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章 咱也有空間戒指了




“這,這枚空間戒指,你從哪兒弄來的?”梵妮不可思議的的望著韓碩,驚詫道。

“買的。”韓碩淡淡的回答,然後望了望旁邊那些亡靈系學員們羨慕嫉妒的眼紅目光,補充說:“在城里魔法道具商鋪里面,用一千八百個金幣購買的,這個空間戒指可以存放一個小房間的東西。”

“我當然知道你是買的,我是想問你怎麼會有一千八百個金幣的?”梵妮臉上驚異的表情依舊,恨恨的瞪著韓碩發問。

這個庫房內,除了梵妮以外,其他亡靈系的師生們都在,一個個腦子有點短路,怎麼也不明白韓碩怎會突然間那麼有錢。

“你,你該不會是把收刮的戰利品販賣了吧?”貝拉愣了一會,突然想起了什麼,輕呼一聲後,趕緊翻動這庫房里面她們寄存的戰利品。

冷哼一聲,韓碩不屑的撇了貝拉一眼,嘲諷說:“那你可要好好查查,看看我有沒有中飽私囊。哼,十三個口袋都在這兒原封未動,你到底長沒長眼睛啊?”

“那你的金幣,是從哪兒得來的?”吉恩也是一臉奇怪的盯著韓碩,目光貪婪的在韓碩左手食指上面的空間戒指上巡視,暗道我一個亡靈系的老師還買不起空間戒指,你一個雜役倒是率先佩戴起來了,這是什麼世道啊。

“這你就別管了,反正我現在有了空間戒指,你們把口袋里面的物資清點一下,我就把它們收起來,等回到巴比倫魔武學院後,我再負責販賣出去,到時候得到的金幣我們再另外分。”韓碩莫測高深的微微一笑,對吉恩淡淡的說。

“梵妮老師,你的意思的是?”吉恩愣了一下,扭頭望著梵妮,出口詢問梵妮的意見。

“嗯,就這樣吧,我們能夠得到這些東西,布萊恩的功勞最大。他既然說有辦法將這些東西處理出去,就按照他說的辦吧,獲得的金幣布萊恩拿四成,剩下的我們平分了。”梵妮沉吟了一下,皺著眉頭提議。

“憑什麼,為什麼他要占四成,我們也是付出努力的?”巴克一聽梵妮的話,當即不同意的輕呼出聲。

“對啊對啊,他一個雜役,不應該得到那麼多金幣的。”那剛剛清點完物資的貝拉,緊接著附和。

撓了撓頭,韓碩臉上掛滿憨笑,目光掃了兩人一眼,嘿嘿說:“那你們的意思是?”

巴克與貝拉兩人,這一路來吃了韓碩不少的苦頭,早就明白韓碩憨厚的外表都是偽裝,他對待敵人的手段陰險毒辣,巴克與貝拉早已經見識過,現在一看韓碩這種憨憨的表情一出現,都是感覺頭皮發麻,支支吾吾的硬是不敢多說什麼。

“好了好了,布萊恩你也別嚇他們了。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要是沒有布萊恩存在,你們根本都不能夠活著到達這兒,更何況這些物資也是我們這一邊得到的,你們幾個全部去追獸人狼騎兵了,什麼事情都沒干,你們才是最沒資格發言的人。”梵妮先是白了韓碩一眼,然後叉腰盛氣凌人的教訓巴克與貝拉。

“既然如此,我先把這些東西收到空間戒指里面,然後我們直接雇馬前往紮基厄斯城。我今天已經打聽過了,那些獸人的狼騎兵在附近的村落搶掠了一番後,似乎已經離開了,我想我們應該不會再遇到什麼危險。”韓碩掃視了眾人一眼,懶洋洋的說。

等韓碩看到梵妮吉恩等人,都點頭同意以後,開始釋放出一縷精神力,將空間戒指啟動,隨著韓碩兩手的搬動,那十三個口袋一個個消失在虛空當中,他左手的藍色空間戒指,卻接連閃耀了十三次藍光。

在這些亡靈系師生的羨慕嫉妒當中,韓碩將這些戰利品收進空間戒指,發現裝載了十三個口袋以後,這個低級的空間戒指已經脹滿了,再也容納不了多少東西了。

隨後一行人再次花費金幣,租借了幾匹戰馬,從巴爾薩澤城離開,用了兩天的時間,重新回到了紮基厄斯城。

利用紮基厄斯城的傳送陣,大家直接在白光閃耀後,返回到了帝國奧森城巴比倫魔武學院。望著周圍學院內熟悉的建築物,大難不死的亡靈系師生們,油然升起了一種再生為人的喜悅。

