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二章 狼騎兵入侵




正在和梵妮講話的韓碩,一聽到外面傳出的聲音,立即驚呼一聲:“梵妮老師,我們趕快和他們彙合吧!”

梵妮也不廢話,在韓碩聲音落下後,急切的開始向韓碩的房間外走去。在梵妮離開以後,韓碩將身上裹著的浴袍隨手拋開,將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快速穿好,把這幾天購買的鋼針匕首弩箭,還有一些瓶瓶罐罐的藥物一一收拾好,這才從房間離開。

大街上,到處都是冒險者穿梭的身影,商人們大聲吆喝的聲音。這些人或是在酒館里面喝著小酒,或是在銷魂的地方享樂著,一聽到狼騎兵到來的消息後,全部都是第一刻離開房間,湧上了大街。

冒險者與傭兵們,過的都是刀口上喋血的生活,對于這種危險早已司空見慣。他們離開房間後,都是有條不紊的開始整理爭斗的武器與盔甲,聽從聲音的來源往南街聚集。

韓碩從房間內走出,來到旅館門口的時候,發現就連那旅館的店主,都是抓著一把長劍,神情憤然的站在門前,看樣子多羅鎮上果然是民風彪悍。

梵妮等人,也已經站在了旅館的門前,一個個的學員剛剛放下身上的東西,又全部急促的從房間走出,經曆了幽暗森林的冒險以後,這些稚嫩的小法師也學會了鎮定自若,並沒有驚慌失措的亂叫。

“布萊恩,你快點過來,我們馬上也前往南街,獸人的狼騎兵竟然敢入侵帝國的多羅鎮,我們一定不能讓他們得逞!”莉莎一見韓碩出現,立即高抬著手吆喝起來,生怕韓碩看不到她似的。

在旅館的門口,除了梵妮一幫人外,還有三五成群的一些冒險者傭兵。亡靈系的學員們陸續從房間內走出,一個個又是全副武裝,等韓碩來到莉莎身旁不多久,梵妮清點了一下人數,發覺學員們全部到齊以後,立即嬌喝說:“跟著我到南街,大家不要走散了。”

在人影憧憧的大街上,韓碩跟隨在梵妮的身後,一會兒的功夫便來到了南街。到了這兒以後,韓碩看到此處有著近百個冒險者與傭兵。那上次韓碩見過一面的菲利克斯老法師和女精靈布蘭琪也在,而且看樣子這兩人似乎還充當了領頭人,只見菲利克斯身子高懸在虛空,正在大聲的吆喝著什麼。

“咦,這個老法師竟然能夠使用漂浮術懸空,看樣子最起碼也是魔導師級別的人物。”到了這兒以後,吉恩驚呼一聲,然後對學員們解釋:“魔法師修為到了一定境界,可以使用漂浮術飛起來,不過只有到了魔導師境界的魔法師,才能夠施展出漂浮術。因此只要是能夠飛起來的魔法師,無一例外都是身份高貴修為厲害的人物。”

“各位帝國的勇士,獸人的狼騎兵正在往多羅鎮開赴,據我的觀察來看,這一次過來的狼騎兵是一個五百人的隊伍。我們多羅鎮身為帝國的駐地,絕不容許這些野蠻獸人踐踏,勇士們拿起武器,讓他們嘗嘗帝國勇士們的憤怒吧。”菲利克斯懸浮在空中,右手抓著一個鑲嵌了藍寶石的精美魔法杖,大聲的鼓動著大家的士氣。

“咦,這不是亡靈系的人嗎,呵呵,你們也來了啊?”就在這個時候,比其爾的聲音,突然從旁邊響起,韓碩別頭一望,發覺那光系的學員們,都是往這邊巡視。

“比其爾老師你好,沒想到又能夠在這兒碰到你們,我想這一次外出游曆,你們一定收獲豐厚吧?”吉恩點頭微笑著打了聲招呼,然後開口詢問。

“哪里哪里,也沒有太大的收獲,只是學員們的確都進步了而已。”比其爾含笑與吉恩應和著,淡淡的說。

沉悶的“踏踏”聲,由遠至近從南方傳了過來,在菲利克斯與那布蘭琪的吩咐之下,戰士們早已盔甲穿戴整齊,全副武裝的頂在了前面,法師弓箭手與牧師們,與戰士們隔了五六米站在後面,都是將魔法杖取出,神情冷靜肅然注視著南方。

比其爾與吉恩兩人,眼見著眾人都已經默默的各自站定位置,也都是沒有什麼廢話,往那些法師們站立的地方靠攏。韓碩雖然肉體已經大大提高,不過也沒傻的頂在前面出頭,同樣是跟隨在梵妮的後面,與那些法師靠攏在了一起。

就在大家各司其職各就各位以後,沉悶的踐踏聲宛如悶鼓一樣敲在眾人的心痛,一股沉重厚重的濃厲氣息,漸漸的蔓延到大家的心頭,在眾人的視線內,騎著狼的獸人狼騎兵,手中高舉著長刀,在塵土飛揚當中慢慢的顯露出來。

肅殺的氣氛瞬間籠罩在整個多羅鎮,狼騎兵們的身影一出現,在一聲聲尖利的厲嘯聲中,他們已經猛沖過來,手中的長刀閃耀著寒光,那種五百狼騎兵齊沖的磅礴氣勢,一下子帶給了眾人強烈的壓抑感。

“魔法師准備,聽我的口號開始釋放魔法!”菲利克斯還算冷靜,懸浮在虛空當中注視著狼騎兵,等到他們真正的沖過來以後,才冷靜的開始說。

“大家小心一點,千萬不要有什麼事情才好。”這個時候,梵妮也有些緊張了,對身旁站立的一些學員們囑咐著,等梵妮想囑咐韓碩的時候,她突然發現韓碩一臉的平靜,眼瞳當中有種麻木冷酷的狠厲,根本沒有一點的驚慌,一把銳利的匕首被他攥在手里,森寒的氣息從匕首上面慢慢的散發出來。

察覺到梵妮的注視,韓碩心神一松,本來玄冰魔焰決運轉後,持劍的左手魔元力湧進匕首當中,造成匕首的森寒刺骨氣息,也在頃刻之間氣勢全無。

“梵妮老師,有什麼事情嗎?”臉上重新掛上憨厚的笑容,韓碩望著梵妮笑著問。

“沒,沒什麼。你自己小心一點!”梵妮望著韓碩,聲音有些怪怪的回答。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梵妮終于知道韓碩臉上一直掛著的憨厚笑容,根本就是他的偽裝,剛剛那種面對危機的平靜與冷酷,應該才是韓碩的真面目。

該死的,你欺騙了所有人,早晚我會讓你好看,梵妮心中一邊恨恨的想,一邊偷偷的打量著韓碩,突然覺得冷靜認真起來的韓碩,竟然有種別樣的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