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二章 我喜歡這個大麻煩




本來快要刺中韓碩的三柄長劍,一個分開對付韓碩的小骷髏,另外一個中途改變劍勢抵擋韓碩射出的一支弩箭,只剩下一柄刺向了韓碩。

韓碩抱著菲碧的兩手一推,菲碧往富賓恩的方向滾去。右手匕首握緊,韓碩身子猛地從四分五裂的圓桌上面沖出,魔元力流轉到匕首上面,在虛空劃過一道淡紫色的光芒,往那刺來的長劍擊去。

“鏗鏘”一聲金戈聲,韓碩一聲悶哼,手持匕首的右手又是一陣酸麻,本來沖出的身勢一阻,不由自主的又往桌子下面跌去。那個刺客也是身軀一震後,從空中落向斷裂的桌子上。

本來他右手拿劍,剛剛一下撞擊,似乎被韓碩匕首上面“玄冰魔焰決”的寒氣凍到了,只見他忽然長劍換到了左手,冰寒的眼瞳掃了韓碩一眼,長劍突然再次一點,一股狂猛的斗氣,趁著韓碩身勢不穩的時候,已經從韓碩胸口沖向了身體之內。

刻骨的疼痛,霎時蔓延到了韓碩的全身,那深青色的斗氣湧入韓碩的胸口時,魔元力瘋狂運轉,化成千萬根游絲一般,死死的纏住了那團斗氣,不讓斗氣繼續往其他方向擴散。

即使如此,韓碩也是一口鮮血噴出,腳步不穩忽然跌倒。那個刺客看樣子對于他灌滿了斗氣的一劍,有著絕對的自信,一見韓碩中招後再沒多看韓碩一眼,直接背過身子打算對另外一邊的菲碧和富賓恩下手。

只是,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韓碩的身體,經過魔功的不斷鍛造後,有著多麼的強橫堅韌。加上魔元力的奇妙作用,這本來應當必殺的一劍,根本沒有能夠奪取韓碩的性命。

就在他剛剛背轉身子,正要離開的時候,已經跌倒在地的韓碩鬼魅一般的突然竄了起來,一縷寒芒從右手的匕首溢出,已經猛然向他的後背紮去。

刺客不愧是高級劍士,就在這種緊要的關頭,他竟然還沒喪失警覺,在電光火石之間忽然轉身,左手的長劍再次綻放出深青色的斗氣,“當”的一聲已經擋住了韓碩紮來的匕首。

只是,他防的住韓碩的匕首,卻防不住韓碩的冷箭。左袖子里面一道弩箭射出,猛地將這個刺客森寒無情的左眼刺穿,在他淒厲慘叫著伸手去捂左眼的時候,韓碩手中的匕首一揮,一條血線從他脖頸浮現出來,他的身子也無力的轟然倒下。

這個時候,韓碩左手抹了一把口角溢出的鮮血,緊了緊握著匕首的右手,冷靜的開始打量四周。

只見小骷髏手持骨刀,竟然和一個刺客戰斗了起來,經過魔功不斷煉制的小骷髏,強橫的有點變態,躲閃攻擊與揮舞骨刀的速度快的出奇。

即使偶爾身體中了幾劍,那黝黑的骨架也只是晃蕩一下,往往小骷髏一個蹌踉後,又能重新站穩後再次攻來,使得那個刺客硬是束手無策。

另外一邊,將韓碩射出的弩箭擊斷的刺客,已經飛掠向了菲碧,富賓恩一臉驚慌失措,口中大呼:“小姐小心,布萊恩救命啊!”

韓碩一呆,看了一眼後,就知道想救那菲碧也來不及了。低歎一聲,韓碩正打算招呼著小骷髏趁機趕快離開,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菲碧驚慌失措的臉上,一雙眼睛卻是平靜冷漠,在那個刺客深青色的劍芒襲來的時候,菲碧的手中不知道何時起,多了一把細長的匕首,乳白色的斗氣忽然從菲碧的手中匕首上綻放,像是一朵荷花盛開般,一團乳白色斗氣交織的絢麗劍芒猛地成形,將那個刺客完全吞沒。

“啊——”一聲淒厲的叫聲響起,等到絢麗的乳白色劍芒散去,那個刺客像是被千把利器刺過一般,身體是千瘡百孔鮮血橫流。

不但韓碩驚呆了,就連富賓恩包括那個與小骷髏對戰的最後一個刺客,也是被震驚到了。

韓碩與富賓恩震驚倒是沒事,不過正與小骷髏爭斗的刺客一不留神,一條左臂竟然硬是被小骷髏砍了下來,他慘嚎一聲,正打算逃走的時候,菲碧手中的匕首猛地擲出,直接沒入這個刺客的腰腹,慘吼著的最後一個刺客忽然沒了聲響,轟隆一聲倒下。