“布萊恩,以後亡靈系的雜役任務,你就不要再做了。我現在就去和校方交涉,解除你的奴隸與雜役的身份,讓你成為一名真正的亡靈系魔法學徒。”梵妮到了這兒,在欣喜之後當場對韓碩這麼說。

她這麼一保證,韓碩也是心中一喜,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經曆了這番幽暗森林的試煉後,韓碩整個人已經有了大幅度的變化,深切的體會到雜役與奴隸的身份,直接影響他以後的作為,現在不但可以解除這兩個身份,還能夠成為一名真正意義上的學員,自然是心中歡喜。

“知道了梵妮老師,我先將空間戒指里面的物資處理掉,等我將這些事情弄好以後,再來這兒找你。”韓碩笑著對梵妮說,然後想了一下,從口袋里面掏出三枚金幣,遞給莉莎說:“你要是看到了杰克,就把這三枚金幣交給他。”

莉莎怪怪的看了韓碩一眼,將這三枚金幣收起來以後,才說:“看不出來你對那個小胖子還挺好的嘛,真不知道你怎麼會突然有錢了,三枚金幣足夠杰克一家一年生活,你倒是大方的很啊。”

不論是之前的布萊恩,還是現在的韓碩,與那小胖子杰克關系都很好。現在韓碩有了錢,第一個施惠的對象就是杰克了。現在三枚金幣對于韓碩已經不算什麼,可是對于杰克卻無疑是一筆巨資,也算是回報這段日子杰克的幫忙了。

離開巴比倫魔武學院後,韓碩取出富賓恩當初留下的卡片,雇傭了一匹馬車根據卡片上面的地址,往奧森城城南方向行去。

“布斯特商行到了。”馬車行了許久,終于徐徐停下,馬夫的聲音從外面響起。

從馬車走下來,韓碩遞給了馬夫兩個銀幣讓他離開後,這才開始打量布斯特商行。門前黝黑的鐵門兩側,站立了兩個手持長矛的戰士,從遠處望去里面一排排的房屋高聳林立,看這氣勢就知道里面肯定居住了有錢人。

“小子,鬼鬼祟祟的看什麼?”門前一個侍衛,眼見韓碩東張西望的亂看,有些不耐煩的的呵斥。

“這兒是布斯特商行吧,我是來找富賓恩先生的。”韓碩愣了一下,掃視了兩個侍衛一眼,淡淡的回答。

“富賓恩?沒聽說過,我們商會有這個人嘛?”那個侍衛板著臉,詢問另外一個侍衛。

“似乎有的,他好像是跟在小姐身邊做事,前幾天剛剛從幽暗森林回來,聽說收獲還不小呢。”另外一個侍衛回答說,頓了頓,這個侍衛狐疑的望了望韓碩,將韓碩全身打量了個遍後,眼睛里面不由的多了幾分輕視,傲然的問道:“你找他有什麼事情嗎?”

“找他做一筆生意。”因為雜役的身份還沒解除,加上一路馬不停蹄的返回巴比倫學院,韓碩身上所穿的雜役服顯得殘破不堪,看樣子明顯是被人狗眼看人低了。

“做生意,哈哈,真是好笑,就你這種樣子像是談生意的樣子嗎?我們布斯特商行可是帝國有名的大商行啊,我看你肯定是來錯地方了吧?”這個侍衛哈哈一笑,出言譏諷說。

就在韓碩剛要動怒的時候,一輛華美的馬車,突然在商行門口停了下來,兩個身材高大的戰士下馬後,從馬車里面走出一個年輕的美麗女子。

這女子身材高挑,一頭棕色的長發,穿了一件鑲滿了碎寶石的衣裙,看起來典雅華貴,不過一張絕美的臉蛋上,卻帶著股淡淡的冷漠,有種上位者天生的傲然氣勢。

“怎麼回事?”這個女子下來以後,冷著臉望了兩個侍衛一眼,用一種清泠的好聽聲音說話。

“小姐,他說要見富賓恩先生,我看他鬼鬼祟祟的東張西望,身上又穿著廉價的衣裳,總覺得有些可疑,現在正盤問他呢。”其中一個侍衛恭敬的鞠身,開口解釋說。

“你認識富賓恩?”這絕美的女子,皺眉望了韓碩一眼,冷淡的詢問。

大膽的在這個絕美女子的身上巡視的韓碩,聽他這麼一問才反應過來,當即點頭說:“是的,在幽暗森林里面,我還和富賓恩先生做過一筆生意,我叫布萊恩,我想富賓恩先生肯定會有印象的。”

“布萊恩……布萊恩,我好像聽富賓恩說過。既然這樣,你就跟我進來吧?”她說完這句話後,沒有再看韓碩,自顧的往里面走去。

韓碩在門前瞪了兩個侍衛一眼,到了門前低聲說了一句:“沒長眼的狗東西!”然後才哈哈一聲輕笑,快速的往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