的做法,梵妮是氣的咬牙切齒,不過門前凱米拉一直催促,這讓梵妮無可奈何,不得不將房門打開,強裝鎮定的笑著回答:“凱米拉老師,這麼晚了你怎麼想起來找我了!”

凱米拉是一名暗黑系的高級魔法師,年齡已經到了中年,相貌只能算是普通。一走進梵妮房間,她就自顧的來到桌子旁坐了下來,張口說:“上一次幽暗森林的試煉,你們亡靈系居然壓過了光系,這給我們大大的長了臉。要不了多久,我們系也要外出試煉了,我是過來向你尋求一下秘訣的!”

“哪兒有什麼秘訣啊,這一次我們亡靈系能夠獵到那些魔獸,完全都是僥幸而已。凱米拉老師你在暗黑系呆了許多年了,帶著學員們試煉過很多次,應該非常有經驗才對,我想你問我算是問錯人了。”梵妮看著凱米拉呆在屋內,總是覺得不自在,生怕她會發現韓碩。

越是擔心,梵妮的目光老是在床沿邊上游曆,時刻的注意著她那張床的動靜,生怕韓碩弄出什麼聲響,惹起了凱米拉的注意。

“梵妮老師的床帳子很漂亮,你是在那兒買的啊!”凱米拉忽然站立起來,出乎意料的直朝著梵妮的床沿走去,眼睛一直盯著梵妮的床帳,臉上露出非常感興趣的表情。

心中一顫,梵妮猛然快速的接近,在凱米拉之前走向那張床,更是直接坐下以身子擋住凱米

線。將脊梁挺地筆直,趕緊說:“是從米爾服飾鋪凱米拉老師喜歡,那也去購買一個吧,只要一個金幣就夠了。唔……”

梵妮這張床本就不大,韓碩一人側躺著,已經是緊緊的貼著牆壁了。梵妮這麼焦急的,忽然坐在床上,臀部一落後竟然坐在韓碩放在那兒的左手手背上,梵妮向凱米拉解釋到最後,一聲輕“唔”已經說明了梵妮同樣感覺到了不妥。

“原來是從米爾服飾鋪買地,難怪這麼漂亮。可惜我已經上了年齡了,可沒有梵妮老師這麼美麗漂亮,要是買了這麼個帳子,肯定會被人背後辱罵的。”

梵妮豐滿的臀部,坐在韓碩的手背上面,韓碩感受著美妙的觸感。一時間又是心猿意馬不知如何是好了。正在感受美妙的韓碩,忽然察覺到左手手背美妙的觸感不再,韓碩心中油然升起了失望,小心翼翼的注目一看。發現梵妮身子依舊保持著坐姿,只是腰腹使力將她美臀微微抬了起來。

梵妮坐著地地方,正好擋住了凱米拉的視線,如果梵妮移動身子後面的韓碩就有可能會被暴露。梵妮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坐在了不該坐著的地方,還不能移動身子只能夠將臀部抬起。免得讓韓碩占了便宜。

從後面觀看的韓碩,可以看到梵妮脖頸地紅潮,香肩美背。還有因為繃緊身子,曲線畢露的梵妮豐滿的臀部,都完全落入了韓碩的眼中。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

後面梵妮與凱米拉談些什麼,韓碩已經全都不知道了,火熱地目光貪婪的在梵妮的身上流連。身為魔法師的梵妮,保持著這種相當于馬步的艱難姿勢,只是一會兒身子就有些發顫,不知道是否實在承受不住,還是覺得韓碩應該已經抽手撤出那片區域,梵妮身子一松,兩片臀瓣一沉,再次坐了下來。

一聲輕“唔”又從梵妮地口中發出,從手背翻轉到手心向上的韓碩,這次手心被梵妮臀部一壓,五指微微一個彎曲,撓在梵妮臀溝極其敏感的地方,立即造就了梵妮承受不住地一聲輕呼。

“梵妮老師,你怎麼啦,臉紅的這麼厲害,身子滾燙滾燙的,是不是生病了啊,我來幫你看看吧?”

