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九章 遲來的報複




“這不是亡靈系的雜役嗎?”克勞德來到韓碩的身前,詫異的望了望韓碩,皺著眉頭說。

“亡靈系雜役布萊恩,沒想到能夠在這兒碰上兩位。”韓碩點了點頭,再灌了一口紫色烈蘭入喉,微笑著回答。

“好像沒有位置了,克勞德,要不我們換一家用餐吧?”艾琳掃了韓碩一眼,明眸當中帶著一絲厭惡。

“不用了,這個時候多羅鎮很多酒館都應該人滿為患了,反正布萊恩這個位置就他一人,我們同為巴比倫魔武學院的人,我想布萊恩一定不會介意我們坐下的,是不是啊布萊恩?”克勞德微笑著對艾琳說了一句,然後笑眯眯的盯著韓碩說。

“當然,如果你們不嫌與我這個雜役坐在一起有失身份,我很樂意和你們同坐。”上次克勞德為了討好艾琳,曾經將他的小骷髏擊傷,這件事或許克勞德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不過韓碩可是默默的記下了,現在實力提高以後,韓碩行事越來越沒有太多顧忌,正愁沒有辦法報複克勞德,哪知道現在他自動送上門來,當然是不願意放過了。

“我討厭亡靈系的人,雜役也不例外!”艾琳皺著眉頭,瞥了克勞德一眼,冷聲說。

克勞德一愣,然後朝著艾琳打了個眼色,微笑著對韓碩說:“布萊恩啊,你不是和亡靈系的人一起的嗎,怎麼沒有看到他們的身影,就你一個人出現在這兒啊?哦,沒想到你一個雜役,還能享受得起這麼豐盛的食物與美酒,真是令我驚訝啊!”

艾琳聽克勞德這麼一說,也是驚異的望了望韓碩,似乎對于克勞德的問話很在意,倒也不急著立即離開了。克勞德看艾琳露出感興趣的表情,殷勤的將她面前椅子上面的灰塵擦拭乾淨,示意艾琳坐下後,他才不慌不忙的坐下來望著韓碩。

將手里的烤肉撕裂,韓碩若無其事的將烤肉送進肚子,再次灌了一口酒之後,這才打了個飽嗝,志得意滿的摸了摸肚子,微笑說:“梵妮老師她們,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因為她們害怕我會拖累她們,就給了我一些金幣讓我在這兒等候她們,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沒有,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對了布萊恩,你們這一次的收獲怎麼樣,有沒有獵到高等級的魔獸?”克勞德朝著艾琳再次眨了眨眼睛,笑著詢問韓碩。

艾琳露出注意的神情,同樣注視著韓碩,似乎對于亡靈系的收獲很是關心。

搖了搖頭,韓碩說:“不知道,我在中途就返回了,她們有沒有什麼大收獲,我可不知道,不過我想這一次她們應該收獲不小。”

“哼,就憑她們那些人,能有什麼收獲,頂多也就能夠獵到一些五級魔獸,恐怕四級的都難殺死。”艾琳不屑的望了望韓碩,冷哼一聲說。

對于艾琳的嘲諷,韓碩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這個時候,克勞德已經招呼了侍應,同樣使用一枚金幣,置辦了一些酒肉。

韓碩心里面思量著,應該怎樣才能報複克勞德,想了一會兒後,不由的嘴角勾起一絲壞笑,將面前碟子里面一種類似與香蕉的果皮不動聲色的扔在腳下,等到一個侍應端著盤子快速走來的時候,韓碩右腳腳尖一推,那果皮從桌子底下突然飛出。

侍應端著盤子快速的走來,一腳踩在果皮上,驚呼一聲蹌踉著向前倒去,手中的盤子突然飛出,直向克勞德與艾琳兩人的後背處落來。

克勞德艾琳兩人聞聲而動,突然轉身回頭,克勞德右手猛地高舉,向著砸來的盤子托去。與此同時,韓碩左手閃電般的伸出,尾指指尖一彈,灰白色的迷幻催情藥粉,已經無聲無息的落到克勞德酒杯的杯底。

“走路小心一點。”這個時候,克勞德皺著眉頭,右手托著盤子遞給那個跌倒後重新站起來的侍應,不悅的說。

“謝謝你,高貴的騎士,我以後一定會小心的!”侍應誠惶誠恐的從克勞德的手中接過盤子,鞠躬後快速的離開。

韓碩老神在在,低著頭端著酒杯,若無其事的飲酒,像是沒有注意到剛剛發生的事情。

之後克勞德與艾琳兩人,再也沒有和韓碩多說什麼,克勞德殷勤的與艾琳談話,一杯杯的灌著參雜了迷幻催情藥粉的紫色烈蘭,艾琳神情冷淡,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著克勞德,看樣子還沒有接受克勞德的愛意。

