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八章 深巷血戰
住口,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和大哥情深義重,怎麼會情,好侄女你怎麼找這麼一個不識大體的男朋友,叔叔真的替你感到難過!”格羅佛當即臉色大變,轟然站立起來,猛地一拍桌子,怒吼說。

神色如常,韓碩輕笑一聲,打哈哈說:“大家心知肚明,菲碧作為會長唯一的女兒,應該是最有資格繼任會長位置的人選,要是她被刺殺了,最得利的人會是誰呢?”

“我們布斯特商行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外人講話了。菲碧,你應該好好管一管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外人了。”格羅佛陰狠的瞪了韓碩一眼,然後扭頭對菲碧說。

菲碧這個時候,由先前的慌亂已經鎮定下來,她一直還與格羅佛維持著表面的和氣,哪知道韓碩毫不顧忌,一開始就是這麼針鋒相對,幾乎立即就與格羅佛撕破了臉皮,打亂了她所有的步驟,讓她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過在韓碩與格羅佛互相駁斥的時候,菲碧轉念一想,覺得韓碩的做法倒也爽快。因為韓碩的舉動,使得她菲碧的態度,在這些元老的面前表明的清清楚楚,也讓元老們見識到她菲碧,並不是軟弱不想爭取的人。

只是現在並不是衡量得失的時候,韓碩既然已經這麼尖利的表態,菲碧即使想要挽回也沒有辦法,立即在格羅佛話語一落後,就自信的說:“不錯,格羅佛叔叔,我認為我能夠勝任商行的會長。

這些年雖然我一直在外游曆,但父親從來沒有放棄過對我的教導,而且我所學的知識。也和經營商行有關,這都是父親早就安排好的,我希望叔叔能夠支持我,要是我有什麼不足地地方,叔叔你也可以教導我。我有信心可以把商行打理好。”

“好侄女勇氣可嘉,不過這種事情可不是兒戲,一個不慎的話就能夠把商行送入萬劫不複的境況,叔叔膽小,可承擔不起這種責任。”既然撕破了臉皮,格羅佛也不再遮遮掩掩,臉色陰沉著說。

就在這個時候,安德魯忽然拄著拐杖。顫顫巍巍的站立起來,和聲說:“這麼爭執下去沒有什麼意義,這樣吧,不如先讓小菲碧試試,如果三個月內商行在她的手中,可以發展地順順利利。那麼就由菲碧做這個會長,否則還是格羅佛擔任,大家覺得如何?”

安德魯這麼一說,除了那三個傾向格羅佛的元老以外。其他元老都是表示同意。安德魯等到這些人全部表決以後,這才含笑望著格羅佛,笑眯眯的說:“既然大多數人都同意了,我想暫時就這樣吧,你認為呢?”1 6 K小說網.手機站wap.16 k.cn

即使心中再不願意。如今商行的元老大部分同意了,格羅佛也是覺得沒法更改,最終只能硬著頭皮。無奈的說:“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您老人家的意思辦吧。”

點了點頭,安德魯笑著說:“那好,我還有點事情,這就先離開了。哦,小菲碧啊,爺爺好久沒見到你了,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的話,你和我一起到我家聊聊吧!”

“好啊,我正想向爺爺你請教一些管理商行地經驗呢!”菲碧微笑著站起來,將酒杯放下後,朝著韓碩打了個眼色,看都沒有看格羅佛一眼,直接往門外走去。

韓碩了然的放下酒杯,朝著一臉陰寒注視著自己的格羅佛,露出一個不屑的冷笑,跟隨在菲碧的身後,同樣走向了廳外。

一離開商行,菲碧看了看四周無人,對著韓碩輕聲說:“你先回我的住所,我與安德魯爺爺聊一會就趕回去,等會我們再談!”

“呵呵,小菲碧,你這個男朋友膽子很大啊。居然在大廳上與格羅佛針鋒相對,我覺得你地眼光很好哦!”那邊安德魯站立在他馬車邊上,一臉慈和的望著菲碧與韓碩,笑著說。

俏臉泛紅,菲碧望了韓碩一眼,低聲說了句:“路上小心點。”這才走向安德魯,撒嬌一般的說:“哪有啊,他呆頭呆腦的不知道多麼氣人呢!”

