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一章 刺殺前奏的片刻旖旎




韓碩與菲碧准備了一個白天,趁著傍晚的時候,坐著一輛馬車,從城北往城南的布斯特商行趕去。

馬車內,韓碩與菲碧並肩坐著,在兩人的面前,放了兩把形狀古樸,雕刻了精美花紋的弩弓,還有一把寒光閃爍的匕首。

“這弩弓和匕首,比你上次從獸人狼騎兵手中搶來的要好的多,全部當我免費送給你的。”菲碧手中拿著一條乾淨的絲帶,仔細的擦拭著手中的長劍,對韓碩冷淡的說。

一張弩弓與匕首,被韓碩拿在手中愛不釋手的把玩,韓碩對于菲碧的慷慨倒是非常滿意,輕笑著說:“這一次刺殺行動,你可別太指望我,我的實力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厲害,我主要幫你放哨打打下手,主要還是由你動手。”

“知道了,等會你聽從我的吩咐就行了,該怎麼做我會告訴你。”菲碧白了韓碩一眼,有些生氣的說。

從空間戒指內,拿出一個小瓶,韓碩小心翼翼的倒了一些粉末在指尖,非常謹慎的塗抹在匕首和弩箭的尖端,然後趕緊一遍遍的將剛剛盛放粉末的指尖擦拭乾淨。

菲碧對于韓碩的舉動有些好奇,微微湊過身子靠向韓碩,盯著韓碩的動作觀察了一會,這才疑惑的開口詢問:“你做什麼?”

一縷如蘭似麝的香味,隨著菲碧的靠近,逸入韓碩的口鼻,韓碩不由的瞥了菲碧一眼,心中沒來由的一蕩。菲碧今天和韓碩一樣,穿了一件緊身的黑色夜行服,緊繃的夜行服將菲碧美好的身材顯露無疑,一張精雕細琢的絕美臉頰,明眸流動當中綻放出驚豔的美麗,讓韓碩看的有些心猿意馬。

我已經有了梵妮了,這菲碧雖然漂亮,但是性格太冷漠,身上麻煩事太多也太危險,韓碩默默的對自己說了一句,隨後別過頭去,繼續專心的擦拭著匕首弩箭,口中淡淡的回答:“沒什麼,塗抹上一點毒粉。”

“卑鄙,無恥,這可是違背帝國法規的,要是被人知道你會倒大黴的!”菲碧一臉不屑,冷冷的說。

“無所謂,反正今天我們做的事情也不光彩,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的。嘿嘿,你是我的同謀,我想你也不會自打嘴巴。”韓碩低低一聲奸笑,略有些得意的說。

韓碩這麼一說,菲碧不由的氣結,不過現在她是有求于人,只是冷哼了一聲,倒也沒有多說什麼。

等到韓碩將弩箭與匕首塗抹上毒粉以後,想了一下,韓碩從大腿上又抽出幾根尖利的鋼針,不厭其煩很有耐心的,為這些鋼針也同樣抹了毒粉,看的那菲碧又是輕哼了一聲,似乎非常鄙視韓碩的做法。

將一切弄妥,韓碩把武器全部收起來,這才望了菲碧一眼,開口說:“對了,你為什麼不直接對格羅佛下手,反而去殺兩條起不了大作用的走狗?”

“格羅佛手中掌握了一些商行的關鍵東西,這些東西被他放置在他一個信任的情婦手中,要是格羅佛死了,他的情婦一定會將那些東西公開,這將對于我們商行造成毀滅性的打擊,所以在殺格羅佛以前,我必須要先將他的情婦找到,把那些東西掌握在我的手中。”菲碧瞥了韓碩一眼,有些不太情願的解釋說。

越是大的商行,越是存在一些見不得人的交易,就說韓碩上次搶掠獸人狼騎兵的物資吧,那些東西原本應該是屬于多羅鎮商鋪的,帝國早就有明文規定,公民如果得到了這些物資必須上繳。

富賓恩與韓碩的交易,已經算是違背了帝國了法規,若是被帝國知道布斯特商行的做法,布斯特商行必將難逃懲罰。像布斯特這樣的商行,類似的違法交易肯定還有更多,看樣子這些重要的東西應該是給格羅佛掌握了,難怪菲碧不敢輕易對格羅佛動手。

兩人低聲議論著一些細節,不知不覺當中馬車忽然停下,駕車的馬夫在前面輕聲說:“小姐,到商行後門了。”

“走吧!”菲碧望了韓碩一眼,率先走下馬上,韓碩探出頭左右看了兩眼,隨之下車。

“小姐,快點進來,小心一點。格羅佛剛剛帶著幾名高手,離開了布斯特商行,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了,一般到了夜里他們肯定會回來。”一個布斯特商行里面的老人,守候在後門,看到菲碧與韓碩出現以後,趕緊讓開身子讓兩人進來。