“兩位慢用,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韓碩看那克勞德幾杯紫色烈蘭下肚,知道這迷幻催情的藥粉,肯定已經被克勞德吸收,當即起身說了一句。

克勞德與艾琳兩人,對于韓碩原本就是輕視之極,根本沒有把他一個小雜役放在心上,巴不得韓碩早些離開這兒,免得讓他們看著礙眼。等韓碩這麼一說,兩人同時揮了揮手,示意韓碩早些離開,喝了一點酒之後,兩人臉上的藐視已經沒了掩飾。

微笑著離開酒館後,韓碩獨自站立在酒館旁邊的街角隱蔽處,等候了一會兒,克勞德臉色漲紅,與嫩臉微微泛紅的艾琳並肩走出,往多羅鎮的北方走去。

這時天色已黑,多羅鎮燈紅酒綠,已經到了一天當中最熱鬧的時候。街上三五成群的冒險者商人醉醺醺的吆喝著走過,韓碩悄無聲息的跟隨在兩人的身後,看到兩人進入了一家富麗的旅館,又站立在街邊等著看笑話。

從韓碩剛剛觀察來看,克勞德應該還沒有打動艾琳的芳心。如果這個時候,被迷幻催情藥粉左右的克勞德,對她做出什麼出軌的事情,肯定要被艾琳給痛毆。

手中抓著一把花果,韓碩一邊悠哉游哉的吃著,一邊惡毒的想著。過了一會兒後,旅館內並沒有發出什麼動靜,就在韓碩等的有些不耐煩的時候,那克勞德臉色通紅,突然從旅館里面走出,神色匆匆快步的往街上走去。

韓碩心中一動,倒是沒有想到這克勞德毅力這麼堅強,竟然直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喪失理智,不過看現在克勞德的模樣,韓碩就知道他應該堅持不了多久了,趕緊遠遠的跟上了克勞德的腳步。

果然,這才走出十幾米,旁邊一個濃妝塗抹衣著暴露的大齡女子,一個招手後,克勞德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喘著粗氣鑽向那個巷子,看樣子是打算就近的解決一下生理的需求了。

“咦,剛剛那人是不是克勞德?”一聲驚呼,從旁邊街道上面傳來,韓碩掉頭一看,突然心中大喜,暗呼天助我也。

只見那光系的老師比其爾,帶著幾個光系的學員,正從這兒經過,其中一個眼尖的女學員,恰好看到克勞德和那個妖媚的暴露女子鑽進巷子,不由的驚呼了一聲。

“不是吧,克勞德怎麼會是這種人,他身為一個高貴的騎士,不可能會到這種地方鬼混吧,更何況克勞德現在正追求艾琳,更加不可能這麼做了。”比其爾皺了皺眉頭,不太相信疑惑的說。

“真的是他,我肯定沒有看錯,不信我們進入看看。”那個先前講話的女學員,想了一下後,肯定的說。

“走吧凱蒂,這不管你的事情,不要多管閑事。”比其爾沉默了一下,催促學員們快點離開。

那個凱蒂憤憤然的望了望巷子,想了一下後跺腳說:“怎麼能夠這樣,我這就告訴艾琳去,要是克勞德現在不在房間,一定就是他,我絕不容許克勞德欺騙艾琳的感情。”

凱蒂話語一落,氣呼呼的快速跑開,迅速的往艾琳落腳的旅館奔去,其他幾個光系的學員,眼見著凱蒂離開,不由的面面相覷,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韓碩差點忍不住要縱聲大笑,沒想到事情就是這麼湊巧,本來韓碩還打算自己動手,想方設法將艾琳騙來,沒想到克勞德的運氣還真的很背,看樣子今天他想不倒黴都難了。

一會兒的功夫,滿臉寒霜的艾琳,與氣哼哼的凱蒂從遠處快速的走來,看那艾琳的表情,就知道心里面肯定極為的憤怒,這下子克勞德百口莫辯了。

“克勞德果然不在旅館里面,看樣子我眼睛一點沒有花,剛剛一定就是他了。艾琳,我想我們現在進去,一定能夠逮個正著,身為一個高貴的騎士,竟然做出這種齷齪的事情,克勞德太令人惡心了。”凱蒂來到這兒後,憤怒的望著那個巷子說。

艾琳冷著臉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一句廢話,拉著凱蒂直接沖向了巷子,比其爾幾人唯恐出現什麼亂子,猶豫了一下也隨之跟上。

等他們全部進去之後,角落里面的韓碩才一臉惡毒的壞笑,不緊不慢的往巷子口行去。