兩人後面地談話,韓碩沒有繼續聽,也沒有乘坐與菲碧一同前來的馬車,反而獨自一人,往城北走去。

此時已是深夜,路上幾乎沒有了什麼行人,韓碩剛剛離開布斯特商行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危險,不過等到韓碩穿梭了一條馬路,剛剛走進一個巷子的時候,突然升起警惕。

心中一動,三條元魔從韓碩的後脖頸處,無聲無息地放了出去,元魔一離開韓碩的脖頸,立即化為了虛無狀態,在黑暗當中不留一點痕跡,從三個方向往旁邊潛伏。

忽然像是多了幾雙眼睛,除了正前方以外,就連韓碩的身後與左右地情形,韓碩都能夠看個一清二楚。使用魔功煉成的元魔,身上沒有一絲斗氣與魔法的波動,虛無狀態的情況下,肉眼基本很難察覺到蹤跡,因此元魔的離去與潛伏,根本沒有驚動任何一人。

在韓碩的後方,上次他見過的那個風系的高級魔法師埃利斯,身子飄忽宛如一縷幽魂,無聲無息的吊在身後。左右兩側巷子的屋頂上,一身黑衣罩頭的四個殺手,踏著無聲的腳步,默默的跟隨在身後,正在往他慢慢的接近。

心中一驚,韓碩沒有料到格羅佛,居然這麼大膽,自己前腳剛剛離開商行,他居然就已經下手,看樣子果然對自己恨之入骨了。

到了這種關系到自己生死存亡的時刻,韓碩忽然平靜下來,來人一共五個。除了風系高級魔法師埃利斯以外,另外四人實力也都不弱,根據元魔的觀察,韓碩發現四人分別為兩個戰士一個魔法師一個弓箭手,這一次如果不是元魔能夠隨時監控他們的行蹤,韓碩必將難逃一死。

不過現在有了元魔,韓

上面雖然不占一點便宜,卻並不是沒有逃生的希望。中,韓碩在菲碧的講述中。已經知道巷子前方不遠處,就有一個帝國駐守官兵的府邸,韓碩之所以選擇從這條幽暗地巷子走,也是因為前面那個府邸的原因。

腦子急速的思量了一下,韓碩明白這些人只有在這個巷子里面動手。否則一旦等到自己穿越這個巷子,他們就將沒有機會。空間戒指微微一亮,匕首已經被韓碩攥在了右手,韓碩腳步不急不緩的前行,根據元魔的窺探,時刻注意著敵人地動靜。

終于,等到韓碩走到巷子中途,連埃利斯在內的五個殺手。似乎認為已經妥當,接近的速度驟然加快。

一聲輕微的箭破長空的聲音,忽然落入韓碩的耳畔,此箭犀利無比,倏一出現便迅猛的射向韓碩的後心,來勢凶猛之極。

這一箭來自一名專業地弓箭手。角度刁鑽狠辣非常,要不是韓碩通過元魔,對于他的動作觀察的一清二楚,恐怕只是這一箭就會讓韓碩斃命當場。

本來不緊不慢的腳步。忽然提速,不過並不是前沖,反而是往左側退避。“嗖”的一聲,此箭劃過韓碩的衣角,猛然呼嘯著沖向前方。

在韓碩地前方。這一箭猛然段段碎裂,幾把銳利的風刃早已被埃利斯釋放出來,似乎就等韓碩下意識的往里面鑽。可惜韓碩早先一步察覺出來,硬是躲避了過去。

于此同時,頭頂忽然大亮,一片火牆猛然成形,朝著下方的韓碩罩了過來。兩個敏捷地身形,瞬間提著長劍,從屋頂上面飛掠而下,淡青色深青色的斗氣,在火牆的照耀下,韓碩看的是一清二楚。

忽然加速,韓碩速度瞬間飆升,猛地從左側一繞,然後避過了埃利斯風刃的阻礙,往長巷出口處飛掠而去。韓碩剛剛離開原地,火牆轟然砸下,先前他站立地地方,蕩起了漫天的火花。1 6 K小說網.電腦站 6 k.Cn