“辛苦您了!”菲碧對這個老人說了一句,看了韓碩一眼,快步的往布斯特商行里面走去,韓碩緊緊跟隨在菲碧的身後,也快速的前行。

“現在商行里面,大部分都是格羅佛的人,只有幾個老人我還能夠調動,這還都是因為格羅佛不知道我和他們關系的緣故。里面的侍衛很多,我們一定要小心謹慎,否則一旦被發現蹤跡,不但刺殺不能夠成功,或許連活著離開都難。”菲碧對于布斯特商行極熟,帶著韓碩快速走動時,一連避過了好幾處侍衛,口中還不忘對韓碩叮囑。

現在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今夜沒有月亮,天空厚厚的黑云將光芒全部遮住,布斯特商行走廊上面的一些***,也無法照出太遠。

菲碧不愧有著劍師的實力,身子靈活的讓韓碩大為驚訝,身子縱橫飛掠當中悄無聲息,而且速度很是快捷。

魔元力快速的流轉,韓碩平靜下來以後,五官的超凡讓韓碩吃了一驚,黑夜根本無法阻礙韓碩的視線,即使沒有***的照耀,很遠處假山下面水池里面的游魚韓碩也能夠看個清楚,極遠處傳來的腳步聲,一些房間的厮磨低語聲,韓碩都能夠聽的很清晰。

韓碩冷靜下來的走動,同樣是顯得敏捷無比,像是一匹獵豹尋找獵物,不帶一絲聲響,無聲無息的跟隨在菲碧的後面。

倏地,韓碩快速的接近,猛地一把抓住菲碧,帶著菲碧的身子,忽然擠進旁邊一個假山的縫隙處。

假山的縫隙很狹窄,兩人擠到里面,胸口緊緊貼在一起,韓碩能夠感受到菲碧胸前的豐滿聳立,菲碧俏臉一怒,狠狠的瞪著韓碩,眼睛像是要噴出火來。

“噓!”伸出食指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韓碩眼睛骨碌碌的轉動,示意菲碧有情況。

韓碩這麼一弄,菲碧臉上的怒氣依舊不曾消失,一絲羞赧的紅潤遍布菲碧修長白皙的脖頸。現在兩人大腿厮磨抵在一起,胸腹相貼甚至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心跳,一絲旖旎曖昧的氣氛,瞬間蔓延蕩漾開來。

似乎不敢再看韓碩,菲碧臉頰貼向韓碩的耳朵,以非常低微的聲音,吐氣如蘭嗔怒說:“要是沒有情況,我會殺了你。”

韓碩臉色一苦,平息凝神沒有多說什麼,感受到極其輕微的腳步聲接近,不由的連呼吸都放緩了,更是微微甩了一下頭,想要對菲碧示警,哪知道因為菲碧玉唇正湊向韓碩低聲細語,韓碩這麼一甩頭,反而造成了菲碧的香唇,直接貼向了韓碩的臉頰。

就在菲碧氣息不穩,有些惱羞成怒的時候,韓碩已經艱難的別過頭,很堅定的用眼神示意菲碧小心。

菲碧畢竟是劍師的修為,心境的堅定著實不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她只是深吸了一口氣,快速的心跳聲立即平複下來。不過因為她的深吸一口氣,她胸前的豐滿酥胸不由自主的隨著鼓起,反而漲的韓碩差點把持不住發出呻吟聲。

“我的風之屏障明明感受到了動靜,我還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這兒,怎麼什麼情況都沒有發現,難道是因為我最近小心過頭了。”一個喃喃自語的男人聲音,低低的在兩人不遠處響起。

這個聲音出現以後,極其輕微的腳步聲,才慢慢的在周圍響起,要不是菲碧此時注意力提到最高,因為這人靠的極近,恐怕很難聽到這個腳步聲。

他既然是風系的魔法師,如果利用風系的加持魔法,的確可以大幅度的減小他身體的重量,行走的速度會比一般的法師戰士快,腳步聲會更加輕盈沒有聲響,難怪以菲碧劍師的實力,都需要他近身以後,才能察覺出動靜。

在韓碩與菲碧的提心吊膽當中,這人在四周巡視了一圈,這才悄無聲息的遠去。

不過這次菲碧倒是不敢妄動了,生怕她自己的判斷會出錯誤,一雙明眸恨恨然的瞪著韓碩,似乎想從韓碩的臉上察覺出端倪。

半響,韓碩輕呼了一口氣,低聲:“他走了!”

話語一落,菲碧手腳並用,用力的從假山的縫隙處擠了出來,低頭恨恨的輕聲說了一句:“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這種突發事件,你給我找個寬闊點的地方,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

這句話說完以後,菲碧繞過了這片區域,往另外一個方向趕去,走了兩步看韓碩一臉苦笑著沒有跟來,不由的叉腰輕叱:“不想要烏金礦石了?”

“來了!”韓碩答了一聲,有些無奈的跟了上去,暗道關鍵時候我到那兒給你找寬闊的藏身之地啊!

之後倒是再沒遇到突發事件,菲碧帶著韓碩,繞了一條道,避過幾波守衛以後,終于進入了達內爾和尤娜的房間。

“我們布置准備一下,等這對賤人回來!”一進房間,菲碧立即咬牙切齒的說,似乎要把剛剛的怒火,全部發泄到達內爾兩人身上。

于是,韓碩與菲碧就開始忙碌起來,准備刺殺即將返回的格羅佛的兩條忠實走狗。【要點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