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四章 黑吃黑




因為菲利克斯的一句話,本來協力抵禦獸人狼騎兵的戰士法師們,都是一下子就陷入了慌亂當中,一個個開始無心防禦,反而急切的思量著逃逸的方法。

一時間,固若金湯的防守,頃刻之間潰散。只見除了頂在最前方的戰士們,還在邊戰邊退以外,那些法師們與弓箭手,全部慌亂的往各處逃散。

韓碩分別抓住梵妮與莉莎兩人的手腕,硬扯著兩人,快速的往那存放戰馬的方向飛速趕去。在韓碩的身後,吉恩指揮著亡靈系的其他學員,緊緊的跟隨在韓碩的身後。

經曆了幾番的生死搏斗,如今韓碩面對危險再沒有了稚嫩慌亂,一邊冷靜的快速行進,一邊默默的思量著後續的逃逸方法。

和韓碩等人一起潮水般退去的,都是一些法師與弓箭手,這些人如果檔住了韓碩前進的步伐,會被韓碩毫不猶豫的強行擠開。

弓箭手與法師的行進速度,在這個擁擠的人群中也難以快的起來,這麼不知不覺當中,由韓碩這個肉盾開道,一會兒的功夫,他們竟然沖到了前面。

一刻鍾的時間,韓碩拉著梵妮與莉莎,後面遠遠跟著吉恩等人,終于來到了寄存戰馬的地方。這里的主人,剛剛也去南街觀察動靜,里面現在只留了一個仆人看守戰馬,韓碩直接破門而入,拉著梵妮與莉莎兩人,往後面馬棚處跑去。

“干什麼,你們是干什麼的?”那個年老的仆人,一見韓碩破門沖向馬棚,當即驚慌失措的站立起來,憤怒的吆喝起來。

“獸人的狼騎兵攻已經打過來了,你要是再留在這兒,只有死路一條了,我們過來是取寄存的戰馬的,你想活命的話,趕快選一匹戰馬逃命吧!”韓碩沖向馬棚的途中,冷靜的開口解釋。

這個年老的仆人,此時已經聽到了外面的混亂聲,只是愣了一秒,趕緊也是飛速的跑向馬棚,看樣子已經接受了韓碩的建議。

到了這兒,韓碩放開了梵妮與莉莎的小手,眼睛急轉了一圈,已經盯上了一匹神駿的戰馬,二話不說的直接飛身而起,瞬間落定在了戰馬的身上,手中的匕首一揮,綁住戰馬的繩索已經被割斷。

扭頭一望,只見這個時候吉恩帶著幾個光系的學員,也已經趕到了馬棚,一個個喘著粗氣,和梵妮莉莎一起尋找他們上次寄存的戰馬。

“你們都是白癡嗎?狼騎兵馬上就會殺過來了,這個時候還找什麼找,更何況上次我們寄存的戰馬,都是一些次等品,而且只有六匹,難道你們都不想活了嗎?”眼見這些人依舊在眾多的戰馬當中尋找,韓碩終于忍耐不住,猛然暴喝出聲。

韓碩一聲暴喝,響徹了整個馬棚,正在尋找他們的戰馬的亡靈系師生全部被罵,一時間全部都愣住了——他們竟然被韓碩罵成白癡,這的確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那怎麼辦?”莉莎一呆,然後望向韓碩,開口詢問。

“挑選最好最強壯的戰馬,我們一人一匹,其他人的死活和我們沒有關系。如果你們想死的話,那就繼續尋找我們那種次等的戰馬吧!”韓碩臉色一沉,斬釘截鐵的冷喝。

這原本只是一個最簡單的道理,可惜這些亡靈系的師生們,一直都生活在規矩繁多的亡靈系,對于他們來說遵守規則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根本沒有考慮到關鍵的時候,所有的規矩都是可以無視的。