任憑他們如何想象,也不知道韓碩將他們刻意隱匿的行蹤,通過元魔已經看了個清清楚楚。他們本來認為絕對意外地攻擊,其實早已被韓碩看在眼里,這才造成了實力非凡的五人,居然第一波的攻擊全部失效。

“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這條巷子!”埃利斯柔和的聲音,刻意的變成了尖利,此時忽然響起來。

弓箭手與另外一名火系的魔法師,分別站立在巷子兩邊的屋頂,在埃利斯話語一落的時候,幾乎同時下手。三支箭被弓箭手一抓後,放在長弓一拉,“嗖”的一聲發射而出,迅猛的朝著韓碩額頭後背大腿射來。

韓碩飛奔的前方,又有一個火牆忽然成形,硬是把韓碩的去路堵死,逼迫的韓碩不得不繞路而行,否則必將難逃火牆的焚燒。

剛剛落下的兩個劍士,趁著這個時候,提劍快速的接近,離韓碩只有十米的距離,埃利斯腳不沾地,同樣從後方迅速的趕來,明顯打算要把韓碩留在這兒了。

身子一側,韓碩再次改變方向,又往右邊的方向繞去,打算繞過火牆沖出長街。幾道風刃呼嘯著而來,一切也都在韓碩的預料當中,手中的匕首迅速的揮動,五道風刃被韓碩匕首斬去,不過還是有三道風刃劃過了韓碩的大腿與手臂。

這還是韓碩提前知道了埃利斯在這兒布置了風刃,有了准備才只中了三道風刃,否則十來道風刃擊中要害,恐怕他再也不能踏出腳步。

拼著大腿與手臂的受傷,韓碩沖出了風刃的襲擊,也同時避過了火牆與飛箭的射擊,電一般的沖往巷子口,已經逃出了第二波的攻擊,即將沖出長街。

就在此時,一聲淒厲的慘叫,忽然劃破了寂靜的長空。奔跑當中的韓碩,借助元魔突然發現那個弓箭手,手中的長弓斷成兩截,口角帶著鮮血從屋頂無力的落下,在他剛剛待著的地方,菲碧手拿長劍,威風凜凜的傲然站立著。

“菲……菲碧,你居然是一名劍師!”蒙著頭罩的埃利斯,因為心情激動忘記了改變聲音,使用原聲驚詫的呼了一聲,然後也不招呼其他人,埃利斯本來快速沖來的身子驟然停住,忽然掉頭,以更加快速的速度猛地往後面飛速逃去。

菲碧冷哼一聲,也不去追趕逃出的埃利斯,畢竟一個風系魔法師要是全力逃跑,的確是非常難追趕的。手中的長劍一揚,威風凜凜站立在屋頂的菲碧,輕盈的往下面兩個戰士落去,看樣子是打算先將剩下的幾人料理掉。

這個時候,已經快要沖出長巷的韓碩,一見菲碧忽然出現,心中一喜下猛然調轉身子,張口召喚出了小骷髏,自己朝著兩個戰士快步走去。

先前韓碩是全力逃命,所以小骷髏出來也難以發揮出多大作用,如今有了菲碧這個劍師的存在,韓碩由獵物變成了獵人,小骷髏自然應該出現殺敵了。

提著骨刀的小骷髏出現以後,在韓碩的命令之下,小腿骨快速的奔跑起來。後背的七根骨刺扇動當中,“嗖”的一下沖向了屋頂,試圖將另外一個火系的魔法師干掉。

這個火系的魔法師嚇了一跳,怎麼也沒有想到小骷髏居然能夠借助沖力,直接躍上房頂。慌亂當中當即念動了咒語,一道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火牆再次出現,完全堵住小骷髏必經的道路。

可是,小骷髏對于火牆的阻礙根本不管,直接一頭沖進火牆,等到小骷髏身子通紅,從火牆里面走出,在這個火系魔法師目瞪口呆當中,已經到了他的面前,手中骨刀一陣揮舞,將這個火系魔法師直接桶成了馬蜂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