“沒,沒什麼。凱米拉老師你如果沒有什麼事情,就先離開吧,我……我累了,想要早點休息!”

梵妮一邊說著,一邊顫抖著抬起臀部,想要從床沿上站立起來。本來享受著梵妮豐腴滑膩臀部美感的韓碩,一見失去觸感,鬼使神差下意識的伸了伸手,撫摸在了梵妮剛剛抬起一點的梵妮臀瓣處。

已經快要站直身子的梵妮,身子猛然一顫,因為猛烈的刺激襲身,身子不受控制的再次坐了下來,臀部將韓碩作亂的左手完全吞沒。

“怎麼啦,怎麼啦,梵妮老師,你身體很有問題啊!”凱米拉焦急的說,然後翻開床帳,想要把茫然失神坐在哪兒的梵妮放下,忽然她看到了目光火熱的韓碩,一聲驚呼從凱米拉口中發出。

這一聲驚呼,將失神的梵妮驚醒,幡然醒悟過來的梵妮,趕緊站立起來,也不再管韓碩了,急忙慌亂的解釋說:“凱米拉老師,他是我的學生,過來向我請教問題的,我是害怕你誤會所以才讓他躲起來的。”

“梵妮老師,你不用解釋的,這是你的私事。呵呵,難怪你拒絕了那麼多年輕人的好意,就連吉恩也不搭理,原來是這樣一回事。你們的關系居然已經發展到了上床的階段,真是讓我驚詫啊,梵妮老師對不起,是我打攪了你們的好事,我這就離開!”凱米拉驚呼一聲,聲音怪異的抱歉後,直接往外面走去。

梵妮心中慌亂之極,不住的硬扯著凱米拉,似乎想要說個清楚。不過任憑她怎麼解釋,那凱米拉都是表情曖昧,露出一副心中非常了解的表情,笑呵呵的走出了梵妮的房間。

待到凱米拉一離開梵妮的房間,站立在門前的梵妮焦急的繞著桌子轉了一圈,忽然想起來什麼,猛地張牙舞爪的沖向還躺在床上的韓碩,張口嬌喝到:“該死的布萊恩,今天我絕饒不了你。”

聲音一落,梵妮已經撲上了床,一臉暴怒的對韓碩進行了拳腳懲罰,小拳頭雨點一般的落在韓碩的胸口。

身為魔法師的梵妮,根本無法用拳腳攻擊,對韓碩造成任何的傷害,不過看著心神激蕩中的梵妮,因為揮舞著小拳頭動手,雙峰顫顫巍巍,派上床後因為衣裙撩起一點,雪白修直的大腿也展露出一截,韓碩是完全迷醉了。

先是假意的伸手阻擋了一番,然後韓碩心中激動難耐,腦子發燒的直接將梵妮推倒,以他強韌的身子將梵妮豐腴完美的身子完全壓住,口中不住的說:“梵妮老師,你冷靜一下,冷靜一下。”

韓碩口中喊著讓梵妮冷靜,但是將梵妮壓在身下,胸口感受著梵妮雙峰的堅挺,胸腹緊貼著梵妮,在梵妮的掙紮下兩人身體的摩擦,讓韓碩逐漸的迷失了自己。

只見韓碩一臉通紅,目光當中展露出讓梵妮看了就覺得害怕的火熱光芒,等到梵妮渾身動彈不得,被韓碩徹底壓在身下,梵妮只看到韓碩喘著粗氣,眼睛通紅充滿了赤裸裸欲望的瞪著她,口中卻不住的說:“你冷靜一下,冷靜一下。”

梵妮心中不由氣結,他明明比誰都沖動,居然還讓自己冷靜。手上越來越疼,掙紮也掙紮不動,梵妮望著韓碩漸漸的接近,心里面焦急萬分,口中不斷的輕呼:“該死的,快點住手,否則我不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