這些人在韓碩的白癡咒罵下,先是表情一呆,隨後韓碩根本不管旁人死活的言論說出,對他們這些循規蹈矩的師生們,又造成了一番影響,使得他們一個個皺著眉頭思量著。

外面混亂聲越來越大,面臨著生死的危機,他們很快做出了選擇,一個個不再猶豫,臉色堅定的直朝著馬棚里面最為彪悍神駿的戰馬跑去。

等到他們亡靈系的師生,在韓碩的慫恿下,將馬棚里面最好的戰馬全部占用,呼嘯著沖出馬棚的時候,巴比倫魔武學院光系的學員們,與許多頭腦清晰的法師弓箭手才趕了過來。

“該死的,他們騎乘的是我們的戰馬。”眼尖的艾琳,立即發現韓碩身下坐著的那匹神駿的戰馬,正是她本來坐過的,猛地怒叱出聲。

只不過,這個時候韓碩等人,已經騎乘著馬棚內最為彪悍的戰馬,從馬棚里面呼嘯而過,對于艾琳等人的咒罵聲,根本就是無動于衷,僅僅給他們留下了越跑越遠的身影。

“布萊恩,這下子我們該往那邊走?”一離開馬棚,剛剛沖上混亂的街道,梵妮就趕緊詢問韓碩。

現在街道上面,戰士們已經退守到了多羅鎮當中,獸人的狼騎兵呼嘯著沖進多羅鎮,手中的長刀揮舞著,沒有抵抗能力的商人首先遭殃,往往一刀下來就是尸首分離。

這些狼騎兵們,因為身下騎著巨狼,並沒有急著立即追逐那些分散逃開的戰士與法師們,只是沿著街道從第一個商鋪開始洗劫,他們身下巨狼上面,掛著巨大的口袋,只見周圍商鋪里面的各種物資,一件件的落向巨狼身上的口袋。

“只要不是紮基厄斯城的方向,隨便往那邊逃都可以!”韓碩環顧四周,往東街掃了一眼,發覺逃往北街的人數最少,想了一下後,喝道:“跟我走,往北邊。”

因為多羅鎮即將失陷,那紮基厄斯城身為帝國西南方防守最為森嚴的城市,成了這些慌亂逃亡者心中最理想的目標的,韓碩注意觀察了一番,發覺逃往紮基厄斯城方向的人占了多羅鎮總人數的七成。

不過這七**數中,身下有戰馬騎乘的只有十來人。等到那些獸人的狼騎兵,將多羅鎮各種商鋪洗劫一空後,第一個目標肯定是這一群人。

有著巨狼作為坐騎的狼騎兵,速度上面肯定會比這些徒步者快上一些,因為這些人占了七成,獸人投入的狼騎兵數量肯定也是最多,這麼一來,最有可能死亡的應該就是逃亡紮基厄斯城方向的這七**了。

一旦開始冷靜思考,韓碩立即覺得他的思路非常清晰,略一思考後,立即帶著梵妮等人,騎著戰馬開始往北街飛奔去。

有著戰馬的便利,韓碩一行人速度極為的快速,路途當中韓碩碰到兩個速度快捷的來到北街的狼騎兵,兩個狼騎兵身下的巨狼口袋鼓脹著,對于韓碩一行人並沒在意,正打算沖入另外一家商鋪洗劫。

冷哼一聲,韓碩手提缰繩,只見身下戰馬的奔跑方向一變,已經朝著那兩個肆無忌憚舉著長刀的狼騎兵沖去。

兩個狼騎兵一愣,似乎沒有料到這個時候,還有人敢反擊,原本打算紮向下面那個商人的長刀收起,兩個獸人狼騎兵身子一側,突然分散開來,手中的長刀一揮,朝著快速沖掠過來的韓碩砍去。

“布萊恩,你瘋了嘛,快逃啊!”遠處的莉莎,看到韓碩戰馬方向一變,已經沖向了兩個狼騎兵,不由的失聲驚呼起來。莉莎的驚呼聲,將亡靈系幾個師生的目光全部吸引,不由的別頭望向韓碩這邊。

手持匕首奔跑當中的韓碩,口中低聲吟唱了一段魔法咒語,一個骨箭猛地在虛空成形,“嗖”的一聲射向了其中的一個狼騎兵,在那個狼騎兵揮舞長刀抵擋的時候,韓碩手持匕首已經沖向了另外一個狼騎兵。

匕首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冷芒,只聽“撲”的一聲入骨輕響,匕首越過長刀,將那個狼騎兵胸腹貫穿一個血洞。這個時候,韓碩戰馬飛速趕到,缰繩猛地一勒,戰馬在急劇的嘶嘶聲中突然止住。

韓碩左手一伸一提,那個已經死去的獸人的長刀,突然從他手中脫手。手持長刀的韓碩右手一沉,那個暴躁的巨狼頭上直接被紮開一個血洞,本來暴亂當中的巨狼,忽然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刀柄一挑,掛在巨狼身上的大口袋,猛地從倒下的巨狼身上飛出,直接落在韓碩戰馬上。然後韓碩戰馬一變方向,一臉的冷厲無情,沖向了另外一個剛剛將骨箭擊碎的狼騎兵。

“天哪,我沒有看錯吧,剛剛布萊恩竟然使出了骨箭魔法,這***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吉恩緊緊勒著戰馬的缰繩,大驚失色的高呼,其他學員和他一樣是一臉驚駭,呆呆的望著韓碩,像是第一次認識韓碩一樣。

“該死的,布萊恩到底在干什麼啊?”梵妮知道韓碩可以骨箭魔法,並沒有太過吃驚,她吃驚的只是韓碩現在的做法,如今的事實是狼騎兵搶了商家,而韓碩卻搶了狼騎兵。

PS:還有最後一周新書榜,小逆的兄弟姐妹們,懇求各位猛烈的推薦票支持,小逆叩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