“小……小姐,你竟然……竟然是一個劍師?”富賓恩的嘴張開的老大,瞠目結舌的指著神情冷淡的菲碧,結結巴巴的說。

劍士和騎士一樣分為實習劍士(淡藍色)、初級劍士(深藍色)、中級劍士(淡青色)、高級劍士(深青色)、劍師(乳白色)、大劍師(銀色)、劍聖(金黃色)。

韓碩也沒有想到這個菲碧一直隱藏了實力,看樣子就連那富賓恩都不知道,這菲碧其實是比高級劍士更高一個等級的劍師,以她這種年齡竟然有著劍師的實力,說出去絕對可以震驚很多人。

“看樣子倒是我多此一舉了!”韓碩淡然一笑,口中念動了一句咒語,提著小骨刀茫然站立在那兒的小骷髏,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沒有你的幫助,我一個人根本無法將這三個來自‘殘影’的殺手全部殺死。我一人能夠擋住他們,卻無法阻止他們逃走,所以你的出手對我幫助很大,我很感激你!”菲碧望了韓碩一眼,正色的說.

頓了頓後,菲碧皺眉沉吟了一下,忽然奇異的望著韓碩,詢問說:“布萊恩先生,剛剛你出手的時候,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你身上有斗氣存在。而且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還兼修了亡靈魔法,只是我從來不知道,骷髏戰士竟然能夠擁有可以與高級劍士對戰的實力,布萊恩先生可真是一個神奇的人啊!”

真是一個厲害的女人,韓碩盯著菲碧望了一眼,陰陽怪氣的說:“菲碧小姐年紀輕輕,就能夠擁有劍師的實力,這才是真正神奇的人。和你比起來,我只是一個不入流的角色而已。”

“你太客氣了。”菲碧對韓碩說了這麼一句,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別頭望了那依舊震驚莫名的富賓恩一眼,輕聲說:“富賓恩,你把地上的物資清點一下,這次布萊恩救了我們,一定要給他一個好價錢。”

呆愣著的富賓恩,聽菲碧一說,神色一怔後,怪異的望了望菲碧,又看了看韓碩,這才低頭開始清點地面上的物資。

“菲碧侄女,菲碧侄女,怎麼啦怎麼啦?”就在這個時候,從遠處傳來一聲驚呼,伴隨著匆忙的腳步聲,聲音越來越近。

一直冷漠的菲碧,臉上突然露出厭惡憎恨的表情,然後瞬間又恢複了正常,臉上甚至還掛上了一絲淺笑,口中和聲說:“格羅佛叔叔,我沒什麼事,多謝您的關心。”

一行五人破門而入,當前一個相貌陰鷙的消瘦老頭,穿著華貴的衣服,進屋以後先是把房間里面的情形掃了一遍,這才露出焦急的表情,對菲碧說:“我剛剛聽到你這兒傳來救命聲,遠遠看到你門前的兩個戰士倒在地上,趕緊就跑了過來,還好你沒有什麼事情,肯定是你死去的父親保佑了你。”

“讓叔叔擔心了,不過不是我死去的父親保佑,而是這個英勇的戰士救了侄女一命,要不然侄女的小命,已經被殺手取走了。”菲碧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指著韓碩解釋說。

韓碩冷眼看著菲碧與格羅佛的交談,仔細的觀察了一番,心中暗暗的有了點了解。剛剛菲碧臉上的厭惡與憎恨,韓碩看的是一清二楚。

後來發現格羅佛進來以後,一開始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大廳內的三個殺手身上,將廳內的一切看遍之後才對菲碧表達關心,已經說明了兩人之間的關系,根本不像表面上那麼和睦。

“感謝你勇士,我一定要好好的獎勵你!”格羅佛聽菲碧這麼一說,望著韓碩驚呼了一聲,眼睛在韓碩的身上不斷的巡視著,似乎想要將韓碩完全看透。

“叔叔,多謝您的好意,但菲碧想自己報答他的救命之恩。我現在沒事了,叔叔每天為商行操勞過度,還是早些回去歇息吧!”菲碧臉色一正,躬身對格羅佛說。

“好吧,好吧,沒事就好了。我最近一直幫你查這些殺手的來曆,好侄女你就放心好了,等我知道是誰干的,一定不會放過他們。嗯,你以後一定要更加小心一點,我就先回去了。”格羅佛虛情假意的對菲碧說了這麼一番話,帶著他的人轉身往門外走去,到了門口以後,突然回過身子,望著韓碩說:“勇敢的小伙子,你叫什麼名字?”

“布萊恩!”韓碩微微躬身,彬彬有禮的笑著回答。

點了點頭,格羅佛說:“布萊恩,嗯,好名字好名字,我會記住你的!”

說完這句話以後,格羅佛這才帶著他的人,離開這個房間。

“我想在你刻意的牽引下,我已經惹上大麻煩了,菲碧小姐,你打算怎麼補償我?”格羅佛一走,韓碩臉色的微笑褪盡,冷冷的望著菲碧說。

“除去這些物資的錢,我額外支付你三千金幣,三千金幣足夠買很多條人命了,你看怎麼樣?”菲碧淺笑一聲,雙瞳閃耀著睿智的光芒,柔聲說。

韓碩心中一顫,臉上重新掛滿笑容,滿意的說:“我喜歡這個大麻煩!”【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